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三节 大机遇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三节 大机遇

  “唐子洲也找上门来了?”

  柳道源心中一凛,唐子洲是建阳市市长,安渝高速的最有力鼓吹者,一直叫嚣着要用最大的决心和最大的毅力来推动安渝高速公路最快速度开工最短时间完工,安渝高速横跨建阳市辖下二县二区,整个建阳几乎重要县区都可以从中受益,他作为建阳市市长自然要不遗余力了~~

  “就像你说的,能不找上门来么?这是关省委省政府以后两三年经济重心究竟向东南还是向西北倾斜,谁都能看出来安渝还是安桂高速谁先动工谁先竣工,谁就能在日后几年中乃至十年中占得先机,甚至能够对整个安南或者安北都能起到莫大的推进作用。”

  蔡正阳叹了一口气,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安渝高速能够把建阳和绵州两个安原省目前仅次于安都市的经济带联系起来,这条主动脉一打通可以说都建绵经济走廊就算形成了,尤其是建阳原本就十分发达的县域经济便可迅速融入到大安都经济圈内,带动整个安东北地区经济发展,一个小时到建阳,两个小时到绵州,整个安西北就可融为一体。

  要单从经济利益上来考虑,安渝高速无疑是首选,毕竟省财政根本拿不出这么大一笔资金来,省财政投入一部分,银行贷款一部分,建成后收费还贷似乎是唯一选择,而这条高速公路安原段将整个安原省的经济发达地区都几乎全数贯通。

  全省十强县中安渝高速就要通过七个,这条高速公路建成通行后汽车昼夜流量显而易见会比安桂高速要高,其带来的经济效益转化为还贷时限也要快得多,这对于安原省来说是一个无法抵御的诱惑。

  但是安桂高速的优势也一样十分明显,对于相对贫困的安东南地区来说这条公路可谓一条致富路,唐江市九个县区,有四个县区通过。其中一个县属于经济欠发达地区,另外一个县属于贫困县,宾州十个县区,有三个县区通过,两个县属于贫困县,另外荣山还有一个贫困县也要经过。

  从政治角度上来考虑,安桂公路对于发展安东南地区的经济,促进安东南地区民众尽快脱贫致富。其作用难以想象,任何领导在作出选择之前都不得不考虑到这一点。

  而且宾州有着全省最好的水陆联运优势,沧浪河与蒙河在宾州汇合后水量大增,浩浩荡荡北上便可直接注入长江,稍加疏浚,几百吨地货轮便可从长江中游溯流而上直抵宾州,安原内陆大宗货物出省便可通过便宜的水运运出。

  而日后若是安桂高速全线贯通之后。从安都驾车经宾州、柳州过南宁便可直达北海或者钦州、防城出海,对于安原这个内陆省份来说,无疑是最便捷的出海通道,也是连通东南亚地区的最便捷的通道。

  柳道源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他相信在安原省这个未来几年交通规划战略出来之后,无论是绵州、建阳还是唐江、宾州乃至荣山、卢化,这些地市的党政一把手都会像疯魔了一般往省上跑,哪条公路先上马,哪边就能赢得几年时间机遇。

  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中。每一天时间都是宝贵地,能赢得几年时间发展机遇,那是什么概念,就是豁出这条老命,也得让安桂高速先上,而柳道源也相信建阳、绵州两地党政领导只怕也和自己一样如此作想。

  “正阳,我也不客套了,安桂高速对于我们宾州的重要性胜过任何一个项目,我这个宾州地委书记可以不当。但是安桂高速必须要先上!”柳道源语气斩钉截铁,“对于宾州来说,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如果我们不能抓住,我柳道源愧对宾州几百万民众。”

  “老柳,唐子洲来也是摆出了一副举着乌纱帽要求安渝高速先行的架势,他不是一样口口声声称他和常缨全两人宁肯一起下课也必须要确保安渝高速尽早开工,而且看样子他们是早就和绵州那边沟通好了,打算是要一起向省里逼宫。”蔡正阳苦笑着摆摆手,示意柳道源这一套别人也早就学会了。

  “妈的。我还真就不信省委省政府就敢于无视我们宾州和唐江以及荣山一千多万老百姓的呼声!”柳道源恨恨的道。转过头见赵国栋含笑坐在一边一声不吭,气哼哼地道:“国栋。你小子也不给我支个招,若是你能想个办法让安桂高速抢在安渝高速前面。我让你当地委行署秘书长又如何!”

  柳道源这话也有些乱了方寸,他当然清楚绵州和建阳两地有着天生的经济优势,而且两地书记也一样都是从省委副秘书长和省纪委副书记下去的,丝毫不比自己话语权弱,尤其是最为不利的是现任常务副省长张广澜是建阳市委书记起来的,他肯定会全力支持安渝高速先上,作为一个主管全省经济、财政的常务副省长,其影响力可想而知。

  “柳哥,此话当真?”赵国栋悠悠的问了一句。

  这一句话一出口立即让柳道源和蔡正阳都全身一震,目光顿时落在了赵国栋身上,柳道源眼睛更是如明烛一般死死盯着赵国栋,“国栋,你柳哥我啥时候说话不算话了?省里摆明只能二选一,如果你能让安桂高速入选,来我宾州,三五年内让你当地委或者行署副秘书长我姓柳的还自衬有这个能耐!”

  “嘿嘿,柳哥,我开玩笑的,能不能保证安桂高速先上我不敢打包票,但是我想让安桂高速抢占先机还是有些手法可以一试的。”赵国栋沉声道。

  “哦?赶快说来听听。”柳道源瞥了一眼蔡正阳,他知道赵国栋从来不会无地放矢,而且拿出来的东西都是令人耳目一新的货色,既然敢在自己面前夸口,恐怕还真有点东西,想到这儿柳道源不由得竖起双耳静心倾听。

  “无他,先行一步而已。”赵国栋一边琢磨着语言,一边道:“事实上这两条高速公路对于安原省来说都至关重要,如果只能二选一的确会让省里领导难以抉择,而其中的变数就太大了。要想让安桂高速占领优势,我想柳哥与其在这里与省领导打嘴仗,不如实实在在作些前期准备工作两条公路的设计方案早就出来了,我想省里领导现在也是两难抉择,如果安桂高速的准备工作做到了前面,这或许能帮助省里领导下决心。”

  “你是说把前期工作开展起来?但是万一安桂高速没有被选中呢?”柳道源浓眉一凝。

  “嘿嘿,柳哥,你方才不是说安桂高速不入选,你这宾州地委书记不当也罢么?置之死地而后生,实事求是的说安桂高速处于一定的劣势,唯有以这种压倒一切豁出去地气概才能显示出宾州人民对这条公路的期盼!”赵国栋目光闪动,语气却不容置疑,“不但宾州要如此这般,唐江和荣山也要如此,就看他们有没有这份胆魄了,这才是真正破釜沉舟式的逼宫,光是说几句话那是吓不倒省里领导们的。”

  “国栋,你少在那里出馊主意,省里没作出决定之前,地市这样轻举妄动只会陷自己于险地,前期工作一旦开展起来而又没有入选,那是要负领导责任的!”蔡正阳皱起眉头制止道,这是在冒险赌博,这才是真正拿自己乌纱帽作赌博,没有哪个一方大员会用自己的政治前途来要胁上级。

  “非常时候需要非常之举!安桂高速迟早要修,先期作一些准备工作营造一下声势也很正常。看全国高速公路建设发展势头,我估计就算是安渝高速先动工,安桂高速也不会拖到安渝高速竣工之后才会动工。筹集建设资金的方式有多种,只不过现在国内的步伐还迈得不够大,在许多领域没有尝试过,安原省为什么不可以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赵国栋反问。

  柳道源沉默了。赵国栋言语间流露出来的意思他已经明白了,那不是简单地作作宣传发动工作,那是要真真正正地全面动作,也就是说从宣传造势到成立组织机构准备开展工作,这一系列的动作都要拿出来。

  赵国栋和蔡正阳说得都没错,这就是真正地逼宫,而一旦失手,那就真是要拿乌纱帽来说话的。

  雅座中一下子沉寂下来,蔡正阳和赵国栋都知道柳道源面临着艰难地抉择,这就是看一个领导敢不敢于为了一个地方的发展而将自己的个人政治生命置之度外了,这一步踏出也许几十年的仕途奋斗就此终结也未可知,甚至还可能会背上莫大的罪名。

  “柳哥,这一步是险棋,风险很大,但是我觉得可以先行作一些其他工作来化解部分风险,这样可以最大程度的确保安桂高速第一时间入选,也让省里承担一部分风险。”赵国栋吸了一口气,慢吞吞的道。

  蔡正阳和柳道源的目光重新落到赵国栋身上,“你小子还有什么宝藏着掖着不肯拿出来?是不是要逼到你柳哥头发全白你才心里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