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四十七节 运作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四十七节 运作


  既然别人都已经用尽全身力道发动起来,自己自然也不能坐等天上掉馅饼,要想自我实现,也得找一个好的平台,不然你怎么实现你自己的想法?从西餐厅出来与徐宏和萧华山道别之后赵国栋就一直在琢磨这件事情该怎么个做法。

  徐宏的提醒是有其道理的,像这种大规模全方位选拔年轻后备干部下基层挂职锻炼不可能是肥上加膘的事情,多半都是到一些边、穷、远、偏的地区去锻炼,弄不好就是下到县里去,而去了之后当地领导怎么看待这件事情,受不受欢迎,能不能得到看重,都还存在很大的未知变数。

  全省十四个地市其实可以分为三类几档,一类中只有一档那就是安都,作为安原省的省会城市,又是中西部结合地区首屈一指的大都市,无论是从政治、经济、文化、交通,还是从其历史、地理、人口上来说都是当之无愧的绝对中心。

  和省内其他城市相比安都市无论什么指标都是一骑绝尘,GDP总量超过全省三分之一,人口占全省七分之一,历史悠久,文化氛围浓郁,堪称整个安原乃至中西部地区结合部的核心枢纽城市。

  能够入第二类的也就是自然条件和经济水平名列全省上游的地区了,绵州和建阳号称安原经济发展的发动机,这两机械加工和制造为基础的重型工业城市现在电子产业也发展迅速,尤其是相当活跃的乡镇企业和私营企业发展速度更是惊人,近十年来在发展速度上已经超过了安都,只是在经济总量上还与安都相差甚远,但却省内其他城市远远甩在了后

  第二类中第二档大概就是诸如蓝山、宾州以及卢化、荣山和唐江这几座城市了,这几座城市论资源、交通以及发展水平都相当接近,卢化、唐江和荣山三驾马车是老牌资源型工业城市,六十七年代在省内仅次于安都。而进入八十年代以后随着资源枯竭和经济转型缓慢,一下子落了下来,而蓝山和宾州则借助于国家产业政策调整逐渐发展起来,一举超过了三驾马车,但是总体来说这几个地市情况都不尽人意。

  第三类地市也就属于安原省的贫困地区了,但是这也需要分为两档。一档就是如南华、永梁、怀庆三地,这三地经济较为落后,但是民风淳厚。人口众多,也是传统的主要劳动力输出地区,也是历代出人才的地方。眼下安原省乃至周围不少省市领导中都有不少籍贯三地者。

  最后也就是所谓的穷山恶水出刁民的三地了,通城、千州和宁陵,从建国以来这里就一直是安原最贫困地区,人口数量也不少,主要地形都是深但有没有多少像样地资源,工业经济落后。农业基础薄弱,一直是安原省委省政府最觉得头疼的地区。

  谁都愿意去诸如安都、绵州和建阳这一类地区,哪怕是分到这些地区县份上都应该不错,实在不济去第二类地区挂职也行,但是如果分到第三类地区恐怕就有很多人要打退堂鼓了。尤其是后三者,只怕就没有人觉得这是一种提拔而是一种发配了。

  不过对于赵国栋来说这都不是问题,并不是不在乎自己分到什么地方,而是他太想摆脱这种天天坐办公室看报纸签发文件的无聊生活了,哪怕是让他上山下乡,只要能找到一些激动人心有价值的事情做,再苦再累再小,他觉得也值得。年轻时候再不拼搏两年,随着年龄日长,锐气和斗志都会日渐消退磨蚀。到时候就算是自己想要拼搏却没与那份雄心壮志了。

  想那么远没有啥意义。还是落足现实的好,赵国栋借助着初春的寒风清醒着自己地头脑。

  如果说要在组织部内打通关节柳道源无疑是最合适人选。柳道源离开省委组织部已经快两年了,但是影响力却还在,就凭自己今天下午给他打电话在短短几分钟之后自己就能从组织部获得准确消息这一点来看就可以知晓,只是自己老是去麻烦柳道源赵国栋也些不是滋味,当初自己可是拒绝了柳道源的邀请,而现在却又挖空心思去钻营,怎么看都觉得有些难堪。

  厅里两个竞争者无疑也有相当的背景,能够让沈自然和侯雪峰联手抵制自己地人,没有一点底气怕是难以做到,在不知道厅里这两个对手背后究竟有何背景的情况下,赵国栋还是准备厚着脸皮要去请柳道源帮帮忙。

  但是光柳道源这一条线是不是稳当赵国栋仍然在考虑,如果柳道源全力帮忙,赵国栋相信应该没有问题,但是以柳道源现在的身份,他会不会为了这样一件事情而去煞费苦心呢?在自己眼中这固然是了不得地大事,但在对方眼中也许就是不足挂齿的小事了。

  刘兆国接到赵国栋电话时也刚吃完饭出来,听得说赵国栋有事情要像自己汇报就忍不住笑骂起来:“你小子能有啥破事向我汇报?我管不了你啦,你都是省里边的人了,要回报去找正阳去,哦,对了,正阳跟领导出去开眼界去了,咋,晚上没去处就想到我

  赵国栋在电话那边涎着脸笑道:“刘哥,你是我老领导,又是哥老倌,我有啥事向你汇报也是理所当然啊,蔡哥恐怕还得十来天才能回来。”

  “哼,我你嫂子一直在念叨你咋没到我家里来了?看样子她还是有话要和你说不怀好意的笑道。

  “别,刘哥,我可不敢去了,嫂子是被那丫头灌了**药了,一门心思想要撮合,我和她不合适,根本就没有那感觉,去年那也是碰巧我见她可怜而已,从没有打个她的主意,真要沾包上了,那可扔都扔不掉了。”

  赵国栋一听头都大了三圈,刘兆国那东北老婆嗓门又大,一口东北腔,说起话来也是呱嗒呱嗒不停,根本不给你辩驳机会,这会儿也不知道是咋了,就觉得蓝黛那丫头不错,旁敲侧击的敲打赵国栋,要赵国栋负起责任来,不要始乱终弃,让赵国栋哭笑不得,好像他真把蓝黛真么样了。

  “你小子还挺俏啊,人家正儿八经外语学院大学生,人又长得漂亮,个子也高,我看配你刚好合适,家庭怎么了?难道说她爹犯了事儿,当女儿连找个对象都不行了?你小子我看就是脑瓜子里封建残余思想在作怪,中国早就不搞株连政策了。”刘兆国见旁边几人都还等着自己发话,“你别挂电话,等着。”

  刘兆国然后捂住电话,问几人,“安排到哪儿?”

  “钱主任都已经陪陈局长他们一行人已经过去了,就在麒麟阁。”办公室主任苗贤赶紧回答道。

  “那好,我们也过去吧,别客人都到了,我们当主人的点点头,墨绿色地佳美滑行过来,刘兆国径直上车,这才又接上电话:“你小子有啥狗屁倒灶的事儿要说,就到麒麟阁来吧。”

  赵国栋也听到刘兆国那边闹闹哄哄,估计也是才吃完饭,麒麟阁在城北那边,赵国栋要过去还得横穿整个主城区,打的都得要半个小时,想起刘兆国的话赵国栋也觉得一阵郁闷,怎么刘兆国也受了他老婆的影响觉得蓝黛就和自己般配了呢,这一去还不得又要受半天思想教育。

  赵国栋赶到麒麟阁时,刚出三楼电梯,就看见了刘兆国秘书候着把自己带进了房间。

  刘兆国不是很喜欢打麻将,但是遇见重要客人需要陪地时候他也要上场,赵国栋进门时就正好看到刘兆国点了一把大炮,连呼手气不好。

  “国栋过来了?”在一旁观战的副局长管长风也认识赵国栋,从公安战线出来的,又和刘兆国关系不错,也含笑点头。

  “管局咋不上桌子,刘局那技术纯粹就是去作捐献。”赵国栋也笑着搭话。

  “你小子一来就诋毁我,打牌全靠手气,我手气再好都被你小子乌鸦嘴给说败了。”刘兆国站起身来,“过来,介绍你认识一下几个公安战线上的朋友,宁陵地委政法委的严书记,也是宁陵地区公安处的严处长,这是宁陵处的霍处长,这是小赵,赵国栋,省交通厅的。”

  对面两个坐在麻将桌上的中年男子其实从赵国栋一进门来就看出了赵国栋身份不一样,听得刘兆国这样一介绍,都知道应该是刘兆国私人朋友。

  “幸会。”

  赵国栋也没有想到刘兆国是在接待外地来的公安朋友,觉得自己似乎来得有些不是时候,不过刘兆国显然和对方关系不错,“老严,小赵原来也是咱们公安战线上地,只不过这家伙是染了一水就出去了,现在跑到交通那边去了,国栋,老严原来是咱们省厅刑侦处出去地,你日后若是在宁陵那边有啥事尽管开口找老严和老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