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二十九节 回归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二十九节 回归

  就在赵德山、赵长川两兄弟以一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架势前往央视梅地亚中心时,赵国栋却自得其乐般的上了一辆小巴在北京玩起了一日游。

  这种一日游是途径北京的旅客们专门设计的,颐和园、北海公园、香山、碧云寺,长城太远了就没有列入范围了,好在日后机会还多,赵国栋也就是利用这一天时间来排解而已。

  还在北海公园里倘佯时赵国栋就接到了赵德山的电话,九十多家厂商都纷纷露面了。

  安原除了沧浪之水矿泉水之外就只有安都电视机厂了,看样子也是来当一次看客的,绝大部分企业都来自于酒类企业和保健品企业,其中沿海地区企业明显多于内地企业,当然也有一些知名企业。

  赵国栋知道大企业也好,知名企业也好,关键在于这些企业不敢有此胆魄去搏这一把,或者说没有必要在这上面去试水,所以这一次标王会注定属于那些草根企业,而带来的广告效应会让随后跟进的草根企业们如痴如醉的效仿。

  他只是吩咐他们俩兄弟按照既定计划进行就是了,十三个时段不可能都集中在酒类和保健品头上,国家也不会允许广告导向如此,拿出一千二百万到一千五百万估计应该拿得到一个时段。*

  北京的秋色让所有人迷醉,尤其是香山红叶的绚丽让赵国栋的第N次感受了香山的魅力,在后世记忆中他来过香山多次,长城反倒是少去,不到长城非好汉。去一次当一次好汉足矣。

  赵德山第二次电话打来的时候应该已经是开标地时候了,嘈杂喧闹的环境让赵国栋难以听清楚其究竟在说些什么,不过大概意思也能明白。标王产生了,不出所料孔府宴酒,孔府家酒惜败,沧浪之水以一千二百八十八万的标地抢得矿泉水类的唯一广告时段。

  即便是通过电话赵国栋也能够感受到梅地亚中心传来的阵阵滚烫漏*点。谁也不知道拿下这个时段会给自己企业和产品带来什么,一切都需要到明年这个时候才能见出分晓。

  赵国栋放下电话之前只是提醒赵德山两兄弟可以先行和央视广告部洽谈央视体育频道的广告,在央视体育频道尚未开播而前先行进入对于央视广告中新无疑是乐于见到地,这对于沧浪之水同样是一件好事情,抢先占领高地而且在支出上一样可以大占便宜。*

  谁也不知道一个新频道其收拾效果究竟如何,能有广告先来。这当然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一件原本以为会是漏*点万丈的标王会在赵国栋眼中也就成了玩弄噱头吸引眼珠的造势会,当然谁都是抱着这种心态而来,尤其是央视这个始作俑者。

  “呵呵,三千多万啊,可真舍得啊,山东的酒就那么厉害?孔府宴、孔府家,还有一大堆酒类企业,反倒是像四川这种真正酒类大省却没有人来出这个风头啊。”赵德山这一年多也开始研究起消费心理来。

  “也许是还没意识到广告的威力,也许是他们奉行酒好不怕巷子深地哲理。”赵长川接上话。“不过像咱们这些根基浅薄的角色。就只有用这种方式来扩大影响力了。”

  “别管别人咱们想了,干我们自己的才是正经。*体育频道那边很重要,而且这个频道一旦开播必然会吸引相当大一部分爱好体育运动的人。所以现在趁他们尚未真正打开局面时签下广告合同很值。投放的广告一定要和这个频道表现的内容相统一,要展现我们沧浪之水补充水分和矿物质的特性。这一点尤为重要。”

  赵国栋发现很多东西你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原本对这一次的标王会期待甚大,但是来了之后才发现自己兴趣一下子就寡淡下来,甚至连多了解一下都没有兴趣。除了既定目标,他甚至懒得多花心思在上面了。

  “哥放心吧,我和长川也算是在这条道上颠簸了这么久了,你别把我们当小孩子,这体育频道的广告时段价格也是我和长川一分钱一分钱砍下来地,咱们地钱也来之不易,总不能这些家伙就随随便便在咱们腰包里掏走不是?”赵德山一挺胸,“明年,我们沧浪之水就要火遍全国!”

  赵国栋和赵长川都笑了起来,德山还是这脾性,好出风头,沧浪之水要想火遍全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何况火爆未必是好事,持久地发展的才是真谛。*

  就连赵国栋也没有料到沧浪之水在央视黄金时段地争夺战中得手这一消息会这么快就传回了安原,第二天《安原日报》的新闻版就刊发了这则消息,而评论文章也是尾随而上,《从沧浪之水入围央视广告黄金时段看安原企业界营销意识》一文在社会版刊出,这一则消息以及随后地评论顿时凭空将沧浪之水上升到一种地域荣誉感的境地。

  整个安原省参加央视黄金时段争夺的企业只有区区两家,不及山东、广东企业的十分之一,仅这一点就足以看出安原省企业在广告意识上的薄弱,而沧浪之水已经在今年夏季全省热销,而现在又逐得央视黄金时段,沧浪之水已经成了安原省食品行业中的领军品牌企业。

  种种对沧浪之水的赞誉滚滚而来,而《宾州日报》甚至还拿出一版专版来介绍沧浪之水矿泉水有限公司,这在党政机关报中是极为罕见的。赵国栋也是在回到安原第二天才在报纸上看到关于沧浪之水的报到,先前赵长川虽然也打电话告诉他宾州方面宣传部和他联系要积极跟进宣传公司,但是赵国栋也没有想到反响如此之大,看来央视这一次在黄金时段上运作上的翻云覆雨的确是不遗余力,广告中心那位女大佬的确是要准备把央视广告资源效益发挥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了。*

  赵国栋给赵长川的回答是平常应对,冷静看待,苦练内功,开拓市场。

  付天一偏身从蔡正阳办公室里出来,赵国栋也正好从走廊走过来。

  “天哥。”

  “国栋啊,蔡厅长在,你进去吧。”

  不知不觉间付天和赵国栋之间的对话已经将大老板这个称呼改成了蔡厅长,赵国栋心中叹了一口气,这个不为人觉察的变化意味着两人蜜月期的终结,虽然语气笑容没有任何变化,甚至更亲热,但是无论是付天本人还是赵国栋都清楚,两人在的隔阂已经生成。

  就在一个星期前,付天正式任厅办公室主任,而交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许中方正式调任高速办接替一直兼任高速办的秦绪斌担任主任,谁都明白这个时候许中方来高速办干什么,一个副厅级干部,却来一个副处级单位任职,这中间的味道谁都能品味得出来。

  于是乎许主任身旁自然就簇拥起了许多人,赵国栋也落得个清静。

  “蔡厅长!”赵国栋历来都是这样,进蔡正阳办公室先按照公事程序称呼,然后再来根据情形调整。

  “坐吧,国栋。”蔡正阳玩弄着手中的紫砂陶杯,“你小子这段时间可轻松下来了吧,老许过来,我看忙得连轴转,你们几个就在空子里过日子。”

  “蔡哥,没那事儿,我这一摊子可是我自己在忙乎,只是工作已经进入收尾阶段,就等高开司成立咱就好交手。”赵国栋摇摇头,“许主任才过来,要忙一段时间来熟悉也正常,这高速办和高开司要接洽组建,事情不老少,但他是主任,有些事情必须得他才能拍板,我和涂强都不能越俎代庖。”

  “不说他了,说说你自己,想去哪儿?”蔡正阳笑着问。

  “我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赵国栋也笑着回答,“我这个答案蔡哥满意不满意?”

  “你小子又不分场合了,我是正儿八经在问你,高速办马上就要解散,你想去哪儿?高开司,综合规划处,还是基础建设处?要不就是留在厅办?”蔡正阳沉吟着道。

  高开司?许中方这个人还不太了解,但是能到高开司担任老总,那是一潭深水,可以想象许中方绝对是几番角力下来的产物,不去趟这浑水的好;综合规划处?秦绪斌这人还行,但是据说驭下很严,要求也高,搞技术出身的,这方面再所难免;基建处也是仅次于高开司的肥缺单位,谁都愿意往哪儿钻,但是自己有这个必要也去哪儿么?

  至于厅办,如果没有付天和自己之间这份心结,只怕应该是一个最好去处,也能跟着付天学不少东西,但是现在呢?

  略加思索之后,赵国栋便有了答案。

  蔡正阳对于赵国栋的选择也是颇为吃惊,在他看来赵国栋要么会选厅办,要么就会选高开司,毕竟这两个单位是最适合赵国栋的性格,而综合规划处名义上权力很大,但其实不然,内里却都是一些真正实打实的活儿,省里交通方面的全盘规划都要从这里出来,在这里打磨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