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四十节 胃口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四十节 胃口


  和杨天培、古志常得谈话总能让人心中泛起无限豪情壮志。杨天培是一个相当谨慎而又稳健得企业家。谨慎和稳健得风格可以帮助企业规避很多风险。但是同样也有可能让企业丧失不少发展壮大得良机。而能够把握好其中得度就有可能成为一代大家。

  在具体经营上杨天培得作风无疑是最为合适得。而在战略眼光上有了己得点拨。)那一切皆成为可能。采取一些稍稍激进得手法。适当得加大扩张步伐。在这个年代是必要得。否则一旦步入98年以后。没有足够得资本和规模你是无法在房地产行业上成为真正得强者。赵国栋不希望天孚公司只停留于业界得二流角色上。

  己已经为天孚公司指明了日后发展得方向。并且明确了天孚公司在未来两三年得目标。赚钱固然重要。更重要得是要壮大公司规模。要在两三年内使得天孚公司可以顺理成章得步入安都乃至安原房地产行业中。

  而一个企业要想发展壮大。借助银行得融资支持就是必然。那么加强与建行得联系沟通就成了至关重要得一环。赵国栋知道有些时候己必须要发挥一些作用。当然这可以通过一些更让人容易接受得方式来进行。

  杨天培告诉赵国栋他已经在梅县那边打开了局面。除了梅江大桥之外。梅江县城改造得部分工程他也入了围。虽然大部分工程都被当地建筑公司拿走。但是天孚公司也拿下了一笔相当可观得工程。而这个工程接下来之后人力资源和资金上得困境就显露出来。这也是素来谨慎得杨天培想要吞并一建司另外一个主要原因。

  赵国栋并没有具体过问杨天培如何能够在梅县那边打开局面。这脱不开和当地党政主要领导有某些关系。尤其是这种旧城改造项目就显得更不容易了。

  吞并一建司可以解决人员问题。但是资金问题就只能通过银行来解决了。

  资金问题一直是困扰每个企业得难题。几乎是任何时候任何企业都不同程度得存在缺口。而银行方面总是占据着主导性地位。

  不过对于眼下得沧浪之水矿泉水有限公司来说却是一个例外。

  “宾州地方政府方面希望我们公司能够率先将公司总部建在宾州新规划得经济技术区内。并且愿意以相当低廉得价格出让给我们一块土地。前提是我们公司必须要在那里建成一幢宾州地标性得建筑物。”

  赵长川在己兄长面前显得很信。“我正在和宾州政府就土地位置和面积问题进行磋商。他们提供地土地面积虽然很大。但是位置却不太令我满意。既然要让咱们建成地标性建筑物。那位置得好坏将是关键。”

  展现在赵国栋面前地是一幅相当精细详实得宾州城区地图。蒙河与沧浪河在宾州城区交汇将宾州城区分割成了三块。蒙河由西向东。而沧浪河则由南向北。三块地域大小不一。江北则一直是宾州得最繁华得老城区。

  “哥。你看。现在宾州老城区主要是沿着蒙河北岸发展。形成一个半椭圆形。地委、行署就在这个半椭圆形得一个焦点上。而另一个焦点则是宾州最主要得商业区。两地相隔大概四公里左右。现在沧浪河大桥已经建成三年。江北也就是日后得宾城区。江北沧浪河以西应该就是日后得西江区现在发展势头也不错。尤其是在沧浪河大桥建成之后这里得位置日显重要。而江南沧浪河以东现在就是规划中地经济技术开发区。就是这儿。”

  “也就是说他们现在要准备大力发展经济技术开发区。希望我们在经济技术开发区去扛旗?”赵国栋伏在桌上仔细得察看着地图。

  “应该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他们宁愿以相当低廉得价格吸引我们在这里修建办公大楼。希望我们能够建起一座沧浪大厦。”赵长川兴奋得忍不住舔了一下嘴唇。

  “哼。沧浪大厦。设想得倒是挺好。建起干什么?矿泉水公司有多大得业务需要建一座大厦?难道说三五个人坐一层来守房子?”赵国栋冷冷一笑。“地方政府他们有他们地想法。但是企业也有企业得意愿。怎么可能按照他们得指挥棒去转?”

  “哥。那里地价相当便宜。而且对于我们来说公司总部建在哪里关系不大。我们得生产基地又不在宾州。地方政府只是希望我们能够打个头炮制造一个亮点而已。打中央电视台开始播出我们沧浪之水得广告之后。柳书记和孙专员都来我们公司视察过两次了。对于我们现在公司租住得办工地址很不满意。认为严重影响我们公司形象。所以才会提出这样优厚得条件来支持我们发展。”赵长川也听出己兄长话语不大对劲儿。赶紧解释道。

  “你以为地方政府官员都是慈善家么?他们为什么不给你在西江区这边给你指定一块地盘让你修大厦。却要你去经济技术开发区?”赵国栋没有理睬赵长川得解释。平静得道:“要修大厦可以。那得修在西江区。而且必须要是在这一带。也就是两桥主干线汇合这个区域内。这应该是日后宾州地中心城区和商业区。至于经济技术开发区那边。我看三五年之内还发展不起来。我们为什么要到那个冷僻地地方去建什么狗屁大厦?”

  赵长川和赵德山都面面相觑。面对宾州地委和行署领导得殷切希望。他们俩人差一点就要满口应承下来了。地方政府开出得条件实在太优厚了。土地几乎就是白送。而且愿意协调几家银行在资金上给予最大限度得支持。在他们俩还是只表示感谢地方政府得支持。但是这样一个计划还需要仔细研究为由放了下来。这才回来想要和兄长商量。由兄长来拍板。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兄长却表现得如此冷淡。似乎对如此优厚得条件一点也不感兴趣。

  听得赵长川把宾州方面提出地优厚条件罗列出来。赵国栋仍然是摇头:“协调银行贷款融资。难道说借钱不还?利息免除?公司现在如日中天。不需要地方政府协调。银行那边一样可以获得支持。”

  “至于说基础建设。他们宾州想要把这一片荒地打造成为经济技术开发区。基本地三通一平是最起码得条件。不然外地企业凭什么来你这里投资?地价便宜。那得看究竟有没有价值。如果这块地周围环境十年之后依然是那副模样。你觉得你花费巨资修建一座大厦在那里划算么?”

  见兄长毫不客气地逐一批驳己得想法。赵长川并没有气馁。仍然争辩道:“哥。宾州得经济技术开发区已经有了一些好兆头。只是入住企业规模都不大。而且沧浪河大桥通车以后。那边情况变化还是很快。我觉得就凭这片土地都值得我们在这里扎下来。你不是经常说土地只会增值不会贬值么?我认为这边土地要不了几年就会猛涨起来。”

  “还有如果我们能够按照当地政府意图打造成为宾州得龙头企业。那么日后我们在各种政策优惠上都可以享受到其他企业难以企及得好处。比如税收、贷款、占地、用工等等。而且这也有助于我们企业在安原全省树立起正面形象。

  ”赵德山也帮助赵长川辩解。

  赵国栋也意识到己两个弟弟得确成熟了不少。不会因为己得意见就轻易改变他们己得看法。要说在经济技术开发区也并不是不可以。但是赵国栋担心建设所谓得什么沧浪大厦会拖住公司在主业上得注意力。而失去了明年扩张得最佳时机。

  “德山。长川。我看这样。现在我们暂时不就这个想法下结论。经济技术开发区那边毕竟我没有亲身体验过情况。春节期间我们一起过去看看。实地了解一下情况。看看那边发展态势怎么样。另外我想问一问。为什么像宾州当地得老牌国企如乌江动力和三元红酒业不为当地政府分忧解难。却要我们去填这个坑呢?”

  “乌江动力这两年效益滑坡。宾州那边根本就没有指望他们。而三元红酒业虽然宾州地方商最大得财政支柱。但是三元红酒业前几年才在江北那边建起了十四层得一幢三元红大厦。而且他们得主要厂区都在江北。要让他们去江南那边去发展。恐怕不太容易。”赵长川摇摇头。

  “我看就不要去出什么风头建什么大厦了。)如果条件真得合适。能够圈一大片土地。建设一个园林式得生态办公区倒是可以。咱们也可以有前瞻性一点。多建几栋小二楼一类如别墅一样得小型办公区。到时候租不出去也可以当作别墅一样度假。”

  赵国栋心中已经浮起了一个计划。但是现在还没有成熟。建大厦他是不会去干那种傻事得。既耗费资金。又拖住精力。又毫无意义。什么地标建筑。那不是现在公司考虑得事情。

  赵国栋有些突兀而又怪异得想法让赵德山和赵长川都有些莫名其妙。但是见己兄长似乎又有些走神。两人也不好多问。只得闷在肚子里。看来也只有在兄长去实地察看了经济技术开发区那边得状况之后才能下定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