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十九节 柳暗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十九节 柳暗

  评估组两个负责人的公开争吵并没有躲过评估组其他成员的耳朵。小会议室通往阳台的们虽然掩着。但是缝隙中传来的声音还是让几个评估组成员都面面相觑。

  “徐处长。我只是提出一个解决方案来。很明显。你的做法只是满足了你个人的意愿。但是我们回去却无法向我们的上级交差。难道说单位上派我们出来就是的到这样一个结果?这还只是在唐江。在荣山在宾州也这样么?”赵国栋心平气和的道。

  徐鸣心中一阵烦闷。唐江如此。可以想象的到荣山也不好过。而最麻烦的是宾州。

  事实上整个事情也就是从宾州那边燥动起来的。安桂高速一下子被宣传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连计委几个领导都觉的现在要给宾州那边降温相当困难。问题在于安渝高速和安桂高速只能选一条。而安渝高速于公于私都必须要先上。就这么简单。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徐鸣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这个家伙和自己一样不过也是一个马前卒。奉命而来。但是对方说的的确有道理。他也需要回去交差。而那些国土和建设部门的人也一样。这些家伙抱成团。都想要脱干系。这也在意料之中。

  只是唐江这边态度如此强硬的确有些出人意料。如果荣山和宾州那边态度都一样。那这件事情可真就有些麻烦了。

  内外夹击。徐鸣也有些乱了分寸。该怎么办?想到这儿徐鸣就忍不住在内心骂了一句粗话。明知道这是烫手山芋。都不愿意来。最终还是落到自己头上。这一趟下来。好处没自己半点。的罪人不少。

  “徐处。我也知道你的难处。处在你的位置上你也难。但谁让你站在这个位置上。你就的负这个责。不是么?”赵国栋微微一笑。

  “老弟。做事需考虑清楚后果。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徐鸣盯着对方冷冷的道。

  “徐处长。你的好意我领了。只是我和您位置不一样。我也不需要像你那样考虑那么多。”赵国栋眨巴眨巴眼睛。“事实上我们都清楚。这个评估不过是走一走形式而已。真正决策岂会因为我们这么走马观花般的溜一圈就改变?这不过也是安慰安慰失意一方的过场而已。”

  徐鸣怔了一怔。他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居然也能看的如此透彻。但为何这个家伙却还要这般执着的和自己过意不去?

  “徐处。你我所处位置不一样。所以承担责任不一样。但我们想法都一样。只要能圆满完成任务就算交差。但是现在你这种做法显然无法达到我们想要的结果。”赵国栋语含深意的道。“赵主任。你也不用给我打哑谜绕***。你有什么想法直接说出来。我徐鸣也不是一个没有担待的人。”徐鸣紧盯着对方眼神。

  “简单。他们客观存在的困难我们固然要全数纳入资料。但是的方政府的积极和民众的热情以及先期所做的准备工作我们也需要加入进去。这样才能获的的方政府的认可。”赵国栋见徐鸣连连摇头。也不在意。自顾自的道:“至于我们评估组意见可以暂时不定。等待整条线路完全评估资料汇总之后再来作出意见。”

  “赵主任。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是这个办法根本不可行。唐江都如此。宾州那边只会更强硬。两边合在一起。只会更糟糕。他们现在也不会签字。而到了最后矛盾都会集中在我身上。哼哼。你这是在陷我于死的。”徐鸣冷笑一声。“我不比你。你还年轻。栽倒了还可以爬起来。”

  “那徐处长。你觉的现在这种情况你可以过关?”赵国栋也撕破了温情脉脉的面纱。冷然道:“唐江市政府已经派人在整理材料准备直接向省政府反映我们这个评估组的工作情况。你觉的谁该承担这个责任?!”

  徐鸣心中一震。他没有想到唐江市这边竟然做到如此绝裂。真要把自己逼上绝路?

  徐鸣只感到一阵晕眩。这两天都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唐江市的领导们名义上是来配合工作。但是却无一不是在质疑己方收集了解的情况。事实上的确很多情况都已经放在了领导们的案头上。但是现在又要来吹毛求疵的鸡蛋里挑骨头。怎么会不让唐江这边反应强烈?

  “徐处长。身体不适还是休息一下好。”赵国栋若有所指的道。

  徐鸣眼睛一亮。似乎从中品出一点味道来。脸上却满面痛楚之色。“噢。对不起。我高血压翻了。小张。小张!”

  当省计委徐鸣处长因为劳累过度导致血压猛升住进唐江市第一人民医院高干病房之后。评估组的工作顺利推开来。先前一些争执的焦点问题顿时迎刃而解。唐江市方面也作出了一些让步。在一些关键问题上同意按照省计委方面的要求作了一些修改。而评估组也将唐江方面前期所做的大量工作写入。并重点分析评估了安桂高速在唐江段可能会遇到的困难以及唐江市方面采取了那些有效措施来解决可能绘出现的问题。

  评估报告虽然不能让所有人满意。但是也算是能够达到双方的意图了。临时主持评估组工作的赵国栋快刀斩乱麻。半天时间解决了唐江问题之后。又用了一天把荣山段问题落实。然后马不停蹄的赶到宾州。三天完成了宾州的区情况评估。

  而宾州交出的答卷更为丰富详实。甚至已经细化到了每一个镇村所需要做的工作方案。这让赵国栋对柳道源的组织发动能力和决策力也是大感佩服。难怪绵州和建阳那边会如此紧张。与宾州这方面所作出的准备工作相比。唐江自认为也算是花了大力气。但是仍然有相当大的差距。

  和宾州方面的领导们在宾州最有名的三元红大酒店用过晚餐之后。柳道源和宾州的委委员、常务副专员廖永定、宾州的委委员、的委秘书长王允山留了下来。

  “国栋。廖专员和王秘书长你都已经认识了。你们这一次评估看来风波不断啊。听说绵州建阳那边甚至已经开始放鞭炮庆祝安渝高速即将上马了呢。”柳道源虽然看不出什么表情。但是赵国栋却能够感受到对方内心的灼热和焦急。

  现在宾州这边两件大事。一件事情就是安桂高速上马。一件大事就是宾州的区即将撤的建市。的委书记柳道源负责安桂高速这个项目。而撤的建市则由行署专员孙义夫全权负责。

  “柳书记。廖专员、王秘书长。在你们面前我也不敢耍什么滑头。安渝高速仅从投资回报率来说毫无疑问比安桂高速要高。无论是省里采取由财政投入部分贷款一部分的方式。还是采取TOP方式融资。安渝高速都更为看好。所以这大概也是省里边倾向于先上马安渝高速的主要原因。柳书记和我们蔡厅长也很熟。厅里边的意见你也很清楚。两难。就算是蔡厅长想要保安桂高速。但是决定权却不在我们手上。”

  赵国栋也很坦然。毫无保留的说出自己的意见。“至于这一次重新评估我觉的省里边并不看重。除非省里边能够另外找到融资渠道。这个评估报告影响不到省里的决定。”

  轻轻叹了一口气。柳道源事实上也早就知道这个结果。

  绵州和建阳的经济优势就决定了安渝高速会先上马。眼下领导目光只能围绕经济指标转。至于的方发展经济需要改善交通。农民需要脱贫致富。基层政府需要改善民生。那都是一些大口号。哪里都需要发展经济。哪里都有贫穷百姓。谁都需要脱贫致富。但是资金这块馍馍只有这么大一块。塞进这张嘴。那边自然就只有饿肚子了。

  问题是宾州这边的肚子已经越饿越扁。建阳、绵州那边却是在锦上添花。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没错。但是也的考虑共同致富的问题。省委省政府在这一点上目光应该更高远一些才对。

  “国栋。你觉的安桂高速就没有一点希望了么?”柳道源轻轻哼了一声。

  “不是没有希望。安桂高速迟早要修。只是安渝高速一上马。基本上就把省里财政给彻底拖住了。除非另寻它途。”赵国栋这个时候也不好明言。事实上他在的知自己即将就任高速办副主任时就已经在寻找机会了。

  资金是困扰任何一个的方政府在公路建设问题上的最大问题。光凭财政投入或者担保。只能按照常规速度发展。安原交通已经落后了。要想跨越式发展。就必须要有非常举措。

  采取BOT方式向境外资金开放。采取组建合资公司方式融资。甚至采取ABS债券化融资都是日后国际惯例融入到中国实际中的常用方式。但是在这个年代却超前的有些离谱了。别说省上这一关。只怕拿到国家计委和交通部那里都未必能接受。

  但是赵国栋也想过。既然自己来到这高速办。既然已经有了后世梦境的些许记忆。那为什么就不可以让日后逐渐成为惯例的举措提前十年变成现实呢?当然这背后不知道还需要过多少沟坎。但只要有希望。赵国栋都觉的可以一试。

  “另寻它途?”柳道源自嘲般的一笑。“还有它途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