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十二节 收买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十二节 收买


  “哦?有这种说法?”赵国栋不动声色的问道。

  “呵呵,赵县长,咱们花林情况你还不知道,工业,说得好听,有啥工业?是县里那个改名叫农机厂的铁器社呢,还是那个现在发工资都困难的木材加工厂?要不就是那个要咽气咽不下去的县建筑公司?”马本贵笑起来的形象很猥琐,“这屁点大几个破落企业也能叫工业?交通,咱们花林的交通状况算得上是全宁陵最糟糕的吧,您是交通厅里来的,这一块你怕是跑不掉,咱就不说了,招商引资也差不多,咱这边有啥东西值得人家眼巴巴的跑来往你这儿扔钱?科技,唉,咱都不知道咱们花林还需要啥科技了。”

  马本贵一阵言语听得赵国栋很是不悦,他也不知道这个家伙是不是谁派来故意来挑起矛盾的,但是想一想也不像,自己也不时傻瓜,就凭他这几句话就能相信什么,何况这也是县里常委会定下来的分工,自己纵然是心里不舒服也不可能在这初来乍到的时候就去干个什么,这又有何意义?

  “老马,咱们这花林情况这么差,难道说前几年里就没有啥变化不成?你把咱们县里领导是不是看得太那个了一点?”赵国栋假装随意的问道。

  “那也不是,要说县里边领导都没本事也不对,至少您的前任田县长就还是有点本事的。”赵国栋地话显然戳在了马本贵的要害上。让他说也不好,不说也不好。犹豫了一阵才吞吞吐吐地道。

  “哦,我到宁陵这边来已经听了不少人说这位田县长了,可就是从来没有见过面,也不知道这个田县长究竟是何方神圣,怎么就会这么多人说起他呢?”赵国栋真的对这位被外界传得沸沸扬扬的“传奇”县长很感兴趣。也很想了解这个田玉和的真实情况。

  “嘿嘿,这个,赵县长,这事儿一时间还真难说清,您才来,多呆一段时间就慢慢知道了。好了,我也不打扰您了,赵县长您好生休息吧,待会儿就该开饭了。”马本贵也觉得自己再在这儿坐下去只怕就真的有点烫屁股了,赶紧站起身来想走。

  “老马,离吃饭时间还早,我就想听听你知道地田县长的事儿。”赵国栋的语气变得有些冷漠。桌案上的那包中华也落在赵国栋手中抽出一支,慢慢点燃。

  仿佛是被赵国栋这一句话狠狠抽了一鞭子似的,马本贵原本已经踏出一步的身体有些艰辛地扭转来,脸上神情也变得有些苦涩:“赵县长。您这不是在故意害我么?若是要让别人知道我在您面前乱嚼舌头,那我还能在这县委招待所里混么?”

  “老马。你会在县委招待所里混得好好的,也许日后还会混得更好。这是我说的,你记住。”赵国栋淡淡的道:“至于嚼舌头这种说法你不觉得好笑么?我找你了解情况。还需要向谁请示不成?或者你对你手底下那帮小姑娘没有信心,担心她们会去说啥不成?”

  被赵国栋有些强势的话语震得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先前接触的赵国栋那种和善可亲地面貌似乎一下子都消失无踪,马本贵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喉结处一阵蠕动,“赵县长,我真没啥说的,其实我也并不了解一些啥情况,我。。。。。。”

  “好了。老马。如果你真地啥也不了解。那你可以走了。”赵国栋深深吸了一口烟。烟柱从鼻腔中缓缓喷出。“但是记住。日后你就不必在我面前说任何事情了。”

  马本贵脸色变得红一阵白一阵。想要往外走。但是却又有些不甘。犹豫良久。马本贵才有些痛苦般地道:“赵县长。我只知道一些情况。至于背后地内情我也不太清楚。”

  “噢。你说你知道地。我地脑袋不是装豆渣地。知道考虑。我地耳朵也不是过了今天酒啥也听不见了。也不是只能听到你说地。”赵国栋指了指自己对面地沙发。“坐吧。老马。你觉得我这个人是那种口无遮拦地人么?”

  “咳。赵县长。你不知道。咱们这花林县堂子野着呢。”马本贵似乎还是难以下定决心。

  “老马。听说你儿子在安都大学?”赵国栋随意地问道。

  马本贵眼睛一亮。“是啊。赵书记。您也知道?”

  “嗯,学啥的?”赵国栋眯缝起眼睛,是烟熏的,这种抽烟装酷的确不太适合他,但是要在一个比自己大二十来岁的人前装酷扮成熟,一时间他也实在找不出更好的办法来。

  “学法律的,就在安原大学。”马本贵脸上充满自豪,显然这个儿子是他最大的骄傲。

  “嗯,有没有留在安都的打算?”

  赵国栋也知道这个时候说这些话显得有些下作,但是他需要以最快时间掌握花林本地情况,如果说要让自己花上一年半载才能摸清楚花林本地干部的底细,他实在没有那么精力和时间,而眼前这个家伙无疑是最合适的对象,而要让这个家伙心甘情愿的为自己效劳,很显然光靠威胁压迫是不行的,有针对性的利诱才是最有效果的。

  马本贵觉得自己嘴唇都有些发干了,自己儿子已经大三了,马上就将要面临毕业分配问题,现在虽然国家不包分配了,但是工作肯定没有问题,但是儿子已经明确表明态度不愿意回宁陵更不用说花林这破地方了,但是安都是那么好留的么?

  只怕就是县委书记、县长的儿子姑娘大学毕业要想留在安都也不是一件容易地事情。若是辛辛苦苦考个重点大学出来又去找个泥饭碗。马本贵咋也想不通,但是眼前似乎一抹希望出现了。难道这就是自己一家子可能要遇到的贵人?

  “咋,咋没有啊,只是这省城哪有那么好留啊?现在学校都不包分配了,若是分到哪个企业里,又怕这企业真有个起落孩子日后生活没着落子都在发紧。这县委大院里可从没有人问过自己这种事情,就是问起也不过就是说好好出来争取分到那个政府机关里,而现在眼前这个年轻人表现出来的态度却又是如此随意,彷佛这种事情在他眼中也就是易如反掌一般。

  “老马,你若是信得过我呢,日后你儿子有啥事需要我帮忙。就吱声,别的不敢说,这种事情还算不上啥。”赵国栋一副大包大揽的架势。

  马本奎自然知道对方这般话语中隐藏的含义,若是自己能够好好跟着他,儿子地工作就不是问题,这纯粹就是**裸的交易,再说难听一点就是收买。但是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哪里哪一样不是交易?只不过看你出价够不够罢了,而现在,自己显然没有选择。而且还得求着对方来收买自己,因为对方开出的条件实在让他难以拒绝。

  一个小时之后。马本奎有些兴奋夹杂着疲倦的离开了赵国栋的小院,对方需要知道的他都说了。既然出卖了那就索性干脆一些,马本奎也清楚。正如赵国栋自己所说地那样,这些事情他迟早也能知晓一个大概,就算是没有自己了解得那么透彻清楚,但也**不离十,时间早晚而已。

  赵国栋若有所思的坐在书桌背后的椅子中,脸上浮起的笑容发自内心。

  真是有意思,这个田玉和他一时间还真找不出合适的语言来评价他,有情有义还是胆大妄为?走钢丝的赌徒性格还是肆无忌惮?

  不管怎么样,赵国栋得承认这田玉和是个人物,至少在能力上绝对是个人物,这个能力恐怕是指多方面,甚至包括床上的,要不咋能把几个女人都摆得服服帖帖。

  三十一岁还是一个地区农业局地普通科员,三十八岁就成了常务副县长,而且差一点就要上县长位置,七年时间完成几个台阶飞跃,原因无他,就是敢于押宝,敢于把宝押在了当时还是地区农业局副局长的麦家辉身上,麦家辉一人得道,青云直上,他也就鸡犬升

  似乎用鸡犬升天这个词语不太准确,田玉和能够在花林县里玩得风车斗转,没有点本事不行,尤其是在这个县财政收入一年只有三四千万的绝对穷县里,的确是个人才。

  据马本奎所说田玉和除了在政府开支上精打细算外,也想了不少办法开源,比如扶贫资金,他和省扶贫办关系非同寻常,每年总能弄来不少资金,就算是罗大海对田玉和再是不满,但是在这一点上也要承认没有田玉和,他这个县长不好当。

  又比如省农业厅和林业厅地一些补助项目资金每年也总能多多少匀点到花林县这边,甚至有些资金到地区是带括号的,直接用于花林,让想要分一勺羹地地区部门也是只能眼睁睁的落到花林县帐户上,这也使得花林县这个国家级贫困县虽然十分穷困,但是政府机关勒紧裤腰带也总能熬过去,到年终也还能有那么一点表示让干部们回家过年。

  相较于和花林情况差不多地苍化、曹集以及丰亭这一类县份,那就要艰难许多了,这些县份的干部们每年过年总免不了骂娘,但是真要让他们舍弃这份工作却没有人敢有这份脾气。

  至于田玉和地落马事件,马本奎却只能提供一些表面情况了,但是有一点无论是马本奎还是赵国栋都可以肯定,是有人设计好了圈套让田玉和钻,要知道田玉和也是一个相当小心的人,以前和几个女人之间保持有关系也有人知晓,但是总是查无实据,而且没有哪一个女人承认,何况这种事情在花林县委县府中也非田玉和独有。

  好在田玉和本事也不差,在绝对劣势下逃出生天,保留了东山再起的资本,也不能不说他手段高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