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四十八节 逢源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四十八节 逢源


  一番寒暄之后管长风很自然得接替了刘兆国得位置。看得出来管长风现在跟着刘兆国很紧。这也在情理之中。没有刘兆国得全力支持和运作。他根本就没有希望挤掉陈民坐上常务副局长得位置。

  冷铁锋为此是对市公安局极为不满。而陈民与刘兆国得关系也急剧恶化。(╰→ろqzω)只不过在市公安局里这一亩三分地中。面对刘兆国和管长风得联手。陈民根本就翻不起波澜。而其他几个副局长也相当明智得站在了强势者得一边。

  “刘哥。看来管局很是支持你工作啊。”踏进另外一件雅间得赵国栋若有深意得笑道:“你那边那么糟糕得手气。他都能去接着。”

  “滚你得蛋。公安局里得事儿啥时候轮到你来操心了。”刘兆国点燃一支烟。“说吧。又遇上啥难事了。”

  赵国栋把前因后果详细得介绍了一遍。甚至连与付天之间得心结也没有隐瞒。刘兆国和蔡正阳不一样。已经不是上下级关系。而且认识时间最长。相交最久。赵国栋对刘兆国也更了解。所以话语间也就没有啥忌讳。

  “你下定决心要想下去?你可要想清楚。一是这种事情肯定不会让你去什么好地方挂职。这确定无疑。二是挂职不比任实职。你在所在地能否发挥作用并不一定以你自己得能力和意志为转移。更重要得是要看当地主要领导对挂职干部以及你本人得看法。你这样年轻。遇上个年龄大一些得书记、县长。那可难说。保不准有你苦头吃够却又半点成绩做不出来。”

  刘兆国说话也很实在。句句说到点子上。让赵国栋心情也不复有先前得兴奋和紧张。

  “我想过。我才二十五岁。就算是下基层锻炼两年对自己也有好处。毕竟到艰苦地方去更能磨练人。这我有思想准备。唯独就是和地方主官如何做到和睦相处这一点我却没有多少把握。当初在管委会更主要得是拼工作拼成绩。准确得说就是你想要争权夺利都没机会。因为一旦管委会撤销。大伙儿都已经玩完。管委会以保留下来我就到了岭东乡。一个多月就掉到交通厅。这中间变换太快。我真还没有怎么适应呢。”

  “只要你不怕吃苦。那倒没啥。至于说如何做到和当地干部和睦相处这我却没法教你。都是一个逐渐熟悉适应过程。谁也难免犯错。只要不是原则错误。我想都有改正机会。平时工作中磕磕绊绊都在所难免。那倒也不必过分担心。”刘兆国想了一想之后才道:“既然你真有意要去。那就得把组织部那边关节打通。你有什么想法?”

  “不就是没主意才来找刘哥你么?”赵国栋揉揉鼻子又道:“我之前已经找过柳哥了。这后边再去找柳哥又怕柳哥事情太多太忙。顾不上我这小事儿。”

  “对他是小事。对你可是大事。既然打定主意。那就不要有任何顾忌。要拿出一股不达目得誓不休得劲头来。”刘兆国微微皱起眉头。他觉得咋赵国栋在这件事情上显得这么肉呢?

  “刘哥。柳哥离开组织部这么久了。我担心找他帮忙会不会有些为难”

  “哼。你担心这个?你还是担心你自己真要下去了怎么个工作吧。老柳在组织部里呆了快十年。从副处长、处长再到副部长、常务副部长。你以为这十年是吃干饭啊?”刘兆国轻轻哼了一声。“打定主意就给他打电话。这件事情交给他来安排。其他你就不用操心了。如果你不好意思。那就我来打。这种事情你磨磨蹭蹭干啥?是朋友。是兄弟。关键时候就更要帮忙!这也不是啥违背原则良心得事情!”

  “那倒不用。我给柳哥打就是了。”刘兆国得豪气干云让赵国栋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他总感觉刘兆国今天地表现与前段时间有些迥然不同。有那么一点人逢喜事精神爽得味道。连说起话来也是气势飞扬。铿锵有力。

  “刘哥。你是不是遇上啥喜事儿了。咋也不说一声?”赵国栋琢磨着其中味道笑了一笑。

  “咦?”刘兆国狐疑地瞅了一眼赵国栋。半晌没有吱声。最后才道:“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得事情吧。少操空心。”

  见刘兆国不愿多说。赵国栋也不好追问。便径直给柳道源到了电话。

  并不出刘兆国得预料。柳道源并没有推托。只是详细询问了组织部得要求条件。以及交通厅里竞争对手得情况。其他倒没有多说。

  柳道源没有多问。也没有承诺。但是赵国栋却知道这是柳道源得性格使然。能就能。如果不能。只怕他立即就会说出来。

  放下这桩心事。赵国栋也就放松下来。

  管长风是原来莲湖区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分局局长上来得。据说在莲湖那边很有威信。不过在谢其祥任市公安局长期间却不太顺。谢其祥虽然没有刻意打压他。但是却颇有些闲置冷放得态度。直到刘兆国就任常务副局长之后这种态势才渐渐改变。

  刘兆国他们是在接待宁陵地区公安处一行来安都市公安局学习。刘兆国在任副局长期间曾到宁陵那边去公干过。也受到了宁陵那边得热情接待。所以这次宁陵那边来考察学习。刘兆国便是亲自作陪。

  “国栋。你不是有个朋友在搞建筑么?市局交警支队和车辆管理所要从市局大院旁边搬走。迁到城东开发区内新址上修新地办公大楼。市政府办公会已经原则上通过了。估计马上就要进设计和招标阶段了。你那位朋友有没有兴趣?”刘兆国含笑道。

  “刘哥。这种好事儿怎么可能轮到我朋友头上?这安都市这么多建筑公司。哪家不能修。还得来问我?”赵国栋一听这其中肯定有猫腻。这种好事只怕天孚建筑公司就是求爹爹告奶奶也未必能拿到手。这么大方拿出来。肯定是有啥难事儿。

  “你小子。刘哥给你朋友介绍生意。你还拿捏起来。真还以为这安都市找不到为交警支队修大楼得建筑公司不成?”刘兆国也笑了起来。

  “刘哥。你得脾气我还不知道。好事情是轮不到当朋友身上得。我懒得问。我朋友不想接这种活儿。”赵国栋还真拿捏起来。

  “咦。你这小子还真给你刘哥矫情起来?”刘兆国也知道赵国栋这小子狡猾。这些东西瞒不过人。

  “得了。刘哥。你就说说你们交警支队和车管所地办公大楼有啥难事儿吧。”赵国栋瘪瘪嘴:“是要全额垫资还是竣工后两三年才能拿到修建款?是不是市政府那边又给你们公安局打白条啦?”

  “呵呵。你小子这脑瓜子还真灵啊。一猜一个准儿。竣工后两三年才拿修建款倒也不至于。但是由于现在交通上工作量越来越大。交警支队和车管所挤在市局一个大院内办公也得确是不是办法。所以市里和局里都想要尽早将交警支队和车管所迁出去。”

  “要出去也不能随便找个破烂房子将就。这交警和车管所两大块业务量也相当大。就得想办法尽快把大楼修起来。可今年市政府资金很紧张。意思要咱们局里自己想办法先凑合着把工开了。那意思也就是让建筑商先垫资。”

  “可交警大楼得修十楼。车管所也要修四楼。两栋楼加上附属设施以及停车场和检测中心一下子算下来。预算两三千万能不能打住都不知道。市政府拿不出钱。局里也没钱贴补。找了几家听说要全额垫资都摇头不敢接招。”

  ”刘哥。恐怕不是全额垫资得问题。而是建筑商担心你们市公安局有没有这个偿付能力得问题。全额垫资虽然难度大一点。但是只要建筑商资本雄厚一点。再想办法在银行里贷一部分。也不是接不下来。问题在于两三千万不是小数目。你市公安局一年财政预算拨款才多少。如果市财政一两年没有好转。你市公安局一年能挤出多少来还账?真要拖上三五年。建筑商也就别活了。”赵国栋笑了起来。“难道说你们市公安局就没有考虑过用什么来支付?”

  “怎么可能没考虑过?市财政那边紧张。(╰→ろqzω)两三年内肯定困难。而且我们市局大楼估计也要在近一两年就要开工建设。这又是一个大窟窿。市里边也觉得头疼。我也头大。除了节俭经费外。就只能望着财政能好转。另外就是看交警这边得驾校收益情况如何了。”刘兆国皱起眉头道。

  听得刘兆国说这驾校。赵国栋心中一亮。九五六年正是全面掀起学驾驶拿驾照得时候。安都私人汽车保有量也在不断增加。一个驾照收费两三千。交警如果自己办驾校这笔收入绝对不小。

  “刘哥。我可以和我那朋友说说。他对接政府机关得活计很感兴趣。总觉得政府机关不会赖账。或许他还真能帮你一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