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八节 当局者迷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八节 当局者迷

  娇嗔的白了赵国栋一眼,童曼心中也是一阵说不出的味道,邱局经常打趣自己和他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但是火锅城那一晚之后他却像刚探出头来的蜗牛受到了惊吓一般,再也不肯探出头来了,让童曼也不知道对方究竟在想些什么。

  听同学们说唐谨已经和他彻底断了,他一天神出鬼没的,但也没见另外找女朋友似的,童曼那颗多愁善感的心芽就在这风雨飘中萌生起来。

  “也没啥,就是工作有些烦。”童曼摇摇头。

  “张德才那个老兔子心眼比芝麻还小,你在他手下当内勤,肯定免不了受气,我在开发区时本想把你调过来,但是又怕别人说我任人唯亲,所以也就忍了。”赵国栋一边观察着童曼的表情,一边道。

  果然童曼表情由晴转阴,“黄化成从刑警队出去了,现在已经调到西岭所当了副所长,刑警队里现在就我一个人,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张队长一天就知道发脾气,我都真不想在队里干了。”

  “化成当副所长了?真不赖啊。”但是一听到张德才装疯卖傻,赵国栋心中一阵无名火起,不用说张德才肯定是看到自己和童曼关系不错才故意如此针对童曼,按理说邱元丰也清楚自己和童曼关系不错,他这个刑警队长应该知趣才是,但还是这般显然是因为冯东华上位了,自己觉得有靠山了才会连邱元丰的帐也不买了。

  只是这种事情现在自己似乎也不好插手,毕竟张德才现在是队长,童曼是内勤,他随便找个理由岔子都可以批评你一顿,看见童曼眼圈有些微微发红,赵国栋心中更是一软,以童曼开朗活泼的脾性,若不是受了很大的委屈。是不可能这般表现的。

  “张德才他是故意针对你?”赵国栋沉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哪里没做对,上个星期我做的报表报上去他就大发雷霆说没有经过他签字审阅,有些数据不符合,前天我去请他签字报帐。他又说没有他签字不准报帐,可是队里其他民警先报帐后补签字也是他定下的规矩,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做好了。”童曼眼中泪珠泫然欲滴,说话也有些哽咽。

  “邱局也不过问这些事情?”赵国栋无名孽火逐渐升腾,张德才这个家伙也太不是东西了,有脾气冲着自己来就是了,从江庙到开发区,自己和刑警队之间始终是貌合神离。和他之间关系也总是不对卯,邱元丰也曾经提醒过自己,但是赵国栋自认为自己已经够忍让了,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还要迁怒到童曼身上。

  “这些都是工作上的事情我怎么好向邱局反映?”童曼有些委屈的道:“何况这段时间邱局来队上地时间也不多。听说他可能要调走,如果邱局真的调走,我打算要求下派出所去。哪怕是乡下派出所也行。”

  “你就只知道下派出所,难道没想过调到市里去?”赵国栋沉吟了一下才慢吞吞道。邱元丰的确要走了,估计也就在这一两周之内市公安局政治部就要下来考察谈话,这一批人事调整动作不小,刘兆国已经筹谋了一两个月,前几天在一起吃饭时听他口气才算是基本落板。

  看来这种事情要想瞒住人实在太困难了,就连童曼都知道邱元丰要调走,难怪张德才这些家伙也可以不买帐了。

  童曼虽然外表活泼开朗,但是自尊心还是颇强,赵国栋不想让对方误会什么。尤其是他已经觉察到了对方对自己那缕若有若无的情意地时候。他就更需要小心谨慎了,但是看到童曼悲苦郁闷的样子。他又实在忍不住想要过问,为这事儿去找朱星文没啥意思。要过问索性就把童曼调进市里去。

  “调到市里去?”童曼怔了一怔,被赵国栋这个问题问得有些反应不过来,“调到市里哪里?我一个女孩子,又不是什么特殊专业人才,也不是什么破案能手,怎么可能调到市里?”

  “你是警专科班生,去年不是还被市局刑警支队评为优秀刑侦内勤么,怎么不算人才?”赵国栋接口断然道:“我说你是你就是!”

  既然打定主意要帮童曼一把,赵国栋也就不再吞吞吐吐,“你先说你想不想去市区里工作?”

  “呃,国栋,你怎么了?评个这种优秀就能算作人才调进市区里,那还能轮得到我?”

  见赵国栋突然间一下子变得有些急躁,童曼有些吃惊的看着他,仔细观察一番见对方不像是开玩笑,也不像是发高烧的模样,这才有些疑惑的盯着赵国栋道:“谁不想进市区?那也得有条件才行啊,去年咱们队里那个法医调到龙潭分局花了多大力气?那还是何局帮忙找栾局长,就这样还拖了好几个月,这还只是调到郊区呢,进市区要能那么好进,不知道有多少人打这主意了。”

  “好,我只问你你想到市局还是市区分局里?”市局相对轻松悠闲,分局却要充实紧张一些。

  “国栋,你在说什么呢?你是说你要帮我调到市区里去?”童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自己父母都是市区人,当知青时下到江口,对调回市区这种事情难度一清二楚,起初几年他们指望着能找机会回市区,后来还不就接受了现实死了那条心,若是有这本事赵国栋自己还会被发配岭东?

  “你若是愿意去,我当然会想办法帮你调动,若是你不愿意,那又另当别论。”赵国栋作了一个怪相。

  “那你为什么不自己调到市里去?”童曼不相信有这种好事情,反问道。

  “我现在已经不在公安系统了。”赵国栋摊摊手之后端起冷饮喝了一大口,“何况你怎么知道我不会调进市区?”

  “国栋,你是说你要调到市区里去?”童曼心中扑通扑通猛跳起来,赵国栋如果真的调进市里,那还在江口的自己基本上就再也没有机会和对方在一起了,市区和郊县的差别可谓天差地别,但是刚才他又说要帮自己调进市里

  “我没说,任何可能都存在,不是么?”赵国栋转了转眼珠子,“我是再问你想调市局还是市区这些分局里?”

  “难道这也可以选择?”童曼彻底迷糊了,她完全不知道赵国栋今天是怎么一回事,但是看到赵国栋那笃定自若地神态她又觉得这似乎不像是开玩笑戏耍自己。

  “唉,看来你是真的不相信了,我的话难道就这么没有可信度!我帮你作决定吧,你还是就在市局里吧,那里正好就在阳光800和协和广场之间,你不是最喜欢去逛那里么?”赵国栋大包大揽的模样还真有点市公安局局长地架势。童曼被赵国栋最后这几句话逗得笑了起来,这个时候她相信赵国栋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了,哪有调哪儿随便自己挑这种好事情。市局,市局是那么好进的?到局里两三年了还从没有听说过江口县局有调到市局的,就是连调市区分局地都没有,多少人削尖脑袋想往里钻,都是白费力。

  赵国栋也懒得多解释,这种事情任谁也不会相信,自己被发配岭东,还在帮别人调进市里,天底下还有这样奇哉怪哉的事情么?

  三天后市局政治部的调令正式发到江口县公安局政工科的时候,整个县公安局都惊动了,这年头要调进市区有多难谁都知道,平素没表现出啥特别的童曼居然就在不声不响中调到市局,这让无数人跌落一地眼镜。

  但刑警队指导员焦则强带着狐疑惊奇的目光走进内勤室时,童曼真有些不耐烦的有一句无一句的和赖在一旁的黄化成磨叽着。

  这个家伙自打提拔成了西岭所副所长之后原本已经偃旗息鼓的那颗心又开始活络起来,尤其是这短时间更是有事无事只要一到局里就要在童曼这里泡上半个小时不走。

  不时聊些在西岭所如何深得当地党委政府信任就是说自己如何破案如神所长不可或缺,翻来覆去就是变着法子炫耀自己,还不时提及赵国栋时运不好发配岭东,听得童曼内心更是鄙夷无比。

  “焦指导!”

  “小黄也在这儿啊,。”焦则强打了一个招呼,带着笑意地目光落在童曼身上,“童曼,行啊,不声不响就走了,你可真还稳得起,真要站好最后一班岗啊。”

  “焦指导,你说啥呢?”童曼也莫名其妙,黄化成更是一头雾水。

  “童曼,你还在给我装蒙?市局政治部办公室地廖主任这会儿就坐在窦政委办公室,你的商调函和调令都到了,廖主任现在是代表市局政治部亲自来和局里交涉办理你地调动,你面子可真大啊,除了局领导调动大概就就属你最风光啊,也不和我们透透风,怕我们不放你还是咋的?”焦则强一边上下打量着童曼,一边点头笑着。

  “啊?”童曼呼地一声站了起来,瞪大眼睛问道:“焦指导,你说啥?”

  “说啥?难道你自己还不知道?”焦则强也有些疑惑,看样子童曼的模样还真不知道一般,但那有调动者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市局政治部调你去,现在正在办理你的调动!高兴傻了么?”

  童曼固然是目瞪口呆,黄化成却似被人在胸口猛击一拳,痛得连气都喘不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