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三十四节 礼物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三十四节 礼物


  杨天培的沉稳有度固然让赵国栋很放心,而赵国栋深谋远虑一样让杨天培心中笃定。

  在杨天培看来赵国栋无疑是一个奇才加天才,每一件事情他总能看得那么透彻而准确,而在事情运行的脉搏节拍上的把握总是拿捏得恰到好处,而这对于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只能用奇才加天才来形容,而他对自己毫无保留的信任更让杨天培无言以对。

  赵国栋在仕途上混实在太可惜了,这不仅仅是赵国栋也是古志常的看法,杨天培相信赵国栋如果专心专意在商场上发展,其前景绝对不可限量,而在仕途上挣扎却充满了太多的不确定性。

  官场仕途更多的是人际关系的博弈角力,而人却恰恰是最复杂的动物,无论你多么努力,稍稍一个意外因素就可以改变一切,而年龄和资历等种种附于表面上的东西,这些在商场上根本不成其为限制的因素,往往在官场仕途上却会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谈完了正事两人又聊及江庙那边的事儿,纺织厂已经濒临关门,几个主要车间都已经停产,而唯一热闹的大概就是销售和财务上了,太多的老职工医药费报不了帐整日堵在财务科,而销售科的人几乎成了过街老鼠,都是厂里的熟人熟面,你若是收不回来款项就是过年你都没脸回来见人。

  谁也没有想到曾经风光一时的纺织厂会在一年多两年不到的时间就沦落到这般田地,古志常也落得个清闲,基建项目早已经停下了一两年了。至于后勤上,全厂几乎都在放假赋闲,你后勤上还能干什么?

  厂里也在鼓励有门路地人趁早调走,厂里一律开绿灯,也的确有不少人想方设法调了出去,但是更多的人只能蜷缩在厂里这一亩三分地上,尤其是那些一家几口人都全部在厂里的就更艰难,厂里早已经只拿百分之七十的工资了。看样子熬不了两个月就会只拿基本生活费,到那时候也不知掉这厂里人怎么生存下去。

  这就是潮流,几乎是无可逆转的潮流!

  落后的必然会被淘汰,而纺织企业的重新崛起几乎要等到下个世纪之后了。而且都只能以民营企业地方式出现,这种完全竞争性的领域产业,国营企业有着太多先天不足,尤其是灵活变化的订单式产业让反应笨拙的国营企业更是难以适应。

  “国栋,你也不老小了。我看你心好像都还没定下来,老古家小鸥我看也对你有些意思,前几天我去老古那里,言谈间老是围绕着你,我看不大对劲,问了问老古两口子,老古老婆愁得不行。小鸥那脾气老古两口子根本管不了,两句话不对小鸥就摔门而去。让老古两口子都不敢多说。”杨天培突然提及古小鸥地事情倒是让赵国栋一愣。

  “培哥,没那事儿。我和小鸥可没啥,我就一直把她当做妹妹看。”说这话时赵国栋也有些脸热。那天晚上虽然是梦里糊里糊涂,但是清醒后自己不也是在人家胸前捏了两把。还险些就把人家就地正法了,这也叫当做妹妹?是亲妹妹还是情妹妹?

  “我看没那么简单。小鸥那性子暴烈得很。认定地事儿八匹马都拉不回来。若是她认定了你。你还真有些麻烦。”杨天培摇摇头。“老古两口子其他也不担心。也就是担心这一点。他们倒是巴望着你能当他家女婿。但是也知道你那脾性和小鸥肯定合不来。所以一直要小鸥多点淑女味道。指望能吸引住你呢。”

  赵国栋啼笑皆非地摇摇头。“小鸥能变淑女。那老母猪都能上树了。”

  杨天培也被赵国栋有些过分地比喻逗得微微一笑:“国栋。也别这么刻薄。小鸥要说真还挺漂亮。那点混血味道还真不是一般女子能比地。”

  赵国栋也不答话。只是把话头岔在一边上去。提醒杨天培分红和配股地事情抓紧时间。看看能不能抓紧这年前十多二十天时间里就把这件事情落实下来。就算是年前兑现不了也要拿出一个方案来。争取开年就把这件事情办了。也可以勾起江口县那边更大地兴趣。

  央视十三个时段地广告终于在元旦节时开始播出了。沧浪之水地广告片仍然选取了先前在安原电视台地那一段。只不过经过了压缩精简。只保留了最精华地五秒钟。

  但是赵国栋看了那段广告片。留给观众心中地印象依然是有一种惊艳地感觉。尤其是沧浪之水地清澈配合着充满古韵地吟诵声。无论是在视觉上还是听觉上都有一种震撼人心地冲击力。

  随着央视沧浪之水广告片地开播,已经进入冬歇期的沧浪之水甚至迎来了一个小小地**,邻省一些地方政府和档次较高的宾馆在冬季里就成了最主要地消费者,尤其是年边上会议太多,人手发上一瓶沧浪之水既方便又大方时尚,竟然也成了一种潮流,就连交通厅开全年总结表彰会居然也是每桌摆放上几瓶矿泉水,也省得办公室人员来回走动倒水。

  眼见得年关逼近,赵国栋也在琢磨着这年该咋过。

  今年不比往年,去年自己还只是开发区管委会一个挂职副主任,本分工作还是派出所长,接触面也就要狭窄得多,除了给公安局里几个领导封个红包之外,其余几乎既可以忽略不计了,但是今年却不一样了。

  世事变化无常,短短几个月时间里,自己就从开发区管委会到岭东乡,然后又一步跨越到交通厅的高速办,现在又蜷缩在这综合规划处里,想一想自己都觉得如沧桑巨变一般。

  秦绪斌和林冰都好打发,毕竟今年自己也算是帮他们俩解决了大问题,处里几乎人人满意,但是并不代表就不去拜年了,只是在选择什么礼物上颇费周章。

  秦绪斌简单,一副意大利进口变色镜,隐藏在镜盒中的价格标签足以让他感觉到他在赵国栋心目中的份量而又不至于让他不敢接受。

  倒是林冰的礼物让赵国栋思衬良久,最后还是选择了一件简约而素雅的日本丝巾,虽然赵国栋对于女性的心理不是太理解,但是赵国栋感觉得到自己送上这份礼物之后林冰对于自己的态度却隐约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通过几天奔波建立起来的熟悉似乎又进了一层,具体靠近到了哪一层赵国栋还无法断言,但是至少对方对于自己的好感大大加深了这无可置疑。

  蔡正阳那里论理说本不需要什么礼物,不过赵国栋觉得即便是朋友之间送上一两件颇有意义的小礼物也可以加深感情,九三年进入中国大陆的登喜路品牌形象也还不错,一些小玩意儿颇为精致,赵国栋让刘成去上海时到登喜路在大陆唯一专卖店替自己买了几样回来,这个时候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柳道源和刘兆国的都是打火机,而蔡正阳和熊正林那里则是精致的皮带,相信这几样东西既算不上什么,但是却颇有意义。

  至于女人们的渴望赵国栋也早就有所准备,女人们是最注重这些细节的动物,在北京时赵国栋就考虑到了这一点,但是让赵国栋有些失望的是北京居然找不出两家能够像样的奢侈品商店。

  时装原本对于女性来说是最适合的了,但是赵国栋思衬还是放弃了这个有些麻烦的决定,选择一些不那么刺眼而又易于接受的东西最为适合。

  卡地亚和登喜路在上海的专卖店成了赵国栋的首选,香水、眼镜、手表、皮具这些充满着欧洲浪漫和奢侈情调的东西无疑是最能够打动女人们心思的小玩意儿了,只要是女人,无论她们有多么倨傲孤独,但是爱美之心绝不会少,对于增加自己魅力的东西更不会拒绝。

  本不想专门跑一趟上海的赵国栋最后还是觉得走一遭更稳当,毕竟女人不比男人,有些时候不讲理起来那还真不好收拾。

  几万块钱就在两家专卖店里打了水漂,以至于两家专卖店都怀疑赵国栋究竟懂不懂物以稀为贵这个道理,这些东西落入赵国栋的手真还有些暴殄天物的感觉。

  赵国栋很幸福,至少每一个女性在收到他的礼物之后都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喜悦,无论是因为礼物本身,还是所蕴含的意义,抑或是二者皆有,总之,每一个人脸上露出的发自内心的惊喜和兴奋都让赵国栋觉得这趟飞的打得值。

  钱挣来就是用来消费的,无论你用于哪方面,只有你把钱用出去了,钱才成其为钱,否则它始终只是一个符号。

  赵德山赵长川两兄弟虽然对于自己兄长专门飞一趟上海买一大包莫名其妙的东西大为不解,但是也只有腹诽一阵,甚至连脸上都还不能露出一点什么,保不准这些礼物就是送给他们未来的嫂子,到现在他们也楞没看出和自己兄长都有联系的几个女性谁可能成为他们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