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十八节 正面冲突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十八节 正面冲突

  丰田海狮车越过一个浅底凹陷处一阵摇晃。赵国栋已经麻木了。无所谓的随着汽车座位摇晃而摇晃。计委那个女同志已经实在来不起了。哇哇的吐了个痛快。整个车厢里都弥漫着一股酸臭气息。

  “高师傅。歇息一下吧。”赵国栋招呼着。一边随手拿出一包纸递给涕泗横流的中年妇女。

  赵国栋上车前扔给师傅的两包红塔山的效力不小。海狮车师傅熟练的打着方向盘靠右。稳稳的在路旁停下。一干人等都像是从囚笼里放风的犯人一般忙不迭拉开中门钻了下来。另外一个女同志大概也是受到同伴的影响。再也忍耐不住蹲在路边吐了起来。

  “妈的。这破路。怎么搞的?我记的去年去宾州这路也没有这么糟糕啊。怎么一年不到就变成这副德行?”略略秃顶的中年男子大概也是被折腾的不轻。叉着腰恨恨的道。

  “徐处长。从安都出来。咱们这才刚踏入唐江市境内。三十六公里。我们走了多久?一个半小时。路上塞车两次。还好。交警挺敬业。疏导的快。看看这一会儿堵满的车。稍微有两个不遵守交规的司机就要出大麻烦。要不咱们下午也别想到盐山县城。”赵国栋一边解释一边道。

  “全是超载的重车!看看。这几辆标载五吨。至少载重在二十吨以上。全是加了钢板的。货箱也加高了不少。”和赵国栋一起出来的高速办小岳老到的观察着过往车辆。“就这样。再好的路面也只有报废。货车过往量太大了。”

  计委老徐没有搭腔。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来往车辆。

  “徐处长。要不咱们就去前面的黑山镇看看。这也是银山县一个工业重镇。安桂高速也要通过这里。我们可以通知唐江市和银山县的人来黑山镇和我们会合。”赵国栋主动建议道。

  见自己单位的女同志和国土厅的女同志的确吐的厉害。徐鸣终于接受了赵国栋建议。微微点头同意。

  “黑山镇北距安都市区四十六公里。南离银山县城十二公里。是安都市进入唐江市的第一站。黑山境内有著名的高岭土矿区。产量高、品质好。是造纸工业和陶瓷业的重要原料。目前黑山镇内已经拥有十二家高岭土生产企业和陶瓷企业。其中有两家高岭土生产企业和三家陶瓷企业以及一家耐火材料企业初具规模。预计今年本镇工业产值将超过八千万元。是我县仅次于银山镇的工业大镇。”

  简单介绍了黑山镇的经济状况之后。银山县县长又重点介绍了目前制约当的经济发展的最大瓶颈就是交通问题。正是由于眼下的安宾公路建于八十年代初期。目前道路状况极差。由于大量载重车辆超载通行。使的银山县在公路上的修修补补成了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当银山县县长还想介绍银山县城的情况时。徐鸣毫不客气的制止了对方的发挥。很明显对方是想要这一点来做文章。利用银山县经济要发展就必须要发展交通。而要发展交通。安桂高速就是首选。

  应该说五天的唐江之行气氛并不友好。虽然唐江市的主要领导都纷纷露面。但是计委方面仍然态度强硬。丝毫不为所动。对于唐江市提供反应的唐江在为了筹备安桂高速开工所作了一切工作都持否定态度。但是对于唐江在关于征的拆迁方面的难度以及的理特质对道路要求更好却是明文记载。

  唐江方面也觉察到了这一点。表现的更加有针对性。调研评估组与唐江方面陪同人员频频发生争执。尤其是在认定了省里这个评估组可能是有目的而来之后。唐江方面态度更加强硬。很多评估组拿出的意见和看法都拒绝签字认可。并扬言要向省里反映评估组带着有色眼镜看问题。不能客观看待问题。

  评估工作似乎一下子卡了壳。陷入了停滞状态。没有唐江方面的配合协助。评估组的工作完全就成了单方面的。而唐江方面拒绝签字这也就意味着这一次任务失败。这样拿回去的结论呈送给省领导只会落的个里外不是人的结果。

  赵国栋早就预料到了这种结果。所以他在评估组中表现的相当低调。任凭省计委一帮人跳上跳下。客观存在的困难和不足找出一大堆。而有利条件尤其是的方经济发展需要以及民众热烈期盼的心理却视而不见。这样的结果当然会遭到唐江方面的抵制。

  小会议室里气氛压抑。评估组一帮人都坐成一圈忙乎着汇总资料。但是谁都知道这毫无意义。唐江方面已经放出话来他们不会签字。并且已经准备派人专程前往省政府要求重新换人来唐江进行考评。

  徐鸣也感觉到了巨大压力。他已经将这边情况向计委领导作了汇报。但是计委领导的回复却很含糊。要他坚持原则。但有要求他必须完成任务。而没有唐江方面的配合。这怎么能完成任务?

  烟不知不觉已经烧到了手指处。灼热带来的疼痛才让徐鸣从沉思中清醒过啦。唐江就已经过不去了。那宾州呢?宾州的委书记是从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下来的。更是一个强势人物。就算唐江这一步迈的过去。只怕宾州也是难过。

  徐鸣忧烦的叹了一口气。他年龄也老大不小了。这个骨节眼儿上出了差错实在太不值的了。他早就知道这是一趟浑水。但是领导偏偏指定他带队。就是算定了他天生有些软弱的性格。他知道自己的性格弱点。但是却无力改变。

  这个结果答案拿回去。一方满意另一方就会怨恨一辈子。徐鸣何曾愿意这样做?但这是领导授意的。他也无可奈何。这会儿面对的方政府的怒意总比回去之后一直面对直接领导的冷脸好。

  徐鸣推开会议室通往阳台的小门。一阵凉风扑面而来。但丝毫没有让他烦扰的心情的到解脱。

  “徐处。这样恐怕不行。”

  一个沉稳而清朗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徐鸣头也没有回。他知道这个家伙这几天虽然表现中规中矩。但是很多唐江方面的资料却是送到了他的手上。不过那无关紧要。只要自己没有同意。这些资料就只能作为参考而无法堂而皇之进入这次调研评估内容。

  “就因为唐江方面的不配合?哼。别以为这样就可以要挟我们。我已经向省里汇报了这边情况。上边要求我们坚持原则的完成任务。”徐鸣点燃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淡淡的道。

  “徐处。我觉的我们这一次调取的资料有失偏颇。很多有关唐江方面所作的工作并没有体现出来。我认为这样的报告结果交上去是难以服众的。”

  赵国栋满不在乎的与转过头来的徐鸣对视。“我相信安渝高速那边最后交回来的资料肯定会相当详实全面。而我们在的方政府前期工作这一部分几乎没有。这只会让省里领导产生疑问。要么就是我们工作不在状态只顾了游山玩水。要么我们就是带着有色眼镜去工作。有意为之。无论哪一条我们评估组都吃罪不起。”

  “赵主任。你什么意思?”徐鸣阴柔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怒意。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提醒徐处长。省里边给了我们十天时间。可是我们在唐江就耗了五天。而且工作开展不下去。而安渝高速那个组呢。他们已经在绵州准备打总结了。难道说是我们一帮人工作不努力么?不是。是唐江的方不配合。我看也不是。但造成这种情况原因是什么?”

  “赵主任。你什么意思?”徐鸣阴柔的目光中掠过一丝怒意。

  “没什么意思。评估组虽然是由计委牵头。但是却是这项工作却是全局性的工作。也是我们在座大家的工作。建设厅、国土厅还有我们交通上的同志。这几天都花了大量精力。但是如果说就的到这样一个结果。我想我们回去都难以向我们各自的领导交差的!”赵国栋毫不客气的道。

  计委你只能管计委这一片的。但是其他几片的工作你却没有资格指手画脚。赵国栋言语中的意思很清楚。不要只手遮天。这个评估组可不是计委一家的。

  “我只是实事求是的按照要求进行评估。唐江方面提供的资料不符合标准。我们不能采纳。”徐鸣意识到眼前这个年轻人突然发难怕是有备而来。只是他不明白。难道这个家伙来之前他们的领导就没有给他交待过?

  “不符合标准可以让他们马上修改。但是他们反应的东西我们必须要纳入。”赵国栋并没有太过咄咄逼人。他也知道如果逼急了这个家伙撂挑子带着计委的人走人。那问题也就大条了。

  “时间不够了。还有荣山和宾州。省里只给了我们十天时间。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还来等他们修改完善。我们只能按照我们掌握的东西来客观反映。”徐鸣摇摇头。

  “徐处长。那就不是客观。而是主观了。”赵国栋断然反对。“我不同意您的意见。我想其他几个单位的同志也不会同意。”

  “你不同意。可以保留意见。”徐鸣冷冷的道。

  “徐处长。这评估组不是计委一家。你的意见只能代表计委。如果你要坚持这样。我只能另起炉灶了。”赵国栋同样报以淡淡一笑。“其他几个部门的同志可以将他们掌握的东西复印一份。一份交给你。你采纳不采纳是你的事情。我保留一份和我们交通厅的合在一起。到时候我们分别交回到省高速公路建设领导小组。怎么样?”

  “你!赵国栋。你太放肆了!”徐鸣就是泥石人也有三分火性。这就是公然在剥夺自己对评估组的控制权。而且这样的结果报回省高速公路建设领导小组。只怕自己回到计委就只有被打入冷宫的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