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二十七节 义无反顾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二十七节 义无反顾


  临别邱元丰时。赵国栋也提及了清江分局古桥派出所的同学一事。邱元丰自然知道赵国栋啥意思。笑着调侃赵国栋人小鬼大。现在这把年龄也知道替同学们谋出路了。让赵国栋也怪不好意思。

  不过邱元丰随后的话倒也实在。让赵国栋也颇为受益。

  领导用人很简单。首先要知根底。有德无能只能坐清闲位置;(╰→ろqzω)有能无德。那就只有选择性的使用。决不能让其独掌一方。要随时在其颈项上勒一根绳子。防止其出问题。

  德能兼备的人谁都欢迎。但是领导平时接触的也就只有那么大一个范围。你想要出人头的让领导信任得到领导赏识那就得自我表现。就是这样也需要机会。

  领导身畔信任的人介绍也是一种方式。这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那种抱着自命不凡等待领导垂青者才是最为荒谬可笑的。你以为一个单位真的缺了你就不能转了?

  赵国栋也实打实的介绍自己同学情况。罗庆生能力颇强。若要单论公安业务能力不比自己差多少。但邱元丰也是刚到清江分局。而且也只是政委。这中间要想帮罗庆生一把也得凑着机缘才行。个中关节邱元丰也是老手了。倒也不虞。

  把邱元丰送上出租车之后童曼才幽幽的道:“国栋。程蛟的事情是不是也是你在其中帮忙?”

  “问这个干嘛?”赵国栋调转脸来瞅了一眼童曼红扑扑的粉靥。童曼酒量不错。但是几杯白酒灌下去还是让双颊霞飞。一双眼眸也变得有些水汪汪的媚人味道。

  “程蛟提拔为西广场派出所副所长了。听说在站前分局也引起了一阵轰动。市局也又不少议论。工作三年提副所长在站前分局也是第一遭。

  咱们安都这边大概除了你之外也就只有他了。”童曼咬着嘴唇道:“秦局长在站前分局进行了人事调整之后一个星期之后就调到天河分局任局长了。”

  “那又咋的?程蛟能力成绩有目共睹。当个副所长绰绰有余。不就是年龄小了点么?我还比程蛟小几个月呢。”赵国栋笑了起来。“咱们几个同学都不缺能力。就缺机遇。与其让那些尸位素餐的家伙站着茅坑不拉屎。还不如让程蛟他们得个机会磨练磨练。你们市局政治部不也是在提倡能者上、平者让、庸者汰么?不也是发文要求打破论资排辈的陈规陋习么?怎么。你还对咱们几个同学信不过?”

  童曼娇媚的白了赵国栋一眼。“我有那个意思么?我只是说他们有你这个朋友真是幸运。”

  “嗯。和我做朋友那是每一个人的幸运。”赵国栋被童曼这妖媚的一瞥勾得心都差一点从胸腔子里跳出来。都说酒后易乱性。这话不假虽然自己没喝多少。但是看见童曼这副全身都洋溢着一种跳跃的青春气息的味道。赵国栋也还是有些心猿意马的感觉。

  “说你胖你就喘上了啊?”童曼噘起嘴巴。

  红艳艳的樱唇在赵国栋眼中显得如此娇媚性感。而童曼乳白色真丝衬衣在灯光下更显得透明。碧绿的文胸颜色透过白色衬衣浸润出来。逗得赵国栋心惊肉跳。

  “哪敢。哪敢。我不过是说实话而已。”

  赵国栋努力让自己把目光从童曼鼓凸的胸脯上移开。孔月才走了一个多月自己似乎就有些耐不住寂寞了。这不管男人女人只要有了那回事就有些食髓知味的感觉。尤其是在工作一旦清闲下来时。各种不安分的心思也就浮了起来。

  童曼对自己那份意思赵国栋早有觉察。但是拿程蛟说自己的话来说。那会儿自己正是和唐谨恋奸情热的时候。眼中根本就没有其他女孩子。而和唐谨分手之后孔月又闯了进来。可以说童曼几乎就没有抓住过机会。

  而自己似乎也很满足于现在这种状态。明知道这对于两个女孩子多么不公平。但是赵国栋却发现自己似乎并不像打破这种诡异的暧昧。事实上他也清楚这是男性独占的心理在作怪。既不想进一步伤害两个女性。但是却有始终不愿正视这种情形。

  “童曼。我送你回去吧。”赵国栋觉得自己嘴巴有些发干。喝了些白酒是其中一个原因。但是童曼的魅惑无疑也是一个诱因。

  “回去了?”童曼有些茫然的嘟囓了一句。“这么早就回去?”

  “那你想干嘛?”赵国栋也意识到童曼在安都市里有些孤独。才来。又还没有建立起自己的朋友***。原来的同学里除了唐谨之外还有两三个女性别人都已经处了对象。女孩子又不像男生。下了班之总能有一大帮子狐朋狗友喝酒打牌唱歌跳舞。女孩子的社交圈往往随着自己男朋友的社交圈而转动。

  像今天请邱元丰。童曼来勉强可以沾着都是邱元丰老下属这个理由。若是平时喝酒吃饭。童曼都不适合参加。也不知道这一两个月童曼怎么渡过来的。

  “我也不知道。要不就只有回宿舍去看电视。或者看看书。”童曼情绪似乎也低落下来。

  “要不咱们去迪厅里跳舞?”赵国栋想了一想。随口道。

  他今天心情也不是很好。尤其是在付天要自己帮忙这件事情上他就觉得有些棘手。尤其是看到付天手上帝舵表和邱元丰的告诫。他心里就更不踏实。

  付天不是随便张口求人的。他也是笃定自己会帮忙才会开口。而且算定这件事情能够办成。而如果这件事情不成。那只能说是自己没有尽心。这对于一个在仕途上一样是光明无限且自认为两人是朋友的人来说。这很危险。有些时候仅仅是一个小细节就足以化友为敌。但是自己可以选择么?

  印象中交通厅干部上出问题比比皆是。而且大多栽在这高速公路建设上。赵国栋记得周邻几省的交通厅班子都是栽在了高速公路建设上。而且一个比一个触目惊心。领导干部几乎是成片倒下。厅局级干部落马比比皆是。更不用说科处级干部了。

  付天有能力。而且也许隐藏得更深。付天腕上那块帝舵表就像一根针一样扎在赵国栋心中。让他始终无法释怀。再加上邱元丰不带偏见的分析。他就更烦恼了。

  自己怎么就会被套上这样一个***。非友即敌。付天不是一般人。他一样深得蔡正阳信任。而且现在是厅办主任。可以说日后若是他要与自己不对路。自己在厅里的路就要坎坷许多。

  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而对方既可以成为对赵国栋相当有用的朋友。也可以成为赵国栋到现在为止仕途上真正的敌人。而这个选择权就交在了自己手上。

  采取冷处理或者拖延都不是办法。付天何许人。他也算是蔡正阳身边的心腹。自己的一举一动他也一样可以知晓。

  直接把事情告知蔡正阳?能起多大作用?对方表现出来什么了吗?没有。不就是想要去高开司么?这人人都想去。也不是他付天一个人想去。不想去才不正常。说不定在很多人眼里。自己也是因为资历不够才去不了。

  就算是把所有一切直觉也好疑点也好都抛出来。那又能怎么样?一只表能说明什么问题?直觉?那更滑稽。就算是蔡正阳再信任自己也不可能有因为这样一个荒诞离奇的感觉而做什么。何况这人一样是他心腹爱将。

  问题是自己有选择余的么?没有。就像邱元丰所说那样。他不能违背自己的想法。

  童曼发现赵国栋邀请自己去跳舞之后反而有些心神不宁。赵国栋这段时间瘦了不少。而且原来爽朗的笑容似乎也少了许多。也就只有和自己在一起才能看到那若有若无的坏笑。整个饭桌上赵国栋的笑容都更像是公式化的豪爽和微笑。只有她这种知道赵国栋的人才感觉得出来。

  迪厅狂野火爆的气氛似乎一下子让赵国栋先前的烦恼消失了。火热劲爆的DJ让整个舞池犹如群魔乱舞。红男绿女疯狂的随着重金属打击乐摇晃着身躯。赵国栋也不例外。虽然他不常来这种场合。但是偶尔烦闷时在这里来发泄一番精力效果还是相当明显的。

  让赵国栋有些意外的是童曼似乎表现得更加狂野。洋娃娃一般的面容搭配上魔鬼身材。再加上如痴如醉的扭动身体。赵国栋只觉得自己身上就像一(╰→ろqzω)团火在燃烧。尤其是灯光变化下童曼迷离火热的眼神更是让赵国栋感受到对方喷发出来的漏*点。

  当音乐骤然转为舒缓。灯光也随之黯淡下来。该是情侣们的缠绵时间了。赵国栋拉了一拉童曼示意她下场。但是对方却如蛇一般缠了过来。也许是黑暗给了对方更多的勇气。童曼的双臂竟然滑向了赵国栋虎项。饱满的双峰在赵国栋胸前磨擦。溅起阵阵火花。

  赵国栋几乎是咬住牙关才将童曼带除了迪厅。清冷的夜风让两人都渐渐冷静下来。

  如果说对瞿韵白赵国栋还稍稍有些放得开。那么童曼却是他绝不愿意伤害的。无论是在身体上还是心理上。只是他不知道这样做是否真的就可以避免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