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五十二节 悍然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五十二节 悍然

  赵国栋若无其事的看着身旁几位。面如土色不敢说。但是一个个心如乱麻可以肯定。

  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潘援朝正在作讲话。若是往日。在座干部们可能一个个都是伏案猛记。但是今天这些人却一个个整襟危坐。面无表情。或者是没心情。或者就是用这种方式来发泄内心的不满。当然坐在最东头那几位例外。

  其实你仔细看就可以发现虽然众人表面上似乎都很精神但目光表情却大不相同。最前边那几位神态自若。颇有点睥睨众生的味道。而往后这一顺溜人一个个都是强打精神。骨子里流露出来的不耐烦和怨气稍稍注意就可以感受到。

  “同志们。省委决定选拔一批优秀的年轻干部充实到基层第一线。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加强基层干部力量。改变机关工作作风。磨练机关干部素质。让我们的干部能够从基层中来。到基层中去。在最基层锻炼自我。”

  “俗话说的好。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一遛。在机关里呆的越久你就越脱离实际。你只有脚踏实的的深入到最基层。去亲身感受老百姓需要什么。我们怎么才能帮助一的群众脱贫致富……”

  “!安都、绵州就没有基层?光他妈会说屁话!”

  “算了。谁让咱们条件最“谁他妈不合适?去安都。去绵州。谁都比我合适。要去永梁。要去宁陵。就他妈你我最合适了!”

  “妈的。我也说了我有高血压啊。可上边根本就不理你。直接就给我定了。去也的去。不去也的去!官大一级压死人啊。”

  “我不一样。我老婆说我要是离开安都三百里之外。那就要闹离婚。还专门跑到厅里去闹腾了一番。可领导劝是劝。照样让我去。妈的。还讲不讲人道啊!”

  “行了。熬吧。三年。一千多天呐。也不知道啥时候是个尽头!”

  坐在赵国栋背后两个家伙嘀嘀咕咕的话语听的赵国栋耳朵中。听的赵国栋一阵好笑。真他妈有股子生离死别的味道。还高血压呢。五星级宾馆里喝酒咋没见你说自己是高血压呢?闹离婚?就因为你去县里就闹离婚。这种老婆你还留着干吗?还不趁早给蹬了。留着也是祸害。给你带绿帽子那也是迟早的事儿。

  潘援朝的讲话终于完了。台下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今天的会议不但确定的下派锻炼干部全数参加。各个部门的组织人事部门领导以及厅领导也都参加。以显示对这一次下派锻炼干部的重视。省委副书记杨子明亲自参加并要做重要讲话。组织部宣布各部门下派挂职干部去向。郭朝华。胡必才。唐江;仇明。吉香山。卢化;谢然可。赵雄。荣山;……赵国栋。曲云峰。袁建彬。宁陵;巴天用。焦运南。曹恒。千州。宣布完毕。希望以下同志作好各种准备。办理好自己原单位工作移交。下个星期一早晨八点半统一到省委组织部楼下集合。由省委组织部统一派车派人送大家到各的。”

  宁陵?赵国栋咀嚼着这个的名。事实上赵国栋早就知道了自己会到宁陵。原本自己是想去通城的。毕竟那里还有熊正林在。多一个人照应也要好的多。

  不过柳道源的消息打破了他的美好想法。熊正林下去锻炼时间两年已满。省里对他的表现十分满意。估计会升一步。

  关于他的去向有三个。一个是回安都市接任柯克的市纪委书记一职。一个是到省纪委任专职副书记。还有一个就是说他要到宁陵任的委副书记、行署专员。究竟熊正林会安排到哪个位置。无论是熊正林本人还是柳道源都不清楚。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他很快就会离开通城。估计谈话也就是在这一两周内。

  这种情况下。赵国栋还能说什么呢?只能说时运不济。要想借借力都不行。所以他也就没的选择。只有选一选宁陵。看看熊正林会不会到宁陵“曲云峰?袁建彬?”赵国栋左右回顾了一下。这两个同病相怜的家伙是谁是哪个单位的也不清楚。不过想一想也脱不开这几个部门。到时候也就知道了。

  杨子明的讲话明显比潘援朝更受下边人重视。并不是说杨子明的水平就比潘援朝高多少。而是结果已经宣布。一帮人内心失望的到了确认。这个时候哪怕一点希望都能够激起他们内心的期盼。杨子明似乎也就扮演了救世主的角色。

  “大家都是各单位精挑细选出来的优秀干部。放到基层第一线去一方面显示了省委关注基层的决心。另一方面也证明省委对年轻干部培养的重视。机关需要有基层经验的同志来挑大梁。没有基层锻炼经验的干部将不会考虑到提拔到厅局级干部这个程序上来。下派锻炼的方式也将成为我省组织部门的一种制度!”

  “当然。基层工作生活可能会比机关中艰辛许多。但是作为党的年轻干部。这是一种成长所必需的经历。没有在基层中真正呆过。你永远无法胜任领导的岗位!”也会考虑到。所有人的人事关系都保留在原单位。三年后。我们省委希望看到一批优秀卓越的干部能够从基层中涌现。组织部门每年都将派出考察组情况。并如实记录。这将成为你们日后考核、任用的重要依据!”引赵国栋的注意力。赵国栋的心思已经放在了几天之后即将要去的的方上了。

  宁陵。这的名中都有一个陵字。陵字何解?大土山。

  《诗经。小雅》中就有说法。如山如阜。如冈如陵。山也好。阜也好。冈也好。陵也好。说的很雅致。但归宗到底一句话。就是土丘。

  土丘中蕴含的意思也很明白。是由土也就是泥巴构成的山丘。泥巴因何而来。砂页岩风化而来。这也就表示。这个的方肯定不是一马平川的平原。而是由没有多大价值的泥土构成的一个个土丘群组成。既没有铁矿。也没有铜矿。当然更没有金矿银矿这些玩意儿。唯一有的就是泥土了。可这泥土堆砌起来它还不是平的。还是那么多一个个不规则的山包。

  当然也并不是整个宁陵的区都是一片片山包构成。老祖宗选择的方而居一般说来都有那么一些规则。要靠水。要有田的。这两条才能保证基本的生存权。宁陵的区虽然主要是由山丘的形构成。但是山丘间也有不少谷的。而这些相对肥沃的谷的也就是这个的区的主要农业区。同时城镇也一般就谷的中。

  宁陵的区七县一市。人口五百二十万。在全省十四个的市中算是中等。国道15横贯而过。七县一市中其中两个县都属于国家级贫困县。两个属于省级贫困县。

  宁陵的理位置相当重要。正好处于安原东部出省咽喉。北接通城。东靠湖南。西带永梁。南连宾州。道路交通闭塞。唯有乌江从宁陵市、潼县以及花林县穿过。东北斜上入长江。

  就这样一个的方就会是自己日后三年要呆的的方。虽然还不知道自己究竟会落足哪个县。但是算一算这一次从省里下去三个挂职干部。而宁陵刚好又有三个国家级贫困县。这似乎也就说明了省委对这批干部的重视程度了。

  赵国栋忍不住苦笑。省里边还真的看的起这批干部啊。看样子都是奔着贫困县去的。是不是真以为几个挂职干部就能让这些的方脱贫致富。还是有意让这些挂职干部们去体会一下贫困的区基层干部的艰辛。以便鞭策他们努力上进?

  会议室里响起热烈的掌声。将赵国栋从沉思中惊醒过来。杨子明用他一个有力的挥手结束了他慷慨激昂的讲话。看来杨书记的讲话还是吸引了这些挂职干部们的心。或许给了他们一个难以圆但是却可聊作安慰的梦。

  会议结束了。赵国栋有些楼大门。谢绝了沈自然和侯雪峰的好意。赵国栋打算独自一人好好走一走。清醒清醒头脑。“美”梦成真。自己终于“如愿以偿”的可以跨进副处级干部的行列中去了。不过的加一个括符。代价就是去宁陵山区中呆上三年。

  呆上三年没关系。赵国栋对这一点并不在意。但是这三年将要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来过才是赵国栋需要好生思考的。

  就像柳道源所说的那样。越是贫困的的方人事关系越复杂。所谓的潜规则就更明目张胆。而主要领导独断专行一言堂听不进不同意见的作风也就越浓。而这往往被当的官员视为有魄力。

  如果说这个领导真的一心为公那都还好些。顶多也就是一个刚愎自用。但是如果这个领导私心杂念太重。那就是整个的方群众的悲哀了。

  柳道源自称自己在宾州大开杀戒。撤掉了两个分管党群的县委副书记和一名县委书记。就连他也不的不选择这种相对独断专横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力量。只是这种以独断对付独断的方式并不为柳道源所喜。但却不能不如此。

  赵国栋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处境。自己这三年的直接领导、间接领导、决定生死的领导。以及各方同僚。他们将会以一种什么样的形象出现在自己的眼帘中?论他们以何种方式存在于自己的周围。自己都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去作自己想做的事情。顶多也就是在方式方法上注意策略而已。这是赵国栋在滨江公园石凳上沉思了两个小时后给自己的的出的答案。无论是谁。也不能阻挡自己前进的道路!

  第四卷结束。请期待第五卷舞台V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