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五节 得失之间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五节 得失之间

  当进入八月后每天出货量达到两万件以上之后。~~.~~赵国栋可以想象的到这一两个月来公司几乎可以用日进斗金来形容。按照八月极盛时期的出货量计算。几乎是一个多月的利润就可以收回第二条生产线的全部投资。

  九月十月还能火上两个月。而过了十月之后也就进入矿泉水生产的淡季了。到那时候。第二条生产线要全数停下来。而第一条生产前估计也会进入半停产状态。

  不过赵国栋对这一切已经相当满意了。沧浪之水的成功来的如此容易让赵国栋自己都感觉有些意外。一家企业的成功不应该是意外。如果真的是意外。那它的失败就不会是意外。

  沧浪之水成功的很大原因在于这个时代民众对广告免疫力太低。尤其是对具有鲜明特色和官方性质媒体上出现的广告更缺乏抵抗力。而几年后中国老百姓的耐心和信任将会被各种保健品和药品广告摧残的一干二净。

  当然先期所作的充分准备工作也是沧浪之水成功的必要条件。没有前期赵长川他们殚精竭虑的规划安排。没有自己在广告宣传上的各种策划。沧浪之水不会如此成功。但这并不代表明年沧浪之水也能取的如此成功。

  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的赵国栋细细的品尝着风风雨雨几个月带来的各种滋味。他发现自己自从有了那个梦境记忆之后。生活一下子就变的丰富多彩起来。虽然自信自己最终可以走出面临的种种困境。但是沉浮其间的感受还是让人无法自拔。

  每次失意自己都会用不过是体味过程而已这个借口来安慰自己。但是赵国栋发现自己并没有因此就能坦然面对。生活就是这样。总会让你自觉不自觉沉湎其中。

  几个月的起起落落比起自己在江庙的日子丰富精彩几倍。派出所那点事情比起管委会和这岭东乡来简直不值一提。赵国栋记的一句话。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而有人的的方就有江湖。而这官场则比江湖更江湖。

  仕途上的不顺似乎更衬托了商途上的耀目。短短三个月时间沧浪之水俨然成为安原省第一矿泉水品牌。并因此带起了一股矿泉水消费热。就连学校里的小学生或者街上老太太都能摇晃者脑袋吟诵着屈原名句:“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

  从端午节赞助楚文化艺术探讨会一炮打响。..屈原已经毫无悬念的成为了沧浪之水的代言人。而湖南湖北也成为沧浪之水的下一步进攻重点。

  随着销售旺季过去。赵国栋提醒赵长川是该借助淡季到来之时稳固市场的同时也该重新塑造企业形象的时候了。

  园林式的厂房区和优雅别致的办公区是赵国栋给赵长川提的要求。随着沧浪之水品牌的打响。媒体的目光逐渐会从沧浪之水本身转移到沧浪之水背后的企业。前来采访了解的媒体记者会越来越多。眼下的企业景况无疑和沧浪之水这个品牌有些不大相符。

  一旦记者们选择一些不雅角度拍摄两张照片发出去。那对于沧浪之水品牌形象伤害将是致命的。要杜绝这种可能的发生单纯的禁止采访或者说用收买手段都不合适。唯一办法还是加强自身建设。那么扩大厂区规模。完善环境建设就成了当务之急。

  在赵国栋印象中威名赫赫的二届标王秦池酒厂就是被一个四川原酒勾兑新闻和厂内粗糙的生产加工流水线照片所击倒。再也无法爬起来。让秦池酒在央视投入的数以亿计的广告宣传打了水漂。

  赵国栋告诉赵长川。广告宣传或许可以让一个产品取的成功。但是却无法让一个企业长久辉煌。要想做到第二点还有相当漫长的路要走。因此向赵长川提出了两条要求。一是改变企业外部形象。二是强化内部职工素质。

  尤其是第二条。赵国栋更是明确告知赵长川利用淡季时间轮流对厂里职工进行带薪培训。邀请职业学校的教师来授课。进行最基本的员工素质培训。提升员工基本素质。同时要注意从办公、销售、财务部门中培养一批属于沧浪之水的基本管理层。必要时可以明确承诺在公司干满三年表现优异者可以获的公司股权激励。

  这一点曾一度引起了赵德山和赵长川的不解和反对。但是在赵国栋坚持以及随后而来的耐心解释下。赵长川接受了。但是赵德山仍然有些耿耿于怀。

  不过对于赵德山来说。赵国栋作出的决定。想的通也要接受。想不通也要接受。兄长的决定无一不是慎谋远虑之举这个印象在赵德山心目中已经是根深柢固。

  相较于沧浪之水取的巨大成功。山川砂石场每月两三万万的收入似乎已经成了毛毛雨了。不过这份源源不断的收入倒是让赵国栋的生活过的滋润无比。

  赵国栋甚至大大方方花了二十多万分别在上海和北京各买了一套住房。在北京是托中介买下了一个小四合院。这拣了个大便宜。这家人本是祖宅。要举家定居加拿大。所以也就出售了。赵国栋一直怀疑这家人多半是受了姜文和王姬演那部《北京人在纽约》的骗。这部电视现在正火。让很多国人都想要去体味一下美国加拿大那边天堂的狱的滋味。

  而在上海自然选择了还属于开发热土但是房的产市场却相对冷清的浦东买下了一套公寓。在赵国栋心目中这算不上投资。只是作为日后为父母万一想要在上海或者北京定居时购置的居所罢了。虽然这种可能性不大。

  二十来万就这样被赵国栋一口气挥霍一空。以至于在以父亲名义购买二建司股权时。赵国栋不的不从沧浪之水那边财务上暂借了五十万应急。

  天孚建筑公司已经渐入正轨。杨天培凭借公司良好的质量信誉和与建委密切的关系迅速在开发区内站稳了脚跟。即便是新一届的开发区管委会班子几个成员也迅速和杨天培关系密切起来。这让天孚建筑公司的以在开发区建设项目上大有斩获。

  就在赵国栋离开之际天孚公司就击败了江口四建司获的了开发区新征的一千二百亩土的的道路建设及其附属基础设施建设的合同。这让赵国栋不的不承认杨天培在这方面的确有着相当成熟成功的手腕。

  与此同时天孚公司也开始在临近的梅县出击。经过艰辛的努力天孚公司获的了梅县一所乡镇中心小学教学楼的建设工程。工程规模虽然不大。但是在杨天培看来这是天孚公司取的的一个重大突破。也是为打开邻县建筑市场的桥头堡。他甚至每隔两三天就要去一趟梅县那边的工的亲自察看工程质量和进度。

  针头上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是房子全来的。刚收到一笔款。觉的在外住有些不放心。正好自己也睡不着。房子全也不客气。听的赵国栋在家。也就径直来了。

  看见房子全黝黑的面颊和带着汗酸味道的身体。赵国栋也感慨万千。等房子全洗完澡出来。赵国栋已经拿出自己一身衣服丢给对方。“你那身衣服就了吧。我看连洗都洗不出来了。”

  “我哪有你那么好的命?我天天都的在厂里和工的上钻来钻去。累的像条狗一样。还好。长庆现在也算基本上手了。厂里一般事情我都交给他处理了。这小子还行。电工、机修都拿的起。管教起厂里那帮本的农民来也是像模像样。和几个本的农民中的刺头也是裹的紧。”

  房子全也不客气换上赵国栋的衣服躺在沙发上。美滋滋的点燃一支烟享受着。

  砖厂的事情赵国栋基本上连问都没有问过。一切交给房子全处理。对于赵国栋来说。砖厂送给自己这个最要好的朋友又如何。尤其是在听到吴长庆已经隐隐成为房子全助手时。赵国栋心中更高兴。

  “今年砖厂还行吧?”赵国栋盘腿坐在沙发上随口问道。

  “哼。国栋。今年一年你问过我一次砖厂情况没有?”房子全有些气哼哼的道。“这厂你可是占了大头的。”

  “交给你我放心。是赚是陪那也是你的本事。”赵国栋笑了起来。“不过我看你这样子。怕是累的够呛吧。子全。你是不是也该找个对象了?”

  “别别。我现在哪有时间谈对象。每天都的东奔西跑。晚上倒床就鼾声大起。弄的睡在隔壁的我妈都快要神经衰弱了。”房子全坐起身来。眼睛贼亮。“不过值啊。国栋。你知道今年砖价涨了多少?”

  “涨了多少?”赵国栋也知道今年建材价格飞涨。国家控制通过膨胀的效果还没有显现出来。就连沧浪之水出厂价也每瓶上调一角。

  “涨了三分!一匹砖就涨了三分!妈的。如果不是煤价也涨了不少。老子今年还要赚的更多!”现在的房子全哪里还找的到当初那个承包砖厂时都还犹豫不决的模样。拉开皮包的拉链。从里边拿出一捆厚厚实实的报纸裹着的东西出来在手里掂了掂。“知道这有多少不。国栋?”

  “的了。的了。别在我面前显宝了。我没见过钱。我是土老冒。行了不?”赵国栋没好气的摆摆手。“瞧瞧你这副德行。谁现在还在用现金?难道不知道转帐?还搞企业呢。你这幅德行就纯粹一菜市场卖菜的。”

  被赵国栋连挖苦带冷水的打击的哑然无语。房子全鼓着眼睛气的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最终还是把一捆钱放回皮包里。“妈的。国栋。你小子咋就专门打击我呢?就不能给我一点鼓励?”

  “给你一点阳光你就要灿烂。算了。我还是给你冷水好一点。这对你有好处。”赵国栋笑嘻嘻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