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四节 不矫情了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四节 不矫情了


  赵国栋挠挠脑袋,“我哪敢,我的想法是这样,......,当然这中间主要还得靠交通厅、计委等多个部门配合,另外国家计委和经贸委也需要沟通。”

  柳道源目光流动,“没啥说的,这一回得拼一拼,正阳,我不逼你,但国栋刚才说的你得帮我,如果你连方案都不报上去,那我们俩的交情可就到此为止了。”

  蔡正阳叹了一口气,恨恨的瞪着赵国栋,“国栋,你小子就会给我找事儿,你以为这东西那么好搞?你以为我没有考虑过?”

  “嘿嘿,蔡哥,那就只能说你胆魄不够,不敢去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了。”赵国栋笑嘻嘻的道,“京通高速已经走到第一了,BOT不是什么新鲜事物,只不过在我国高速公路建设融资上还比较少见罢了,但是既然京通高速已经搞了,安渝高速或者安桂高速为什么不可以搞?省里边那么多建设和财务专家,拿出一个详实可行的计划来让领导参谋参谋,蔡哥再敲敲边鼓,不是没有可能。”

  “没那么简单,就是一条高速路现在财政那边都在大喊吃不消,你想想,去年省财政收入才不到七十亿,这安渝高速安原段投资预算就达十八个亿,安桂高速投资预算更是达到了三十二个亿,如果要搞BOT,投资者肯定会选效益更明显的安渝高速,那么安桂高速就只有让省里自己来搞,三十二个亿,就算是四年建成,这每年投资额度都一样骇人,这也是为什么省里一直迟迟不敢骤作决定的原因。”蔡正阳叹了一口气道。

  柳道源立即敏锐的觉察到其中不妙,“正阳。是不是省里有意暂时不考虑安桂高速?”

  “老柳,我也不瞒你,省里几个主要领导都觉得安桂高速投资太大,省里财政目前还承受不起,认为条件还不成熟,但是这个观点还没有明确下来,我只是感觉到他们有这种倾向性而已。”蔡正阳沉吟了一下。“如果说安渝高速能够搞BOT交出去,那安桂高速不是没有可能,但对于省财政来说仍然压力很大。”

  “蔡哥,如果安渝高速搞BOT,那安桂高速就可以搞合资建设,组建股份公司,甚至可以进行上市运作。”赵国栋突然插言,“这还没有先例,所以得省里担一些风险才行,但是我可以断言。这是日后各省高速公路建设的一种大趋势。”

  蔡正阳和柳道源都怔了一怔,这个家伙的思维实在太超前了,高速公路上市?现在这怕还没有多少人想到这一点吧。

  心念急转间,蔡正阳似笑非笑的瞅了一眼赵国栋,“国栋,乡下滋味不好受吧?还是到我交通厅来怎么样?”

  “嗯,我也有这种想法,若是县里让我当岭东乡党委书记呢。我还打算好好干一把改变一下岭东面貌,副书记就太打击我地积极性了,蔡哥若是觉得有合适的位置那我就不客气了。”赵国栋笑嘻嘻的道。

  “咦?不矫情了?”蔡正阳和柳道源同时讶然出声。然后相视而笑。

  “喂。蔡哥。柳哥。我在你们心目中地形象就那么不堪?我不就是想在基层多磨练一下以免给你们丢脸么?”赵国栋一脸无辜地道。

  “得了。得了。我们地脸也不是你一个小小地副科级干部就能丢掉地。”蔡正阳撇了撇嘴。

  “正阳说得好。我还以为这小子还能稳得住呢。看来狐狸尾巴还是漏出来了。”柳道源有些遗憾。“交通厅也是个锻炼地人地好地方。国栋去帮帮正阳也好。”

  “柳哥。交通厅我若能去也不过是暂时地跳板。我不打算在机关呆多久。若是有机会。我倒是想下基层到县上去干干。到时候还得靠柳哥栽培扶持一把。”赵国栋摇摇头断然道。

  “嗯。国栋这种想法是对地。在机关里锻炼不了人。但是用来镀镀金拔高一下还是有些用处。中国这块土地上。你没有到县市这一级党委政府里去真正操持一下。没有当过一地父母官。你就算不上真正地官员。顶多也就是一个吏员而已。”蔡正阳也点头赞同赵国栋地想法。

  “唔,看不出国栋还有这想法,这样最好,你到厅里帮正阳好好运作一下安桂高速上马的事情,搞个一年半载事情定下来,再下到宾州来好生感受一下贫困地区老百姓渴望发展和富裕的心理,那会让你有一种历史使命感,让你禁不住想要为一方百姓去努力去奋斗。”

  柳道源说得很含蓄也很高调,但是赵国栋也理解得到,只有真正当上一地父母官,你才算得上真正的算是有了自己事业上地根,否则无论你在多少单位上换来转去,也不过就是匆匆过客一个,没有人会记得你干过啥。

  一晚上茶水竟被三人喝得寡淡无比,三人在高速路上固然话题颇多,对于赵国栋的去处也是斟酌半晌,蔡正阳已经履任两月,地皮子也算踩熟,素来强势的他在交通厅里也渐渐就树立起了说一不二的权威。

  三名副厅长有一名来自建设厅,有一名来自南华市交通局,还有一名是唯一没有卷入窝案的厅领导,纪检组长也是刚从省纪委派过来的,加上一个新提拔起来的总工程师,整个交通厅班子这一次大换血,加上几名关键的中层领导也纷纷落马,对于交通厅来说也是元气大伤,不过这倒也给了赵国栋一次上进地机会。

  赵国栋这一觉睡得格外香,甚至超过了抱着孔月入睡时。

  暑假的到来终于还是给了赵国栋逮到了机会,水磨工夫使将出来,便是铁杵也磨成针了,更何况孔月也并没有真正下定决心要和赵国栋一刀两断。

  不过孔月的心思倒也难以猜透,按理说两人关系走到这一步,两家大人也该见见面或者说至少要戳破那层纸了,但是孔月却坚持不公开二人的关系,这让赵国栋颇为不解。

  床也上过了,该做的事情也做过了,孔月一个女孩子家反倒是矜持起来,这倒大出赵国栋意外,不过他也知晓孔月的脾性,决定了的事情便难以改变,赵国栋也不勉强。

  他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那就是自己和孔月之间似乎总有一种飘忽不定的变数存在,而孔月之所以不愿意公开双方关系似乎也是因为对方也一样有这种预感,这样做似乎也就可以为二人留下一层都可以下台阶地遮羞布。

  躺在床上赵国栋辗转反侧。

  脱离了公安系统之后赵国栋就知道自己在单位睡觉的时候不多了,江口县城里这套房子他也就花了一点心思装修了一番,连家具也是全数挑选精品家,从电视、组合音响、冰箱、空调,赵国栋索性就全部来个一次性解决,省得日后麻烦。

  时日一晃就进九月了,夏季这三个月成了沧浪之水的爆发式增长期,八月初第二条灌装生产线装配完成投产,迅速将产能扩张到了日产六十万瓶以上,但是这仍然无法满足安原省及其周边省份城市的需要。

  重庆和柳州成为继安都之后被沧浪之水彻底攻陷的另外两个重要城市,拍摄的概念广告被花重金投放在重庆和柳州电视台以及当地报刊上,迅速刮起一阵狂潮,加之两地缺乏像样的本土矿泉水企业,这也使得沧浪之水得以迅速的占领两地市场。

  尤其是重庆,作为目前四川省最大城市已经隐隐露出要脱离四川的架势,加上夏季极其炎热的气候以及众多地企业消费群体,使得当地民众对沧浪之水地接受度相当高。

  赵长川别出心裁的向安原省委省政府赠送了一千件小瓶装地沧浪之水,于是乎沧浪之水堂而皇之的走进省委省政府以及省直机关地大门,成为这些部门的会议用水,而在安都市和重庆市也一样依葫芦画瓢,在电视画面上出现领导讲话的时候总能看到醒目的沧浪之水摆放在领导面前的桌子上。

  几万块钱的赠送品起到的广告效应令人难以想象,于是乎小瓶装沧浪之水又成了高贵典雅有身份的象征,以至于小瓶装的沧浪之水所占份额迅速从不足百分之一猛增到百分之五。

  销量猛增以及品牌形象的迅速提升使得沧浪之水矿泉水有限公司迅速成为宾州地区的明星企业,副省长秦浩然八月中旬到宾州调研工业企业以及集体企业改制情况,就在宾州地区行署专员陪同下专程前往沧浪县调研沧浪之水矿泉水公司。

  而柳道源也两度到沧浪之水矿泉水股份有限公司视察工作,并明确要求沧浪县要全力扶持沧浪之水成为沧浪县乃至宾州地区的形象品牌企业。

  这也就意味着沧浪之水矿泉水有限公司由于其竖立起来的良好形象已经摆脱了私营企业的阴影,赢得了地方政府的认同,而这种认同往往不是光靠关系或者金钱能够买来的,尤其是在九十年代中期这个敏感年代。

  让赵国栋最为欣慰的是前期谨慎小心建立起来的渠道这个时候终于见出了分晓,由于沧浪之水品牌形象带来的巨大销售量和出货速度,加上先前在渠道商诚信度上的刻意选择,现金回笼速度远远好于预期,这在快速消费品中是难得一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