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十一节 分工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十一节 分工

  县人大常委会的任命通过得相当顺利。毕竟这也不是第一次搞这种程序过场了。挂职干部也需要通过法定程序来完善手续。哪怕人家只在这里干一个星期。那也得走这么一遭程序。

  不过在下午的县委常委会上就赵国栋工作安排问题上县里两个主要领导却有了一些不同意见。在花林县里这种现象比较少见。

  并不是说邹治长和罗大海之间相处得十分融洽。那个地方的县委书记和县长都不可能亲密无间。除非书记县长一肩挑。

  但是花林情况特殊一些。邹治长已经在花林担任县委书记快四年了。一直在谋求调走。尤其是在宁陵地区撤地建市之机。可能会涉及一大批人事调整。邹治长极有可能借这个机会上调。罗大海就很有可能顺理成章的接任书记。在这种情况下。这一年来两人的关系也就趋于缓和。反映在工作中也就相对默契了。

  罗大海很有可能接任邹治长的县委书记。田玉和和方持国则一直在竞争县长一职。原来外界传言田玉和甚至可能力压方持国一头接任县长呼声更高。但是现在田玉和垮台。变数就无限度增加了。

  罗大海不想在这个本来就已经受到影响的县政府工作再添多少变数和乱子。这样无论他处在什么位置上都很不利。一个毛头小伙子。如果真要让他分管一大摊工作。罗大海就担心会出什么乱子。虽然蒋蕴华言语在耳。但是罗大海还是想要稳妥些。所以在常委会上他建议只由赵国栋负责招商引资工作这一项具体工作。至于接任田玉和工作之后的廖永忠分管的农业、水利工作则由其他三位副县长来分割承担。

  但是这个意见遭到了邹治长的反对。在邹治长看来既然蒋蕴华已经明确将地委意见传达下来之后。县委县政府就应该要让来挂职的干部承担起重任来。在地区没有明确意思要为县里增加领导之前。赵国栋就要当作真正地副县长来使用。至于说赵国栋不熟悉地方情况那也需要一个过程。

  按照邹治长地意见原来分管工业、交通、安监、建设、国土的副县长韦飚可以把廖永忠的工作接起来。而韦飚原来分管工作中的工业、交通、安监工作划给赵国栋来分管。把另一个副县长苗月华分管的科教文卫中的科技工作也交给赵国栋来接手。而把建设、国土这一块交给苗月华来分管。这实际上也就是加强了苗月华的分管工作。至于另外一名民盟成员副县长辛存焕继续分管计生、商业、民宗、环保、旅游、民政和优抚双拥等工作。

  罗大海当然知道邹治长地打算。苗月华和邹治长关系不治长从地委宣传部副部长下来当县长时就把苗月华从丰亭县委宣传部副部长调到花林当县府办当主任。而当邹治长升任县委书记之后。苗月华也就顺理成章的当上了副县长。现在邹治长即将离开。看样子是想要把苗月华扶进常委。所以才会加强苗月华分管工作。这让罗大海相当恼火。

  你一个都要走了人还在为下一任的事情上蹿下跳。这就难免罗大海心里不舒服了。但是邹治长虽然很有可能要走。但是究竟能不能走。走到何处去。还充满未知数。现在他还是县委书记很多事情就得他来说了算。就连本该由罗大海来主导的县政府工作分工为题他也一样可以理直气壮的干涉。这也让罗大海深深感受到这一把手地威力。

  整个一天赵国栋几乎都是在煲电话粥里度过的。上午现人大常委会表决任命通过。下午县委常委会开会研究工作分工。这都没有赵国栋的戏分。除了中午游明富鬼鬼祟祟来告诉自己表决已经通过之外。其他就没有谁来理睬自己了。连本来有些腻烦的马本贵都不见踪影。这也让赵国栋意识到自己在这里的形单影只。

  “笃笃!”

  “请进!”坐在书房里的赵国栋百无聊赖。只能把带来地书一本一本翻出来重新品味。《第三次浪潮》赵国栋已遍了。互联网时代即将到来。但是似乎和自己呆地这个花林县似乎相当遥远。连电脑都没见到几台的花林。不知道距离互联网时代还有多远?

  进来地是有些怯生生的一个女孩子。赵国栋知道她叫萧牡丹。是专门为这后边三个小院服务地服务员。

  准确的说就是为自己服务地服务员。因为这三个小院目前只有自己一个人居住。连赵国栋自己都觉得两个服务员专门为自己服务是不是太奢侈

  而马本贵只用了一句话就让赵国栋彻底无语。花林什么都不值钱。两条腿的人更不值钱。如果赵国栋不来挂职锻炼。县委招待所就只需要十四个工作人员。也就是说有两个服务员会卷起铺盖卷回家。也就是说这些好不容易从山里边挣出来的大姑娘小媳妇又只有灰溜溜的回家继续去过那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

  因为自己的到来。县委招待所可以多保留两个临时工编制。而自己的到来也变相的带动了花林县的农村劳动力的解决。至少有两个剩余劳动力会因此获得一份较为稳定的工作。

  赵国栋深为感慨。

  “小萧。有什么事么?”看见萧牡丹在自己目光下低垂双手。一副不知道手脚往哪儿放的模样。赵国栋也觉得好笑。这女孩子看样子也就只有发用手绢束成一个马尾巴。白净净的脸盘子上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如果说把马尾巴变成长辫子。那就真是成了李春波唱那首歌中的《小芳》了。

  “赵县长。我来问问。您有没有什么要换洗的衣物?”萧牡丹一走进房间就觉得自己手脚发软心里边砰砰跳个不停。心就想要从胸腔子里蹦出来一般慌得厉害。连带着声音也变得蚊蚋般大小。

  “没有。我有大件衣物知道拿给你们。其他就不用

  “不。不行。马主任说了。您地所有一切衣物都由我和桂芬姐负责清洁。您放心。我们一定会替您洗得干干净净。”萧牡丹地脸红如发烧一般的红了。胸前起伏也更是厉害。

  “真的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洗。”赵国栋笑了起来。这马本贵还真把自己当没出过门孩子了么?自己好歹也在江口一中和警专独自一人生活过六年。啥还不是自己干?

  “不行。赵县长。我和桂芬姐就是专门负责您和您住所各种服务。如果没有做好。马主任会怪罪我们的。”萧牡丹也是这一批才进来的。这还是托自己老舅替县委办一个领导买了两条烟两瓶酒才算是占到这个名额。估计桂芬姐也差不多。

  “没关系。我这本来也忙你们的吧。我和老马说说就行了。”赵国栋漫不经心的道。

  “不行。赵县长。您不能去说。您一说马主任就觉得我们没事儿干。说不定就要我们回去了。”

  萧牡丹是真急了。听说因为出了事儿。现在县委招待所进人卡得特别严。光人长得漂亮不行。还得心性老实。免得出事儿。原本马本贵就是觉得自己和桂芬姐在里边最老实。才会让自己和桂芬姐来干这最轻松又能接触领导地活儿。就像那些小姐妹们说的那样。保不准哪天领导觉得你顺眼听话。就让县里替你解决一个合同工编制。那你就算是活出来了。

  现在这赵县长一说这儿没啥事儿干。马主任要么觉得是赵县长不满意。要么就是真觉得自己二人偷懒。那自己和桂芬姐就麻烦了。

  “这么严重?”赵国栋是真有些诧异了。“可我这儿真没有啥需要你们干的啊。卫生你们都打扫得很干净了。衣物总不能我天天都换下来让你们洗吧?”

  萧牡丹急得都快要哭出来了。“赵县长。您就行行好。以后您起床就别叠被子。这些活儿都由我们来干。更不能去打开水。您就等着我们替您弄好您再洗漱就行了。”

  见小姑娘是真急眼了。赵国栋也就收拾起原本漫不经心事情却是决定着别人地命运。这不能不让赵国栋感慨。这就是官。为什么那么多人痴迷于仕途的爬升。或许是为了实现什么。也或许就是为了这种可以主宰别人命运的感觉。

  “小萧。你坐吧。坐下来好好说。”

  “赵县长。我求你了。我和桂芬姐来这儿干活也不容易。现在上哪儿去找份好一点的工作啊。田里的活儿家里人都能应付。可家里始终那么穷。我弟弟还在书。总得找点钱回去才能供他把高中完。家里人还只望着他能考个师范好跳出去。”

  萧牡丹也不知道怎么在对方面前说起这些话来了。只是觉得心里发慌也就一下子抖落出来。“家里农活也就那么多。一亩田。四亩地。还有就是十几亩荒山。一年农业税、水利费、双提款。外加种子、化肥钱。不算人工。一年下来都剩不了两个。也就是能落下家里人吃的粮食。”

  “那你们为什么不发展副业呢?”赵国栋也真有些感兴趣起来。“你家是哪儿地?”

  “我家是双河乡地。副业?你是说养猪还是养鸡养鸭?养猪现在饲料涨得厉害。根本赚不到钱。弄不好就还要亏本;养鸡。要建鸡舍。稍不留意一场鸡瘟下来。一切都完了。”萧牡丹心渐渐平静下来。她觉得眼前这个赵县长似指气使盛气凌人。也不像是那种高不可攀地模样。或许是人家是从省城里下来的。人又年轻就和气呢?

  “那你们为啥不想想办法种种果树或者其他经济作物呢?”赵国栋也知道发展养殖业存在很多风险。疫病是其中一个原因。而现在饲料价涨。小规模养殖实际上只能起到一个积蓄地作用。甚至连人工钱都挣不回来。

  “种什么果树?原来县里也有人来推广这样。推广那样。今年来种苹果。明年来换梨。花了不少苗钱。但是种下去要么老是长不大。要么就是不挂果。或者就是结出来的果子根本就不像他们说地那样好。卖都卖不掉。只有喂猪。我爹一气之下把它们都砍了。”萧牡丹叹了一口气。

  “就没有一个成功的?”赵国栋意似不信。

  “有啊。隔壁零水镇他们种了梨。果子真不错。我都吃过。又甜水又多?可卖给谁?县城里倒是卖了一些。可大部分都卖不出去。县里也去省城和宁陵请人来买。但是人家说路途遥远。而且公路又不好走。拉一车回去。都得烂掉一半。”

  赵国栋觉得这个女孩子嘴巴还能说。不像是一般乡下女孩子。便问道:“小萧。你为啥不书了呢?”

  “我了啊。在区里中学要钱。我就只有算了。而且我成绩本来也不算好。了也考不上大学。没啥意思。”萧牡丹坦然地道。

  赵国栋黯然无语。农村经济状况地恶化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虽然绝大部分地区的农民温饱问题能够得到基本解决。但是要想将生活层次再提升一步就显得力不从心了。而最关键一点就是大量的剩余劳动力找不到合适的出路。

  这不是哪一个人或者哪一个领导就能解决的问题。

  花林县人口六十八万。其中农村人口就有六十三万。仅有五万城镇人口。而花林无疑就是整个宁陵地区的一个缩影。较之于安都、建阳那边相对活跃的乡镇企业和私营企业。这里更像是死水一潭。从花林县这个县城就可以看出来至少十年前这个县城就是这副模样了。

  或许是意识到自己在这里逗留地时间太长了。也或许是才意识到自己是在和一个县领导说话。萧牡丹突然啊了一声跳起来。鞠了一躬惊慌失措的道:“对不起。赵县长。我怎么会在您这儿胡说八道?啊。请您一定不要将这件事情告诉给马主任。谢谢您了。”

  就在赵国栋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这个女孩子便夺门而出。让赵国栋连招呼都来不

  赵国栋掂量了一下放在桌案上的县情介绍。这是县府办己准备的。县里基本情况都在这上边。但是赵国栋除了想了解这上边的东西之外。更想实地下去看看花林县地状况。农业、工业、商业、交通。基础设施。一切的一切。虽然他不知道县里边分工会分给自己什么工作。但是有一点他确信肯定会扔给自己。那就是交通。

  而交通恰恰是花林最大的困难和瓶颈。

  赵国栋目光落在花林县地图上。花林县的位置的确不太好。正好处于整个安原省的东南角。再往东就是湖南境内了。而向西北到宁陵需要经过曹集县。向南则直接进入宾州境内地蓬山县。而向北则是通城地区。可谓一个典型地两省交界地带。

  花林地处丘陵区。道路基础设施相当薄弱。连通往地区行署所在的宁陵道路状况都相当糟糕。这更是严重地制约了花林经济的发展。

  要想富。先修路。这句话在花林似乎更具有特殊意义。尤其是在一个没有铁路地地区。公路建设就显得更加重要光是依靠从上边跑项目来寻找投入是不现实的。就算是省交通厅能够给予一定资金和政策上地扶持。但是单单依靠上面。也不可能让花林的交通建设上一个台阶。

  赵国栋正在思衬间。却听得外面一阵脚步声。“赵县长。赵县长!”一听赵国栋就知道是马本贵那特殊的金属颤音:“老马啊。啥事儿?”

  “呵呵。你可还真能坐得住啊。县里边下午不是研究工作分工么?你都不去关心关心?”马本贵蹑手蹑脚的走进来。见赵国栋房里没人。这才压低声音道:“县里边分工都出来了。你分管工业和交通以及招商引资。还有科技。”

  “哦?”赵国栋怔了一怔。一边挥手示意马本贵坐。一边随口问道:“你咋知道?”

  “嘿嘿。我老马消息可是比谁都灵通。往县委大院里一走。啥消息都漏不过咱耳朵。”马本贵斜着屁股坐在沙发里。一边神神秘秘的道:“赵县长。我看这一次县里那几副头子是故意给你抖包袱呢。你得马上去找邹书记反映。你分管的都是一些啥感兴趣起来。这马本贵看样子还真有点古道热肠的味道。

  “你想想。分管工业、交通和招商引资还有科技。这是啥活儿啊。要放在省里边。那再咋也得是个像样的来管吧。可在咱们这宁陵这花林。那就不是这么一回事儿了。”马本贵诡秘的笑了起来。“那就是在糊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