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二十三节 弯弯绕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二十三节 弯弯绕


  忙碌中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几乎是一晃之间一个多月就过去了,就连十一国庆节都在快节奏的工作中飞逝而过。

  香港几家财团的以及香港招商局集团的考察总算告一段落,而且也取得了令人满意的结果,无论是安渝高速还是安桂高速都引起了香港财团的极大兴趣,让省里领导感到惊讶和不解的是和黄集团旗下的长江建设竟然对投资规模更大回报率看上去更慢的安桂高速十分感兴趣。

  除了代表团中几个和黄的重要成员亲临安桂路一线浏览了一番外,随后而来的长江基建一帮专家学者组成的评估团更是在赵国栋的陪同下逐县进行实地考察,而在最后一站宾州时,长江基建的考察人员又在省交通厅副厅长张忠顺、宾州地区行署副专员郝龙跃以及地区交通局一帮人陪同下重点考察了宾州港码头情况,并且实地乘船沿两江汇合后的乌江而下一直北上抵达宁陵才南返。

  事实上赵国栋耍了一点小心眼儿,在推介安渝高速和安桂高速的同时,赵国栋也向和黄长江基建推介了宾州港码头招商引资的意向,这是赵国栋在获知了宾州方面急于想要获得交通厅支持打造宾州港成为安南水上枢纽的想法之后才萌生出来的想法。

  宾州港航运条件极佳,但是要改善乌江航道以及将宾州港打造成为一个水路中转枢纽却是一个长期性大工程,而在全省交通事业向高速公路倾斜的时候,宾州港码头建设无疑只能排在后面。

  而赵国栋了解到长江基建的投资方面不仅仅是在公路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他们在大陆的投资更主要集中于港口码头投资,因为这与和黄集团旗下庞大的海运业务息息相关。

  而宾州港虽然属于内河航运港口,但是却有着极其优越的条件,赵国栋相信只要能够拿出足够的诚意和提供宽松的投资环境,再加上看好安南地区经济发展的巨大潜力,长江基建这边应该有这方面的兴趣。

  果然赵国栋在提供了宾州港方面地资料之后长江基建方面颇感兴趣,在随后来考查高速公路的专家学者中也就多了几名港务建设方面的专家。而宾州港和乌江航道就成了他们重点考察对象。

  而宾州正好处于安桂高速和安桂铁路的中枢点,这就使得宾州港的作用更显突出,水陆联运这一梦想完全就可以在这里实现,桂北、安南乃至黔东的大宗货物运出完全可以利用宾州港的便利条件通过便宜地水运运出,这也可以有效缓解黔桂线和安桂线相当紧张的铁路运输压力。

  赵国栋已经逐渐适应了高负荷快节奏的高速办工作,秦绪斌并不怎么过问高速办的具体工作,除了较大地事宜需要和他先沟通在报给分管副厅长外。一般事务都交给了赵国栋自行处置,赵国栋也清楚这也是因为自己是蔡正阳一手点将的缘故,换了其他人秦绪斌肯定不会如此。

  秦绪斌地放手也让赵国栋终于有一个机会可以大展手脚。

  高速办十二个人各自工作职责明确,每个星期一早晨花二十分钟确定下来本周工作任务。星期六下午花半个小时言简意赅的点评总结,绝不多占时间。然后每个星期三或者星期四晚上聚餐,美其名曰加强高速办的凝聚力和团结精神。

  这一手赢得了高速办所有人的热烈欢迎,就连开始一直对赵国栋以如此年龄主持高速办工作的另外一位副主任涂强看见赵国栋这几手一下子就把高速办人心聚拢起来,也渐渐收拾起了轻视心态,主动配合赵国栋工作起来。

  “涂哥。你看,这是唐江方面报上来地数据。和我们自己统计的数据有差异,而且几乎是经常变化。”赵国栋把手中一叠报表交给涂强。

  “哼,我还不知道这帮家伙打什么主意,他们以为安桂高速铁板定钉了,就可以耍些花样了,拆迁任务都是当地地方政府负责,虚报多报拆迁损失,可以借机多敲一笔。”涂强接过瞟了一眼就道。嗯,细枝末节上可以有点弹性,但是不能过分。现在安桂高速总盘子还没有确定下来。估计预算还要增加,千万别因为一些小问题造成整个项目地被动。人家资本家的钱也是钱,投到这里来也是要讲回报的,若是都这样,谁还敢来投资?”赵国栋点点头。

  “没事儿,我明天带人下去跑一趟,唐江市那边我熟,这帮家伙你不敲打着他们就要翻天了。”涂强爽快的应承道。

  “那就拜托涂哥了,宾州那边我来负责看着,有问题我就去。”赵国栋也笑着道。

  “赵主任,厅办电话。”

  赵国栋一踏入蔡正阳办公室就感觉到了一股喜气,蔡正阳脸上的笑意压抑不住,而付天也是乐呵呵的正在自顾自的泡茶。

  “来,国栋,好消息,香港那边来了好消息,和黄那边看样子是真有意看上安桂高速了,他们将要派一批人过来呆一段时间,估计是要对安桂高速进行最后的评估了。”

  “哦?那这么说来省里财政一下子就可以松口大气了,把安桂高速这个大石头丢掉了,省里又可以节省多少钱出来办其他事情了,安渝高速那边呢?”赵国栋也很是高兴。

  “安渝高速还在谈,新加坡全福投资公司也来作了详细考察,看样子有意入股,只是安渝高速盘子也不小,看样子精确预算可能要超过三十个亿,仅仅是我们安原段就要占二十个亿左右,新加坡方面希望能够再找到一个合作伙伴,省里也有这个意思,目前看来香港新世纪集团或许能够成为另一个目标。”蔡正阳背负双手踱着步,心情很好。

  “国栋,老柳对你赞不绝口啊,你把宾州港码头推介给了长江基建,正好可以和安桂高速配套,和黄那边是想拒绝都不行啊。”

  “嘿嘿,那也是为咱们厅里着想,若是柳书记老惦念着咱们厅里要支持他们宾州打造安南水运枢纽,还不得让咱们厅里出资。”赵国栋一脸坏笑。

  “感情你是在给省里松包袱啊。”蔡正阳也笑了起来,“这样也好省下这笔钱,咱们又可以干其他许多事情。”

  “那厅里是不是该给我考虑一点奖励什么的?奖金我就不要的,这段时间累得够呛,厅里能不能放我几天假,让我休整休整?”

  赵国栋还惦念着十一月央视首届标王会,虽然也就那么一回事去不去都无所谓,但是他还是想去近距离真实感受一下那份热潮地滚涌。

  赵长川已经去了北京,联系了广告代理公司,准备在要借广告标王会打一打沧浪之水地名气。央视可以借助标王头衔来炒作,沧浪之水当然也可以借助标王会本身这个噱头来自我放大一下,不过赵国栋并不赞同把太多钱投放到广告上,他以为持久长期固定的有效投放而非创造轰动效应才是打造企业品牌形象地最佳策略。

  “你想休息多久?”

  蔡正阳皱了皱眉,他也知道赵国栋这段时间忙得不亦乐乎,陪着考察团在绵州、建阳、宾州、唐江几个地市来回奔走,还得肩负起半个向导解说的职责,一些深层次的问题地方政府和投资财团都需要进一步沟通这就需要赵国栋在其中牵线搭桥,连续几趟跑下来,赵国栋硬生生瘦了好几斤,就连几个地市的官员们都有些佩服赵国栋的精力充沛。只是现在正是关键时候,蔡正阳有些担心高速办能不能离了赵国栋。

  “蔡厅长,你放心,我不是那种什么事情都是事必躬亲的人,我们高速办还有涂主任,而且每个人的工作都很明晰,各自分工负责,我知需要挽总就行了。”赵国栋笑嘻嘻的道,“何况我也就两三天而已。”

  “蔡厅长,国栋说得没错,我去过他们高速办几次,国栋安排得有条不紊,需要哪方面的东西,都有专门人负责,老涂也很配合国栋的工作。”付天也插话帮赵国栋解释。

  “哦?”蔡正阳有些惊讶,虽然对赵国栋能力信得过,但是交通厅里也是一个讲究论资排辈的机关,赵国栋自己工作能干好正常,但是能否驾驭整个高速办工作蔡正阳还是有些担心,但是这么一段时间交给高速办的任务都能够出色完成,蔡正阳心中也就笃定许多,今天听付天说涂强也很配合赵国栋工作,倒是让他有些意外。

  “蔡厅长,涂主任也才三十来岁,他也还望着上进呢,高速办现在的任务如此繁重,省里领导有如此关注,谁也不敢拆谁的台?我干不好下课,难道说他这个副主任就能顶替我上位?这个道理甚至不需要我明说,他就明白,有想法很好,只要你干好了,领导自然看得见,对不对?”

  赵国栋嘻皮笑脸的道:“咱们厅里的人个个都是人精呢,这些弯弯绕的东西他们比谁都看得清楚,涂强应该明白是谁把他从基建处闲置的旮旯里给捞出来的,是不是,天哥?”

  “你小子,能明白这个道理那你不是人精中的人精了?”付天笑骂道,涂强是他推荐到高速办的,赵国栋也是心知肚明。这个赵国栋该正经的时候正经,该放肆的时候放肆,要掌握到这其中的火候也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