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九节 落足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九节 落足

  赵国栋这个时候自然不清楚蒋蕴华一离开几个县领导已经是各怀心思了。此时的他正兴冲冲的跟着县府办的游主任后边“参观”花林县委招待所。

  “赵县长。我们花林县委招待所位置很好。你看。这条曲折的回廊甬道正好可以通到县委招待所侧门。”

  “游主任。人大常委会还没有任命。赵县长这个称呼还不太好。你还是叫我小赵。或者国栋吧。”赵国栋一边走一边道。

  “那咋行。明天上午人大那边就要开会。不过是个程序而已。”游明富笑吟吟的道:“赵县长从省城里来。这边条件省城里。但是我们这有一点肯定是省城比不上的。那就是空气特别好。这县委招待所背后就是一片树林。还有一个小池塘。养着不少鱼。赵县长若是有那个闲情逸志。没事儿还可以甩两竿子。”

  “老马。老马!”转过几个被爬山虎一类的藤蔓植物笼罩得严严实实的露天回廊。就走进一个小门。“这个***。不知道又跑到那个地方去

  游明富骂骂咧咧的叫唤着:“马本贵。马本贵。他娘的死到哪儿去了?还不出来迎接赵县长?”

  赵国栋不由得皱起眉头。这个游明富说话也太粗犷了一些。就在这县委招待所里吆喝起来。也觉察到了赵国栋眉宇间的一丝不悦。连忙笑着解释道:“赵县长。咱们这是乡下地方。可比不得省城里人都是文绉绉的。老马这个家伙还真喜欢你骂着使唤着他。要不他全身都不带劲儿不舒服。”

  赵国栋有些纳闷。还真有这种人?那不是其性本贱?

  “来了。来了。”一个有些惊咋咋的声音从走廊那边传了过来。“游主任。您老来了?这位是赵县长吧?哇。真是年少有为啊。我老马也算是见过不少领导了。但是像赵县长这种人中龙凤。却还是第一次见到啊。本人马本贵。县委招待所副主任。赵县长。欢迎您光临我们县委招待所。日后您就把我们县委招待所当成您的家。有啥需要尽管吩咐。我们县委招待所十六个工作人员全心全意为您服务。”

  赵国栋不得不承认游明富说得万分正确。这个马本贵你不吆喝着使唤着骂着他。他心里就不踏实不舒服。就他这副谄媚模样和说话语气。你想给他客气都觉得是抬举他。个子不高。却还半躬着身。黄皮寡瘦。声音却还有一种说不出的金属撞击般的“颤音”。

  赵国栋也懒得解释自己现在还不是副县长。就像游明富所说的那样。就是一个程序而已。自己再要纠正那就是矫情就是拿捏。在这下边别人就会人虚伪。

  “马主任。你好。我是赵国栋。以后这三年还要拜托马主任多关照了。”赵国栋微微点头。伸出手去。

  马本富受宠若惊般的和赵国栋一握手。赶紧点头哈腰的道:“赵县长。游主任。这边请吧。二号院早就安排好了。我刚才不放心。又去看了看。一切都准备妥当了。赵县长尽管放心入住就是了。”

  “老马。卫生没问题吧?负责二号院地人安排好没有?”游明富一边走一边问道。他知道这些省城里来的挂职干部。对于居住条件要求未必很高。但是卫生却是很讲究。

  “我的游主任你就放心吧。那一次下来挂职的领导干部我老马没有把他们伺候得舒舒服服都说我老马能干?”马本贵笑得眼睛都快眯缝起来了。“咱们招待所要说条件比不上花林宾馆。但是人员素质肯定比他们那儿强十倍。”

  “强十倍?那何春梅怎么一回事?就这种德行也强十倍?”游明富冷冷的道。

  “嘿嘿。游主任。您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啊。赵县长才来。咱们也得给他留下一个好印象不是?”马本贵挠挠脑袋。脸上笑容依旧。

  游明富大概也觉得自己在赵国栋面前有些说溜了嘴。哼了一声。不再言语。自顾自的往前走。倒是把赵国栋和马本扔到了后面。

  “游主任。先去大厅里吧。咱们招待所里的人都还等着呢。她们都还不认识赵县长。见见面。日后赵县长有啥事儿也好吩咐一些。”马本贵延手示意直走。“赵县长。往右拐就是小院了。您就住这儿地二号院。”

  三人走到大厅里。齐刷刷的两列人都规规矩矩的站在那儿。倒是把赵国栋吓了一条。

  马本贵在这些人面前立即就换了一副颜色。满脸威严肃穆。“大伙儿都来认识认识。眼睛都擦亮一点。这位是我们县里新来的赵县长。省城里下来的。要在咱们这儿住三年。县里定了赵县长住二号院。暂时由萧牡丹和常桂芬负责二号院。下面欢迎赵县长给大家讲两句。”

  马本贵带头鼓起掌来让赵国栋也是措手不及。没想到自己到这招待所也得受到这种待遇。看游明富见惯不惊地模样估计是随便哪个领导走到这儿来姓马的都要来搞这么一出。倒是让赵国栋有些哭笑不得。

  “呃。游主任。马主任。我也没啥讲的。今后三年我就借居咱们这县委招待所了。日后有叨扰麻烦大家地。还请多多包涵。”

  赵国栋话音刚落。马本贵已经率先拍起手来。

  十来个大姑娘小媳妇就这么着啪啪啪的拍起手来。弄得本贵这个家伙也不知道谁哪个领导把他看上了来管这县委招待所。这是唱哪出戏啊。什么时代了。还搞这些。

  “好了。萧牡丹、常桂芬。你们俩去那边把赵县长的包拿到二号院去。收拾好。现在你们俩就正式上岗了。赵县长。有啥事儿你就直接吩咐她们俩。不要客气。我告诉你们俩。好好干。赵县长若是有什么不满意的请您马上告诉我。”马本贵声色俱厉的对站在最前面两个女子道。

  赵国栋没想到马本贵在这帮大姑娘小媳妇面前却是异常严厉苛刻。一帮子女人在马本贵面前都是如见了猫的老鼠一般低眉顺眼。半句大气也不敢吐。

  借着马本贵呵斥一帮子员工时。游明富拉着赵国栋走到一边。“别去看老马卖弄炫耀他的权威。你越站在那儿看。他就越来劲儿。不过招待所里还是得有老马这样一个角色才能让领导放心。都是些大姑娘小媳妇儿的。整日里来往不是领导就是上级或者友邻单位来客。若是出个啥差错。谁都不好过。”

  “也是。不过我看老马是不是太严厉了一些。”赵国栋主动掏出烟递给游明富一支。赵国栋虽然不抽烟。但是也要根据情况不时点一支调剂一下气氛。比如现在这种场合就很适合点一支烟来拉拢距离。前老马言语都收敛许多了。若是碰着没人。那老马骂起人来才不会管你是大姑娘还是小媳妇。日娘倒妈的给你来个够。能把你一个大男人听了那话都得羞死。”

  见赵国栋被游明富拉到一边之后。马本贵又插着腰在一边发了半天威才欣欣然过来。“赵主任。我估摸着也收拾得差不多了。您二位过去看看

  赵国栋总算是把一帮人打发出去了。自己安安静静一个人站在这个小院里。小院地确很小。一个小天井。两个套间房连在一块儿。进去是一个大小合适的客厅。然后靠右就是主卧和带洗漱淋浴的卫生间。靠右则是一间书房。外间客厅也有一个蹲式卫生间。

  小天井里爬山虎遮住了半边。下边还有些葡萄架子。看样子不知道哪一任住客栽下的。

  小院有门。但是看样子从来没有关过。大概是为了方便服务人员进入。

  赵国栋深深吸了一口气。空气格外清新。小院后边松涛阵阵。自己就要在这里渡过三年时光。也不知道日后生活会是怎样。

  “老马。你小子给我盯紧一点。赵县长可不是一般的下派锻炼干部。你手下那帮大姑娘小媳妇别管严一点。别又和田县长那事儿一样闹得满城风雨。唉。咱们花林咋就进出这种事儿?”游明富背着手一边“烦心。出了何春梅那事儿我都把那些心性不端的全部都下了。想来咱这儿干活儿队排得老长呢。这些狐媚子一个个就指望着巴上哪个领导能一下子跳出农门。转个正式工。也不看看自己裤腿下泥巴都没洗干净!可是领导有要求这县委招待所的工作人员必须要品貌端庄。要不就是了咱们花林县的脸。总不能找些麻子圈腿的来这儿吧?”马本贵有些委屈地道。

  “领导有领导的想法。咱们花林啥也没有。上边领导下来若再是看着一帮子土得掉渣的村姑。那还不对我们花林印象更不好?女孩子漂亮也能给人一种美感。也能让领导心情舒畅一些不是?”游明富叹了一口气。“说白了。都是咱们这花林穷慌了的缘故。除了山丘就是土坡。妈的。兔子来了都不拉屎。整天守着几亩薄田刨食。这日子咋不让人心慌?”

  马本贵也叹了一口气。“谁说不是呢?我那小子写信回来说到安都上了大学。他是连寒暑假都不愿意会宁陵。更别说咱们花林了。他宁肯在安都打工守校都行。你说这差距就这么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