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六节 新鲜味儿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六节 新鲜味儿


  赵国栋懒洋洋的爬上第一趟前往岭东的中巴车,这种中巴车到岭东的车票价格比大客车要贵上一块钱,但是速度略快,而且一般也有座位,毕竟一块钱对于乡下人来说还是很金贵的。

  第一趟车七点半发车,到岭东也就八点半左右,为了和大客车竞争,中巴车司机开车相当野,这让素来胆大的赵国栋一开始都有些紧张,但多坐了几天车之后也就习惯成自然了。

  房子全还在睡,难怪他妈都快成神经衰弱了,这家伙下半夜几乎是如火车怒吼一般鼾声震天,弄得赵国栋一夜未睡好,好在起来打坐调息一番也能恢复一些精力。

  赵国栋夹着包踏进乡镇府,办公室小陶正在打开水,院子里已经打扫得很干净,这一圈平房就是岭东乡党委政府办公所在了。

  赵国栋作为党委副书记也就自然而然的也分得了一间办公室兼寝室,一张行军床立在角落里,值班时候一拉开铺上棉絮床单也就成了值班寝室。

  这岭东乡政府正好处于背后被叫做雀儿山的山脚下,通往临近瓦湖乡的机耕道就从县政府门前过,绕过前面的山垭口就可以看到山那边的青瓦湖,据说天上玉皇大帝住的宫殿一片青瓦落下来砸出一泓清潭,于是青瓦湖因此得名,瓦湖乡的名称也由此而来。

  青瓦湖占地四十多平方公里。四周青山翠林都还保持着相对原始地状态,常绿阔叶林和混交林让地势略高的这里远远望去显得有些斑驳陆离。拿赵国栋地话来说颇有一点苍茫寥落的美感。

  要去青瓦湖却不得不翻越横亘在面前的这匹雀儿山,即便是那条很花了些精力修好地机耕道都显得崎岖不堪,除了一些技术好长期跑这边的摩托车手可以沿着机耕道小心的钻过去。一般人都只能辗转步行十公里才能到青瓦湖畔。

  即便是这样江口县城乃至安都市区还是有不少人慕名而来,只不过相对落后的交通条件让这里独好的风景养在深闺无人知。

  赵国栋来岭东第三天就独自去了青瓦湖一游,背上一个包带着几个面包和两瓶矿泉水,以赵国栋的体力,也足足花了整整一天才算是绕湖小半圈,甚至还没有把属于岭东乡这边地地界踏遍。

  办公桌上堆放着一个星期的。对于岭东乡来说每个办公室一份报纸显得太奢侈了一点,但是没办法。县委宣传部按照市委宣传部地要求只管按照各乡镇人口派发订报任务。却不管乡镇上是否有那份能力消化掉。

  像江庙、桥关这些乡镇多少有些企业。乡镇政府自然可以将这些订报任务转嫁到那些企业上去。而对于岭东来说这却是一个无法完成地任务了。那对不起。就只有在乡镇府本来就相当拮据地办公包干经费中解决。这一度引起了一些经济较为落后地乡镇干部们极大不满。但这是政治任务。没有条件可讲。

  实事求是地讲。这些报纸地确没有太多地娱乐性和趣味性。对于整日已经被各种会议、文件以及领导地说教弄得头昏脑胀地基层干部们来说。再要让他们来学习一遍内容相差无几地报纸。那还真不如闭目养神。

  不过赵国栋对于这些报纸倒是颇感兴趣。尤其是《人民日报》。并非他对学习党和国家政策有多么浓厚地兴趣。而是他想通过这些报纸上林林总总地新闻看能不能帮助他想起那梦境记忆中一些有价值地细节。但很遗憾地是似乎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这种好事情发生。比如股市上某个单只股票方面地诡异变化一类地记忆。

  两个月。自己还得在这里呆上两个月!

  赵国栋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就像蔡正阳所说。调他进厅里没啥问题。但是得给他找个好地口岸位置。正如赵国栋自己所说地那样。他不是一个习惯于坐办公室地角色。他更适合在基层下边干点实事儿。只可惜连这个愿望江口县委县政府都不愿意给他。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赵国栋自认为也算对得起江口县了。既然不再需要自己。那自己也可以心安理得地离开了。

  交通厅里的各个处室和一些二级局行班子目前正处于一种混沌状态,蔡正阳上台之后并没有立即就各大处室进行人事调整,但是几个重要处室和二级局的一把手都已经被那个窝案卷了进去,现在剩下的都是一些副职在临时主持工作,等待着厅班子对他们工作的考察审评结果来决定他们的去留。

  蔡正阳希望能够一枪下马,在安排好厅里处室人员位置同时也替赵国栋寻找一个合适位置,原本蔡正阳属意赵国栋来干一干厅办公室副主任的位置,但是现在赵国栋也不过是一个副科级,要想一步跃升到副处级显然有些太出格了。

  但是要让赵国栋干办公室下边的秘书科科长,赵国栋似乎又不大乐意,尤其是要替整个厅领导当总秘书,想起那些翻来覆去琢磨讲话文稿措辞的活计,他就觉得头疼,他实在没那份雅兴。

  所以他就只能等一等,等待蔡正阳替自己安排一个相对合适一些的位置。

  大叶片苦茶算得上是岭东一绝,虽然味道略苦不太受大众欢迎,但是纯粹原生态的茶园倒是一大卖点,赵国栋每每精神不振的时候喝上一大杯凉爽的苦茶,味道委实令人难忘。

  睡了午觉起来,赵国栋精气神状态极佳。窗外清新地气息对于赵国栋来说简直就是与中国难得的享受。

  赵国栋落在这岭东名以上是党委副书记,但是岭东已经有了管党群地副书记。他也就成了一个闲置摆设的角色。

  乡党委研究考虑他来自于开发区,原来据说在招商引资上也有些本事,就把招商引资这项可有可无的鸡肋工作交给了赵国栋。顺便连带着也把宣传这一块划出来给了他,权当安慰奖吧。

  乡上没有专门地招商引资办公室,只是在经济发展办公室里有一名同志专门负责招商引资工作,不过赵国栋一看对方已经五十好几的年龄,他心里也就知道乡上是压根儿就没有把这项工作当成一项工作来抓。

  想想也是,这岭东远天远地。道路崎岖难行不说,而且大多是丘区。平地都很少。就算是有投资者要办企业也绝不会选择这里,而这里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矿产资源。以赵国栋的看法,还不如就保留这一片相对原始的生态区作为岭东亮点也不失为明智之举。

  不过乡党委政府自然不会这样想。在他们眼中如果乡里能够引进那么一两个来投资的企业,对于缓解举步维艰地乡财政无疑是重要的。只是这岭东藏在这深山不算深山地旮旯里,又没啥特色,实在无人问津,让历届乡党委政府心里原本火热地心也就像火山熔岩一般渐渐冷却凝固下来。

  赵国栋想了一想之后还是甩开那些烦心事,自顾自的看着新买地书,既然要到交通厅里去染一水,虽然早就和蔡正阳说过自己不通交通业务,相信蔡正阳在安排时也会考虑到这一点,但是赵国栋也不想让自己到了厅里边变得像个瞎子一般一无所知,所以学习一下基本交通业务也很有必要。

  刚翻开书没看几页,便听得党政办主任在外边叫唤:“赵书记,赵书记,开会了。”

  叹了一口气,合上书,赵国栋端起大茶缸,整理了一下衣着,慢吞吞的拖着脚步往会议室里去了。

  会议室在角落里,外边郁郁苍苍地原生林大概是修建乡政府时候保留下来的,让赵国栋颇为不解地是这片树林在大炼钢铁时代怎么能够得到保存,要知道那个时候几乎稍稍有条件砍伐的树林都基本上被砍伐一空了。

  会议室还是呈标准的椭圆形摆放,党委书记居中,乡长稍稍偏出一些,其他的副书记副镇长党委委员以此向大门处延伸,倒也中规中矩,甚至比管委会开会时还要讲究许多。

  会议议程也不多,照例的学习上级文件精神,然后研究一些琐碎事务,在赵国栋看来,自己和其他几个副职基本上就是摆设,书记乡长研究决定了的事情,一般说来也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他强忍住打呵欠的冲动,将头扭在一边扭曲了一下脸上肌肉以便释放睡意,却正好看见办公室新分来的大学生小林一本正经的捧着一叠文件进来,看见赵国栋一脸怪相,忍不住笑了起来。

  党委书记何志昌正在就加强领导强化学习意识发表长篇大论,却被这女大学生清脆的笑声一下子给打得兴致全无,恶狠狠的盯了一眼对方,直到对方满脸通红的垂下头去才冷声道:“小林,你是怎么一回事?这里是乡机关,是党委会上,注意一下场合!”

  赵国栋这个始作俑者平静的环顾了一眼四周,何志昌在这里虽然是老人,但是威望并不高,却还爱显示自己一把手的架势,好在乡长老崔性子软弱,又是外乡人,拿赵国栋的话来说是两弱并存,倒也能相安无事。

  “何书记,这都快五点半了,咱们几个都还得去赶最后一班车,是不是请崔乡长把具体事情布置了,等到星期五再来详细研究我们思想中存在的问题?”

  赵国栋寡淡无味的语气让人一下子就觉得这中间似乎有些什么不对劲儿的气氛在党委会上滋生起来,几个已经百无聊赖的副镇长党委委员们精神为之一振,已经有很久没有感受到这份新鲜气息了,看样子来新鲜血液的确有好处,至少可以让生活不再单调枯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