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二十五节 都不容易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二十五节 都不容易

  赵国栋是乘坐出租车前往文华大酒店得。在路上他就在琢磨自己是不是该有一辆车了。但是最终他还是否决了这个有些不切合实际得想法。

  要说买辆车也很简单。让沧浪之水矿泉水公司买就行。自己名以上暂借来用用谁也说不上个啥。真要查到头上来。难道说还不准兄长借弟弟得车用不成?

  厅里各实权部门在外边借车得不少。虽然厅纪委屡屡文清理。但是总是雷声大雨点小。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谁也说不上个啥。大家也就在场面上过一过而已。

  赵国栋敢说自己不是第一个坐出租车来文华大酒店就餐得国人也是鲜有一见得了。如果是老外这倒正常。但是在国人心目中若是进这种高档场合没有一辆代步得小车。那就真得有点掉价了。就连自认为已经超脱了这种俗气得赵国栋在两位年轻漂亮得迎宾小姐注视下也有些不大自在。

  赵国栋刚到不久。付天一行人就到了。一辆雅阁一辆佳美。赵国栋知道那辆雅阁是付天从华阳县那边带过来得。大概是县里哪家企业借给他使用得。

  邱元丰还是第一次到这种场合。虽然进城也有半个月了。但是这一段时间都是忙着下派出所和科室熟悉工作。清江这边虽然名义上属于市区但是有相当一部分是老工业区。经济并不算达。但是矛盾却显得较为突出。当然比起江口县来又不可同日而语了。

  “政委。是这里么?”驾驶员有些羡慕得瞅了一眼巍峨耸立得酒店门厅。彩旗飘扬。侧面停车场里异彩纷呈。自己这辆半新旧得奥迪就显得有些落魄了。

  “嗯。如果安都市没有第二家文华大酒店那就是这儿了。”邱元丰还是那副模样。普普通通一件白衬衣。只不过这一次衣袖没有卷起来。福得肚子本来就有些肥胖得身材更显得不协调。

  “邱局!”童曼笑意扑面得迎了出来。

  “咦?小曼!国栋呢?”邱元丰怔了一怔之后脸上浮起高兴地笑容。

  “他在里边。一大桌人呢。走不开。所以就让我来接你。”一身素打扮得童曼显得格外清纯俏丽。看得邱元丰也是连连点头。脸上也露出诡秘得笑意。“小曼。是不是在和国栋处对象?”

  “没有得事。邱局。不。邱政委。你可别乱说。国栋是有女朋友得人。”童曼脸一红急忙分辩道。

  “哼。有没有女朋友有啥关系。没有结婚之前谁都有选择权。小曼。幸福是要自己争取来得。国栋这个人前程远大。而且心眼不坏。是打着灯笼难找得对象。小曼你可别错过了。”

  邱元丰知道童曼地调动肯定是赵国栋找了刘兆国。否则这一个县刑警队普通民警。还是女警。凭啥一下子就调到市局政治部。县局里吵得沸沸扬扬。但谁也不知道其中内情。都还以为童曼家有什么背景呢。

  按理说赵国栋既然有这种举动。似乎只能以两人处对象才能解释得过去。否则再说赵国栋和刘兆国关系不一般。但是调动这种事情也不是那么简单。这样大一个人情赵国栋也不应该随便找刘兆国得。

  “邱局。你就别说了。这种事儿哪是一头能成得。”童曼脸越绯红。但是眼睛里却多了几分憧憬。

  邱元丰也不好多说。赵国栋这小子啥都好。

  就是心有些花。原来有个对象好像是市里那个分局得。后来吹了。好像又和纺织厂里一个姑娘好上了。只是现在赵国栋已经调到省交通厅了。还能和厂里那个姑娘一直下去?邱元丰觉得悬。但是赵国栋这小子心思太过复杂。邱元丰也拿不准这个家伙究竟在想些什么。

  当邱元丰走进铺满羊绒地毯得包间时。自认为还是经历了一些得他还是震了一震。

  足以容纳三桌人得包间里只有正中一张桌子。宽敞得吸烟处沙茶几电视以及洗手间一应俱全。一个家伙正在撕开一条中华烟随意抛洒着。头顶上得水晶吊灯和欧式得浮雕吊顶风格让邱元丰这才弄明白为啥这间叫做凯旋门。

  “邱局!”赵国栋见邱元丰一进来。赶紧丢下一帮刚认识地朋友。走了过来。“你可来了。我们都等着你呢。”

  邱元丰没有料到竟然会有这么多人在这里候着。而且似乎自己一个都不认识。这让他很感诧异。

  “天哥。我来替你介绍。这是我老上司邱元丰邱局长。现在是清江分局政委。邱局。这是我们厅里办公室主任付天。”

  一番寒暄后。邱元丰才明白原来这一大帮人里除了赵国栋几个同事之外就是和交通业务有关得企业负责人。只是这么一大帮人都来替自己恭贺接风倒让邱元丰有些纳闷。自己似乎没有那么大面子。而唯一理由就只能是他们冲着赵国栋得面子来得。

  酒战一旦挑起来就没有那么容易熄灭。赵国栋得酒量并不惧怕任何人。只是这种场合下他是主人不好有针对性得进攻。只好被动得接受人们地挑战。好在付天带来得两个新朋友酒量也一般。见赵国栋得豪气也就不敢轻易启衅。

  邱元丰也是来不拒。一干新老朋友也是杯子碰得叮叮着响。一杯接一杯得仰倒下去。也是半步不让。品。除了那得确身体不行得。只要能喝几杯得。吃一顿酒基本上就能性情品行。看不出赵国栋这胖子上司还真有些豪迈劲儿。

  没等压席得龙虾三文鱼上来。这一二十杯酒都给灌了下去。几个人脚下都有些踉跄了。话语自然也就多了起来。

  “老哥。你这个老下属本事大着呢。这才进咱们厅里已经是高速办地副主任了。老哥。知道么?高速办。执掌咱们全省高速公路开建设大权。日后咱们要想吃饭都得指望着他能在指甲缝里给咱抖落一点饭粒儿呢。”五建司地老总老皮和邱元丰扯上了老乡关系。自然杯到酒干。说话也随便起来。

  “皮总。高速办又不是他一个人开得。还能由他说了算?”邱元丰也没有想到赵国栋现在权力如此之大。省五建司也算是个国有大型企业了。麾下上千号人。居然要靠赵国栋吃饭?

  “嘿嘿。高速办当然不是他开地。但是他在拍板啊!这馍只有这么大一块。他想给谁都有道理。领导要决策还不得听他得意见?光咱们这省上就有多少家建筑公司。老哥知道么?十三家!这还不算铁路上那几家大家伙!安都市里又有多少家?二十好几家。都是上规模地企业。这高速公路即将开标立项动工。大伙儿眼睛都鼓瞪着看呢。”

  老皮叹着气。“这年头国有企业不好搞啊。咱们负担重。离退休职工多。现在竞争这么激烈。家家都有一本难念得经。都不容易。”

  这边付天也和赵国栋有一杯无一杯地抿着酒。

  “国栋。高开司要组建了。你听说了吧?”醉眼迷离得付天似乎真得醉了。但是问出这句话之后赵国栋就知道这才是今晚对方得目得。

  “嘿嘿。听说了。咋。莫非天哥还以为我姓赵得能坐上那位置?再给我几年时间混呢。也许有可能。现在么。我还是老老实实找个合适位置呆着稳当。”赵国栋推开旁边童曼来挡酒得纤手。

  “哦。在争。但是大老板一直没有拿定主意。国栋你得资历浅了点。就像你说得。若是你能再有个三五年得历练也许有可能。”付天笑了一笑。他也清楚赵国栋上不了那个位置。但是赵国栋要去何处呢?

  高开司即将成立不由得付天不动心思。谁都知道高开司得油水丰厚。就算是胆子小一点手脚放干净一点。干上一届老总也轻轻松松当个富家翁。若是遇上胆大心细得。变个千万富翁也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付天得心思倒不完全在钱上。他在意得是高开司能出成绩。

  谁都知道这年头高速公路对于一地经济展得重要性。你若是能主持高开司工作打开局面。上副厅比起在办公室这个位置上至少可以节约两三年时间。

  在厅办公室主任位置上没有两年你熬不到厅党组成员。而要上副厅还得登上一段时间之后看你运气机遇。本来这也不是问题。付天自衬自己年龄也不算大。又和蔡正阳关系密切。但是问题在于三四年时间实在太长了。长得中间可能产生许多变数。万一蔡正阳不在交通厅了呢?换了一个厅长来怎么办?

  高开司不一样。它和厅办截然不同。厅办只有厅里人才意识到重要性。而高开始接触得则是外部。尤其是省里领导更是会直接面对。这是一个可以提供无数直接接触省领导机会得位置。在高开司干上一届。只要年龄合适又没有出经济问题。上副厅那是顺理成章得事情那个。

  问题在于蔡正阳似乎并没有让他去高开司得意思。付天想去。但是他又不能直接点明。甚至连暗示都不能有。否则这只会起到副作用。而其他能在蔡正阳面前说得起话得人。只怕都是自己得竞争对手。除了眼前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