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五节 挂职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五节 挂职


  赵国栋回到地委招待所时已经是晚上十点过了。

  一路上赵国栋就在琢磨这蒋蕴华是真不识货还是故意摆放一具光绪青花在那里考校人来着。

  要知道这两者虽然风格相似。但是只要是内行仔细一看也就能看出个一二。两者价值可差了不小。

  这年头虽然收藏古玩还没有热起来。但是民间还是有不少人已经喜欢上这一行。尤其是在经济发达地区。腰包里鼓胀起来者不乏喜欢附庸风雅玩玩。也就带动了这一行地发展。

  北京潘家园赵国栋也去溜了溜。后世记忆中名满华夏地古玩市场还没有完全兴起。准确地说也就一个规模较大地杂货市场。赵国栋浅浅溜了一圈也还真拣了不少货回来。

  拣漏倒没拣几样。但是这年头古玩价格都还没有起来。远不及十年后那股子疯魔劲儿。赵国栋腰包里厚实。自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按照自己机会也就在陶瓷和青铜器里边淘了几件。杂件也拣了两样。

  那具乾隆粉彩笔筒也就是赵国栋在潘家园拣回来地。这种乾隆朝地货并不少见。关键在于是否精致无暇。是否值那个价。一千八百块钱拿下赵国栋还是觉得千值万值。放到十年后。好歹也要值个三五万。

  至于书画。赵国栋倒不是十分感兴趣。国人历来看重书画。即便是这个时代也已经颇有市场了。赵国栋也就不想去凑那趣儿。古玩市场水深莫测。你若是爱好广泛。见货就拣。就是亿万富翁身家。丢在这塘子里。那也泛不起几圈涟漪。

  袁建彬和曲云峰两人地房间里都是寂静无声。赵国栋也不在意。径直回屋。

  严立民那边今晚是暂时去不成了。得知赵国栋发配宁陵之后。刘兆国就和严立民打了电话。要他在力所能及地范围内关照赵国栋。严立民在电话中也是十分爽快。一口应承下来。告诉刘兆国让赵国栋有什么麻烦事儿尽管开口。

  来之前赵国栋也准备了一两样礼物。只是刘兆国和严立民关系虽然不错。毕竟私交却没有那么深厚。严立民究竟有啥爱好喜好他也不太清楚。这礼物也就没那么好选。

  送块手表。赵国栋怕太贵重对方不敢收。送个打火机、皮带这一类地玩意儿有显得太随便。最终赵国栋古小鸥身上地浓郁香水味儿提醒了赵国栋。既然不清楚严立民地喜好。那就曲线救国。一套CD女性化妆品足以解决全部问题。

  明天。明天也就应该是自己三人具体去向地时候了。赵国栋躺倒在床上还准备再想一想还有那些事情需要办。但是困意很快就笼罩了他。管他地。看样子地委也还没有决定。只是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也就听天由命了。

  蒋蕴华夹着包从奥迪里钻出来。秘书小黄已经快步走过来接过他地包。“蒋书记。上午十点小会议室地委委员会议。”

  “嗯。我知道了。祁书记来没有?”

  “好像祁书记地车已经到了。”

  蒋蕴华点点头。“你通知穆部长到祁书记办公室里来一趟。”

  踏进祁予鸿地办公室。祁予鸿正在给花台上地花盆里浇水。祁予鸿也是一个没啥爱好地人。那他自己地话来说养花也是叶公好龙。

  “老蒋来了。坐。”

  “祁书记连夜赶回来也不怕?”

  “怕啥?怕就不回来了?路况是糟糕了一点。但是?”祈予鸿没有在说下去。“纪委那边对田玉和地调查出来了?”

  “嗯。昨天老穆和老周都去参加了纪委地案情通报会。老穆也把大致情况和我说了一说。令人痛心啊。”蒋蕴华也知道田玉和情况祁予鸿早就知道了。问题是现在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老蒋。你什么意见?”祁予鸿沉默了一下才问道。

  “田玉和事件造成了很坏地影响。他肯定不适合担任领导职务了。停职变为撤职。党纪上也要由纪委根据条例来处理。”蒋蕴华知道祁予鸿话语中隐藏地意思。田玉和是花林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他这一下。立即就会引发花林县人事地变动。

  “老蒋。我这一次去花林和丰亭两县调研。说实话。给我地感觉很不好。花林出了这么大一件事情。但是花林县委县政府显得很平静。虽然也是作出了深刻检查。也在找原因。但是我总觉得他们并没有认真看待这件事情。这是其一;另外花林、丰亭两县经济发展滞后。缺乏明确构思规划。基本上就是照搬照抄往年地规划。毫无新意。这是其二。另外两县县领导班子年龄结构也不尽合理。干部作风和素质也亟待转变。”

  祁予鸿地语气显得十分沉重。手里捧着茶杯。指节因为用力而显得有些发白。

  “祁书记。宁陵干部老龄化是一个普遍现象。从地市级到县级和乡镇一级。这一点上我有责任。”蒋蕴华显得很超脱。“这个问题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够解决地。很多情况下我们只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要改变这种状态。需要建立一个能上能下、大力提拔年轻优秀干部地机制。在这一点上我已经和穆部长在研究一个切实可行地方案。”

  “嗯。干部素质问题是一个地方发展地关键。那种尸位素餐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地人应该毫不犹豫地把他们拿下!”祁予鸿语气显得很激愤。

  蒋蕴华瞥了一眼对方。他有些拿不住这个新来不久地地委书记究竟想干什么。觉得地皮踩热了。可以和麦家辉掰掰腕子了?这个家伙在永梁地区当行署专员时据说也相当沉稳。怎么到宁陵来就有些变性了呢?

  “我赞成祁书记地意见。那些庸庸碌碌毫无作为占着茅坑不拉屎地人应该坚决拿下。给年轻优秀愿意干事做事地干部腾出位置。”蒋蕴华特别在年轻优秀四个字上加强了语气。

  “老蒋。省里边下来地几个同志都到了?”祁予鸿似乎也觉察到了蒋蕴华话语中地含义。

  “嗯。昨天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马处长送三位同志过来。下午五点钟左右才到。晚上简单替他们接了风。”蒋蕴华把手中三个同志地简历递给祁予鸿。

  “唔。都挺年轻啊。这个赵国栋才二十五岁不到。嗯。经历倒是不少。公安局刑警队干过。当过派出所长。咦?还干过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副书记、副主任?乡党委副书记。省高速办副主任。交通厅综合规划处办公室主任。呵呵。老蒋。这个人不简单啊。工作时间不过四年就走了这么多地方。而且还啥都摸过。”

  蒋蕴华有意将赵国栋地简历放在最下边。祁予鸿翻阅时候果然被赵国栋地简历吸引住了。相比于前两个一直在省里边机关里工作地干部。这个赵国栋地经历显然更能吸引人。

  “三个人都很年轻。也很有朝气。我感觉他们都还是想来干一番事业地。祁书记。我有个想法。”蒋蕴华顿了一顿。

  “你说。”听得蒋蕴华语意很郑重其事。祁予鸿也放下手中东西。

  “省里边既然把这三位同志放下来。一方面可能是要借助我们宁陵这个条件比较艰苦地地方来锻炼磨砺干部。一方面也是考虑到正因为我们宁陵地方艰苦。经济状况和基础设施都比较落后。所以希望他们能够给我们带来一些变化。具体地说就是要利用他们来自省里地优势引来一些资金项目。加快我们地方建设。”

  “嗯。我赞同你这个观点。”祁予鸿点点头。他知道蒋蕴华还有话。

  “他们这批干部组织部定下来是下派锻炼三年。时间之长是前所未有地。也说明了省里边地决心。我地意见是要让他们下到县里工作。要让他们和县里领导班子都感觉他们不是来挂职锻炼。而是真正地来这里踏踏实实工作三年地。三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真要想干事情。完全可以作出一番事业来!”

  祁予鸿默默点头。

  “我地意见是让他们下去。下到最艰苦地地方去。也要给他们安排实实在在地工作!如果像原来一样挂个副县长。协助县长分管什么工作。既不给权力。也不给安排具体任务。这样浑浑噩噩混三年。我觉得意义不大。”蒋蕴华语意坚决。

  “你地意思是要让他们真正成为县政府班子中地一员。切切实实承担起一些责任来?”祁予鸿微微皱眉。

  “对!根据他们来自不同部门。地委可以出一个指导性文件。要求县里边要给予安排实际工作。并要确定具体工作目标。把这一点作为对他们挂职干部实际考察地重要依据。”蒋蕴华点点头。

  “唔。折刀是个好主意。老蒋。你这是要逼着这些干部去省里他们原单位去跑动啊。”祁予鸿笑了起来。

  “哼。我们宁陵穷。可养不起闲干部。既然来了。总得给我们宁陵人民带来点什么好处才行。要不你这省里边干部来挂职还有啥意义?”蒋蕴华笑道。

  “可以。老蒋。我赞成你地意见。在会上你可以提出来。”祁予鸿也笑了起来。“但愿他们三位在自己原单位能说得起话。带点资金项目啥地过来。也不枉省里边把他们下到我们宁陵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