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四十六节 深浅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四十六节 深浅

  “国栋,你真的想要下去锻炼?你要想清楚啊。*(**”放下餐前苦艾酒的杯子,擦了擦手,徐宏慢条斯理割下一块六分熟牛排肋肉塞进嘴里。

  “我告诉你,这种全省性的公开下派挂职锻炼多半没啥好事,一般说来都只会让你到各地区条件最艰苦的县份上去挂职。我也是从穷县上出来的,那味道可有你受的,若真是想去,你可得作好最充分的思想准备。”

  下班前赵国栋打了电话给萧华山,正好萧华山在安都,赵国栋也就把萧华山约着又给徐宏打了一个电话一起吃饭,徐宏也没有矫情很爽快的接受了邀请。

  三人也就约好在喜来登酒店的西餐厅吃西餐,别看徐宏是从南华那边来的,却挺喜欢玩这种洋格,赵国栋也摸着了徐宏的喜好,一般请吃饭都请徐宏到安都市区几家颇有名气的西餐厅用餐,这样既方便,气氛也好。

  “宏哥,机会难得啊,我今年都二十五了,在这综合规划处里啥时候能混出头,尤其是那岳云松整日都用审视的目光盯着我瞧,看得我都[毛,万一哪天有个小辫子被他抓住了,还不得借机把我往死里整,我也不知道到底哪儿得罪了他,对我就横竖看不惯?”赵国栋笑嘻嘻的道。

  “嘿嘿,老岳就这副德行,要不他会在监察厅那边正处位置上一熬十年不动弹,换了两三届领导都不待见他,也是这一届领导见他这把年龄也不容易。才算是外放出来透口气,真不容易啊。”徐宏显然也对岳云松的底细很清楚。

  “他也没啥恶意。就是看不惯你小子在高速办时候的嚣张味儿,不过话又说回来。你小子那件事情地确做得不地道,居然敢绕开省里和厅里直接[招,你也不想想这种事情影响多大,若不是蔡厅长和秦省长替你扛了一肩头,加上后来的结果出乎意料地好。你小子早就玩完了。”

  赵国栋放下手中刀叉,擦了擦嘴角油腻,双手抱拳,一副讨饶模样道:“宏哥,那时候年少轻狂不懂事,还请多包涵。日后不敢了。”

  “也是你小子运气好,和黄集团和新加坡那边都有那个意思要在这边投资,若是没有这个结果在那放着。|(*|*任谁想要保你都难。就这样,老岳都还在民主生活会上不依不饶。说蔡厅长心性过余宽厚,太袒护下属了。”徐宏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这金牌马爹利味道醇厚,我就喜欢。像什么路易十三、人头马XO吹得厉害,也就那样,纯粹骗中国人钱的。”

  赵国栋也知道岳云松一直看自己不怎么顺眼,高速路那件事情没有能收拾着自己让他很是不爽,总想找个机会来拾掇拾掇,但是赵国栋钻进综合规划处办公室之后就老实低调多了,岳云松几次来综合规划处检查情况,秦绪斌都是交口称赞赵国栋表现优异,让岳云松也找不到理由。

  “徐厅,国栋年轻,冲动毛躁也在所难免,你当哥老倌地更应该敲打提醒他才是,像这一次本来是一次很好的上进机会,差一点就泡汤了,我看你们厅里也是水深着呢。”萧华山也在一旁帮腔。

  “哪里水不深?难道说你们工行那边水就不深淹死地人还少了?我们交通厅算是好地了。经历上一场风暴。省里对交通厅看得很严。蔡老大也算是个铁腕角色。沈自然地道行差得远。蔡老大还不屑于和他较劲儿。他还不够档次!也是这一次蔡老大出门了。一时间又联系不上。要不哪轮得到他在这里张牙舞爪?”

  徐宏有些江湖气息地言语称呼倒是让赵国栋颇感亲切。蔡老大这个称呼在厅里私下称呼地不少。蔡正阳也隐约听见过。声色俱厉地批评过这种现象。但是底下称呼依旧。他也无可奈何。倒是风格上注意不少。

  “宏哥。不说这些了。今天这事儿还要全靠你鼎力扶持拉扯一把。恐怕省委组织部那边地考察组过来还得要你多费心了。”赵国栋端起酒杯轻轻和徐宏碰了一下。

  “嗯。这倒没啥。不过国栋。你若是把希望寄托在厅里这边恐怕意义不大。我估摸着组织部来我们厅里考察那都是过场。关键还是组织部那边最后地审查。来这边考察调查。都是同事。谁还会说谁地坏话。你好我好大家好。一团和气。谁去都一样。”徐宏显然也对组织部门这一套很清楚。“你若是真想去。那恐怕还得在组织部那边想想办法。”

  “国栋。徐厅说得对。这本来就是组织部搞起来地一个动作。主导权都在组织部那边。你这边说得天花乱坠。他一句话不行。你也得搁下。现在你已经入围了。基本条件具备。厅里这边只要不出乱子就行。组织部定你不定你他们都能找出无数条十分充分地理由。”

  萧华山地话让赵国栋点点头。他何尝不清楚其中关节。基本条件具备。至于说组织部怎么在厅里来考察了解。那都是形式过场。只要厅里不异口同声说自己反党反社会主义。那就无关紧要了。关键还是组织部那边。

  “现在还有些时间,国栋你自己好好努努力吧,我还是那句话,能去当然好,不能去也别失望,我估计这一次下派锻炼不会有什么好果子等着,真要把你[配到宁陵、通城、千州这些地方地边远县份上去,那你才是哭都哭出不出来。”

  徐宏依然不依然不饶的泼着冷水,南华也是一个中等偏下地地区,但是比起刚才他说的三地要好得多,“你才二十五,熬一两年之后,提个副处长也是顺理成章地事情,何苦非要赶这个新鲜?万一真的就让你下到那种地方去,半天又回不来,那你可真要傻眼打磨也是好事,宏哥,咱也不是没在乡下呆过,江口可是我家乡,我在那里一呆两三年过得安好。”赵国栋笑道。

  “哼,江口在安都可能算差地,但若是摆在南华,那也得数一数二,若是放在千州、宁陵这种地方,那就要算天了。”徐宏冷笑道:“你是没有真正见识过什么叫贫困山区,有机会你去千州宁陵那边瞧瞧,要不你去南华、永梁那边看看也行,看看和安都这边的差别,要不为什么这些人削尖脑袋也想要掉进省城里?”

  赵国栋深深吸了一口气,若是不知晓他又何须如此执着的想要去下边奋斗一番呢?

  马斯洛说过人的需求层次有五种,生存、安全、社交和情感、尊重以及自我实现,前两[是基本需要,赵国栋自信已经自己不需要为这两点担心,但这也是最低层的需求,或[说是生理上的寻求。

  而后三[则属于高层次需求,精神和心理上的需求,而三[相互交融相互影响,也就是古人常说的成家立业,你很难将它们割裂开来。社交和情感是事业成功的基础和动力,也是获得尊重的重要因素,而相反事业成功也才能使得你可以在社交和情感上占据更高的位置,你才能够拥有主动权和选择权。

  自我实现更准确的说是一种心理上的慰藉,也是最高层次的需要,而这种需要却只能通过社交和情感上的成功与获得尊重来实现。

  上苍给予了赵国栋一份厚[,使他免于为前两种需要努力,但是这个世界上仍然有很多人在为前两中需要而努力挣扎,赵国栋不是圣人,也有自己一些见不得人的需要和追求心理,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想为改变许多人命运而努力,在他看来这更是一种自我实现的方式,尤其是这和自己本人的其他需要并不矛盾的时候。

  “宏哥,人若是能够自由自在的去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想必再是艰苦也会甘之如饴,我还年轻,让我自己去那些贫困山区打磨打磨,对我日后也有好处,就像宏哥不也是从那些穷乡僻壤起来,才有今天这般风光?”赵国栋歪着头含笑道。

  徐宏深深盯了赵国栋一眼,确认赵国栋并非妄言之后才缓缓点头:“国栋,不管你去哪儿,至少你有这份想法就足够了,下基层虽然苦了点,的确可以让人学到、见识到、认识到很多一辈子都难以接触的东西,我从不后悔自己在那里渡过那一段难忘的时间。”

  “好了,你们俩就别在那里装深沉玩深邃了,高仓健已经落伍了,两个大老爷们,要想比各自的沧桑经历还是等待退休之后再来咀嚼显摆吧,来,来,喝酒,别浪费了法国人为我们酿造的葡萄汁儿。”

  萧华山总能恰到好处破解有些凝重的气氛,让氛围重新变得适合进餐,这一点赵国栋也早就意识到了,三个银行界的朋友,雷向东严谨而不乏灵活,郑健圆滑而不失原则,萧华山则是风趣而不失沉稳,有这样一个朋友还真不错,至少可以少了很多尴尬的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