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二节 高速路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二节 高速路

  招商局的车是一辆半新旧的捷达,黄中杰毫不推辞的坐进了副驾。

  赵国栋也不在意,和两个体态臃肿的招商局中年大婶挤进了后排,香水的味道混合着浓重的狐臭直往赵国栋鼻腔里钻,难怪黄中杰这个家伙迫不及待的钻进副驾,换了自己只怕也一样。

  捷达在岭东乡唯一一条柏油路上奔行,已然多年没有维修过的道路上到处是坑坑洼洼,司机熟练的打着方向盘在坑洼里穿行,不时停下车来等待着路上间或通过的大水牛,农夫们对于这条路上奔跑的小车似乎没有半点好感,除了淡漠的瞥上一眼之外,便再无任何表情。

  赵国栋轻轻叹了一口气,城乡区别的日益加大已经让农民相对于城里人变得越发贫穷,而沉重如山的双提款和农业税、水利费等各种负担,更是压得农民喘不过气来,虽然只下来了一个多星期,但是赵国栋已经意识到东山区的农民相对于乡镇企业更为发达的江庙区来更为贫穷落后,但目前还没有谁能够拿出更好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准确的说,如果说一户农民家中如果没有一个壮劳力在外务工的话,那么这个家庭就必然生活在拮据中,外出务工已经成为无法从土地上致富的农民们唯一一条出路,而背井离乡去务工反过来也带来了莫大的负效应。

  没等赵国栋将这个问题考虑透彻,桑塔纳已经过了东山镇,一过东山镇,道路状况就好了许多,桑塔纳速度也一下快了起来,半个小时不到,桑塔纳已经到了县政府门口,招商局属于县政府直属机构,也在县政府五楼办公,黄中杰还是礼节性的下车和赵国栋握了一下手。

  天色已经有些发暗。四周都没有看到任何人,黄中杰假意道:“赵书记,要不要再送你一程?”

  “不用了。”赵国栋摆摆手,躲在县政府大门一旁的小巷内的一辆纯黑色本田里程悄然无声的滑行过来,车刚停稳。一个和赵国栋年龄相仿的司机已经跳了下来,拉开车门,“赵哥,走吧。”

  “好,谢谢黄局长了。”在桑塔纳车上几个惊讶羡慕的眼神下赵国栋也懒得多言解释,径直上车,本田猛然一加力。一双排气管在地面喷起一阵灰尘,扬长而去。

  “嗬,本田里程,小日本的顶级车型啊。”招商局的驾驶员啧啧赞叹不已。

  “王师傅,这车标记和冯县长的好像是一个牌子啊。”车上一个肥胖中年大婶忍不住道。

  “嘿。牌子是一样。都是本田。但那中间可有差距。冯县长那是本田思域。刚才那一辆是本田里程。中间还隔着一种车型雅阁。明白么?”王师傅显然是对车辆颇有研究。车已经走远。他还在啧啧不已。“看那号牌没?安O--00158。省直机关地小号车。二百号以前地O字头车。要么是省委机关地。要不就是省政府机构地。进出省委省政府都不需要登记地!”

  “一个岭东乡地党委副书记咋就有省里小车来接?莫不是这司机是他朋友?”另一个女人不解地问道。

  “司机是他朋友?朋友还会专门下来替他开车门?”王师傅不屑地撇撇嘴。“一看就知道是专门来接他地。不过不知道这车是哪个单位地倒是真地。”

  黄中杰心里浮起一种说不出地味道。本以为自己现在已经是招商局副局长了。对方不过是一偏远乡镇地发配干部。自己在他面前也可以扬眉吐气一回了。没想到这份感觉还没有维持到一个小时。就被这突如其来地变故给弄得心情全无了。

  赵国栋可没有想到就这么接自己一出都会引发这么多感叹来。小宋是蔡正阳地驾驶员。刚从武警部队转业不久。人挺老实。也懂规矩。蔡正阳到了交通厅之后在小车班里司机中考察了一番之后选了他作自己司机。

  “小宋。蔡哥他们吃完了?”赵国栋和小宋接触过几次也就熟悉起来。小宋对赵国栋很尊重。但是赵国栋却没有把对方当做一个司机。

  “嗯,我走时他们都快结束了,要我接到你就到蓝湾。”

  “又去蓝湾?”赵国栋皱起眉头,“蔡哥咋就守定蓝湾了呢?蓝湾的茶就那么好喝?”

  “嘿嘿,蔡厅长说蓝湾风景最好,气氛也不错。”小宋憨厚的笑了笑,跟蔡正阳时间也不算太久,他也知道眼前这个年龄和自己相差几岁地小伙子和蔡正阳关系不一般。

  蓝湾御苑已成了蔡正阳固定的品茶场所了,虽然从安都市副市长位置换到了省交通厅厅长任上,但是爱好却一样。

  赵国栋一踏进来就觉察到了茶座里两人言谈正欢怕是在就什么问题进行探讨,只是蔡正阳面带苦色,而柳道源却是嘴角含笑。

  “正阳,省委省政府口口声声说要帮助安南地区发展起来,这已经写进了年初全省经济发展纲要中,而安南发展瓶颈在何处?看看宾州、荣山、卢化三个地区,宾州自然条件最好,地域最大,人口最多,但是经济却最落后,原因何在?交通就是其中最大瓶颈,从安都到宾州,不过三百公里,但是要一路顺风也得六七个小时,稍有阻滞,就得**个小时,蒙河、沧浪河汇合于此,但是航道不畅,没有像样的港口码头,长江中下游如此令人垂涎的航道却在宾州卡了壳,这样的现实实在让我这个宾州地委书记寝食难安啊。”

  “老柳,你们宾州不是已经动起来了么?蒙河航道你们不是在疏浚么?我看宾州港航部门送上来的计划是要打造安原最大河港码头,这是一件大好事啊,我们交通厅全力支持!眼下宾州经济发展很快,年初那贸洽会你们宾州表现很得宁法书记的欣赏,回去之后把我和安都市招商局好一顿批评。现在你们县域经济和集体企业改制也进行得相当快,这都是你们宾州经济发展的亮点,还不满足?老柳,欲速则不达,罗马也不是一天就能建成地。”

  “正阳,你少给我来这一套!我这一次回来,一方面是要向省委省政府汇报工作,另外一项工作就是要和你们交通厅好好交换一下意见,就如何打通纵贯我们安南地区交通主动脉的事宜和你琢磨琢磨,我告诉你,这一次省里边不给我一个明确答复,我还就真不回宾州去了。”柳道源语气虽然轻松,但是言语中流露出来的意思却很坚决。

  “老柳,你又听到风声了?”蔡正阳苦笑着挠挠头。

  “废话!这么大的事情我能听不到?广西那边都已经先动起来了,县委书记县长们天天坐在我办公室里,地区交通局那帮人整天都是人心惶惶,谁能先动起来,谁就能占据一个发展高地,这个道理谁不懂?我早就抱定主意了,若是省里边不给一个明确说法,这个地委书记不当也罢。”

  柳道源斜睨了蔡正阳一眼,“正阳,这种时候你这个交通厅长分量可就显现出来了,别给我说那得需要什么专家论证机构评估一类的废话,于公于私你都得支持我!无论哪条路动工,你们都是业主,省委省政府的意见从何而来?还不是得你们拿出初步意见。”

  “我说你今天怎么这么积极,原来是有为而来啊。”蔡正阳伸出手指点了一点柳道源,“我可真是跳进火坑里了。”

  “正阳,你小子还真有些本事,才上任两个月就能折腾出这么大风波来,安桂高速和安渝高速据我所知就一直停留在口头上,你一上来就要把它付诸实施,也不怕把安原财政一下子就给拖垮了?”

  柳道源还是真有些佩服蔡正阳的魄力,前任交通厅班子垮掉了就是在修路上,现在蔡正阳才上任,按常理是要整顿机关作风,花上一年半载时间稳定军心,没想到蔡正阳一上来就掀起这样大一个风暴,弄得北边的建阳、绵州,南边的唐江、宾州,四个地市党委政府心思都活络起来,看样子蔡正阳是不打算在这交通厅长安生了。

  赵国栋笑眯眯的入座也不插言,就听得这两个老战友在那里打嘴巴仗,他已经听出了其中一些味道,蔡正阳要放手大干一番了,无论是安桂高速还是安渝高速投资都是一个天文数字,对于并不宽裕地省财政来说都是一个难以逾越地障碍。

  但是省里领导大概也看到了公路建设滞后对整个安原省经济的制约,尤其是在首届贸洽会上一些国外客商和港澳投资者对于偌大一个安原省竟然没有一条高速公路感到无比惊讶,屡屡问及这个问题,这让省领导都是大感难堪。

  “老柳,不就是这个问题困扰着省里么?省里恨不能安桂、安渝两条路一起动,而且广西和重庆那边地意愿也很强烈,这让省里如何取舍?”蔡正阳连连叹气,“昨天唐子洲就跑到我办公室里坐了一下午,还不是为了安渝高速公路的事情,我看我迟早得被你们给折腾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