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五节 际遇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五节 际遇

  “哼。你以为和我打交道的都是国营企业啊。这些包工头谁不是现金来现金去的。我也喜欢。这样揣在怀里踏实。”房子全瘪瘪嘴。“这包里十二万。我在他们公司里坐了三天才算结到帐。一百万砖。明天说好还有一家。两百多万砖。只付了我五十万砖的钱。再不给钱。我就要停他的砖了。现在有的是人要砖。而且都是现钱现货。要不是想要维持到老关系。我早就停他货了。”

  “嗯。看样子子全你算是上道了。现在建材俏主动权在你手上。但是原来一些信誉好的大客户一定要维持好。一旦市场不景气那就该你求别人了。”赵国栋提醒道。

  “嘿嘿。我知道。搞这一行谁说得清楚。今年卖方市场。或许明年就成买方市场了。没有几个可靠的大客户那咋行?我宁肯让他们先赊着欠着也得把关系维持着。”房子全洋洋得意的道:“另外私人关系也得搞好。咱不作那些短视的事情。”

  “看样子你是打算就在这砖厂上长期搞下去了?”赵国栋懒洋洋的问道。

  “啥意思?难道你还让我回厂去上班?你不知道厂里已经快转不动了么?”房子全奇怪的瞥了一眼赵国栋。“孔月没告诉你?”

  “告诉我什么?”赵国栋莫名其妙。

  “连她去重庆读书的钱厂里都让她自己先垫着。等厂里有钱时候再报帐了。我还以为孔月不会去读了。没想到她还是坚持要去。她没告诉你?”房子全斜了赵国栋一眼。

  “嗯。没说。”赵国栋摇摇头。“她没和我说这些事儿。前段时间事情多。我也没有怎么回去。”

  “没回去她就没来?”房子全一脸诡笑。“看看你那挂着的是什么?”

  赵国栋回头一看。阳台上挂着一条女式内裤。那是孔月去重庆之前提前了两天出来在这里住了两天。换洗下来的内衣忘了带走的。就一直挂在那里。

  “你小子。不该看的别看!万一不是孔月的呢?说不定是别的女人的呢。”赵国栋似笑非笑的瞪了房子全一眼。

  “嗯。说得也是。孔月在重庆读书。你小子一个人呆在县城里。说不定就会有女人主动上门。以你这德行还能禁得起勾引?”房子全气哼哼地道:“你原来那个女朋友没有来纠缠你吧?”

  房子全隐隐约约知晓赵国栋和唐谨地事儿。见对方对自己这么不放心的样子。赵国栋也是好笑:“昨天晚上还在这儿住的。今早才走呢。怎么。我的私事你也要管?我看你还是管管你自己的事情吧。看看你脸上地火痘。二十好几的人了。没女人的生活很难熬吧?不过千万别去干那些事儿。你的第一次一定要留给你最喜欢的人。”

  “滚!”房子全一下子恼羞成怒。“妈地。国栋。你是安心来刺激我是不是?老子日后要找就要找个条件最好的。要比你的女人更好!”

  “嗯。比我的女人条件更好?让我想想。女大学生还是女研究生?要不就是电影演员或者女歌星?”赵国栋哂笑道:“子全。如果你打算在这砖厂上搞一辈子。那你还是别作那些美梦的好。这年头有钱人只会越来越多。你去沿海走一走看一看。不是有句话说。到了深圳你才知道你的钱有多少。到了北京你才知道你官有多小。”

  “国栋。我求你了。你就不能给我一点鼓励给一点支持?”房子全郁闷得躺倒沙发上。

  “嘿嘿。我只是提醒你现实一点罢了。不过要在这江口。你好歹也算先富裕起来的一部分人吧。有没有其他打算?”赵国栋盯了一眼问道。

  “嗯。有点想法。现在砖厂生产已经达到了最大设计能力。要再想提高就只有重新修窑了。但一来花时间。二来又担心砖价会跌下来。所以有些拿不准。”房子全想了一想之后才又道:“另外我们砖厂用的煤都是来自隔壁平川县那边。那边小煤矿不少。有些经营不行。有些出了安全事故。不少都要出让。我也有些动心。不过那投入相当大。而且煤价也容易受到市场波动影响。”

  赵国栋点点头。看来房子全也并没有满足于现状。至少已经在琢磨着怎么扩大再生产和向其他关联产业进军了。有想法是好事。但是能不能成功谁也不知道。

  “砖厂要做大不容易。毕竟受到运输成本的制约相当大。能做到这一步很不容易了。煤矿属于资源型产业。经营得当应该是稳赚不赔的。但是一来也容易受宏观经济影响。二来有很大不确定因素。如果一旦出现安全事故。那就可能遭遇灭顶之灾。这一点需要考虑清楚。”

  赵国栋也没有否定房子全地想法。只是提醒对方存在的风险。

  “嗯。我也就是担心这个。平川那边煤矿经常出事儿。大一点的煤矿还行。小一点的一出事死伤几个人就只有关门大吉。那玩意儿对安全设施要求很高。比砖厂风险高多了。”房子全显然不死心。“不过煤的利润也高。挖出来就是钱。”

  “你自己考虑。要不你先考察一下。如果有合适的再说。”赵国栋盯着房子全。

  “嘿嘿。国栋。我已经看了几家。有一家价格和条件都挺合适。”房子全有些不好意思的搓着手看着赵国栋。

  赵国栋轻轻哼了一声。“我就知道你小子不会无缘无故跑我这儿来冒杂音。说吧。什么情况。”

  “是平川县谷底镇那边一家煤矿。原来是三个人合伙开的。上个月出了事故。死了两个工人。平川安监局进行了处罚并勒令停业整顿。几个老板受不了闹起了意见。两个不想搞了。另外一个想搞下去却又没那么多钱接手另外两个人的股子。”

  房子全兴奋得坐了起来。一副瞅见猎物的狼模样。“这家煤矿我详细了解过了。情况还行。就是出了事。需要花些钱打通上边。另外这两个股东是打算买下他们邻镇一家煤矿。所以就想出手。那一个股东和我比较熟。就想让我来接手。”

  “盘下那两个家伙地股子需要多少钱?”赵国栋沉吟了一下道。“日后经营谁负责?”

  “那家煤矿规模不算小。盘下股子要价一百四十万。大概还能杀杀价。经营恐怕暂时还得我那个朋友负责。”房子全也有些紧张。他不知道赵国栋会不会赞同自己这个提议。

  “你能放心?”赵国栋反问。

  “嗯。我打算让我姐去煤矿管财务。”房子全清楚这种合伙企业如果没有可靠的人管住财务。那你就等着银子化成水吧。

  “唔。光管财务还不行。如果真要盘下股子。那你就得去学着管理煤矿。我们既然是大股子。那就得掌握在我们手中。当然前期可以由他来经营。日后就要看情况了。”赵国栋摇摇头。“这边砖厂长庆不是已经能上手了么。你就让他也学着跟你跑一跑。你姐夫也可以去厂里帮衬帮衬啊。”

  “你答应了?”房子全大喜。

  “我能不答应么?你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连人家煤矿都已经考察过了。”赵国栋哼了一声。“还差多少?”

  “差不了多少了。去年年底咱们砖厂改了窑之后生产一直相当稳定。加上去年下半年开始砖价就开始不断上涨。咱们这一年多赚了不少。我算了一下。我抓紧时间把几笔应收款收回来。砖厂这边至少可以拿出五十万来。如果那边价格能够杀到一百二十万。也就是说再有七十万就足够了。”房子全早就算清楚了。

  “七十万。嗯。你觉得我是开印钞厂的啊。”赵国栋叹了一口气。幸好沧浪之水这几个月销售持续火爆。否则七十万就要把自己给压死。

  “嘿嘿。国栋。我知道你想得到办法。银行那边关系你熟嘛。”房子全一点也不担心赵国栋。

  “算了。现在银行也在紧缩银根。没那么好贷。要不你以为你那个朋友不知道自己去贷款买下来?”赵国栋摇摇头。“好了。我知道了。你自己把那边弄清楚就行了。还是那句话。我不会过问。一切你自己去操作管理。别出事就行。”

  “国栋。说真的。你还在政府里混啥?一年就几千万把块钱。当不到砖厂十天利润。有啥意思?”房子全开始大放厥词。“这个煤矿要是弄好了。一年弄个一两百万绝对没问题。你何苦在那里干熬?你那么卖命还不是一样遭发配。那岭东兔子不拉屎的地方。你也呆得住?多呆两年我看你人都要变得呆头呆脑地了。”

  “滚!岭东就不是人呆地地方?”赵国栋没好气地骂道:“你包里有两个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没见你两年前那副灰样?”

  “嘿嘿。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国栋。官场上那些东西我虽然不懂。但是那些当官地我这一年多也接触过一些。天下乌鸦一般黑。都是些骗吃骗喝然后想往自己包里装几个的角色。什么工商、税务、质检、土地、环保、安监这些职能部门和乡政府那些家伙都差不多。一帮子本事没有只会仗着手中权力吃拿卡要地货色。你和这些人搅在一起我怕你也会蜕变成和他们一样地窝囊废。”

  赵国栋摇头苦笑。看来子全也被这些所谓政府部门的官员们折腾得不轻。要不咋会牢骚满腹。这政府官员们在这些百姓眼中都快要变成只会伸手捞钱的乌鸦了。

  “子全。或许等一段时间我就不再江口了。”

  “哦?你要调去哪儿?”房子全一惊。

  “说不清。”赵国栋有些怅惘的摇摇头。“看吧。人生际遇很难说得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