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四十三节 暗渡陈仓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四十三节 暗渡陈仓

  组织部选拔科级干部?下基层锻炼?就像一针吗啡扎下,赵国栋精神顿时一振,这样震撼人心的消息自己居然不知晓,究竟是自己耳目失聪还是有心人刻意隐瞒?

  赵国栋深深吸了一口气,随手拿起办公桌上的铅笔在纸上随便涂画一阵,表面上却还不得不装出一副爱理不理的姿态道:“老钱,别去到处传这些小道消息,空穴来风的东西多半都是那些没事儿干的长舌妇们嚼舌头以讹传讹给捣腾出来的。”

  “嘿嘿,赵主任,这你可说错了,我问过我在省委组织部里同学,说的确有这回事,他们部里部务会议已经就这个方案讨论过几次了,就这一两个星期才拿出比较成熟的方案来,准备送省委常委会过一过。”钱凤山摇摇头头。

  “选拔科级干部下基层锻炼还要过常委会,有没有这么夸张?”赵国栋一脸不屑。

  “赵主任,听说这一次不一样,听说是贯彻中组部关于加强后备干部培养锻炼的一个精神,组织部这才出台这样一个文件,听说要求每个省直机关都要选出一名后备干部下到基层锻炼,机会难得啊。*”钱凤山笑眯眯的道。

  “啥意思,老钱,是不是看上我这个办公室主任位置,想让我也去争一争?”赵国栋也笑了起来,一边打趣道:椅子还没坐热呢,就要让我给你腾位置?”

  “嘿嘿,赵主任你知道我没那意思,就算是你真能高升,这办公室主任位置也轮不到我,咱们处里人盯着这位置的多着呢。”

  两人在一起搭挡虽然时间不算太长,但是钱凤山还是对这个十分放手的主任相当了解,这办公室主任位置对于赵国栋来说简直就是可有可无。钱凤山甚至坚信如果赵国栋真要留在高开司。那基建科科长肯定不会是现在那个一时风光无出其右的涂强的,只是赵国栋为什么会选择综合规划处来当这个办公室主任他也弄不明白,要说这位置和他原来坐的高速办副主任实在相差天远地远。

  “呵呵,那可不能那么说,我这个主任其实就是一个挂名的,真正活儿都是你在操办,这一点秦处长和林处长都清楚,咱们处里也都知晓。*”赵国栋并不掩饰这一点。

  “赵主任。这些动动笔杆子汇编汇编材料的活计实在不值一提。你都是干大事儿地,都在说咱们今年春节能过一个热闹年都是你地功劳呢。”钱凤山压低声音道。

  “老钱,少在那儿胡说,我是和林处长跑了跑腿儿,但那也是秦处长早把电话打出去安排好了,咱们不过是动动嘴皮子和脚丫子而已,你以为我?”赵国栋断然否认。

  “好了。好了,赵主任,咱们不过是说说而已,不说了,不说了还不成么?”钱凤山也不再争辩。“这一次可是机会难得啊,我听说人事处和科技处都有人在活动呢,咱们处里实职正科不少,但是符合年龄要求三十五岁以下的却没有几个,也就那几个人,大家都心知肚明。”

  “老钱,你说的真有这事儿?”赵国栋装模作样的歪着头问道。

  “嗨,你咋还不相信呢?我还能骗你不成?现在都三月了,听我那老同学说五一之前这件事情就应该要定下来。*”

  钱凤山真有些急了,赵国栋的能耐他隐约清楚。他真的走了。这办公室主任能不能轮到自己头上是个未知数,但是总还是有一线希望。但若是这个家伙不肯走,那可半点希望也没有。

  “呵呵,老钱,这种事情哪有那么快,就是咱们这交通厅里要筛选一番没有一两个星期能行?还得组织人事部门考察一下,最后才能推荐到组织部那边,等组织部那边来考察完毕,我估摸着都该过六月了吧。”赵国栋装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

  “咳,赵主任,这种事情说快就快,说慢就慢,说不清楚,如果你真有意思去试试,恐怕得抓紧时间落实一脸殷切。

  钱凤山的身影消失在门后,赵国栋神色就阴沉下来,无论怎样,这个消息从钱凤山嘴里传到自己耳朵里就是一种不正常,绝对地不正常。

  组织部那边来地消息若真是隐秘,那方才钱凤山提及的两人就不可能如此诡秘的行动起来,当然这个前提是钱凤山所言是真,不过以钱凤山的品性,略略夸张有可能,但是绝不会空穴来风,尤其是在这种事情上,他应该知道那对他没有好处。*

  也就是说那两个人得到的消息多半是来自于厅里,赵国栋细细的分析琢磨着,这种消息首先获知的应该是人事教育处和厅办,付天那边就不说了,厅办主任么,现在又是厅党组成员了,大忙人,他有意无意地“遗忘忽略”些什么都很正常,但是侯雪峰也忽略了自己就有些问题了。

  赵国栋脑海中浮起侯雪峰那平和无奇的脸,蔡正阳上台之后唯一没有动的处室一把手,按理说接触几次他应该知晓自己和蔡正阳的关系,下派锻炼这种事情自己想不想去是一回事,他告诉不告诉自己又是一回事。

  赵国栋盘算了一下时间,蔡正阳已经出去半个月了,估计现在还在德国或者比利时,还得要半个月才回来,厅里现在是副厅长沈自然临时主持工作。

  沈自然是上一届交通厅里保留下来的副厅长,不是说他多么清廉,而是对方根本就没有给他任何机会贪腐,他当副厅长两年就有一年时间在省委党校脱产学习,剩下一年原任厅长就让他分管机关党委和老干局以及工会工作,差一点没把他郁闷死,好容易等到交通厅班子被一锅烩,却又发现上位地好事根本轮不到他头上。*

  蔡正阳的强势让沈自然只能以全力配合的姿态来站好自己位置,厅党组副书记一职已经虚悬太久,以至于很多人都在怀疑蔡正阳是不是有意让这个位置空缺,甚至要放弃设置这个职务,而沈自然自认为自己当之无愧的应该是这个位置的唯一候选人。

  沈自然分管人事教育、科技以及交通运输管理这一大块,而侯雪峰据说也是沈自然全力保荐下才从蔡正阳上台之后的清洗风暴中保留下来的,若说是沈自然也许蔡正阳还奈何不得,但是要调整侯雪峰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才对,那侯雪峰凭什么又敢对自己隐瞒这个消息?

  赵国栋越想越觉得蹊跷,若说是交通厅在蔡正阳走这段时间里就要变天当然不可能,但是这一个月对于自己也许就是关键的,若钱凤山所言是真,那么厅里很有可能就会在厅党组会上讨论上报组织部的人选,而当确定之后一旦报给组织部确定,即便是蔡正阳回他得马上核实一下这个情况,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在交通厅里显得这样孤单,几乎就没有建立起除了蔡正阳之外的任何一个像样地人脉,秦绪斌和自己关系是不错,但是秦绪斌不是厅党组成员,更不是副厅长,这些消息他未必清楚。

  而现在蔡正阳在国外,自己现在也联系不上,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打电话回来。思衬再三,赵国栋觉得还是需要先把这件事情核实清楚之后再来寻找对策。

  他先给柳道源打了一个电话,柳道源是从组织部出来地老人了,在组织部里不用说也肯定还有相当影响力,核实一下这个情况应该不是问题,很快柳道源给了赵国栋一个电话,要赵国栋赶紧照这个人核实,并告诉赵国栋核实情况之后告诉他。

  赵国栋按照电话打过去,对方告知组织部的文件应该是一个多个星期前就下发到省直机关各部门,文件要求两个星期后厅直各机关将考察结果经各厅党委会研究后报给省委组织部,然后再由组织部来进行考察,不过到那一步估计也就是走走程序了。

  听完对方地介绍,赵国栋倒抽了一口凉气,如此打一件事情居然就在一个多星期之间不声不响的就要走完程序,弄不好剩下的就该是报到组织部那边过关了,事不宜迟,赵国话给柳道源打了过去,询问该怎么办。

  柳道源在电话中半晌没有出声,良久方才道:“国栋,这一次你有些被动,而且条件也有些不太符合。我问了那边,组织部要求下派锻炼干部年龄不超过三十五岁,文凭是大专以上,这些你好像都没问题,但是还有一条就是原则上要求任实职正科一年以上,你是到交通厅才提的实职正科,这一条就有些过不了。”

  赵国栋心中一沉,但又有些不甘,让他继续在这个综合规划处呆下去实在太磨人了,固然可以让自己变得更圆滑,但是他也担心这样拖下去只会让自己锐气也被消磨掉,何况这样好一个机会实在太难得办法可想了么?我实在不想放弃这个机会,可是蔡哥又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