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十六节 标王会在即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十六节 标王会在即


  见赵国栋有些尴尬,中年男子也觉察到自己站在这儿有些碍人眼,理解的笑了一笑:“小韩,魏部长要的材料你下午给我送过来。”

  “好的,朴主任。”韩冬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外人面前显得这么不自然。

  “你们聊。”中年男子挥挥手,便转身离去。

  “嗯,这个朴主任还算是个懂事儿的角色,知道我和小冬难得一见,没来打扰我们。”赵国栋笑了起来,“看来人不错。”

  “你别小瞧他,他原来是外省一个市的宣传部副部长,只是因为家庭原因为了解决两地分居调回来,暂时屈尊在这个办公室主任的位置上,说不定很快就要提副部长或者就到下边那个县去任职。”

  韩冬一边收拾桌案上的东西准备下班,一边道:“中午准备请我到哪儿吃饭?”

  “咦,小冬,我远来是客,该你请客才对啊。”赵国栋转了一下眼珠子道:“我身上没钱。”

  韩冬眼睛一瞪,“赵国栋,你拿出一点男子汉的气慨行不行?和女生吃饭男生买单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对不起,你不是女生,我也不是男生,我们都是自食其力的劳动者,要不就AA制吧。”赵国栋调侃道:“一个独立女性一般说来是不会随便接受男性邀请而应该是她主动付帐。”

  赵国栋和韩冬消失的身影在宣传部里引起了一阵涟漪,谁也不知道赵国栋究竟是哪路神仙居然就能把一直孤傲不群的宣传部一朵花韩冬带出去,要知道韩冬调到市委宣传部之后可以拒绝了太多人的约会。

  赵国栋却没有想那么多,怎么利用这两天把该了的愿了结了,该该办的事情办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下午在市局政治部办公室里去坐了一会儿,晚上也就和童曼一起吃了一顿西餐。小姑娘一直到现在都还处在一种云里雾里地感觉,始终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是现实生活又地确这样古怪诡异,她每天就在市局大院里上班了,而且为了方便她生活,市局还专门在局机关后院里给她分了一间单人宿舍。*这更是让童曼有受宠若惊的感觉。

  赵国栋本想陪有些孤单的童曼散散步,但是晚间的确有重要事情,所以也就有些遗憾地和童曼道了别。

  九点过,赵德山和赵长川两兄弟一个从宾州一个从长沙赶回来,稍晚一点刘成也将从沧浪县赶回来。

  “回款情况怎么样?”赵国栋坐在沙发里,桌面上摆着一壶所谓的功夫保健茶。无外乎就是加了一些什么红枣枸杞一类的滋补中药。现在保健品的流行已经进入狂热无忌的阶段,全面皆言保健品,三株口服液和飞龙延身护宝液四处弥漫,就连茶楼这种场合也难于幸免开始推崇保健概念。

  “很好,我们前期的小心谨慎起了大作用,渠道商都是信誉比较好地伙伴,而我们产品的热销当然才是主要原因。”赵长川现在坐镇宾州,公司总部已经正式从沧浪县搬迁到了宾州,而沧浪县则成为生产基地。

  “注意控制现金流。淡季即将到来。我们应该利用这段时间好生调整一下,前期步伐过快。*厂里边一些细节问题需要纠正的要纠正,另外质量检测设备和杀菌消毒设备必须要更新。现有的太过简陋,我担心明年产能扩增之后就会跟不上。如果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这些作文章,那我们就被动了。”

  “已经按照你的意思定购了全新的设备,应该在十二月就可以到。”赵长川点点头,“进入九月销量明显下滑,现在每天出货只有一万件左右,估计下个月会下滑到五千件,这还是我们已经打开了重庆市场和柳州市场的情况下,进入十一月可能就正式进入淡季了。”

  “哥,湖南市场也开始有突破了,长沙、衡阳以及岳阳几个城市沧浪之水的牌子已经打响,只是现在天气转凉,销量难以有大地突破,不过我估计明年我们在湖南应该可以获得成功。”赵德山信心十足,他被派到湖南去打开市场,借助沧浪之水在安原掀起地狂潮,邻近的湖南市场也迅速取得效果。

  “现在公司帐面上还有多少资金?”赵国栋沉吟了一下,十一月央视第一届标王会就会揭幕,赵国栋没有奢望沧浪之水敢去撞撞彩,但是利用这个机会让沧浪之水露露脸却是一个难得地机遇,花上几百万弄个标王以外的时段宣传一下,对于树立沧浪之水全国性品牌很有意义,尤其是在明年将会主攻周邻省份地市场时,这就显得更加重要。*

  “账面上还有一千六百多万,当然我们还有两百多万贷款明年初要到期,后期三百多万贷款要到明年六月到期。”赵长川颇为自豪的道,即便是现在搁下,除开贷款,依然有将近一千万左右地尽利润,这还不算投在沧浪矿泉水基地的固定资产投资。

  “嗯,省着点,十一月份得准备花一笔大钱,这一千多万勉强够用了。”

  赵国栋盘算了一下,估计拿上一千万左右应该可以在这一次首届标王会上有所斩获了,快消品利用广告固然可以一举大获成功,但是如果忽略品牌形象和企业本身形象塑造,那也是建立在沙滩上的高楼,潮水一来便轰然倒地,印象中的三株和飞龙两大保健品中的王中王都是这样败落的,有了自己记忆这个前车之鉴,沧浪之水就决不能重蹈覆辙。*

  “啊?要花一千多万?”赵长川和赵德山都惊得张大嘴巴,如果这话不是从赵国栋嘴里出来,赵德山真要揪住对方问个明白了,“哥,干什么要花一千多万?”

  “广告,除了广告,还有什么能一次性花一千多万?”

  赵国栋叹了一口气,一千多万这个时代能够做多少事情啊,但是这一千多万却不能不花,要想让沧浪之水明年在市场上攻城掠地,要想让沧浪之水这个品牌在矿泉水市场上长盛不衰,一千多万还远远不够,这不过是在央视上的投入罢了,地方台和其他媒体上的宣传造势都必不可少,而明年对沧浪之水来说才是真正的决战之年。

  倒抽了一口气凉气,赵长川和赵德山交换了一下眼色,小心翼翼的问道:“哥,什么广告需要一千多万?我打算明年的广告费用只控制在八百万以内,我以为就这个数字我已经预计很高了。”

  “八百万?八百万如果只用于在其他省一级电视台造造势恐怕省着点勉强够了,但是沧浪之水要上央视,而且要参加黄金时段的争夺,虽然我并不打算争夺到最精华时段,但是我想我们需要将沧浪之水的形象在一些关键时段中展现在全国人民面前。”赵国栋语气坚定的道。“中央电视台?!”赵长川和赵德山面面相觑,当自己两兄弟还在为打开湖南、广西的市场沾沾自喜时,兄长却已经在布局全国,向全国人民塑造沧浪之水的品牌形象了。

  “对,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沧浪之水不能只看到眼前利益,而要着眼于长远,树立卓越的品牌形象,这才能够在日后激烈的竞争中生存下来,矿泉水市场是一个地域化很强的市场,某一个单一品牌想要独占那是不可能的,老百姓的需求也是多样化复杂化的,我们要做到的是要让他们相信,沧浪之水是永远值得信赖的品牌。”

  赵国栋的话让赵长川和赵德山大受震动,花一千多万只是为了塑造品牌?而如果这一千多万投放到邻省市场的媒体广告上,只怕早就横扫千军一家独大了。

  “好了,有些事情你们需要慢慢琢磨,慢慢思考。”赵国栋也不多言,能够站在时代之前看到日后的发展,本来就是一个异数,你不能奢望别人也和自己一样。

  刘成终于也赶来了,现在生产基地这边事务已经去全数交给了刘成负责,员工培训、设备更新、厂区建设、地方协调,这一切都压在了刘成身上,几个月下来刘成就黑瘦了不少,拿刘成的话来说,进纺织厂几年干的活儿加起来都没有在矿泉水厂几个月干的活儿多,但是值!

  只有这样充实的生活才能让人有一种成就感,看着花园式的厂房渐渐落成,看着通往国道的道路一天天铺平,看着一箱箱产品装车外运,这份满足和自豪不是光靠钱能够买来的。

  赵国栋不想过多的介入沧浪之水的具体经营的,他只是就一些他必须要介入的事情作出安排,如央视十一月的首届标王会,如明年沧浪之水的发展方向,只有这些可能会对沧浪之水的前途产生决定性影响的事情赵国栋才会介入安排,而其他一切赵国栋都丢给了德山长川以及刘成三人。

  他相信经过了这几个月来的磨合,三个人已经基本上能够清楚自己能干什么、该干什么、适合干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