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二十节 花明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二十节 花明


  蔡正阳接到秦浩然的电话时也是一头雾水。但是秦浩然电话中语气却显得有些怪异。听不出高兴还是愤怒。只是通知他马上到苏省长办公室汇报工作。这让蔡正阳也是一阵忐忑不安。

  本还想问问汇报哪方面的工作。但是秦浩然却已经把电话挂了。想一想眼下能汇报的大概就是高速公路的事情了。自己心中也大致有底。也就没作什么准备径直去了。

  刚从电梯出来。秦省长的秘书小袁已经在电梯口等着了。蔡正阳一边走一边问:“小袁。是汇报哪方面的工作。高速公路么?”

  “嗯。是高速公路方面的。但是好像张省长和计委孟主任也都在。还有省外事办和外经贸委的。就等您了。”

  省外事办和外经贸委的?蔡正阳有些惊讶。这怎么又和这两个单位扯上关系了。难道是真的接受自己的建议准备搞合资了?蔡正阳心中一阵猛跳。如果真的搞合资的话。那省里财政就可以大大减轻压力。就算是安桂高速一时间上不了。也不会拖得太久。自己对老柳也算有个交待了。

  “正阳。来。就等你一个人了。”

  一踏进小会客室里。蔡正阳就意识到问题恐怕没有那么简单。苏觉华、张广澜、秦浩然三个省领导。加上省政府秘书长蒋先知。再把自己和外事办、计委、外经贸委的几个人加上。几乎就是一个专题讨论会的架势了。

  “正阳。怎么一回事?你们高速办现在谁在负责?”常务副省长张广澜个子不高。但精气神很足。一头短发外加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满脸精悍之色。

  “高速办主任由厅里综合规划处处长秦绪斌担任。但日常事务由另外两个副主任在具体作。”蔡正阳也不知道哪里除了什么纰漏。看样子是与高速办有关联。难道是两个评估组?可是昨天老秦和赵国栋打电话回来还没有什么意外。计委那个徐鸣生病住院让赵国栋临时负责也正常啊。

  “你看看。香港和黄集团旗下的长江建设和新世纪发展集团以及华基投资有限公司近期将会派出一个规格颇高的考察团来我省进行考察。嗯。这里还有一封。是香港招商局集团的覆函。也会在近期来我省考察高速公路建设投资事宜。”张广澜示意秘书将几封电传和信函拿给蔡正阳。

  “这么大一件事情。怎么省上领导都不清楚?对方称是安原省高速公路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向他们发去的考察邀请函。秦省长也只隐隐约约听说过你们高速办有这个想法。但是具体情况在座的都不清楚。所以我们就只有请正阳厅长来为我们释释疑了。”

  张广澜地问话虽然有些不悦之意。但是似乎对这件事情并不反感。只是对这件事情省上领导不清楚而感到有些不高

  蔡正阳心中一震。这又是赵国栋小子捅的篓子。不过这事儿究竟算是篓子还是好事恐怕还说不清楚。看样子几个领导的心情还不错。莫不是这几家还真有意安渝或者安桂两条高速公路?

  “张省长。这件事情我知道。当初高速办几位同志认为以目前我省财政状况可以多方拓宽筹资渠道。尤其是京通高速的BOT成功给我们以很大启发和鼓舞。但是因为我们安原地处内陆。我们对外资是否有意进入内地基础设施建设也没有把握。所以在了解了国家计委和交通部这方面地政策要求之后。我们只是发出了一些邀请考察函。欢迎他们到我们安原来考察交通基础设施投资环境。”

  “不过我们的本意并没有寄希望于他们能够马上成行。也没有指望他们能够在安渝和安桂两条高速公路上有动作。只是邀请他们在合适的时候来我省考察。没想到他们的回复来得这么快。”蔡正阳也有些诧异于赵国栋的手段。赵国栋当时只是略微提及过这方面地想法。自己也同意可以尝试性的邀请一下。但是没有想到竟然会引来这么多家港资财团的关注。也不知道赵国栋究竟用了什么方法会让这些财团如此感兴趣。

  “如果他们对安渝高速和安桂高速感兴趣。那又有什么不可以呢?”苏觉华笑了起来。“这是好事情嘛。BOT也好。合资也好。我们安原都可以敞开大门欢迎外资进入。至于说采取何种方式都可以谈嘛。正阳。你们交通厅能够有这样前瞻性的意识很好。不过应该注意先和省里通通气才对。”

  “苏省长批评得是。高速办是有些孟浪了。不过当初的确没有想到他们会有这么大的兴趣。我们只是泛泛的邀请他们来考察我们这边的投资环境。”蔡正阳立即承认错误。他也不太清楚赵国栋给对方去函去电后又有什么联系。但是肯定不可能只有一封邀请函那么简单。

  “如果是外资进入高速公路项目。这恐怕需要国家计委审批。另外交通部那边可能也有一些要求。”省计委主任孟亭江插言。

  “这些都不是问题。已经有了先例事情应该要好办许多。比起能够为咱们财政减轻压力来说。这些困难我想都可以克服。现在我们需要确认的是这几家财团的意图我们还不太清楚。他们如果真地是为安桂和安渝高速公路而来。那我们先前所做的各种准备是否充分。还有没有需要补充准备的?如果说真有投资或者合作的意愿。那我们就要拿出百倍的努力来确保成功。”张广澜语气很重。

  “广澜说得很好。正阳。既然是你们高速办在联系这件事情。那你马上安排具体联系人了解情况。了解前期接洽情况。我想对方也不可能就收到一封邀请函就慕名而来。我们安原地投资环境还没有好到这种程度。我们高速办同志能够把这些人引入安原来考察本身就是一个成功。哪怕是这一次安渝或者安桂高速他们未能加入。那也算是为以后的合作打下了基础。”

  “和黄集团是香港首屈一指的大财团。旗下的长江建设是香港头号建筑企业。在世界各地都有相当规模的投资。其他几家规模也不小。所以我想这是一个相当难得的机会。无论与我们现在手上这两条高速公路有没有合作可能。我们都要认真接待好这批客人。这也是把我们安原推荐给香港投资商们的一个最好的平台。”

  苏觉华地话一槌定音。

  “嗯。正阳。觉华省长已经说了。我们省里意见是一致的。那就是欢迎港资来我省投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尤其是安渝和安桂两条高速公路。你回去马上安排高速办地具体经办同志。立即全身心投入到接待香港来客的准备工作中来。”秦浩然补充道。

  “嗯。我马上通知他们从宾州赶回来。”蔡正阳点点头应承道。“是不是那个小赵具体在负责这件事情?”秦浩然也隐约知道这个高速办副主任是蔡正阳从安都下边一个县里调上来地年轻人。据说能力不俗。做事很有一股子冲劲儿。

  “对。就是他。当初提出可以考虑同时上两条高速公路规划也是他的想法。他还和省人行法规处一位同志合作写了一篇关于借鉴国际惯例。拓宽融资渠道。加大力度引入外资以加快我省高速公路建设脚步的文章。邀请香港、美国、新加坡以及马来西亚财团来我省考察投资事宜也是他策划实施的。”蔡正阳也不失时机的把赵国栋推了出来。

  “哦?”苏觉华眉毛一挑。“正阳。你把这篇文章送到我办公室让我看一看。我们安原交通建设已经落后了。要想超前发展。是得要多策并举筹措资金。光依靠自己地力量是难以赶超兄弟省市的。”

  “苏省长。这里还有两封来自美国JK投资集团以及新加坡全福投资公司的覆函。他们也对省高速办发出的邀请函给予了回复。表示会在近期派代表团来安原。这是通过他们各自国家驻华商务参赞转交的覆函。”省外事办的负责人插言。

  “嗯。正阳。看来你们高速办的负责同志工作效率很高啊。这高速办才筹建没多久嘛。居然就能一下子引来这么多国外境外投资商。真有些超乎我们的预料呢。”苏觉华笑了起来。“我们都伸开双臂热烈欢迎。只要能够促进我们安原经济发展。一切可以利用的我们都要利用起来。”

  当赵国栋接到蔡正阳秘书电话要他立即赶回安都时。他正和柳道源正在闲聊。虽然明知道安桂高速短时间内上马的可能性已经很渺茫了。但是柳道源还是不愿意放弃最后一丝希望。能做到最完美就一定要一丝不苟。

  “柳哥。看来事情有变化。”赵国栋沉吟了一阵。决定还是把这个消息透露给宾州方面以鼓励一下宾州方面地士气。

  “啊?”事实上刚才柳道源在赵国栋接电话时就隐约听到一些。一听此言顿时精神一振。“快说。有什么变化?”

  “嗯。我们前期发出了就参予我省高速公路建设投资事宜的邀请函有了回音。香港和国外有几家投资集团表现出了相当兴趣。”赵国栋舒了一口气。他也知道柳道源面临很大的压力。来了宾州一年多时间。虽然工作有一些起色。但是远没有达到柳道源给他自己设定的目标。而安桂高速又是他亲抓。如果真的失败。必将对他地仕途前程有相当大的影响。

  “当真?”柳道源兴奋得一下子站起身来。素来以儒雅淡定自傲得他这个时候也有些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先前在言谈中赵国栋就提及过他作了一些尝试性的工作。比如与国外一些知名投资财团以及一些有意进军内地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投资公司进行联系。并在有了初步意向之后便向这些财团和公司发出了邀请函并附上了相当详细的非涉密资料。

  “应该是这样。刚才蔡哥的秘书打来电话说蔡哥刚从苏省长那里出来。看样子省里对引进外资进入包括高速公路建设在内的基础设施建设持积极态度。这是一个难得的机遇。”赵国栋也禁不住有些激动。如果能够引进外资到高速公路建设上来。安原方面至少可以节省出大量资金来用于其他方面的交通建设。

  柳道源站起身来在办公室里来回走动。最终才停下脚步断然道:“这是个机会。宾州不能再失去。失去这个机会我们整个宾州党政班子都将是一代罪人!无论如何。算是让我们宾州地方再多一些付出。我也要促成安桂高速抢先上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