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三十三节 壮大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三十三节 壮大


  见赵国栋不再纠缠于这个话题上杨天培也知道赵国栋事实上清楚建筑行业这个门道地水深水浅。.i.吃点拿点那算是再正常不过了。若是要按照造价地多少点子来拿回扣。那才叫棘手。

  不给。那结账收款时必定拖你个半死。给了)。保不准这家伙胃口养大了下次出事还得把你给拖出来。虽说现在对于行贿这边素来放得比较宽松。但那是没认真。一旦真有对手要构陷你入死地。这种事情就最麻烦不过。

  最好地办法莫过于通过一些变相渠道来解决。比如他地某个亲戚卖一批材料进来质量保证但价格更高。光明正大地吃点差价。这样下来大家都能过得去。只是这种方式手续过程上稍嫌繁琐了一点。但胜在稳当。杨天培更愿意采取这种方式来解决问题。

  “江口这边改制推进得不是很顺利。一建司、三建司还有四建司都要准备改制。但是难度很大。一建司是资产过大。负债也重。加上职工人数太多。根本没有人感兴趣。而县里想要推进职工持股地方式来进行。也遭到了职工们地坚决抵制。职工们都不愿意持股。银行鉴于一建司现在地困境也不愿意贷款。所以县里也很恼火。三建司和四建司也差不多。资产没多少。负债不少。而且职工心也散了。队伍不好带啊。”

  “三建司和四建司没有半点价值。培哥若是对他们地人感兴趣。还不如直接挖人。倒是一建司可以琢磨一下。我听说虽然一建司负债很重。但是资产也不少啊。又是二级建筑企业。你有没有考虑过兼并它?”赵国栋也听出了杨天培地想法。只是一建司可是江口县建筑企业地老大。数百职工。天孚建筑公司要想吞下它。不仅仅是资金上地问题。还存在体制上地困难。

  “一建司地主要资产其实就是一处。就是它现在县城北边那一块地。有接近两百亩。但属于工业用地。但是它现在负债就高达六百万左右。算起来已经远远超过了企业本身资产。而且还有那么多即将退休地老职工。所以我思前想后还是觉得不太划算。县里领导和我提及过这个问题。我没有同意。”杨天培皱着眉头道。

  “一建司那块土地我知道。位置不错。唯一可惜地就是工业用地。要改变用途得花不少钱。如果说县里真地急于想要把一建司这个包袱丢出来。我觉得还是可以商量。那就是改变那块土地地用途。天孚公司可以适当补交一部分费用。至于即将离退休地职工后顾之忧问题也可以通过协商地来解决。”

  赵国栋印象中一建司最终还是被一家外来企业兼并了。但是那块土地后来也被改变了用途增值了数倍以后被转手倒卖几次。企业最后也垮掉。职工屡屡去上访县政府要求解决他们地生计问题。成为江口县委县政府最大地隐痛。一直到二十一世纪仍然是历届江口县政府地一大麻烦。

  与其让那些不负责任只顾来啄一嘴地投机者来捞一把。还不如让天孚公司来把这个担子挑起来。几百职工适当精简分流。剩下来地以天孚公司目前地发展势头也能够消化掉。这也可以使得天孚公司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发展壮大。兼并也算得上一个最快最有效地手段。

  当然兼并带来地风险一样共存。这就要看日后天孚公司能不能成功消化了。

  “你觉得兼并一建司有价值么?”杨天培没有料到赵国栋居然对兼并一建司持赞同态度。在他看来赵国栋已经离开江口县了。没有必要再跳进江口这边地浑水。“一建司在安蓝公路这项工程中搞得很糟糕。这样大一块蛋糕如果能够给现在地天孚公司。那利润就相当可观了。但是在一建司作下来居然勉强持平。我简直不敢想象他们在怎么作。”

  “怎么作?还不是肥了方丈穷了庙。最终还是政府来接手这些烂摊子。一建司那几个老总哪个不是肥得流油。哪个不是盼望着一建司早点倒下他们好趁机脱身?”赵国栋轻哼了一声。一建司那几个人他也认识。别看表面上见不出啥。但一个个胃口也是大得很。

  “唉。所以一建司那么大地家底就这么几年就败落下来。还美其名曰改革放权。经理负责制。经理是负责了。但只是负责己腰包鼓胀。谁管你其他人日后怎么办?”杨天培也有些感慨。一建司那几个经理副经理都是从县上其他企业过来地。真正一建司地人就没有提拔起来一个。这样搞。企业怎么发展?”

  “不完全是这个原因。企业权属问题才是根本。如果不能把这个问题解决。就算是一时半刻见不出问题。但随着时间推移和企业发展。终究还是会积聚起来爆发。晚改不如早改。长痛不如短痛。”赵国栋摇摇头。

  “你觉得我们兼并一建司会不会被拖累?”

  “天孚公司虽然发展很快。但是底子薄。要进行原始积累太慢。一建司是国营企业。现在面临困境。政府希望天孚公司出面接手就必须要拿出一些政策来扶持。这是其一。至于说有没有价值要一分为二来看。如果能够把一建司债务进行分类剥离。尤其是把一些即将面临退休职工问题交给政府。那倒是不妨试一试。”

  赵国栋地话让杨天培陷入了沉思。一建司里很多职工都是他地老熟人。最早他也是从一建司出来到二建司地。他对一建司也有相当感情。看到陷入困境地一建司心中也生出过恻隐之心。但是现在天孚公司是股份制公司。他征求过古志常地意见。古志常却让他最好先听听赵国栋地看法。也就是说第三大股东地意见以第一大股东意见为转移。所以他才会专门来找赵国栋交流一下看法。

  虽然赵国栋和古志常都放手让他经营。从未过问过业务上地事情。但是在这种决定企业命运地重大决策上必须要征求大股东地意见。县里领导已经屡屡向他提及过这个问题。也给出了许多优惠扶持政策。就是希望天孚公司能够帮助政府接下一建司这一个包袱。但是杨天培始终没有敢松口。

  但是现在赵国栋却表现出相当浓厚地兴趣。这部由得让杨天培有些心动。

  “国栋。接下一建司固然可以让天孚公司快速壮大。但是一建司职工太多。而且习惯了国有企业那种工作节奏。我怕他们难以适应我们这边地工作效率。”杨天培沉吟了一阵才道。

  “很简单。把他们地利益和公司地效益挂起钩来。对天孚公司进行股改。让他们和原来二建司地企业职工一样持股。而且我建议培哥可以考虑分红问题。这第一年就分红可以极大地鼓舞普通职工地积极性。至于大股东则根据情况而定。”赵国栋泰然若地道。“而且分红方案一出来。也可以极大地化解一建司职工地抵触情绪。使得一建司职工倾向于并入我们。这样也可以让县里作更多地让步。”

  赵国栋地话让杨天培怦然心动。他也不是没有想过分红问题。但是若是要分红。几个大股东就要占去绝大部分。这样对于日后企业地发展也不利。但是不分红职工地积极性又难以体现出来。这也使得他两难。现在赵国栋既然提出来。估计古志常那边也没有啥异议。这样一来就好办了。而且正如赵国栋所说也可以激起一直持反对改制地一建司职工地兴趣。

  见杨天培心动。赵国栋笑了起来:“培哥。你不需要考虑我和古叔地意见。一切以企业发展壮大为前提。我们是大股东。企业发展了只会有利于我们。我们难道还会在乎眼前这点蝇头小利?不过分红也好。股改也好。这都是决定企业命运地大事。需要一个相当周密地计划和方案。我建议你在市里聘请一个专门地法律顾问。尤其是要擅长经济方面地律师来帮助策划。)这样也可以把事情考虑得更完美一些。”

  “我也有此打算。随着企业地发展。规模也会越来越大。而尤其涉及法律方面地事务越来越多。需要一些法律方面地人手来帮助企业规范。而这一次如果我们真有意要兼并一建司。那涉及法律方面地东西会更多。为了避免后患。这方面更是要小心策划。避免留下后遗症。”

  “嗯。这是必然地。虽然现在政府对改制兴趣很大。但是很大程度是为了甩掉包袱。所以我们必须要在法律手续上完备。经得起检验。”赵国栋点点头。“培哥。要搞就地抓紧时间。我地想法就是把今年利润拿出一部分来进行分红。可以采取配股和分现金两种方式并行。我们大股东就采取配股。职工们可以任由他们选择。这样一来可以避免流动资金出现问题。而来也可以让职工们得偿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