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二十六节 敌友一念间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二十六节 敌友一念间


  赵国栋也在琢磨付天的心思。能够被蔡正阳调到厅办主持工作。任主任也就是这一两个月内的事情。应该说从副处上到正处也算是一个跨越了。但是他总感觉对方言语中还有些未尽之意。

  “天哥。你在办公室这个位置上把持住。蔡厅长那边也要轻松得多。我看一届下来你上副厅长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嘿嘿。我可不敢那么想。大老板把我从华阳县委调上来。能记挂着我我已经很感激了。这年头有几个能走到正处级?”付天显得很坦然。“只是人都是有**的。上到这一步就难免还有其他想法。我今年三十八。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机会看上去也还有。就看能不能抓住了。”

  赵国栋心中微微一动。机会看上去也还有。就看能不能抓住?这话什么意思?厅办主任还不叫机会。那还叫什么?赵国栋有些不解。难道说还有人能危及到他厅办主任的位置?不可能啊。

  高开司?一抹亮芒从赵国栋迷雾般的脑际中一闪而过。他想去高开司?!

  难怪他在这厅办副主任位置上却这么关心高速办的工作。原来是也盯上了高开司老总这个位置。只是这高开司也就是处级。和厅办平级。赵国栋转念一想。处级要上厅级这就是一个坎了。绝大多数人都只能止步于这个坎下。相比于厅办主任这个位置。高开司老总的确更风光也更容易得到领导的赏识。而且高开司日后升格为副厅也很正常。

  “天哥。你我两兄弟也不是外人了。相处这么久。我的性子你也知晓。有啥如果用得到我地。尽管开口。”赵国栋心念几转。端起酒杯示意了一下。

  “国栋。按理说大老板把我弄到厅办我也该知足了。但是办公室工作我搞了十来年了。也有些腻了。真想换个环境。本想和大老板说说。又怕伤了大老板的一片心意。所以也就这么踌躇着。你和大老板也谈得拢。所以。。。。。。”

  付天一口将杯中酒喝下。后面半句话就在酒中了。

  “天哥的意思我知道了。但是蔡厅长这个人个性强。一般事情我或许能说上一二。有些事情却不能随便插言。天哥你和蔡厅长关系不一般。有啥想法完全可以摊开来说啊。”赵国栋皱起眉头。

  “国栋。你也知道大老板个性强。若是你违逆了他的意思。唉。其他我也不好多说了。我只是想换个环境。随便到那个业务部门干一干。总不能到交通厅连业务都没有真正触及过吧。”付天摇摇头苦笑。

  赵国栋心中微微一哂。业务部门?若真是让你去综合规划处或者运输管理处这些真正地业务部门。只怕你换环境地想法就要熄灭了。这是这番心思却不好明言。赵国栋想了一想之后才道:“那和小韩说说怎么样?”

  “小韩。你觉得他敢在大老板面前说这些话?”付天一扬眉。“国栋。你觉得难办就算了。我知道你在这个位置上也不好处。”

  赵国栋在心中叹了一口气。要说付天这人也挺不错。肯帮忙。讲意气。在华阳县委办当主任。又能被蔡正阳瞧上调来厅里任办公室主任。能力绝对不缺。自己来厅里不少关系都是他帮着张罗。自己能够这么快融入到高速办融入到交通厅他也起了帮了很大忙。

  照理说自己帮他说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他的心思蔡正阳总该有些了解吧。若是蔡正阳真找不到合适地高开司老总人选。付天为什么就不入他的眼?

  这些心思在赵国栋心中也是一掠而过。“天哥。蔡厅长脾气咱们都清楚。他决定的事情要想改变就得找准时机。我明白你的意思。该怎么做我找时机。只是我觉得你瞅准机会也可以自己挑明。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地事情。接触一下交通具体业务也有助于日后发展嘛。”

  “好。国栋。大老板对你很看重。也和你很谈得拢。你能帮我说和说和。我想大老板听得进。”付天见赵国栋终于点头应允。心中大喜。蔡正阳的性格他清楚。一般人的话他听不进。但是他欣赏看重地人地看法却相当重视。怎么说赵国栋自然清楚。“我找机会也和大老板交交心。”

  “天哥。可别抱太大希望。有些时候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赵国栋苦笑着与举杯的付天碰了一下。倒是付天手上一晃地表链让赵国栋一怔。

  帝舵?!赵国栋目光一闪。没有吱声。这表不赖啊。这表就是放在几年后也没多少人认识。隐藏在劳力士的光鲜背后阴影中。但是价格也不菲。付天居然也能带上?心中微感诧异地赵国栋不动声色的把目光落在了一旁童曼身上。“小曼。来。去敬天哥一杯。天哥也是我的领导。日后若是交通上有啥事儿也好找天哥看顾。”

  “国栋你小子是在损我啊。你在交通上。还用得着我看顾?”付天心情很好。端起酒杯。“要想灌你天哥的酒。也不用把别人小姑娘拉进来。”

  童曼在这种场合上还有些放不开。尤其是和赵国栋关系不明。别人问及都要解释一番只是单纯的同学加好朋友关系。是为了恭贺老领导升迁。这让人家都是半信半疑。

  童曼敬酒也是没有多余话语。只会红着脸捧着酒杯一句请某某日后多多看顾。早没有和赵国栋在一起时的舌尖牙利。看得赵国栋直笑骂她是个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窝里横。

  赵国栋其实有些腻烦现在这种场合了。整天就是喝酒和所谓的联络感情。好像如果没这些作基础工作就开展不走。感情也就会淡漠。但风气如此。你不这样作。只会让你远离朋友。自我封闭。所以也就只有硬着头皮。

  一顿饭吃下来赵国栋也没问多少。刷卡结账。但五建司老皮早已经抢先把帐结了。几千块钱对于偌大一个五建司来也不算啥。但是赵国栋却不想欠这个情。尤其是有了付天这个事儿梗在其中。只是这种场合下他也不可能再做些什么。所以当老皮拉着要去娱乐总会坐一会儿时赵国栋婉言谢绝了。

  车灯灯光次第消失在大门外。赵国栋谢绝了付天一行人的殷勤相送。只说要和自己老上司沿着梅江边走一走。散散步。大伙儿也理解。也就各自散了。只剩下赵国栋和邱元丰以及无处可去的童曼。

  “邱哥。走走吧。”只剩下三人时。赵国栋觉得空气都清新许多。

  “国栋。看来你混得不错啊。蔡厅长对你很赏识?”邱元丰从那一次赵国栋挤掉王贵仁上位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时就知道赵国栋绝不简单。

  “还行。”赵国栋也不多言。“哪里都差不多。少不了烦心事儿。”

  “怎么。又有什么事儿烦心?”邱元丰乐呵呵的道:“要学会自我调整心态。没事是不可能的。用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很重要。只要你自己觉得符合你的想法。那就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去做。都是成年人了。世界观也好。人生观也好。都已经成熟了。虽然可以听取别人的意见。但是决定还是自己拿。”

  赵国栋心中一动。邱元丰似乎也看出了一点什么。这老狐狸在公安局里就以一双善于察颜观色的刁目著称。没想到一顿饭他也能闻出一点味道。

  “你们那位办公室主任大概是有啥事要求你吧?”邱元丰点燃烟。目光却望着前方远处的梅江河里。正是雨季。河里水位涨了不少。不过安都市区内的河岸都十分坚实伟岸。这反倒成了人们来这条河堤上散步休闲好去处。只是这会儿天色已经暗淡下来。人并不多。

  “嗯。他想换换位置。”在邱元丰面前赵国栋也不隐瞒。离开了公安队伍之后赵国栋发现自己和邱元丰之间的关系反而更单纯更密切了。没有利害冲突之后才显得更真实。

  “他要换位置找你?办公室主任应该是一把手的人才对。莫不是他觉得你比他更能得你们蔡厅长信任?”略略不解之后邱元丰随即问道。

  “不好说。他也很得蔡厅长信任。否则也不可能从华阳把他调上来。他大概是觉得不好向蔡厅长启口吧。”赵国栋淡淡的道。“或许他觉得我对他没有任何威胁。也不涉及任何利益冲突。所以在蔡厅长面前更好敲边鼓。”

  邱元丰没有搭话。只是静静的往前走。赵国栋也不多言。倒是童曼觉得两人可能有啥话要说。知趣的走在前面去了。

  “国栋。你们内部的事情我不清楚。付天这个人究竟如何我也不了解。但是他好像很热切。我感觉得到。追求上进不是坏事。谁都有表现和自我实现的**。但是超出一个度恐怕就有些问题了。我总觉得他功利心太重了一点。但这只是我第一次见面的感觉。未必准确。”

  邱元丰很少对第一次见面的人进行分析评判。但是他感觉得到赵国栋似乎对那个付天的心思有些矛盾。这种情况下他需要提醒赵国栋。

  功利心?帝舵表?那自己如果帮了他。付天真的入主高开司说不定还真对日后的天孚公司有些用处。这个念头只是在赵国栋心中一闪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