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十二节 班底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十二节 班底


  当蔡正阳消失之后,KTV包间里的气氛才算是真正的轻松融洽下来。

  并没有去让赵国栋已经有些心结的蓝湾半岛酒店,这让赵国栋心下放心不少,翡翠堡国际度假山庄据说也是号称堪比花园假日酒店和喜来登这几家五星级酒店的豪奢所在了。

  地处市开发区的位置看上去似乎距离主城区稍稍远了一点,但是沿着平康大道飞驰,不堵车的话也就是十分钟车程。

  流光溢彩的酒店标志翡翠堡在夜幕下显得格外华美,闪烁的霓虹灯和寻常的鲜色调略有不同,绿、青、紫冷色调却成了主色,流淌的光路呈放射状向外扩散。

  赵国栋端起酒杯安静的呷着,威士忌蓝方在这里大概要卖到四千块钱一瓶,而外面正品售价不过两三百元的拿破仑VSOP居然也要价八百元,金牌马爹利也要七百八十八,真他妈够黑!

  赵国栋下意识的摇摇头,喝什么洋酒啊,这不是纯粹来烧钱么?不过没酒自然也就缺了一点气氛,啤酒在这里喝显得有些不合时宜,这年头再咋也要装装档次,而白酒大伙儿实在有些招架不住了,当然不包括赵国栋。*

  赵国栋随意的瞟了一眼坐在豪华包间里的一干人,除了自己以外,大概就要数蔡正阳的秘书小韩年龄最小了,不过看那副拘束的模样倒真像是才从学校里毕业出来的童子鸡,也不知道蔡正阳怎么会选他来当秘书。

  财务审计处的处长古恩海喝得显然有些多了,铁青的面颊显得有些发灰,原本梳理得整整齐齐的发型也散乱下来,头顶上一抹光亮全靠地方掩护中央了。

  不过这个家伙很稳重。虽然明显喝多了,却半句话也没有,无论谁去敬酒,能推则推,不能推也就一饮而尽,大不了到卫生间吐了再来,让赵国栋倒是很佩服此人地直爽,单从外表实在看不出这是个如此豪爽脾气的性情中人。

  古恩海是蔡正阳上任之前相当不得意的副处长。据说已经内定要被前任厅领导发配到老干处当副处长,不过机会来了,狂野的风暴将厅里几棵根深叶茂的大树都连根拔起,连带着一连串的中层干部们纷纷落马,财务审计处领导中唯有他幸免于难,今天晚上的酒宴有他参加,也就证明他的选择。*

  付天端着酒杯走了过来,赵国栋微笑着端起酒杯和对方轻轻碰了一下。“天哥,就这么喝寡酒?”

  付天有些惊讶地瞅了一眼赵国栋,见对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这才含笑点头。“嗯,已经去叫了。大堂经理马上安排。国栋,看不出你对这里还很熟悉啊。”

  “呵呵。天哥,说实话。我是第一次来这里,不过这年头哪儿不一样?说入乡随俗也好。说同流合污也好,咱们都得在这个社会上生活,谁也不是圣人,只要不超出原则,这也没啥。”

  赵国栋很坦然,付天和蔡正阳的关系不用多说,能从华阳县委办跟到交通厅中间却没有去市政府,想也想得到其中的关节。

  蔡正阳是个讲义气的人,没有绝对把握大概他也不会让付天来厅里,或许自己也一样,所以也就没有必要在对方面前假装正经,水至清则无鱼,这个道理不是赵国栋一个人明白。

  付天满意的拍了拍赵国栋的肩头,却没有多言语,只是端起酒杯示意,赵国栋也是微微一笑抿了一小口。*

  虽然来的人不多,赵国栋还是敏锐地感受到了中间的亲疏有别,至少付天和诸如侯雪峰、古恩海就绝不是一路人,而那个秦绪斌和庞爱国他还有些拿不准。

  侯雪峰和古恩海都是厅里的老人,侯雪峰是老资格的人事干部了,从垮台这一任领导地上一届开始就稳坐人事教育处的处长一职,号称交通厅里地不倒翁,在上一届厅领导班子中也是一个听说听话地乖孩子类型,但是事实证明这个乖孩子的确很聪明,风暴之后一地鸡毛,唯有他傲立不倒。

  古恩海不一样,财务审计处他虽然呆地时间够长,但是一直属于靠边站的角色,直到蔡正阳上台,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个要害位置蔡正阳可能会安排心腹坐镇时,蔡正阳出人意料地提拔了古恩海,古恩海固然是感激涕零,也让厅里许多人心中暗松了一口气。

  侯雪峰能稳坐不动,古恩海还能更上一台阶,这似乎意味着蔡正阳这个传言颇为强势的外来户并不像想象中地那样要进行一次大清洗,相比之下调一两个原来的下属到厅里任职实在太正常不过了,如果不这样,那才叫做意外。*

  “国栋,你去敬一下绪斌吧,日后他就是你的顶头上司了,这高速公路项目办公室就隶属于综合规划处辖下,绪斌还兼着高速办的主任,他可是老交通了。”付天笑了一笑。

  虽然先前马越臻隐约提及过自己可能会在新设立的高速办任职,但是这高速办究竟属于一个什么性质的单位赵国栋还有些搞不准,席上蔡正阳也没有就自己的工作作一个明确交代,只是告诫自己要沉下心来认真工作,一切都显得那样冠冕堂皇,让赵国栋也不好多问。

  既然这会儿付天提及,赵国栋也就打开闷壶问道:“天哥,这高速办算个啥?”

  “高速办算是综合规划处下边的单独办公室,现在省里对安桂高速和安渝高速争论很激烈,大老板的意思是设立一个高速公路项目办办公室,名以上挂在综合规划处下边,但实际上人手是从综合规划处、基建处、财务审计处以及办公室都抽有人,专门来研究、拟定全省高速公路发展规划,并提出可行性的意见,尤其是要立即对安桂、安渝两条线路都要拿出从规划到引进资金以及到建设、监理等方方面面的工作进行研究,毕竟建设高速公路在我们安原省还是第一遭,不能出半点差错。*”

  付天大概也是早就料到赵国栋要问及这个问题,所以也早有准备,耐心的解释道。

  “嗯,我过来也就在高速办?”赵国栋微微皱眉,实际上他清楚自己并不太适合这种坐办公室的生活,他更喜欢在基层干点实事,但是要说这高速路建设不是实事也不对,只是更多落在了纸面研究和汇报上,让他有些不太适应。

  “国栋,这高速办不但大老板现在很重视,省里有关领导也很看重,可以说咱们省日后公路建设中高速公路发展规划会越来越重要,占的分量也越来越重,我们在这方面已经落后于邻省,省里领导很着急,所以今后一段时间内高速办工作压力很重。”

  付天注意到赵国栋似乎并不太满意这个位置,有些不解,赵国栋不过是一个副科级干部,这高速公路项目办属于副处级单位,让他担任常务副主任那就是实职正科级了。一到厅里就直接升格,而且高速办眼下权力之大几乎就要分去综合规划处小半个,如果不是秦绪斌兼着高速办主任,这个位置让赵国栋来坐,付天认为他根本就坐不下来。

  “天哥,你误解我想法了,这高速办位高权重,但是我也知道这副担子怕不是随便哪个人都能扛得起的,秦处长兼任主任怕只是一个挂名而已,这高速办具体工作总得有人来抓吧,就像你所说的,现在省里领导盯得紧,催得急,这工作如果拿不起来,我也怕给领导丢脸啊。”

  赵国栋提起酒瓶替付天斟酒,一边沉吟着解释。

  “国栋,这可不像大老板口中的你,听说你在大老板面前可是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把大老板也是说得心服口服。大老板一直称赞你思路开阔眼光深远,对各个行业的看法都有独到之处,嘿嘿,我跟了大老板这么多年,可很难得听得大老板这么夸赞过一个人。”

  付天这话倒是真话,蔡正阳和他关系也不一般,在他面前多次提及赵国栋脑瓜子灵活,思路眼界相当宽广,是个难得的人才,只是长期在乡镇工作对于处理具体事务虽然有些经验,但是毕竟没有真正站到一个高度上来全盘考虑问题,所以到厅里来也是要好好打磨培养,让他多接触一些系统性的工作。

  这番话让付天也忍不住生出一丝嫉妒之心,能得蔡正阳这般说固然是把付天当作了自己人,但是也足以证明这个赵国栋在蔡正阳心目中的份量。

  好在付天胸襟也非常人可比,也知道自己和赵国栋没有站在一条起跑线上,自己马上就是正处,一接到蔡正阳的召唤就立即丢下华阳县委常委、委办主任的位置而来,就是看好跟着蔡正阳能有更好的前程,能上一个更高的台阶,现在让他任副主任他也是毫无怨言。

  而赵国栋能够站在正科这个位置上已经是破格了,如果不是蔡正阳的强势,只怕高速办常务副主任这个显要位置根本就轮不到一个刚调入厅里的人来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