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三十八节 安静的走开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三十八节 安静的走开

  赵国栋自然不清楚他离开之后的种种,心念几转的他只是觉得今天的徐春雁表现得太过古怪,却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遇到一个冒牌货。

  漏*点过后留下的是脉脉温情,已经很久没有在家里睡了,孔月也是在晚上十点过之后才悄悄溜到原来赵灵珊那间单独小房来的,两具火热的**结合在一起出了说不尽的甜言蜜语之外也就只能用行动来表示彼此的相思了。

  孔月静静的依偎在赵国栋的怀中,情郎的双手仍然在自己**上游走,胸前那对蓓蕾无疑成了赵国栋双手袭扰的主要对象,但是孔月只是紧紧的将赵国栋虎项搂住,忽然间赵国栋意识到一点不对。

  一点湿意在在赵国栋肩头滑落。

  “怎么啦?”赵国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柔声问道。

  “没什么。”孔月紧紧搂住赵国栋,似乎要将自己身体挤进赵国栋体内,但是赵国栋清楚的感受到了怀中伊人的变化,一股若有若无如雾霭一般的隔膜已然在两人心间生成。

  “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赵国栋其实早就意识到了两人之间发生的问题,但是他一直在回避在躲避,他知道对方一样在如此,虽然两人每次见面都一样尽量让自己投入,但是赵国栋能够感觉得到两人已经无复有往日那种亲昵无间。

  难道说这段感情如此之快就走到了尽头?问题究竟出在哪儿?是春节时唐谨的出现还是两人感情本身就存在问题?

  孔月只是悄悄的在赵国栋怀中啜泣,而赵国栋也只是静静的将孔月抱在怀中,但是心间的波澜却如滚滚海潮一般翻涌不息。

  赵国栋努力想要寻找两人之间存在的问题,他悲哀的发现自己和孔月之间从一开始似乎就缺乏一种漏*点,更多地是一种脉脉温情和亲情,如果自己只是一个甘于平淡的普通人,这份感情对自己来说无疑是最为适合的。但是自己恰恰不是。

  和唐谨在一起地狂野放纵似乎一下子把自己内心深处的放荡无羁发掘了出来,而再无任何枷锁能够约束,在感情上自己似乎越来越喜欢那种一点就燃绽放辉煌的那种火热滚当的感觉。

  或许是自己太年轻。或者是自己的后世记忆帮助自己开启了**之门,总而言之自己已经不是原来那个赵国栋了,他就像一个爱上了烈酒的酒客,清淡醇和的米酒已经难以满足胃口,或许要时间才能让他地爱好回复。

  赵国栋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安慰怀中的丽人,实际上他也知道自己安慰的语言毫无意义,感情这个东西浓时感天动地。淡时历久弥香,浓淡总相宜这句话无疑作了最好的注解。这个时候安慰反而成为一种虚伪的代名词,他只能静静的抚摸着玉人光滑的脊背。

  “国栋,我们分手好么?”

  赵国栋心中一震,虽然早有预料,但是他还是没有想到来得这么快,正欲说话却被孔月用手堵住了嘴巴。

  “国栋。你听我说。我们爱过,或许现在我们也还相爱。但是我不想要这种爱,或者说我接受不了这种爱。”蜷缩在赵国栋怀中地孔月幽幽地道:“我知道你是干大事的人。而我这个人喜欢平静简单地生活,你我走到一起是缘分。但是这份缘分究竟有多少,我不知道。”

  赵国栋没有说话。他知道这个时候的孔月十分冷静理智,不需要自己作什么解释。

  “或许时间可以改变许多,但是现在我却不知道。”孔月吸了一口气,将自己身体附在赵国栋雄健地胸膛上,“国栋,我们暂时冷却一下我们自己好么?你不需要有什么内疚或者歉意,一切都是你情我愿,直到现在你仍然是我的唯一最爱,但是我需要宁静地生活,从心灵到现实,而你却不能给我,所以请你也不要干涉或者劝阻我干什么,好么?”

  被窝中的赵国栋一动不动,只是静静地躺着,良久采用有些暗哑的声音道:“小月,你想去“去加拿大或者澳大利亚吧,那里学习氛围真的挺好,我不喜欢美国。”孔月将自己的脸庞贴在赵国栋颌下,“不要牵挂我,更不要忘记我,来吧,国栋,让我记住这一晚。”

  孔月的离去显得那样出人意料但在潜意识中赵国栋却早有这种预感,但是他还是没有料到表面上文弱秀气的孔月这一次却表现的超乎寻常的冷静和理智,她能看到一切并能果断作出决定,坚决和执着在她身上得到了充分的展现。

  渐行渐远还是平行遥望,抑或是交织难分,赵国栋不知道日后孔月的造化,但是毫无疑问她用这种特殊的方式在心间烙下了一枚深深的印痕。

  一夜未睡的赵国栋发现自己精神竟然显得异常的亢奋,这绝对是一种病态的亢奋,但是赵国栋不在乎,孔月离去似乎刺激到了自己,但是又好像不是,情绪、思维一切正常,除了精神太过健旺了一点,一切都和寻常一样。

  自由人了,虽然不是自愿,但是自己的确又恢复了自由之身,昨夜的狂野漏*点真的就像一场春梦般渐渐逝去。

  孔月告诉赵国栋,她想要在职工大学把第二学年学业完成之后在离开去加拿大或者澳大利亚,赵国栋替她选择的是加拿大,那里温和的气候更适合孔月这样的女孩子。

  春节前的最后一个周末竟然以这样一种方式结束了自己的恋情,赵国栋无言以对,他找不出合适的话语来形容自己的心情,愤怒,好象没有;轻松,好像也没感觉到;郁闷,有一点,但也不明显;喜悦,彻底没有。

  那是什么?赵国栋寻找了很久才找到一个词语来形容现在的自己,空虚寂寞!

  原因何在?生活没有目标,或者说没有更现实的目标能够激发自己去为之努力!

  此时的他更回味去年的这个时候,开发区废存的重任压在自己身上,压力变动力,让自己爆发出无穷的漏*点去为之奋斗拼搏,而现在呢?

  高速路事毕,综合规划处事务与自己有多大关系?交通厅的发展难道说离了自己就会倒退十年?赵国栋自我解嘲般的笑了起来,真是滑稽!

  江口县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副科级,这是官,交通厅综合规划处办公室主任,正科级,但它是吏,这就是区别!

  官做事,吏办事!

  做事用心,小事可以作出一番惊天动地伟业,办事按序,按步就班之下一切都得化为繁琐。

  但是有些时候官吏之间的角色却又需要转换,只有转换你才能真正完成蜕变,一步一步走向新生,这其间的过程无异于凤凰涅重生。

  晚饭时赵德山两兄弟赶回来之后,赵国栋很罕见的和三个弟弟喝起了酒,而且显得十分豁达,只是酒过三巡三兄弟都觉察到了自己兄长心绪不宁,最后赵国栋居然醉了!

  迷迷糊糊中赵国栋只觉得自己全身时而冷时而热,家里人把自己送上了床,这一觉睡了不知多久,当赵国栋醒来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厂医院里,而守在一旁的居然是趴在自己床头上睡得正香的古小鸥!

  这是怎么一回事?赵国栋这才骇然发觉自己身体居然有些发软,这是他记忆中从未有过的现象,全身上下都被虚汗浸润透了,而肠胃里更是咕噜咕噜叫个不停,强烈的饥饿感笼罩在全身。

  赵国栋身体的动作让古小鸥惊醒了过来,少女脸上发自内心的喜悦笑容让赵国栋都不由得暗自说一声惭愧,自己还在为如何甩掉古小鸥的纠缠而殚精竭虑,而现在对方却这样无所顾忌的来看护自己,相比之下自己心地显得多么龌龊。

  一边喝粥赵国栋一边也才知道自己竟然在厂医院里昏睡了整整两天两夜,高热骤寒让赵国栋全身发虚软,就连医院的医生也说不出个啥毛病来,只说疲劳过度加之肝火虚旺,两相夹击就成了这副德行。

  家里也替赵国栋打了电话去交通厅里请了假,蔡正阳甚至也打了电话来问候,家里人也是含含糊糊的应承着说没啥,休息两三天就好,否则保不准蔡正阳就得亲自来看看。

  古小鸥呱嗒呱嗒的说了半个小时总算是清静下来,房间里只剩下赵国栋一个人。

  赵国栋清楚自己病因其实就是这一年多亡命的透支体力,再加上也没咋好生锻炼休养,在加上这一下子感情上的波动,也才会导致这种情况。

  不过现在赵国栋身体虽然还有些发虚,但是却觉得神清气爽,就像是一个刚刚坠地的婴儿,虽然很脆弱,但是却充满了生机与活力。

  是该振作起来了,虽说在厅机关里需要韬光养晦,并不代表无所作为,如果真的在仕途上需要暂时隐忍,那么在商途上自己却正好可以一展宏图,无论是沧浪之水还是天孚公司,甚至还有房子全那边的煤矿,自己为什么不可以借助这一段时间好生规划一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