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七节 处处江湖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七节 处处江湖


  何志昌心中一凛,他已经很久没有在感受到这种挑衅意味的拦腰插话了。

  这个姓赵的据说原来是茅道临的人,茅道临一走就被发配到岭东,但是却又是尤蕙香这个相当于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的女人带来的,听说当时郭部长属意让一个科长带来上任,但是尤蕙香坚持要亲自送来,甚至还和郭占春闹得有些不愉快,但由此也可见这个家伙的不简单。

  二十来岁的人能爬到开发区管委会的副书记副主任位置上本身就证明这个人的不简单,不过一朝天子一朝臣,他也就只是个落毛凤凰不如鸡,先前一个星期观察还以为这个家伙也局势准备在这岭东安安稳稳的窝着,没想到这才几天他就要翘尾巴了。

  “赵书记,学习的重要性不需要我多说,作为党委书记我有义务提醒和督导在座诸位加强学习,加强组织纪律性。”

  嗯,党委书记就是党委书记,随便应付两句话都是那么义正词严字正腔圆。

  “当然,当然,您是党委书记,是一班之长,督导咱们也是应该的,但是咱们明天都还有明天的事情要作,我想就过这一晚在座诸位的思想也不至于就蜕化变质,就不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了吧?而耽搁了明天的工作,县里领导可不会因为我们在加强思想作风建设就原谅我们,何书记,您说对不对?”

  赵国栋略带油滑的语气让何志昌越发恼怒,但是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务必要保持冷静,他可以肯定这个家伙是有意要挑衅自己作为一把手的权威了,越是这种时候就越要小心谨慎,或许这根本就是老崔在背后指使这个愣头青来搅事他好坐收渔利呢?

  何志昌脸上的表情越发平静,“赵书记,我想在作风建设上多说两句对在座诸位没有坏处,尤其是年轻人更应该加强思想素质建设提升自我。*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在各项工作中执行党的政策精神。”

  “您多说两句是没啥关系,可是您看看时间,我们得赶最后一趟回城的车,这时间过了。让乡里车送我们多不合适?”

  赵国栋略带讥讽的刺了对方一句,这个何志昌把乡里唯一一辆捷达车几乎要视作私车了,出了他自己外也就党政办主任能用,就连崔乡长也只能公事去区里或县里才能用上一用,平时这些副职想要用一下,难比登天。*

  何志昌脸一热,他知道对方是在撩拨在座其他人的感受,但是在这个问题上他自己地确说不起硬话。乡里只有一部车,若是随便什么人都要用,那要不了两天这车就得报废。倒不是真的从节约出发,如果这规矩乱了。都以要到县里办事用车,何以显示自己这个党委书记的权威?

  “赵书记,你就少说两句吧。何书记知道你们要回去。明天主要有两项工组,一是县旅游局挂牌成立,县里要求各乡镇必须要有一个主要领导参加,顺带要布置发展旅游产业的工作,明天何书记和我都有事情,看样子这个会议就只有请你去参加了。另外就是明天下午有一个安全工作例会,请莫乡长到县政府三楼会议室参加。”

  崔明康恰到好处地插话一下子让针锋相对的气氛一下子轻松起来,但是何志昌却感到一阵莫名的愤怒和懊恼,曾几何时自己需要崔明康来为自己找台阶下了?表面看上去这像是崔明康在为自己和赵国栋找台阶下,但这流露出来的味道就是变相否定了自己对党政办工会的控制权!

  “崔乡长。明天我要去二道沟村。*估计下午回不来啊,能不能请陆书记帮忙开这个会?”老莫皱起眉头。

  “老陆也有事情。老莫,二道沟村你就后天去吧。耽搁一天误不了啥事。”崔明康没有同意,“另外赵书记,明天旅游局挂牌成立,咱们也得表示一下,你看看别的乡怎么送,别和那些城郊乡镇比,咱们底子薄,我估计也就是三五百块钱就差不多了。”

  何志昌有些阴沉中压抑着怒意的面容和崔明康有些轻松自得的表情形成了鲜明地对比,赵国栋心中暗叹一口气,看来自己的观察力还是有问题。

  崔明康也不是善茬,看他今天的表现更像是一直在隐忍等待机会,自己这一炮仗放出来,立即就被对方抓住了机会,再看看其他几个副乡长党委委员的表现,分明就是要坐山观虎斗,原本一潭死水地岭东难道就要被自己搅荡起来?

  党政办公会在一种有些诡异的气氛下结束了,赵国栋这个引信却是满不在乎,闲庭信步般的走进自己办公室,欣欣然收拾起东西来。

  岭东乡回城地最后一班车是六点钟,乡政府干部二十来个大概有七八人都住在城里,领导里边除了赵国栋外,乡长崔明康、分管农业的副乡长李玉和、党委委员武装部长兼公安员牛彪都住在城里。*

  过了六点就再也没有班车回城里了,要想回去那就只有找人送,而何志昌定下的规矩就是除了他和崔明康之外,其他人一律不得擅用公车,这也引起了乡上几个领导干部很大不满。

  赵国栋虽然无所谓,但是还是觉得有些不太方便,这过了六点钟岭东乡场镇上就空无一人,夜里在这里值班更是孤灯如豆,除了一台21英寸的长虹彩电相陪,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和他一起值班的两个干部都是本地人,一般都要晚上十一二点才过来,过来一般都是到头就睡,实在寡淡无味得紧。

  赵国栋错过了一次坐车,便没能回城,那辆捷达车就摆在乡政府院子里,愣是用不上。

  “你不想在岭东呆下去了?”老莫没等赵国栋出门,一把关上门低声道:“何志昌心眼小得很,你这样作纯粹就是被别人当枪使,吃亏的是你自己!”

  “我本来就不想呆在岭东,能把我给撵走我求之不得!”赵国栋笑了起来,“至于被别人当枪使也行。*但也得看看用枪这个人有没有那本事,值不值得我这支枪去开火,没本事的人也许会伤到自己。”

  “唉,你小子别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你还年轻,日子还长得很,这岭东虽然是处在旮旯里,但是一样庙小妖风大......”

  “水浅王八多?”赵国栋接上话,“嘿嘿,老莫,哪都一样,有人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纠葛纷争,没有这些东西还能叫官场,叫江湖?”

  被赵国栋一句话噎得直翻白眼,老莫气哼哼的道:“你小子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放心,何志昌再没有摸清楚我底细之前,不会有多少动作地。”赵国栋有些自嘲般地道:“我倒真希望他能把我赶出岭东呢。不过有人如果老是想把我当枪来使,那就不厚道了。我不想招惹人,但是也看不惯有些人故意在那里狐假虎威。”

  “何志昌人不坏,就是胸襟心眼小了点,不过......”老莫摇摇头没有再说下去,显然是觉得有些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等待的日子是难熬地,但是也是轻松闲适地,甩开了开发区一摊子事情,赵国栋觉得自己一下子就放松下来,再也不需要加班加点。再也不需要为了应酬而去当三陪。现在除了朱国平他们还不时召唤邀请他之外,他地业余时间一下子就空闲起来。

  “小曼。你也喜欢来赶这种潮流?”

  赵国栋懒洋洋的歪靠在凉椅背上,一只手端着一杯冷饮吮吸着。

  “怎么。你觉得你自己很老了么?”

  童曼打扮得很是青春娇俏,红色连衣裙裙袂有些短,露出白皙粉腻的腿部,而V字型地领口露出那条沟壑让童曼原本洋娃娃般的形象一下子也变得成熟了不少,两相交映,晃得赵国栋有些心旌动摇。

  “唉,天下英雄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笑谈中,不胜人生一场醉!”赵国栋悠悠的道。

  “国栋,是不是岭东那边生活很苦?你也别太在意,你这么年轻,还有的是机会。”童曼双双趴在桌面上关心的问道,自打赵国栋被发配岭东,童曼心里就有些隐隐约约的牵挂,两次和赵国栋打电话赵国栋都不在江口,今天才算见到赵国栋。

  赵国栋瞅了童曼一眼,小丫头还挺关心自己,一双晶亮的水眸圆睁,微卷的秀发蓬松,红艳艳地小嘴微微噘起,如果不是白玉般颈项下那一条沟壑,还真有些芭比娃娃的味道。

  “噗哧”一声笑起来,赵国栋探手点了点童曼的额头,“小曼,你觉得我是不是身心都受了重创会一蹶不振?所以就用组织部长的口吻来安慰我?至于么?”

  童曼对于赵国栋有些亲昵地举动似乎丝毫没有反感,反而十分高兴,至少赵国栋没有把他当作外人,而且看他这副样子也不像是心情郁结的样子,自己还担心他受打击过大呢。

  “人家是关心你,怕你想不开嘛。”童曼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看见赵国栋的笑脸,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心情也就会突然一下子好了许多,甚至连许多工作中地烦心事儿也淡了下来。

  “嗯,岭东空气好,水好,风景绝好,唯一遗憾的就是太枯燥了,若是能有人谈得拢,解解闷,那就再好不过了,只可惜乡政府里不是一些老古板,就是一些呆鸟。”赵国栋信口妄言。

  “国栋,你都是党委副书记了,还是注意一点自己言词。”童曼噘起嘴巴。“嘿嘿,不是和你在一起么?放心好了,我还不至于不懂分寸。”赵国栋也觉察到童曼先前心情似乎也不大好,“小曼,你是不是也有啥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