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三十一节 鸡毛事儿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三十一节 鸡毛事儿

  赵国栋接到通知时也有些纳闷,处里通知说研究事情,但又没见通知其他人,只是把自己叫上,其他科室负责人一个都没通知。

  踏进秦绪斌办公室赵国栋就意识到只怕这一次研究的事情怕不那么简单,秦绪斌面色不豫,而林冰也是目视别处,看样子是因为什么事情闹了别扭。

  “秦处长,林处长。”赵国栋也不在意,综合规划处算是比较单纯的,两个都算得上是学者型的处领导平素都还能和睦相处,就算是有些工作上事情意见不一致也都能够摆在桌面上说个一二三,赵国栋来这综合规划处也有两个月时间了,还从没见过两位处领导如此作态。

  “国栋你来了,正好,咱们今天商量个事儿,林处长正和我这事儿闹得不愉快呢。”秦绪斌毕竟是处长,又是男人,自然不愿意在女人面前落个不好听名声,也就勉强露出笑脸道。

  “秦处,我可没和你闹什么不愉快,我只是觉得咱们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太过余了?好歹咱们也是厅里的主要业务处室,这马上就要过年,蔡厅长新来,难道又像去年那样冷锅冷灶的过一年?可要咱们厚着脸皮去下边打秋风,我可做不出来。*”林冰冷冷的道:“其他工作秦处长你安排我可从来没有撂下过,但这事儿我做不了。”秦绪斌一听也有些来气,你拿不下脸我这个当处长的就能拿下脸?这综合规划处说是厅里核心业务部门,但是编制规划。督促地方,都是一些务虚的活计,就这编制规划很大程度上都得受基建处和财务处那边地限制,否则你编制再好。基建和财务那边落实不了,你也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所以说名以上综合规划处是掌握全省交通规划编制大权,但是实际上基建处和财务处才是关键因素,每年基建处、财务处甚至人事教育处和科技处都是门庭若市。因为别人手中有实权,下边地市交通局得求着他们。

  而像办公室、运管处这些出事本身自己就有很大的经费权限,也不缺那点,唯独这综合规划处名义上是业务核心处室却每每受冷落,地市上交通部门顶多也就是送些不值钱的年货来处领导这里来拜拜年,处室的其他人地年也就过得冷清寡淡。*比起那老干处、工会和纪检监察室差不了多少了,甚至连纪检监察室都不如。

  往年以前的老处室领导总还能凭着老脸和下边地市交通局打打招呼,多少也能有点年货送来,管他是大米白面也好还是香油山货这一类东西,分到下边人手里总还有点,但是今年秦绪斌新来,加之又离开厅里太久,下边地市交通局的主要领导也不太熟悉,眼见得年关近了。下边人都眼巴巴的望着。秦绪斌也就有些着忙。

  想着林冰在这综合规划处里当这个副处长也是好几年了,再下边也是人熟地熟。出面吆喝一下,也能有些收获。没想到一和林冰提出来就吃了闭门羹,这让秦绪斌很是恼火。

  秦绪斌当然不清楚林冰地苦楚。原来在处里她除了管纯粹的业务之外基本上就没有和外边打过多少交道,加上民主党派人士的限制使得她平时就更加注重身份,就是下边来人的一些接待她也极少参加,这会儿秦绪斌突然要她出面去张罗这些事情,这如何让她不感到棘手?

  何况这种事情吃力不讨好,要回来年货人人有份儿,找不回来那还得受处里那些老同志的风言***,自己既不是一把手,又不缺那点东西,何苦要去出头露面?所以她很干脆的拒绝了秦绪斌提出地要求,表示自己没有能力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

  秦绪斌也没有料到对方反应这样强硬,一时间下不了台,两人语言也就顶撞起来,林冰本来就是一个冷性子,多说几句话语也就不那么客气,让秦绪斌更是冒火,但考虑到对方一是女同志又是民主党派人士,若是传出去班子不和的声音只怕厅里责任都要打在他头上,所以也就只有把赵国栋叫来商量商量,看这件事情如何处理好。

  赵国栋何等冰雪的人,何况这种事情在哪个单位都是惯例,只是他没有料到堂堂一个综合规划处还要为这些琐碎小事儿操心,按理说这种事情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只是不太明白怎么综合规划处和其他处室相比起来怎么就这么逊。*

  “秦处,林处,我也是新来的,这厅里和处里往年过年怎么处理我不太清楚,我想厅里那份儿大伙儿都一样,全厅都有,各处室年终大概也得给下边人考虑考虑,今年秦处新来,总得让大伙儿有点盼头,至少也得比往年多考虑一点才是,只是不知道这中间应该怎么个操作法?”

  赵国栋的直白让秦绪斌和林冰都松了一口气,至少不需要拐弯抹角的来解释一番,这过年了若是处领导不能给下属谋点福利,明年工作肯定不那么愉快,就算是下属再通情达理,看见别人都欢欢喜喜过年,你这毫无动静,这心里疙瘩总免不了,少不了肚子里要腹诽一阵。

  这股子不舒服带着过年,想想也不合适,所以秦绪斌才会和林冰商量把赵国栋找来。

  这小子路子广心性野,虽然在处里夹着尾巴做人,但是秦绪斌是见识过赵国栋的嚣张地,就连付天在赵国栋面前也得收敛三分,这份古怪想想也是有点底蕴。*

  林冰就不说了,虽说是民主党派出来地女同志,这方面却有着天生的嗅觉,赵国栋虽然竭力在处里表现得低眉顺眼,进出都是侧着身子蹑手蹑脚地模样,但是平日里电话不断,有意无意间总能看到来往车辆接送,一个乡里来的小干部,哪来那么多风光?

  更何况林冰和自己丈夫在喜来登酒店西餐厅用餐时还无意间瞅见了赵国栋带着三个男人也在那儿,却一副颐指气使地模样,让她倍感惊讶。

  “呃,国栋,这过年了,总得给大伙儿发两个,另外年货也得想法弄点,别看咱们综合规划处平日里一门心思干活儿,可到这时候就没有人想得到咱们了,蔡厅长特批了两万,但咱们处里三四十号人,一人一千都得四万,这还不算总得备点年货啥的,另外处里总得团团年,也不能太寒碜,咱们核计核计,看差多少,从哪里去弄点来填补。”

  秦绪斌目光飘向林冰,他对这个副手这会儿也有些腻歪,发钱抬货时不见你忸怩,让你出面化化缘你就推三阻四了,还说这是我这个一把手地事情,让你出出面就丢你脸了?就让你掉价了?又不是二十岁黄花大闺女,谁还能把你给打吃了?

  扶了扶鼻梁上的金丝秀郎眼镜,林冰也轻声道:“小赵,往年处里给大家都考虑在一千五左右,但今年物价涨得厉害,我和秦处长在想是看能不能多想点办法,也好让大家高高兴兴团个年?”

  赵国栋在差一点笑出声来,不就是到下边去打秋风么?还说这么多文绉绉的话干啥?厅机关里看上去风光,但是也得分个三六九等,指间都在流油者如新成立的高开司、财务处,自然无需担心,宽裕者如基建处和办公室也一样坐等上门者,而即便是纪检监察室也能有些渠道,老干处和工会这一类单位就不说了,谁也不会计较啥。

  是尴尬的就如综合规划处和法律法规处这些貌似光鲜的处室了,平日里也是人模狗样的,但是现在就要见真纲了,能不能让处理一帮子人过个安心年,那就要看处领导使出十八般武艺了。

  “秦处,林处,这种事情往年是不是也由我们办公室出面张罗?如果是我这就下去谋划谋划,咱们综合规划处也算是处理一类核心处室,我看不少地市交通局都在其他处室来回乱窜,不会三过咱们处室而不入吧?”赵国栋一脸诧异。

  “咳,国栋,咱们综合规划处那点事儿你还不清楚,地市这些家伙都现实得很,综合规划处不能给他们带来实际的效益,他们就只能场面上给你应付应付,你想要说点实际的,那就不那么好说话了。”秦绪斌摇摇头,“交通学院那边我能去拉点来,另外南华那边我也熟,和他们局长说说也能拉点赞助,林处长你看......?”

  见林冰却冷着脸不开腔,赵国栋知道这女人要不是面皮浅不好意思去,要不就是原来真没接触过这方面的事情没路子,倒也不好强逼着别人赶鸭子上架,也就插话道:“秦处,你一处之长直接出面也不好,要不这样,我去出面张罗,但总得有个人替我撑场面,就请林处长辛苦一下出出面,林处长你只需要出面说两句官面话,其他都由我来操办,怎么样?”

  见赵国栋说到这个份上,林冰也只有硬着头皮寒着脸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