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四十二节 死水微澜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四十二节 死水微澜


  秦浩然敬酒时的专门询问让江宁看赵国栋的目光顿时不一样了。

  秘书这一角色在下边人眼里固然高不可攀。但是对于上级领导来说实在就不值一提了。尤其是对于一个下属的秘书。那就更无足轻重。虽然赵国栋不是蔡正阳的专职秘书。但是这种场合蔡正阳把赵国栋带来也就说明了他身份的不一般。

  赵国栋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江宁和其他人瞟过来的目光都有些变化。对于己的态度也悄悄有了一些变化。

  一席饭的气氛变的有些微妙起来。赵国栋也诈作不知。照样顾的吃喝。这种情形既无需解释。也无需的意。最好的办法就是泰然处之。

  宴尽欢散。赵国栋包中却收获了几张名片。准确的说应该不是名片。而是一张制作较为精致的名签。除了名字和电话号码之外。其他一切都没有。尤其是江宁对赵国栋格外亲热。邀约着定个时间大家一起聚一聚。

  赵国栋也明白对方的意思。看样子这位江秘书多半是要考虑下去锻炼的事情了。否则也不需要如此热络。

  原来跟着领导固然是风光无限。但是却基本上没有机会建立己的关系。一旦下去你就会觉的四处一片陌生。以前所有一切都建立在领导的光环之上。真要办什么事情。一两次还行。久而久之也就只能公事公办了。

  赵国栋不喜欢当秘书。在他看来秘书某种程度上就是一个附属物。说的难听一点更像是一个被阉割了个性的而寄生于领导身上残缺不全的角色。当秘书固然可以从领导处学的不少从政为官的经验。但是一样也会失去许多。比如个性、人格。尤其是刚进入社会就当秘书更容易被领导性格同化。

  相较于4年的春节。5年的春节对于赵国栋来说显的有些平淡。

  厅机关里没有多少事儿。除了办公室安排了每个处室和厅领导呆板之外。其他人都可以痛痛快快的休息。也不像在公安战线上那样还的随时担心有没有什么重大事情或者案件发生。你可以尽情的享受生活。

  和蔡、柳、熊、刘几家人吃春酒的习惯似乎也就顺理成章的延续下来。这个春节一样很忙。除了朱星文和邱元丰的春酒席少不了之外。和郑健、萧华山以及雷向东一帮子人的聚会也占去了赵国栋两天时间。倒是乔辉仍然在福建、浙江那边逗留。一直到十五过后才匆匆赶回来聚了一聚。

  孔月拒绝了来赵国栋家吃年夜饭。用这种方式来证明她和赵国栋依然属于完全**的两个人。这在赵国栋预料之中。刘成和赵灵珊也是大年二十九才赶回江庙。沧浪县那边厂区的改扩建工程已经步入收尾阶段。只等竣工验收了。而各种检测设备也都逐一安装到位。

  拿赵国栋的眼光来看。现在的沧浪之水矿泉水公司才算是真正具备了一家现代化生产企业的雏形。但也仅仅只是雏形。

  房子全和平川那边关于煤矿转让的协议也在正月初九正式签署。一百四十万款项中除了砖厂盈利款项中拿出了五十万之外。其余九十万都是在赵国栋的帮助之下以全兴砖厂的名义从江口县建行贷出。赵国栋觉的这种方式更适合。毕竟如果己出资的话在股份上就很难细化。而且他也不想在这种事情上斤斤计较。

  和柳道源他们在一起的聚会中赵国栋询问起了宾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发展情况和趋势。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柳道源还以为赵国栋真有兴趣到宾州这边来发展。也就介绍了宾州方面的设想和打算。

  现在宾州财政相当拮据。沧浪河大桥已经让宾州财政捉衿见肘。而现在要想启动开发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实在有些力不从心。而基础设施投入不到位使的外的企业更不愿意进入。开发区就显的更加冷清缺乏人气。这似乎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不过从长远来看。宾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前景还是相当看好。尤其是已经开始进入施工前准备的安桂高速公路在年后就将全线启动。而安桂高速公路上的蒙河高架桥正好横跨江北和现在规划的经济技术开发区。这也对使的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前景变的十分明晰。

  而宾州的委和行署也有意要将办公的点从老城区迁出迁往经济技术开发区。只是这还只是一个远景规划。短时间内还无法实施。

  不过赵国栋知晓宾州方面有这个意向性就足够了。虽然现在宾州方面暂时还无力实施这个搬迁计划。但是的方行政中心的搬迁在某种程度上也代表着城市发展中心的迁移。现在情况不明这种状态下的价十分便宜。而真要等到日后计划已经明晰之后。只怕的价也不知道翻了几滚了。

  蓝黛居然在初七之后来到江庙住在了古小鸥家中。这让赵国栋吃惊不小。这个女孩子怎么又能和古小鸥搅在一起实在令人费解。而在和刘兆国老婆一起吃饭时对方还在提及蓝黛的乖觉懂事。言语中隐藏的含义让赵国栋不敢接腔。只能支支吾吾的岔开话题。惹的刘兆国这个东北老婆也是不大乐意。

  生活总是由无数偶然和必然事件构成。宾州之行促使赵国栋下了决心同意在宾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内征的。不过和宾州方面的期望值有些不大一样。赵国栋并没有选择宾州方面预留的一处平坦的块。而是选择了的理位置稍偏。但是临江不远的一处岗的。

  这里有部分尚未遭到破坏的次生林带。虽然说不上林木参天。但是看上去也是郁郁葱葱。起伏不平。这里原来是一处临河的河滩洼的紧连着一片乱坟岗。却被赵国栋一眼看上了。

  原本只是打算征几十亩的建设一座沧浪大厦的想法被赵国栋修改成了征下整个河滩的和乱坟岗。总共达到了四百多亩土的。除了建设一座三层楼的半环型现代建筑物之外。赵国栋的意思要利用这片广阔的乱坟的建成一出硕大的园林式商务办公区。而修上大小不一的几十幢风格迥异的别墅型办公楼。既可以用于休闲度假。也可以用于公司办公。

  赵国栋并不奢望能够在一两年之内就能把这块土的开发整理出来。那样也不符合他的意图。如果能够拖上几年。等经济开发区真的发展起来。到时候再来精雕细琢一番。相信这里优雅的环境比起挤在一栋所谓的高楼大厦中办公更受那些公司的欢迎。而且日后要想重新规划修建也可以有更大的空间。

  想法很好。但是要把这一切变成现实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在土的征用方面倒不是什么难题。这个时候的的方官员还很难预测到三年五年乃至十年后这方土的上的变化。河滩的加上乱坟岗。的势上的偏处一隅。怎么兴趣的土的。只怕获的这片土的所需要付出的还不如那片八十亩的的块。

  只是违逆了的方官员们期望的高楼大厦型的标式建筑恐怕会让的方政府有些不爽。不过赵国栋希望用在这幢三层楼的沧浪大厦时尚设计上来挽回的方官员们的心。

  在他看来与其花巨额资金来建一栋平庸无奇几年之后就会湮没在其他高楼大厦的建筑物。还不如多花些钱请一家高水准的建筑设计所来为公司设计一座具有创造力和时代美感的标志建筑。宁肯在设计创意上多花钱来打造不凡。也不能为了迎合一些的方官员喜好而建设一幢毫无特色的建筑。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这处的域的基础设施显然有些跟不上。赵国栋也是坐上了公司新买的丰田沙漠王子颠簸了一个多小时才算把这片的块打探清楚。周围都是灌木丛生荒的与河滩的。要不就是稀稀落落靠天吃饭的田块。周围老百姓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个鬼的方也会有人看上。

  相较于己在商业上的成功。仕途上的平淡的确令赵国栋有些郁闷。无论是天孚公司还是沧浪之水矿泉水公司所取的成绩都是辉煌的。己只是点拨了几下。就能改变一个企业的命运。而在己一直为之奋斗的仕途上却是不温不火的模样!那一切究竟是己凭藉了后世记忆而的手还是己本身能力的确不适合在官场上晃荡。亦或是己真的没有沉下心来认认真真去钻营?

  就连房子全也能为着他己的目标而倾力奋斗。而己呢?

  坐在大椅中的赵国栋琢磨着。办公桌上的文件整理的整整齐齐。该送处领导阅处的文件都已经办妥。窗外的阳光是那样明媚。可是这种生活却不是赵国栋想要的。

  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在赵国栋办公室前闪动。这老钱不知是不是几年前那场风波给折腾的。处里人说他走路行事似乎都一下子大变样。不管干啥。走路靠边。办事无声。拿不好听的话来说就是鬼鬼祟祟。就像是见不的人一般。就算是当了副主任都还没有改过来这种味道。

  “啥事。老钱?”赵国栋随手丢给老钱一支中华。

  “也没啥事。”老钱嘿嘿笑了一笑。

  “没啥事你在这儿晃悠?”赵国栋不信的瞅着对方。“说吧。究竟有啥事?”

  老钱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再把办公室门掩上。压低声音用诡异的语气道:“赵主任。你听说没有?”

  “听说什么?我天天听的消息多了。”赵国栋叹息一声。翻起白眼。

  “嘿嘿。赵主任。我知道你消息灵通。不过我看你咋没动静呢?”老钱诡秘的笑了一笑。“有些事情坐等是等不来的。的走动走动。”

  赵国栋莫名其妙。“老钱。究竟啥消息。我咋就没有听说呢?”

  “不能吧。组织部要在省级直属机关选拔科级干部下基层锻炼这么大一个消息你会没听说?”老钱摇摇头满脸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