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二节 酒品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二节 酒品


  欢迎宴会就设在地委招待所南楼二楼的综合厅里。两桌人。但是尾随着马处长和地委那位邱秘书长一起谈笑风生的向着南楼走去。一个大背头圆肚的中年人在几个人的簇拥下也恰到好处走了过来。

  “马处长。好久不见年了吧。我记得你上次来部里还是去年九月开会的时候吧?”马处长紧走两步上前握住对方肥厚的手。“今天可要陪蒋书记喝一杯。”

  “呵呵。马处长到我们宁陵来。该是我陪马处长喝两盅才是。祁书记今天去了花林调研工作。估计要明天才回来。麦专员还在省里办事没回来。今天就只有我老蒋来陪马处长了。”大背头男子笑呵呵的道。“请!”

  一干人都随着两位领导鱼贯而入。马元一边微笑着向几个已经在小厅里等候着的组织部干部点头示意。一边随意问道:“麦专员还是去忙撤地建市的事情?”

  “唉。谁说不是呢?各地都在大张旗鼓的撤地建市。咱们宁陵穷是穷了一点。但是也得要脸面啊。这样无声无息的就办了。上边说不过去。给下边老百姓也没有个交待华。从地委组织部副部长到潼县县长、县委书记。再到地委。最后再成为地委分管党群的副书记。可谓老资格的组工干部了。柳道源在介绍宁陵那边领导情况时也专门提及了他。他和柳道源也有十来年地交情。关系一直处得不错。即便是柳道源去了宾州之后。二人也还都有电话往来。

  “呵呵。应该的。应该的。这是关系宁陵全地区人民地一件大事。值得庆贺。值得庆贺啊。”马元笑着附和着。正说间。后面又有二人跟了进来。“马处长。接驾来迟。还望恕罪啊!”

  一个有些尖细地声音钻了进来。马元背后的几个人都知趣的停下脚步。

  “老穆。你和老周跑哪儿去了。马处长他们都来了一阵了。”蒋蕴华皱起眉头道。

  “呵呵。蒋书记。那边有点事情。我和周秘书长去处理了一下。马处长都是老熟人了。不会不原谅我们这点小差错吧。”

  走在前面的是一个个子瘦小的男子。小眼睛。鼻梁上驾着一个银丝框眼镜。一件略大的西装穿在他身上。真有点沐猴而冠地味道。随后一人慢了半步。满脸笑嘻嘻地模样。肥胖的脸上正好和前面这个干猴一样的男子形成鲜明对比。

  穆刚。宁陵地委委员、组织部长。赵国栋脑海中立即浮起柳道源的介绍。柳道源离此人刚刚从土城县委书记提拔到组织部长位置上。赵国栋对此人也不太了解。但是想想这副模样能够走到地委组织部长的位置上。没有点本事可不行。

  后面那个应该是地委委员、地委秘书长周春秀。一个女人般的名字。但是却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壮汉。

  “穆部长。你也是好久没到我那儿来坐了。现在又迟到了了。呆会儿你己看着办吧。蒋书记。你说穆部长和周秘书长该不该罚?”

  作为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的副处长。马元对于地市级班子成员多少都有点印象。虽然未必很熟悉。但是名字、形象以及他们的籍贯和大致任职经历。他都了如指掌。

  “嗯。是该罚。老穆。老周。今天马处长代表省委组织部为我们宁陵地区送来最宝贵的财富。不管啥大事还能大得过这件事情。呆会儿各人罚酒三杯。”蒋蕴华一挥手。“好了。入席吧。”

  蒋蕴华和马元一入座。然而然就以他们俩为中心坐了开来。穆刚坐在了蒋蕴华左侧。而周春秀却坐了马元右边。赵国栋三人也就沿着这个中心向外扩散。

  只是陪同而来地一位地位副秘书长和地委组织部一位副部长却在那里相互谦让。只剩下一个位置。二人表面上都在那里推让。但却没有哪个真正蒋蕴华立即就注意到了这一点。眉头微微一皱吩咐服务员再添一张椅子。只是那边那一桌却只有几个地委办和组织部工作人员加上师傅。寥寥五人坐得却是宽松无比。

  几句寒喧话一说。几杯酒也就下肚。气氛也就慢慢升腾起来。赵国栋三人也算是省里来人。对于这种场合也都不怵。颇有点兵来将挡水来土淹的味道。

  蒋蕴华原本不错的脸色很快就因为穆刚在他耳畔的几句话变得阴郁下来。但很快就又恢复了正常。

  “蒋书记。这连干几杯酒下去。我都还没有来得及介绍这几位同志的情况呢。正好蒋书记、穆部长、周秘书长几位领导都在这儿。我就把他们三位隆重推出。希望宁陵地委能够根据他们的实际情况来安排他们地工作。”马元微笑着环顾四周。声音顿了一顿才继续往下道。

  “这位是袁建彬。来省水利厅水利建设与管理处。这位是曲云峰。来省农业厅经济作物处。这位最年轻地是赵国栋。来交通厅综合规划处。他们三位都是这一次省委选出的最优秀地干部。省委也考虑到现在我们安原全省都面临一个巨大的发展机遇。所以特地将这批优秀干部送下来。希望他们能够为宁陵地区的经济发展作出贡献。”

  “今天祁书记和麦专员都在。我这里就代表宁陵地委、行署欢迎三位同志到我们宁陵来工作。”蒋蕴华面带微笑。“我们宁陵地区可能条件艰苦一些。但是我们宁陵有五百二十万纯朴勤劳的老百姓。有丰富的然资源。而且我们面临着即将撤地建市的历史机遇。有三位来省里各部门的年轻同志来加入到我们宁陵干部队伍中来。我相信我们可以携起手来一起为打造我们新宁陵而作出我们应有的贡献。来。我和穆部长、周秘书长以及其他两位同志代表地委、行署敬三位一杯!”

  蒋蕴华站起身来。穆刚和周春秀以及其他两人也都紧跟着站起身来。端起酒杯。

  赵国栋三人也赶忙站起来。双手端起酒杯。

  火辣辣的宁陵大曲就这样一口吞了下去。这种六十度的高度烈酒味道火辣烧喉。这么一大杯吞下去。顿觉一股子火辣劲儿沿着嗓子蔓延开来。

  酒战一旦拉开序幕。就不是哪一个可以想收手就能收手的了。

  赵国栋一口气被动接受了那两个陪客发招。然后开始反击。从蒋书记开始。逐一挑战。

  柳道源和刘兆国都提醒过他。下了基层就要注意一些细节。尤其是在饭桌上更要注意。很多领导都喜欢通过饭桌上的表现来观察一个人。也就你酒量不行没关系。但是你得把你的气质拿出来。不能藏着掖着。也不能畏畏缩缩。更不能踩假水。哪怕你三杯下去就倒桩。那至少也证明你这个人够耿直。

  蒋蕴华、穆刚和周春秀是领导。赵国栋奉行领导随意己干杯。立即就赢得了三人的一丝好感。其他两个副秘书长和副部长则是喝一半赵国栋干杯……最后再是敬马元。一圈下来六杯下肚。面不改色。都是暗点头。就凭这份酒量下到县里都不会吃亏。

  袁建彬酒量也不浅。他和赵国栋差不多。都是采取单打独斗的方式。不过他比赵国栋显得温和一些。每次半杯。领导们都随意。在量上打了一点埋伏。唯一痛苦一点的就是曲云峰了。面对赵国栋和袁建彬的表现。他唯一能作的就是连喝三杯算是敬了所有在场的领导同事。然后就撂杯子了。

  赵国栋也有些佩服曲云峰。这三杯下去之后脸色便是变得铁青。只坐了三分钟。就再也控制不住直奔卫生间去

  赵国栋见这副场景。又见袁建彬酒后谈兴正浓。与那位副部长聊得正投机。也就只有跟着出去。帮忙打整。好一阵后曲云峰才从卫生间里钻出来。眼珠子已经血丝满布。

  赵国栋叹了一口气。端起准备好的茶水杯递过去。让他这是何苦。酒量不佳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你若是不显示所谓的诚意。又怕领导有看法。所以也只有舍命陪君子了。

  见赵国栋陪着曲云峰回来。蒋蕴华也忙问道:“小曲。没事儿吧?来。上碗面来填填胃口。看来小曲酒量一般啊。喝不下就别喝了。有这个意思就行了。”

  曲云峰也是强忍住内心的难受。只是无声的点点头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深怕一说话。胃里那股子火烧火燎的味道又要窜出来。

  就在赵国栋陪曲云峰出去这几分钟里。袁建彬已然成了桌上的风云人物。他以双杯酒开道。从蒋蕴华开始。连续挑战。逼得包括马元在内的一干人都是连连夸赞。每敬一人都是两杯酒一口干。而对方则随意。逼得蒋蕴华等人也都只能举杯一饮而尽相陪。

  十二杯下去之后。袁建彬脸色微微有些发红。但是仍然是神态不变。反倒是谈锋更健。从安原水利状况到国家今后几年水利政策上的调整。都是如行云流水般娓娓道来。就连蒋蕴华和周春秀都是一脸欣赏之色。颇为被他的言谈所吸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