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二十二节 坦然面对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二十二节 坦然面对


  “健哥,乡巴佬进城不就是靠糊弄么?”赵国栋见除了郑健和萧华山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不认识的人,“山哥啥时候到的?”

  “刚到,妈的,现在省里只顾争论安渝高速公路和安桂高速公路谁先上谁后上的问题,却没有人考虑过安鄂高速公路的可能性呢?若是要论需要,南华一不通铁路,而水运不发达,更需要高速公路来带动一地经济发展才对。”萧华山随手将皮包放下,“国栋,你小子现在混到交通厅去了,是不是该多下去体察民情才对啊?”

  “山哥,你这不是抽我脸么?我上两个星期都在唐江和宾州呆着,什么体察民情,还不是领导一句话,咱们就得跑断腿。”赵国栋目光落在这个萧华山一旁那个新来者身上。

  “国栋,向东,忘了替你介绍,这是我朋友,大健都认识了,苗志奇。”萧华山似乎这个时候才想起赵国栋和雷向东和自己身旁这个朋友不太熟悉,连忙介绍。

  “你好!赵国栋。”“你好,雷向东。”

  对方表现得十分热情,伸手出来握了一握之后,又从名片夹里拿出两张名片递了过来。

  赵国栋有些诧异,既然是萧华山的朋友怎么会递名片?萧华山能把他带到这里来就不应该归于此类才对。

  虽然席间依然是谈笑风生,几个朋友都纷纷对赵国栋的升迁表示了祝贺。但是谁都清楚这顿饭地气氛一下子就因为这个外来者的加入变得失去了那股味道,但是赵国栋相信既然萧华山把这个家伙带来,肯定有其原因,而且看这个人样子也不像一般的商人味道那么浓,虽然他的名片上醒目的烫印着安泰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一行字。

  一直到晚饭时苗志奇提前离开之后,气氛才重新活跃起来。

  “华山,你怎么回事?今天是祝贺国栋升迁。你怎么把外人带来了?这不是故意扫大伙儿兴么?”雷向东有些不高兴的问道,郑健也是一脸不解的看着萧华山,虽然是和萧华山一块儿过来,但是和萧华山会合时。那位苗志奇就已经坐在车上了,只是简单介绍认识了一下。所以也不太清楚其中原因。

  “唉,都怪我多一句嘴惹来这事儿,我先承认错误了。”萧华山抱了一拳表示歉意,“午间和南华市副市长苟泽源在一起吃饭,不是接到向东地电话么?苟泽源留我下午坐一会儿。我说得走,他问什么要紧事。我说一个朋友升迁到高速办了,没想到就这句话就惹来麻烦。”

  “苟泽源一下子来了兴趣,就把这个苗志奇叫来了,他小舅子,拜托我带他来认识认识朋友。这家伙原来从建设厅出来的,现在自己开了一家公司,生产各种市政交通设施,比如金属隔离栏、路灯金属件,当然还有就是各种金属防护栏杆。”

  在座都是明眼人,自然明白苟泽源啥意思。这是现在打桩拜码头!

  都清楚高速办日后就可能是省里高速公路开发公司。安渝高速、安桂高速两条高速公路即将启动已经摆在面前,基建完成之后就是设施的安装。光是高速公路两侧的防护栏只怕都是一笔令人垂涎三尺地生意,这还不算其他辅助设施。

  “山哥,我就这么俏?”赵国栋摸了摸自己下颌,“这么早就有人来打主意了?南华市副市长也算是个人物了,他给谁打招呼不买帐,何苦来走这一遭?”

  “国栋你这话说错了,现在省里对高速公路建设如此重视,日后只怕高速公路建设只会加速不会放慢,地方政府在高速公路建设上只怕没有多少话语权,而主要是归集在省里,光是高速公路建设和设施采购都会带来你想象不到的商机,只怕这高速办从一建立起就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打主意,能早一点拉上关系就得早下手,不说其他,光是这安渝或者安桂高速建设工程发包和设备采购上随便从指缝间漏一点出来,都够一般地公司吃个饱了,别人凭什么不钻营?”

  郑健的话一针见血,两条高速公路仅仅是安原段投资可能都要超过五十个亿,这样庞大一笔生意谁不想来这里边分一勺羹?赵国栋心中微微一动,只可惜天孚公司资质实在太低了一点,不然天孚公司如果真要参予进来,自己还真有些脱不开干系呢。

  “大健说得是,国栋,你现在可需要把稳一些,尤其是在大是大非问题上一定要稳住,尤其是经济上。其他我看你也没啥,跟着你们蔡老板,不存在跟错人的问题,你们蔡老板现在深得苏省长信任,若是一两年换届,我看你们蔡老板弄不好就要上一阶当副省长呢。”雷向东也算是一个先知先觉的角色,对于省里的政治风向里来十分敏感。

  “哦,蔡正阳这可是在火箭一样地蹿升啊。”郑健也笑了起来,“我在省分行信贷部呆着的时候,他还在华阳县当县长,这才几年,县长到县委书记再到副市长,最初可是说是市长助理,可硬是被他给少耽搁了一年直接上了副市长,刚一年吧又进了市委常委,我刚下来,才接触没两回,又到交通厅里去了,这速度,我看省里除了张广澜之外,就没有人赶得上了。”

  “跟着这样地老板心里才踏实啊,不担心没前程,现在国栋才多少岁,高速办算是个副处级单位吧,国栋这个副主任起码是正科吧,熬一两年资历,就是副处,下到基层再咋也是书记县长的料,那可就是一方诸侯了。”萧华山也笑着打趣赵国栋。

  “诸位兄长,你们就别挖苦我了,和诸位兄长相比我不过就是跑腿的,至于这高速办现在看似红火,可越是红火也就意味着竞争更激烈,风险更大,我也不知道能在这高速办呆多久,弄不好三五个月就换位也未可知。”赵国栋在几个系统外的朋友面前也不怎么矫情。

  “国栋,高速办你们蔡老板是肯定要牢牢抓在手中的,我不是说你们蔡老板想要干什么,老蔡这个人官声不错,算是个比较清廉的干部,但高速办这个位置实在太敏感,也太容易出事情,需要一个他信任而又绝对放心的人来把关,要不干不了多久就被检察院或者纪委的人来带走,他这个当一把手的怕也坐不稳吧。”郑健笑了起来,“就像我们行里分管信贷这一块我必须得要一个我放心的人来管,不然再怎么好地监管制度那得有可靠地人来执行,否则迟早出事。”

  一行人用完餐离开时,赵国栋也没有见到那个苗志奇,心中才算是稍稍舒服了一些,还算是明白事理,若是遇上那些老是纠缠不休的,你又不好得罪地,那才头疼。

  “先生,你们需不需要在我们娱乐部休息一下?”四人正琢磨着晚上在哪里去小憩一番,却看见生得一副好生材的领班小姐走了过来礼貌的问道。

  “咦?什么意思?”郑健瞪大眼睛问道。

  “先生请别误会,刚来那位和你们一块儿的先生帮你们在我们的贵宾娱乐中心定好了位置,他告诉我你们出来需要休息,就请到娱乐中心休息。”

  领班小姐声音又细又糯,还真有点吴侬软语的味道,听说这件文华大酒店是和上海锦沧文华大酒店属于一系,都是新加坡文华酒店管理公司管理的酒店,虽然还没有到五星,但是一直以设施健全和环境典雅闻名,这也是安原省金融部门高层最喜欢的场所,郑健和雷向东都是这里的熟客。

  郑健一怔之后和萧华山以及雷向东交换了一下眼色,都笑了起来,“行啊,国栋,看来我们想请客都没有机会啊,还是你面子够大,早不早就有人替你预定好了,你看咋办?”

  赵国栋也有些犹豫,要说心里话他现在是不想和这些设备供应商牵扯上关系,他也不想在交通厅里呆太久,只是这是萧华山介绍来的朋友,而且又牵扯萧华山所在的南华市,这还真是不好取舍。

  看赵国栋有些犹豫,郑健倒是十分大方,“走吧,国栋,不过是吃顿饭休息一下而已,把握其中一个度就行了,给别人一点面子,没有必要把朋友得罪太深。这文华大酒店的各种娱乐健身设施相当齐全,好生休息一下也好。”

  赵国栋苦笑着点点头,郑健算是这一群人中最沉稳的角色了,能坐在安都市建行行长位置上,自然有其成功之处,就像他所说,把握好一个度,饭可以一起吃,也可以一起娱乐消遣,但是涉及大是大非问题上那却需要把握好自己。

  朋友多了固然有朋友多的好处,但是也免不了一些麻烦,只是人生活在这个社会上哪能没有一点麻烦难处,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这是谁说的?既然要在这世上生存,那就只有坦然面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