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五十一节 非你莫属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五十一节 非你莫属


  柳道源的消息来源异乎寻常的准确。第三天赵国栋就从林冰那里获得了消息。省委组织部按照省委的要求。将这一批下派干部确定为九个地市。唐江、卢化、荣山、南华、永梁、怀庆、通城、宁陵、千州。并且统一下到县一级。下派时间一律为三年。没有特殊情况一律不得提前返回原单位。若是有特殊情况者必须经省委组织部部务会议通过批准方可。

  而且根据林冰得到的内部消息。省委办公厅、纪委、组织部、统战部、宣传部和政法委六大部门下派干部已经确定到唐江、卢化、荣山三地。而其他省政府组成部门的下派干部则下到其余六个地市。这个消息在省直机关中不胫而走。立即引发了轩然大波。

  如果说省委下派干部已经垄断了唐江、卢化、荣山三地的下派职位。那么省政府这些组织部门确定要下派干部的争夺就只能集中在南华、永梁以及怀庆三地了。而通城、宁陵和千州无疑被人们视若鬼途。尤其是这些长期在省城里机关生活惯了的干部们来说。要让他们去在那些被称作鸟不拉屎的地方生活三年。而且是县份上。那简直就是要收人老命。

  但是这三地总要有人去。谁去谁不去?谁又能保证自己不去那里?

  这一次下派挂职锻炼的吸引力立即以飞快的速度消失。人的体检情况糟得吓人。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胆囊炎、胰腺炎、美尼尔氏综合症。各种稀奇古怪的病症纷纷如传染病一般在这些候选人中爆发。让人目瞪口呆。

  “小赵。省委组织部已经来我们厅里考察过了。综合各方面的情况。我们觉得还是你最适合这一次宝贵的机会。其他两名同志虽然也很优秀。但是一个身体体检没有过关。一个因为家庭原因出现了问题。所以我们和省委组织部也进行了沟通。他们也初步同意你作为交通厅这一次下派挂职干部正式人选。”沈自然红润地脸上显得异常诚恳。

  “沈厅长。听说这一次咱们厅里地下派干部已经确定只能去通、宁、千这几个地区?”赵国栋不动声色慢条斯理的问道。

  沈自然脸色一窒。他当然也得到了较为可靠的消息。经济部门下派挂职干部基本上都确定在通城、宁陵和千州三个最穷困地区。像交通厅这种单位自然跑不掉。听说省财政厅的下派人选甚至公开扬言不要这个正科级身份也不去这三地挂职锻炼。闹得乌烟瘴气。莫不是这赵国栋也想要反悔这种小道消息?省里怎么可能现在就作出这样荒唐的规定?”沈自然一连严肃。“去哪里也是根据工作需要组织安省直机关这么多下派挂职干部都在耐心等待组织部那边的正式通知。哪里可能现在就有结

  “是么?我咋听说很多部门里都闹腾得厉害。不少部门几个人选身体或者家庭都出了问题。选不出合适地干部来。我身体倒是没有问题。家庭也没啥。反正我也还没结婚带孩子。但是这任职年限不够是个硬杠子啊。算不算不合格啊?我很担心组织部那边不会同意我这个刚刚任正科才半年的人选啊。”赵国栋一本正经。

  沈自然心中暗骂。这小子现在是得理不饶人。当初怎么不见你担心任职年限不够。这会儿听说要去通、宁、千了。你就拿这来说事儿了。

  “小赵。这一点厅里已经和组织部那边沟通好了。这一条本来就是指原则上要任职一年。但是对于工作成绩突出表现优秀的干部。这一点就不存在了。你在高速办的工作得到了省里领导的赞许。这也是有目共睹地。组织部也清楚。所以你不必担心什么。这一次这样好的机会非你莫属。”沈自然面色微微沉下来道。

  “可是原则上要任职一年。我没满一年。那不是算违背了原则?”这话涌到嘴边赵国栋又吞了回去。

  赵国栋很想再和对方磨磨嘴皮子。调侃一下对方。想一真要下去了。保不准日后求厅里的时候多着呢。何况沈自然也不是针对自己。他只是受人之托想要帮其他两人罢了。

  “唉。既然沈厅长你都这么关心我成长。我当然不能学其他部门那些人一样。你说咋办就咋办了。不过若是我日后被发配到了偏远山区。需要厅里扶持支持的时候。沈厅长可要替我说几句话啊。”赵国栋叹了一口气。一副无可奈何黯然神伤的样子。

  “呵呵。这一点没有问题。好歹你是从咱们厅里出去的。而且你地人事关系都还在咱们厅里。有啥困难尽管提出来。咱们厅里能解决地一定支持。三年很快。你又年轻。前途远大。保不准几年以后你就是哪个县的县长县委书记了呢。到时候让你回来你也未必愿意呢。”

  沈自然打了一个哈哈。满脸堆笑。只要能够把这个家伙哄着骗着打发出去。管他日后怎么闹腾。那就不关自己地事情了。

  见赵国栋一摇三晃的从沈自然办公室里出来。站在走廊一头地林冰连忙招手示意。

  “沈自然这个老狐狸咋说?”林冰把办公室门掩上之后小声问道。

  “他说厅里已经和组织部协商好了。确定我为下派挂职人选。还说下派通、宁、千三地是无稽之谈。让我不要相信边笑着一边打趣。“这老家伙也知道我可能不会相信。也没有多说。只是说这是组织决定的。希望我能够好好锻炼争取早日回来。”

  “唉。你恐怕跑不掉通、宁、千三地之一了。财政厅、建设厅、计委、经委、科技厅、水利厅、农业厅。这些单位据说都是确定要到最困难地三个地区。咱们交通厅难道还能例外?”

  林冰叹了一口气。她对赵国栋这个小伙子的观感其实就是在年前一块儿出去跑了两趟之后改变的。后来过年时赵国栋不知道怎么知晓自己的喜好。居然送了自己一条日本丝巾。这更是让林冰喜出望外。几番接触下来。连他丈夫也和赵国栋熟络起来。对于赵国栋的看法也相当好。

  “林处。咱也不怵。去就去。咱身体好。人年轻。有孤身一人。怕啥?管他宁陵还是千州。都还是安原省内。大不了就是多几百里地距离而已。三五两个月总还能回来一次吧。到时候林处可别忘了我还是综合规划处的人就行

  赵国栋倒是十分坦然。早就知晓这个结果。距离对于他来说不是问题。要干点事情哪可能一直顺风顺水。从江庙派出所到开发区。再到交通厅的高速办。谁都再说自己运气好。可是运气怎么可能一直跟着自己。这也算是一场历练也要动一动了。也不知道要去哪儿。在办公厅里呆了十来年。也不知道出去之后能不能适应。”林冰微微叹了一口气。

  “哦?美哥也要出来?”林冰的丈夫王甫美。省委办公厅秘书二处的处长。和林冰都是安原大学的同学。两口子活得很超脱。也不知道是啥原因。连小孩都没有要。

  “嗯。有这种传言。但是现在还没有定。可千万别也和你一样被发配到那边去就惨了。”林冰微蹙眉。

  “得了。林处。你这不是在打击我么?还说来安慰我呢。”赵国栋笑了起来。“那边也不是地狱。只是交通不便。条件艰苦了一些而已。若是美哥真要出来。我还真指望着美哥能够和我分到一个地方。那我也能有个照应也别拉着我们那位。”林冰视若鬼途的模样。

  “嘿嘿。真要有那一天。那也由不得美哥呢。”赵国栋乐呵呵的笑起来。“到时候林处没事儿就过来探亲就行回事似的。大不了我让我们那位不求上进。不出去了还不行?”林冰撇撇嘴。“人一生图个啥。难道不当那个官就活不了啊?”

  “唉。既然去了。总得替当地老百姓办点实事才行。林出来的。那边贫困很大一个原因也就是因为交通不便。要想发展当地经济。交通必须先行。我和秦处也说了。我要真过去了。处里在规划上就得有倾向性一些才行。人家财政上的去了有资金。计委的去了有项目。水利上去了有专项投入。我到了那边。厅里处里还是得给点政策和项目扶持才行。”

  “我和老秦这边肯定没问题。但你也知道综合规划不仅仅是咱们处里一家的事情。基建处和财务处那边都有关联。最主要还是厅领导那边。你要是想要下去了说话有人听。你还得把蔡厅长那边说和好了。这资金、项目。还有名目繁多的试点试验。哪里搞不一样?领导也不会过问那么多。真要能拿到几个。那你在下边那些主要领导眼里分量就不一样

  林冰虽然是民主党派。但是这番话也让赵国栋刮目相看。这个民主党派看来对于执政党执政情况了解得很清楚啊。看来这监督工作却做得不咋样。多半是被家里另一半用美男计给诱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