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十七节 高速办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十七节 高速办

  “坐吧。”蔡正阳满意的挥手示意赵国栋入座,赵国栋的表现很好,丝毫没有什么出格之举,而且在一干人面前也没有表现出半点恃宠而骄的举动,在自己面前也能够很好的把握公私之别。

  一身淡蓝色衬衣的赵国栋显得很精神,头发仍然很短,裎亮的皮鞋和笔挺的西裤给人感觉彷佛成熟了许多,进了机关可不比县里乡里,保持必要的形象决不可少,这是付天和韩冬分别再三提醒赵国栋的良言。

  “唔,国栋,恐怕付天已经与你交待了基本情况了,高速办是才成立的单位,是配合省政府成立的高速公路建设领导小组而成立的专门单位,你应该想得到这个单位的含义,现在高速办还只是一个架子,但是日后它就可能会成为我们省高速公路建设事业的发动机。”

  蔡正阳也在琢磨着怎么用合适的语言把自己的意思转达给赵国栋。

  赵国栋和付天不同,虽然两人关系都和自己十分密切,但是付天是纯粹的上下级关系,而赵国栋则不然。

  说实话蔡正阳也不想让他和赵国栋之间的关系变成纯粹的上下级关系,那样会让他有些遗憾,所以之前赵国栋在江口干得十分顺利的情况下他并没有打算让赵国栋来跟自己。

  但是江口局势变了,茅道临离开,薛明扬入主,加上还有一个对赵国栋并不感冒的冯东华,而自己却离开了安都市的权力核心。薛明扬和自己并没有什么特别交情,点头之交而已,就算是自己出面张罗,估计也顶多就是让赵国栋继续在开发区管委会副书记副主任位置上呆着,要想在进一步就不大可能了,毕竟赵国栋的年龄和资历也是一个颇受人诟病的因素。

  赵国栋前程看似光明,但是却要有一个合适的平台让他来发挥,而在此之前经历必要的磨砺历练也极为重要。

  先前赵国栋在公安局里已经锻炼了两年多时间。虽然工作范围相对狭窄了一些,但是蔡正阳却认为正是由于公安工作的特殊性才对于一个人的成长具有无可替代地作用。尤其是见识了社会阴暗面的种种。可以让一个人变得更加成熟理智。

  赵国栋在江口开发区地表现可圈可点,一个甫入政府部门的副主任能够把一个不值一提的开发区建设得获得省上认可而保留下来,仅凭这一点就足以其优秀了。

  当然机遇对于一个人来说才是最为重要的,而赵国栋现在在江口已经没有机遇优势,树挪死,人挪活。让赵国栋在交通厅里站到一个更高的位置来俯瞰世界可能会有助于赵国栋的成长,这也算是自己对赵国栋先前为自己所做地一切的一点回报吧。

  “蔡哥。我知道高速办地重要性。也大略知道现在省上对安渝安桂两条高速公路至今举棋未定。我们高速办目前需要做地是什么?”赵国栋直接问及问题核心。

  “嗯。这也是我之所以找你来地目地。昨天秦省长把我叫了去。传达了省长办公会地一个意见。那就是重新评估两条公路目前地准备情况。秦省长甚至明确说谁准备得更充分谁就先上。”蔡正阳微微苦笑道。“你明白我地意思么?”

  “嗯。这大概只是秦省长地个人意见吧?张省长呢?苏省长呢?”赵国栋反问。

  “你脑瓜子转得挺快啊。”蔡正阳笑了起来。“在这一点上秦省长和张省长意见还是针锋相对。苏省长还没有明确表明态度。在季书记没有明确态度之前。我估计苏省长都会保持缄默。”蔡正阳叹了一口气。“看样子最终还是得上常委会。而且估计在常委会上还得有一番激烈交锋才是。”

  “蔡哥意思是我们现在就兵分两路。分别就安渝和安桂两条线路重新进行评估?”赵国栋意识到肩膀上地担子。

  “嗯。省里边大概就是这个意思。这两天绵州和建阳大概也得到消息开始动起来了。这件事情不能耽搁。所以秦省长要求马上下去开展这项工作。实际上前期该作地都已经作了。现在主要目地是就在上一次评估之后还有哪些没有囊括进来地需要补充地东西。我们既要实地了解。又要有足够详实地资料。”

  “蔡哥地意思是要把后期各地政府做的工作也要收集进来汇进评估资料?”赵国栋很敏锐地理解到蔡正阳的意图。

  “嗯,这是秦省长地意思。省长办公会上定了,这一次两个组分别由省计委和我们交通厅带队,计委那边由他们交通运输处一个处长带队,你担任副组长配合他一起到安桂高速沿线调研了解,老秦带队去安渝高速沿线,人员从计委、建设厅、国土厅以及我们交通厅中抽调,我们厅里主要就是你们高速办的人参加。”

  又沉吟了一下之后蔡正阳才彷佛下定决心一般的慎重其事的道:“国栋,你这个组由计委牵头,恐怕个中会有些麻烦,你恐怕要好生配合,唐江和宾州两地对这件事情很重视,但是省里也有省里的考虑,这两边如何协调统一你得好生斟酌一下,避免矛盾激化。”

  蔡正阳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赵国栋自然知道这件事情相当棘手。

  安渝高速由省交通厅牵头,那自然是顺风顺水皆大欢喜的事情,秦绪斌那边肯定是一路受到欢迎,建阳和绵州又都是经济发达地区,少不了迎来送往,纯粹也就是一肥差了。

  而自己这一路却有些诡异,毫无疑问由计委牵头主导对安桂高速的调查评估这就很说明问题,计委属于常务副省长张广澜主管,要想让安渝高速顺理成章的上马,那给安桂高速找点麻烦是最简便不过的方法了,这么安排也就意味着这一路就是来找茬子挑毛病的,只要吹毛求疵的找些问题出来,回去也就可以交差,这差倒是好交,但对于赵国栋来说却不那么愉悦了。

  “蔡哥,省里是不是已经确定了上安渝高速,故意要来找个借口把安桂高速搁置吧?”赵国栋需要探探底,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这一趟也就没有必要枉作小人了,如果不是这样,那倒是需要好好斟酌一番。

  “省里有关领导和计委这边都有这个倾向,但是省里两位主要领导都还没有明确表态,所以都还存在变数,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以目前的财政情况,两条高速只能上一条,而安渝高速从投资回报率来说无疑要合适一些。”

  蔡正阳也知道这个问题相当棘手,刚一传出可能要先上马安渝高速的消息,立即就引起了唐江和宾州方面的强烈反弹,这已经不单纯是一个交通问题,而是经济问题政治问题,谁也不敢遽下决断。

  “蔡哥,你这是让我们去走钢丝绳啊,省里无疑是想要搁置安桂高速,却要让我们计委和交通厅去当恶人,计委不说了,是张省长主管,可我们交通厅是秦省长管,却要让我们去得罪分管领导,这不是故意害我们么?”赵国栋不信蔡正阳看不到这一点。

  “嗯,正因为如此我才让你这个新人去和计委搭对,你该说的要说,该叫的要叫,不要怕得罪人,计委这边即便是弄僵了也不怕,可以慢慢协调,但是下边地市和秦省长这边我们还得靠他们支持,所以该帮忙吆喝的就得吆喝吆喝。”

  从蔡正阳办公室出来赵国栋就一直愁眉不展,一来就接一个烫手山芋,秦绪斌老奸巨猾当然不会来带这个队,想必张省长也不会同意让交通厅带这个队。

  计委带队就必然要打压唐江和宾州,而自己夹在中间可是两头受气,弄不好还得弄得两头不是人,怨气都会撒在自己身上,而这把火还不能引到交通厅来,这可真是考验手艺。只是目前他也没有接触过这种事情,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回到高速办赵国栋就接到了秦绪斌的电话,告诉他安排人通知所有高速办工作人员马上开会安排工作,赵国栋就知道秦绪斌怕是领了任务要尽快分派下来了。

  高速办十二个人,除了秦绪斌兼任高速办主任之外,就是自己和涂强两个副主任了以及九个办公室成员,六男三女,年龄哪一个都比赵国栋年龄大,资历哪一个都比赵国栋深,但是却恰恰要由赵国栋来主持办公室日常工作,这也让很多人心中不那么舒服。

  秦绪斌几句话介绍完之后就把赵国栋推了出来,赵国栋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谦虚推辞的时候,你越是谦虚低调,或许别人就会认为你没本事心虚了。

  好在这种场合赵国栋也有些经验了,长篇大论固然不受人欢迎,但是你呐呐半晌放不出一个屁来一样只会招来蔑视和不屑,赵国栋也不客气,他给了自己五分钟时间,把高速办长远规划和目前任务简明扼要的介绍了一番,重点谈了目前面临的任务,就结束了讲话。

  倒是涂强眉飞色舞的讲了半天宏图规划和自己的想法,只不过换来的只是一阵不耐烦的掌声。

  在涂强发表演讲时,赵国栋就不动声色的在观察着每个人的表情变化,得出的结论只有一个,一帮老油子,如果不能拿出一点真正的本事来,你是无法降服这帮家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