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二十八节 决战央视之巅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二十八节 决战央视之巅

  一直到童曼有些孤独的身影消失在市局大门后。赵国栋才意兴阑珊的挥手示意出租车可以启动了。

  冷静下来两人都能够理智的面对现实。赵国栋没有多余言语。而童曼也是黯然神伤。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一切都像是发生过。但的确又真的什么都没发生过。当赵国栋一觉醒来时。才真正确定。因为自己内裤湿漉漉的。这让他有些脸红。

  换了衣物躺在床上。赵国栋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清醒冷静。彷佛夜里那似梦非梦的释放把体内一切浊气都排泄一空。剩下在身体中头脑里都是精华和睿智了。

  赵国栋睁大眼睛望着天花板。努力的回想昨晚的梦境。漂浮在残存的记忆里的女人面孔和**似乎有些对不上号。让赵国栋有些讶异而郁闷的情形是几个女人中似乎没有唐谨和孔月。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说男人都是品尝过了的东西便失去了兴趣和热情?而没有得到的才觉得是最珍贵的?

  而最让赵国栋觉得有些羞惭的是。不仅仅是瞿韵白和蓝黛出现在了昨晚的梦中。就连童郁和乔珊都出现了。而自己最后那奋力一击居然是刺入了徐春雁的身体。而徐春雁那婉转**的啼声似乎一下子就催发了自己的狂野释放。

  真正和自己有过亲密接触的女性没有出现在这所谓的春梦中那个。反倒是那些在自己身畔角色模糊的女性甚至是于己无关的女性出现在了自己这场春梦中。这实在难以让赵国栋释怀。

  瞿韵白和古小鸥也罢了。多少也能沾上一点边。毕竟肢体也接触过。不过没有越过那最后一关罢了。

  童郁呢?不过就是那种场所有过两次巧遇罢了。而乔珊呢?更是毫无往来。蓝黛?就因为自己假充豪放洒出了十多万银子?

  韩冬和童曼似乎都只是惊鸿一瞥地出现在梦中。而留给找国栋残存记忆里居然还是韩冬在仙人洞中那一抹裙下风光。而童曼毫无悬念地是昨夜让赵国栋记忆深刻的碧绿文胸。

  而徐春雁呢?赵国栋印象中似乎都快要忘记这个女人了。但是恰恰是这个女人在昨夜梦中充当了最为刺激的角色。那丰腴细腻的身子至今还留在赵国栋脑海中。

  赵国栋不得不承认梦是白日所思这一点有偏差。就算是自己曾经一度对于徐春雁的身体有过那么一丝窥觑之心。但是距离自己离开江庙已经多久了。自己再没有和徐春雁有过联系。为什么却会在这样一个梦中变得如此鲜活滋润?

  到最后赵国栋也没有弄明白究竟怎么会有如此离奇的梦境。也许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让人弄不明白的。就像自己梦到后世一样。

  该继续地生活还是得继续。

  赵国栋感觉到了付天目光带来的压力。他甚至想过要用解释来回避对方那无形的压力。但是最后都觉得太过示弱而放弃了。

  高开司即将组建的迹象越来越明显。就连高速办的人都在私下议论高开司会在什么时候挂牌。会由什么人来担任老总。而高开司组建人员将会由那些部门抽调。

  赵国栋当然也清楚。看样子高开司地组建挂牌可能会比最初预料的还要早。尤其是和黄已经正式提出了准备独资控股安桂高速公路。并且将斥巨资与省交通厅以及宾州地区共同开发宾州港码头。打造乌江航运体系。

  新加坡方面和香港新世界集团也与安原省方面也已经基本达成了一致意见。共同出资修建安渝高速安原段。而他们也与四川方面就修建安渝高速四川段草签了类似协议。

  一旦双方签署了正式协议。那么也就是高开司的挂牌时间了。蔡正阳也已经充实了高速办的人员。办公室和基建办陆续有人调入高速办开始筹备挂牌事宜。这也意味着短命的高速办即将步入它的末日。

  就在很多人都在为自己地去处担心地时候赵国栋却显得很洒脱。要说他这个位置是最尴尬的。刚刚提拔起来地正科级却又主持高速办的工作。辛辛苦苦把安渝和安桂两条高速公路都拉上了正路。现在却又面临下岗地危险。

  谁都知道高开司是正处级单位。日后可能还要挂副厅级。也就是说哪怕是担任一个副总也得是副处级。厅里那么多正处副处都眼睛瞪得灯笼一样瞅着。赵国栋就是想要混一副总怕都不能。

  赵国栋不是淡泊功名的圣人。若非如此他也不会义无反顾地踏进官场这塘浑水里来了。但他清楚自己的分量。能从一个乡党委副书记一步奔到高速办副主任。哪怕是个临时性的单位。但毕竟实实在在让他上了一格。实职正科。这可是在县里乡下也许奋斗十年也未必能行的。

  蔡正阳能做到这一步也算是对得起自己了。若是再要贪不知足。只会招人厌。蔡正阳在自己面前说能破格当高开司副总那也不过是口头安慰而已。兴许是担心自己撂挑子懒了心。便是在其他非核心处室让自己上一格难度都很大。更不用说这万人窥觑的高开司副总了。

  11月7日。赵国栋乘飞机从太平机场飞往北京。而此时赵长川和赵德山已经抵达三天。明天。央视第一届广告黄金时段招标会即将在央视食堂三楼拉开帷幕。

  磨砺了一年多的赵德山赵长川两兄弟已经再无一年前在上海的瘪三味道了。对于一个在中部地区拥有相当影响力的矿泉水企业老总来说。来北京已经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如果不是怕自己兄长骂自己骚包。两兄弟还真有点想要去长城饭店感受一下气息。

  “哥。情况大概都清楚了。明天有大概一百家左右的企业参加竞标。看样子主要是保健品和酒类企业风头最劲。都是一些腰包里鼓胀的主儿。和他们相比我们才真的有点像瘪三。”赵德山扭开法国依云矿泉水喝了一口。咂了咂嘴。“啥时候咱们沧浪之水能够卖到这价位上。老子也敢豁出去搏一搏那黄金时段的第一号。”

  “搏了那第一名就能让公司长盛不衰还是公司利润就能增加几倍?”赵国栋摇摇头。“我们这一次是来打名气。但是并不代表我们每一次都是来打名气。下一次我们来就是打造产品品牌塑立企业形象的时候了。”

  “哥。我觉得你这个时候就像一个无所不知的先知哲人。”赵长川目注自己这个兄长。那种任何时候都是从容淡定的决胜千里的姿态让赵长川每一次都有一种望尘莫及的冲动。他一直想要让自己像兄长那样沉稳自如。但是他却每每发现自己做不到。就像是明天。自己就将揣上一千六百万支票壮胆去尝试。

  先知哲人?

  赵国栋微微苦笑。自己这个弟弟还真有些洞彻世情的目力呢。居然还能沾着一点谱。

  自己这算是先知么?先知先觉也未必就好。就得但带着一份责任。若只是只顾着享乐性福。那也枉自上苍一份厚赐了。

  “好了。长川你就甭给我戴高帽了。明天的事情就拜托你们俩了。酒类也好。保健品也好。他们要风光任他们风光去。五秒时段我只要一个。六十五秒时间中难道我们这一千多万就还砸不回来一个?我们现在的对手不是这些家伙。保不准明年后年这央视大楼里就没有这些企业的座位了。”赵国栋悠悠的道。

  “哥。你不去?!”两兄弟顿时急了。

  “不去。其实去不去也就那么回事。有没有让你们交现钱。你们只需要些个数字就行了。若是不怕丢脸。你要写个五千万一亿也由得你。只是没钱付被人赶出去也别怪。”赵国栋笑了起来。“我只是想要近距离感受一下一千多万砸出去的滋味。别无他意。”

  “哥。你不去我们心里不踏实啊。万一现场有变。那我们咋办?”赵德山和赵长川面面相觑。兄长决定的事情鲜有能改变的。

  “你们包里是擀面杖啊。不知道给我打电话。不过我觉得没有啥变化。矿泉水这个行道现在还没有哪家企业敢于玩这个噱头。也就我们这家傻大胆来烧钱。不过对于我们来说。该烧还得烧。一千六百万如果能不用完最好。但是必须要确保一个时段是我们的。若有结余选择一下其它时段也行。好像央视体育频道即将开播了。如果能够在那边上上镜也不错。”

  赵国栋显得很平静。丝毫没有他自己所谓的感受气息那种激动。

  “哥。那就我和德山与广告代理公司的人一起去?”赵长川深深吸了一口气。

  “去吧。该我们的它跑不掉。如果真的局势出乎我们的估计。那我授权你们可以适当增加。超过一千六百万也可。但不得超过两千万。这是我们能接受的极限。”

  要说不紧张也是假话。赵国栋也拿不准这种小概率事件会不会发生。孔府家和孔府宴两大对头的老板万一真的争红了眼把其他行业的勃勃野心也带动起来了呢?

  尽人事。听天命。但是赵国栋怎么看天命似乎都应该在自己这一边。毕竟这年头矿泉水行业敢于冒这种风险的还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