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十节 兄弟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十节 兄弟


  赵国栋拿起手机看了看信号。还行。还有两格信号。不是想像中的那样糟糕。随意拨了一个电话出去。给家里报了一个平安。然后又给赵长川打了一个电话。

  赵长川在电话里显得很兴奋。赵德山在湖南湖北的市场开拓进行得异常成功。央视黄金时段的效果果然非同凡响。以至于赵德山在武汉和长沙选择渠道商时都是精挑细选。现在赵德山已经完成了在武汉和长沙的渠道工作开始转战成都和贵阳。每周就在成都和贵阳之间飞来飞去。

  而这才三月下旬。已经陆续有一些性急的渠道商开始大批量进货了。生产基地不得不提前半个月进入正式生产期。经过全面检修后的所有机器一切运转正常。开足马力生产。产量也迅速从淡季的每天三万到五万瓶提升到了每天三十万瓶。估计进入四月产量就要提升到每天五十万瓶。进入六七月极盛时期时争取将产量提高到最高八十万瓶。

  这种情况在赵国栋预料之中。央视对黄金时段招标的热炒必定将这些招标并拿下了一些时段广告的企业产品形象带来前所未有的提升。而沧浪之水优秀的广告设计和流传千年的广告台词无疑成了最大亮点。虽然不是标王。但是赵国栋认为这个广告效果已经达到了标王的效果。加上在体育子使得沧浪之水成为喜好体育的观众们的首选矿泉水。

  赵国栋提醒赵长川在拓宽市场地时候也需要注意产能状况。取水区域的出水量都有一个限度。无限度的扩大产能只会竭泽而渔。而在其他省份选择合适的取水点应该要纳入公司的考虑范围了。这样也可以有效的减少运输成本。当沧浪之水这个品牌已经彻底打响之后。事实上取水点在何处已经影响不大了。当然公司和品牌形象还需要进一步巩固和提

  沧浪县这边的主取水地最大限度只能满足每天一百五十万瓶的生产量。超过这个量。就会对这个取水区域造成一定不可修复的损坏。这一点赵国栋和赵长川等人都已经专门邀请地矿部门专家进行研究过。

  “长川。你和德山两个现在可好。飞机来飞机去。可你老哥现在惨了。呆在花林这鬼地方。感受不到一点现代气息。踏出门就是和江庙老街差不多地街道。去一趟宁陵得在路途上颠簸两个多小时。如果是作公共汽车那得要三个半小时。这不是要把你哥折腾死么?”赵国栋躺在床上享受着难得的清闲。一边调侃着对方:“你看你啥时候来慰劳一下你哥啊。这地方我看连个好一点吃饭的地方都没有。要不你给我带点海鲜过来?”

  赵长川在电话那边沉默了后才粗声粗气地道:“哥。你说你图个啥?还去宁陵那破地方干啥?那儿一月能挣多少钱?现在咱们公司正是发展壮大的最佳时机。有你掌舵。咱们心头都踏实。公司也可以发展更快。你为什么就这么恋眷那个干部身份呢?人家沿海好多干部都辞职下海了。你为啥就看不穿这一点呢?”

  “长川。我知道你和德山心里的想法。公司现在的确处在一个发展的关键时期。但是是不是离了我就不转了呢?我在这儿也一样可以和你们通电话。一样和你们交流讨论。公司有啥变化我一样了如指掌。至于具体操作。你和德山还有刘成我觉得完全可以胜任。我有我的想法和追求。经商办企业不是我的终极目标。”赵国栋悠悠地道。

  “那哥你是想干啥?当官?当到什么样的官你才满足?”赵长川情绪稍稍平复了一些。

  “对于我来说。当官不过是一个手段。一个更好的平台。是实现我的一种方式而已。我是想要做点事情。作点实实在在的事情。所以我选择来宁陵。”赵国栋语气十分平静。“宁陵很穷很落后。我觉得我可以为这里做点事情。我并不是什么圣人。以肩负天下兴亡为己任。当然也没有那个能力。但是我觉得我可以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我。仅此而已。”

  电话那边的赵长川又是一阵沉默。己这个兄长的心思永远无人能够猜透。有如此美好的前程不要。却要去当什么干部。还要主动去贫困地区。你说是他真是那种焦裕禄式地人物么。又不像。要说奢侈浪费起来。比谁都舍得花钱。连己和德山都觉得惊讶。这就是己的兄长。

  “哥。需不需要公司为你那儿捐点款什么的?”赵长川又是沉默良久之后才道。

  “不用。捐款起不到什么作用。对于一个贫困地方来说要想改变这里面貌。不是靠施舍般的捐钱捐物。而是需要让他们具备我发展的机制能力。这是一个综合性的工程。”

  赵国栋很清楚这种捐款地弊病。什么脱贫发展基金。什么希望基金。固然有起积极的一面。但是这也在某种程度上使得这些地方政府和基层干部产生了一种惰性。让他们懒于去思考其他方式来改变己家乡的面貌。赵国栋是最为反感这种方式来进行所谓的脱贫

  “那哥你打算怎么来帮助你现在所在这个地方改变贫穷落后的面貌呢?”赵长川心情慢慢平静下来。语言也变得有针对性。

  “方式多种多样。比如招商引资。又比如去跑一些项目。或者利用本地优势来搞一些加工型企业。这些都可以考过现在谈这些为时过早。我准备等县里边确定了我的工作分工之后再好好下去跑一跑。不过我估计这边交通条件很差。所以为了对我己的安全负责。我准备把公司的那台丰田沙漠王子征用了。”赵国栋笑着说出了己的打算。

  “呵呵。哥。说了半天。原来是在打这台车地主意啊。这可是二哥地最爱。你要是横刀夺爱。他从贵阳回来还不得和我拼命。平时只要他在。就连我都挨不着这台车的边儿啊。”赵长川在电话里也大笑了起来。很难得听到己兄长说需要个什么。咋一听还真觉得新鲜。

  “咋。德山还敢跟我争?我要用车还得给他请示?”赵国栋也笑了起来。“还反了他不成?我就当他面把那车砸了他又能咋地?”

  “呵呵。哥。德山可没招惹你。我的意思是说没必要。你要用。德山还能不心甘情愿的送给你?只是送给你了。他肯定也得再买一辆。他这人用惯了这车。就觉得开着舒坦。还能看得起公司里那辆奥迪?”赵长川声音在电话里很清越。“还不如再买一辆新车。上公司户头。你拿去用就行了。省得麻烦。宾州离你们哪儿也不是太远。”

  奥迪都看不起了?赵国栋叹了一口气。这就是差距。宁陵地委也就只有四辆奥迪。除了书记专员用的是老皇冠。也有地委副书记、人大地工委主任以及政协地工委主任用上了奥迪。其他地委委员们也都只有桑塔纳代步。

  “也行。省得德山说我横刀夺爱。对了。沧浪那边你有没有”赵国栋沉吟着道。话还没有出口。“哥。我早就考虑过了。公司刚新买了一辆切诺基。准备交给那边。也省得刘成工作起来不方便。”

  “嗯。很好。你能考虑得这样周全我很高兴。大家都是一家人。但也要注意一些小细节。免得生出不必要的嫌隙。”赵国栋是发内心的高兴。赵长川已经成熟了。能够考虑到方方面面的感受。这就很不容易。不像赵德山这样的马大哈。

  “哥。你放心吧。我有分寸。企业在发展。我也得学着怎么管理才行。要不迟早也被淘汰啊。”赵长川笑了起来。“哥。这不是你经常鞭策我么?活到老。学到老。”

  “得了。得了。少把这些功劳推在我头上。你学习也是我的鞭策?你要没觉性。谁鞭策你也没用。”赵国栋打断赵长川的话:“好了。啥时候来看你哥吧。这地方啥都落后。唯独空气清新。在这工作三年。估计得多活好几年。”

  “行啊。我马上安排办公室联系安都那边的车商买车。争取一个星期之内上完户就给一口答应。“还有一些事情电话里一时间也说不清楚。还得当面和哥你合计合计。”

  “一个星期?有那么快么?”赵国栋意似不信。

  “哥。安都那边有的是大贸进来的现车。又不是只有一家卖车的。当天就可以提车。至于上户。哼哼。咱们公司现在是宾州这边的利税大户。他车管所不也得提高效率?大不了。等一段时间你来宾州这边一趟把车牌挂上罢了。”赵长川话语里压抑不住的豪。

  “呵呵。行啊。咱们这边如果能有像沧浪之水矿泉水公司这样一家利税大户。估计也是一样热情相待。”赵国栋感慨道:“好了。有啥话等你留到过来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