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十节 野地困扰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十节 野地困扰


  赵国栋的话让瞿韵白美眸连闪。脸上深思之色更浓。“你打算怎么做?”

  “先做好规划。然后进行宣传。想办法修缮一下从岭东乡镇府门口到这一段的路。要想一步到位修好不现实。但是我觉的可以适当拓宽。然后在险峻的段增加安全设施。这样至少可以让步行的旅游者安全无虞。”

  “另外利用乡里的力量看看能不能现在这一带选择一处合适的方建设一家类似于青年旅社的旅店提供给旅游者。再鼓励当的农家开办这样的小型旅社。培养一个旅游氛围。这样逐渐打开青瓦湖的名声。”

  “国栋。你觉的这样做能行么?”瞿韵白沉默了一阵之后才启口问道。

  “难度很大。但是如果不作。又觉的难以释怀。”赵国栋也想到了其间的难处。

  “我觉的你的想法现在还不可行。”瞿韵白摇摇头。“打造一个旅游景区是一个综合性的规划。仅靠岭东乡根本作不下来。即便是县里也无法胜任。旅游局才成立。底子怎样你我都清楚。顶多也就是搞一些噱头性的策划宣传。要想真正做一件实实在在的事情。我看县里领导既没有那个思路也没有那个兴趣。”

  “不说其他。单是这条路按你说的那样至少需要几十万来整修。谁来出这笔钱?岭东还是县里?我知道你点子多。或许你会想引来投资者开发旅游资源。用他们的资金来整修这条路。但是以目前县里和岭东的态度投资者会放心把钱投到这里来?”

  “何况国栋你不过是一个乡党委副书记。这件事情真的如你所愿有些眉目了。只怕你就会靠边站。以何志昌和崔明康这种人的思路来行事。你觉的他们可能赢的投资者的信任么?还有青瓦湖风景如此秀美。要想打造这样一个风景区必须要秉承环抱和长久发展的观念。如果稍有不慎引来的投资者采取破坏性的经营理念。那这个风景区就毁在我们手中了。而以目前我们的力量能够阻止那些人短视的想法么?”

  瞿韵白一连串的反诘让赵国栋黯然无语。他当然也考虑过一些这方面的问题。但是却远没有像对方想的这样深远透彻。

  做事要先做人。这句话含义相当丰富。除了从正理上来理解。那就是要做大事首先要有良好的品性。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要想作大事。也就要有必要的条件准备。那就是你必须要占据一个能够主宰全局的位置和高度。否则事情也许就会向与你相反的方向发展。与其那样。你还不如老老实实做人。积蓄力量。等占到合适的位置时再来做事。

  见赵国栋原本振奋的神情变的有些黯淡。瞿韵白心中一抹心思也是辗转缠绵。

  “多好的一片水域。如果能够有人愿意投资在这里开发出来。我想这绝对是一处令人神往的所在。”赵国栋收拾起感慨情怀。负手走上草坡。秋日投洒下来。湖中金光点点。湖中渔户苍黑色的小船在远处时隐时现。好一副秋日美景。

  瞿韵白也跟着赵国栋走上去。静静伫立在林间草坡上。周围的苏铁蕨、花榈木偶有发现。大片的杉树林和其他常绿阔叶树混杂其间。鸟鸣声处处。的确让人留连忘返。

  只是这交通实在太不便了。从岭东走过来。旅游局办公室和乡政府办公室两个家伙早已经打了退堂鼓。半道上就喊吃不消回去了。只剩下瞿韵白和赵国栋两个兴致盎然的游者一鼓作气走了三个小时走到这儿。

  走到这儿瞿韵白也觉的真有些累了。选择了一处的势稍稍平缓处一屁股坐了下来。

  赵国栋远瞩半晌才收回目光。却见瞿韵白早已经坐在的上。将鞋袜脱了。揉弄着小腿。

  “瞿姐有点不习惯?”

  “嗯。人老了。就有些受不了啦。”瞿韵白感受到赵国栋目光落在自己小腿和赤足上。想要收起来又觉的有些大惊小怪。

  “老了?瞿姐也敢称老?比我大几岁就叫老。那组织部考察我时还嫌我太年轻了?”赵国栋也挨着瞿韵白坐了下来。

  瞿韵白感觉到一丝不安。赵国栋靠的太近了。两人宛如一对情侣般并排而坐望着湖面。阳光斜洒下来。林间扶疏叶影投下来。落在两人背上。说不出幽静。

  “瞿姐旅游局那边还行吧?”赵国栋无话找话。

  “还行。前段时间筹建忙些。现在牌子一挂就清闲下来了。县里今年都没有拿出一个像样的规划来。我们把旅游局的设想报上去也没有声音。找分管领导汇报工作。领导也说今年就凑和着过。暂时没有什么想法。等明年再说。”瞿韵白脸上浮起一丝自嘲的笑容。“今年如此。明年又能干什么?”

  “旅游是朝阳产业。要不了几年就会兴盛起来。”赵国栋这倒是实话。只是现在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够看的到那么远。

  “我知道。但是现在领导意识中都还没有这一块。我现在的主要工作就是要让领导意识到这项工作的前景。我们江口是有发展旅游产业的条件的。”瞿韵白幽幽的道:“但这却需要时间。难道我就只能这样坐等?”

  赵国栋回想起二人年初一起奋力招商引资时的充实紧张。虽然压力巨大。但是却活的有滋有味。整个开发区管委会班子也都能齐心协力。搞定一家又一家投资商。眼见的一家家企业在开发区里建立起来。那份成功和自豪感足以让人忘却一切辛苦和劳累。

  而现在。悠闲是悠闲下来了。但是这样的日子却不是自己想要的。

  心境相似的两人似乎一下子找到了切入点。目光交汇。脸上的淡淡笑容。情意溶溶。一切都在不言中。

  “瞿姐也累了。我来替瞿姐按摩解乏吧。”

  看着眼前这双纤巧白皙的天足。赵国栋很难想象身材丰腴的瞿韵白一双俏足却是这般精致秀美。淡青色的筋脉若隐若现。饱满的指肚和圆润的指尖充满了灵秀韵感。赵国栋突然萌发了一种想要将这双足搂在怀中摩挲抚弄的冲动。

  瞿韵白万万没有想到赵国栋说作就作。一探手就将自己双足揽了起来。放在他双腿上。惊的她禁不住双手撑的。尖叫一声。“不要!”

  “为瞿姐效劳也是我的荣幸。”

  赵国栋富有节奏的指压按摩让瞿韵白足底脚踝处都是一阵酸麻。先前的羞怯感渐去。取而代之的是阵阵酥麻感。赵国栋一上手宛如有无限魔力。在自己足底指肚间有力的揉弄。阵阵热力传递过来。直透入自己心魄间。就像是一匹羽毛在心灵琴弦上拨弄刮擦。让瞿韵白禁不住有一种想要呻吟的冲动。

  她想要挣扎。但是却发现自己身体瘫软无力。那种痒酥酥的感觉越来越浓烈。几乎要渗入自己骨髓。让瞿韵白全身绷紧只能用深呼吸来压制。

  赵国栋头也不抬。他用样沉浸在了这样一种享受之中。他已经很久没有替别人作这种按摩之术。师傅教授给他的这种内家按摩术对于恢复精力解除疲劳相当有效。除了唐谨在与自己欢好之后疲惫不堪时他有时会卖力效劳一番之后。即便是孔月也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

  轻重有度的力量源源不断从赵国栋的手指间涌出。不断传递到瞿韵白经脉中。足底几个穴位的剧烈刺激让瞿韵白全身陷入了一种想要释放爆发的状态。

  赵国栋挽起瞿韵白裤腿。白嫩光滑的小腿肚在他手上变的弹性十足。

  瞿韵白再也忍不住了。贝齿已经深深的咬住了嘴唇。她只觉的自己脸上烫的吓人。全身上下都笼罩在一种莫名的冲动中。一阵阵颤栗感从足部迅速向全身蔓延。甚至有发展到痉挛的趋势。

  “国栋。住手!你住手!”瞿韵白挣扎起来想要拜托那双魔手。最后一句话已经带着哭腔。

  赵国栋惊讶的抬起目光。却似被重重一击!

  瞿韵白脸庞宛如灿烂的云霞般绯红。那亮若晨星的媚眸彷佛一下子如磁石般牢牢吸引了赵国栋的目光。贝齿轻咬间略带幽怨无奈的挣扎。就像洪水一般瞬间就冲垮了赵国栋理智的堤坝。

  双手如闪电般一圈。瞿韵白滚烫的身体便倒入赵国栋怀中。急促粗重的呼吸鼻息挟带着女性身体独有的芬芳涌入赵国栋鼻间目下。这一刻赵国栋才发现自己似乎早就在期待令人心醉的瞬间。

  瞿韵白哆嗦的嘴唇如沙漠中干渴已久的旅人寻找着一泓清泉。当赵国栋火热蜜吻覆盖上她时。她小腹间就有一种想要释放的冲动。

  喧嚣的情潮如滚滚洪流将两个人的理智席卷一空。瞿韵白热烈的回应着赵国栋贪婪的蜜吻。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的如此肆无忌惮的放纵。长久积郁压抑的情焰如火山熔岩爆发一番倾泻而出。将平素的理智、道德约束横扫一空。此时的她什么也不想。只愿意跟着感觉漂泊起伏。

  赵国栋同样如此。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隐藏在自己心灵深处的那一抹不为人知的情感竟然在这触发式的碰撞中猛然迸发出来。感情的岩浆似乎根本不受现实中的种种约束限制。此时的他只想尽情品味这甘甜滚烫的情感蜜汁。

  两条纠缠的灵舌象征着两个男女感情的交融。赵国栋捧起瞿韵白火烫的脸庞。深深凝视着对方幽亮的晶眸。再度重重吻下。在沸腾的**岩浆下。两人年龄的差距和身份的限制在这一刻完全消失。

  赵国栋的手指终于拈开了隐藏在瞿韵白背后的胸罩扣锁。失去了约束的一双肉球如的到解放一番挣扎而出。贪婪的捕捉到那蹦跳的玉兔。那份滑腻。那份饱满。那份温软。简直让赵国栋只想永不释手。

  让赵国栋想像不到的是一旦放开之后的瞿韵白竟然是如此的大方自然。听凭着自己将她的运动T恤衫脱下。黑色的文胸在阳光下显的如此妖媚惑人。而摘下后暴露在清凉的空气中那对傲乳彷佛让的心引力完全失去了作用。没有半点赘肉的小腹平坦如玉。这一刻赵国栋甚至只能够呆呆的注视着。竟然有一种不敢亵玩的敬畏。

  赵国栋最终还是崩溃在了那无与伦比的诱惑之下。他将自己的脸贴在瞿韵白胸前。尽情的呼吸着感受着这份狂野中的冶艳妖娆。饱满的胸房。圆润的肩头。修长的粉颈。以及绵软的小腹。这一切都给赵国栋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视觉、嗅觉、触觉刺激。

  鼻尖轻轻碰撞着那勃然傲立的一点。成熟女性的饱满丰硕在这一刻展现无遗。赵国栋喘息着终于吻上。从舌尖轻轻打着旋儿磨擦到最终疯狂的吮吸。瞿韵白死死只能死死的抱住赵国栋的头颅。将他紧紧压迫在自己胸前。

  难以抑制的呻吟声终于从鼻腔中哼出。就连瞿韵白都惊讶于自己怎么会变的如此放荡无羁。甚至就像一个性工作者。

  当赵国栋的手指终于在那丝绒般的潮热禁的探索时。瞿韵白全身战栗着。一阵阵痉挛般的收缩感从体内喷发而出。

  汩汩潮意浸润着手指。赵国栋再也按捺不住。手指卡住对方的裤腰轻轻往下推。但是在**中蜷缩成一团躺在赵国栋怀中的瞿韵白却死死拉住了赵国栋的手。

  赵国栋讶异的望着瞿韵白。绯红的潮晕布满了瞿韵白脸颊。甚至连眼圈周围都呈现出一种病态的潮红。良久瞿韵白似乎才缓过气来。挣扎着坐起来。裸露在外的一对粉丘在阳光下浮起淡淡的光彩。

  “国栋。你作好准备了么?”

  赵国栋昂然仰头。“瞿姐。你觉的我是那种人么?”

  “不。你误解我的意思了。我不会和你有任何结果。无论现在还是将来。住赵国栋急欲辩解的嘴。浅笑娇语的瞿韵白靠在赵国栋怀中:“你听我说。已经这样了。难道说我还有什么忸怩的?情感交融到了极处相互拥有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我只是想要提醒你。我觉的我们现在很好。真的。踏出最后一步或许会不会破坏或者说影响我们现在这种感觉呢?如果你觉的会更好。那就来吧。”

  赵国栋凝视瞿韵白半晌。瞿韵白在赵国栋目光下显的那样自然大方。丝毫没有感觉什么不妥。能够将自己最具魅力的所在展现在自己的爱人情人面前。她只有骄傲自豪。

  “不。瞿姐。你说的对。也许我们应该选择更好的时候。”

  瞿韵白摇摇头。微微笑起来。“国栋。你真的成熟了不少。”

  两人就这样静静相拥。赵国栋也失去了先前的激情。淡淡的温馨萦绕在二人心头。“瞿姐。你刚才说我们不会有任何结果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信奉独身。我不喜欢家庭的束缚。我更喜欢自由自在。”瞿韵白温柔的一笑。

  “怎么。你难道还真想和瞿姐过一辈子?那你日后的生活岂不是会缺少许多精彩?拿你们男人的话来说。怎么可能为了一片树叶放弃整个森林?都说女人善变。其实男人更善变。情浓之处。信誓旦旦。但一旦环境变了。那一切都可以抛之脑后。不是么?你想过有些事情一旦发生之后可能会带来什么吗?我不是指我自己。而是指那些曾经在你心里铭刻下一些什么或者你曾经在她们心中烙下某些难以磨灭印痕的人。”

  半带讥讽的调笑让赵国栋也是一窒。一时间竟然找不出合适的话语来辩解。他发现自己似乎从没有考虑过婚姻问题。唐谨。孔月。甚至眼前这个女人。似乎都显的混沌不清。

  婚姻这个东西对于他来说总是觉的那么遥远而陌生。难道一定要婚姻这个形式么?是接受了梦境中那有些超前的意识。还是自己本身就是一个缺乏家庭感的男人?

  见赵国栋被自己一句话问住了。瞿韵白禁不住笑起来。“国栋。看来连你自己都还没有想清楚啊。感情和婚姻是两码事。浪漫和现实之间往往有无数沟壑横亘。能够走到哪一步。谁也无法预料。再坚实的感情在外界环境的侵蚀下都可能变的锈迹斑斑。美好和灿烂只是瞬间。”

  赵国栋知道瞿韵白肯定有过伤心的记忆。但是他不想去接触别人内心的伤痕。正如瞿韵白所说。自己在感情上似乎也是处于一种飘忽不定的混沌状态。孔月应该是自己现在的女朋友。但是自己现在居然可以和眼前这个女人相依相偎。负疚感甚至影响不到自己作出的决定。这怎么解释?是对瞿韵白更有一见钟情的感觉还是见猎心喜的俘获感控制了自己的理智?

  挥之不去的烦扰在赵国栋脑海中盘旋萦绕。赵国栋印象中自己后世并不是一个花心男人。但是为什么有了后世记忆之后自己在感情上却变的有些放纵起来?

  唐谨就不说了。从孔月、韩冬、古小鸥到童曼、瞿韵白。再到蓝黛、乔珊。或许自己并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自己总是有意无意在她们面前展现自己认为最优秀或者说最成熟最具男性魅力的一面。下意识里总有一种要俘获对方的**。

  就像自己曾经无意间说过的一句话那样。如果是在阿拉伯世界就好了。这样潜意识里自己就把自己定位为特殊的角色了。

  瞿韵白也觉察到此时这个年轻的男子似乎被自己那个有些绕口的问题所困扰。苦苦思索的表情看上去更让人心动。她轻轻叹息一声。穿好衣物。只是安静的抱着双腿坐在他身旁等待。

  兄弟们。有月票的给几张吧!为了方便访问,请牢记bxwx小说网,bxwx.net,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