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十三节 瓶颈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十三节 瓶颈


  果然马本贵刚走,游明富就通知他到县政府第二会议室开会,赵国栋也知道关于自己的工作安排也该尘埃落定了。

  这第一次县长办公会一直开到晚上八点才算结束,罗大海通报了宣布了上午县人大常委会的任命决定,免去田玉和花林县人民政府副县长职务,任命赵国栋为花林县人民政府副县长。

  同时通报了县委常委会关于调整县政府领导工作分工的意见,由廖永忠暂时分管原田玉和分管财政、人事、金融、法制、信访工作,副县长韦飚分管大农业这一块,也就是农业、林业、畜牧业、水利,这也是原来廖永忠分管这一块,花林县是农业县,农业工作作为重中之重,历来由进入常委的副县长来分管,韦飚是老资格副县长,虽然没有入常委,但是接手这一块也在情理之中。

  但是原来韦飚分管那一块却被分拆,原来分管教科文卫的副县长苗月华,将科技这一块交了出来,却接受了韦飚原来分管的建设和国土这一块,而韦飚分管的另一部分工业和交通、安全监管以及招商引资,加上苗月华交出来的科技这一块就交给了赵国栋,而原来的副县长辛存焕分管工作则不变。

  这个办公会实际上并没有给赵国栋多少商量余地,县委常委会确定下来的意见,体现在县长办公会上也就是一个具体化而已。马本贵地消息还算是准确灵通,所以当罗大海宣布分工情况时。赵国栋并没有任何反应。

  倒是罗大海问了问赵国栋有什么想法,赵国栋也只回应了几个字,服从安排,安心工作,并在无其他多余话语。

  罗大海在作最后强调讲话时也提出了一些具体要求。尤其是在赵国栋这一块上,罗大海希望赵国栋能够发挥主观能动性,力争在三年任期中改善花林县糟糕的道路交通条件,同时在尽可能地为花林县引来一些能够促进本地区经济发展的企业。

  回到小院内的赵国栋手中拿着一份名册,那是自己分管的部门以及联系部门的主要领导电话号码以及传呼号。

  乍一看一大堆,从计经委、工业局(乡镇企业局)、供电局、交通局、招商局、安监局。再加上负责联系地单位如邮电局、烟草专卖局等,林林总总一大堆,赵国栋瞅了几眼就失去了兴趣,这些局行虽不少,但是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没有多大意义,像计经委和工业局这种单位,完全是靠上面政策。而供电局这些单位对于你花林县政府也是属于爱理不理的,要让他们给你多少直接的支持,不太现实。

  “赵县长,您还没有吃东西吧?”赵国栋抬起目光。却见托盘里摆着一晚热气腾腾的煎蛋面,金黄的煎蛋。翠绿地蔬菜,配上清汤挂面。顿时引得赵国栋食欲大动。

  “谢谢了,小常。”赵国栋由衷的道。

  从办公室回来。赵国栋就在琢磨自己地工作该如何打开局面。工业。交通。招商引资。这三位一体。但是花林县却没有像样地工业基础。就像是马本贵所说。一个农机厂。一家建筑公司。还有一个木材加工厂。都是等死地企业。如何让他们摆脱破产命运获得新生。倒真是一个棘手地问题。

  若是以赵国栋地意见。那就是直接出卖或者白送。只要能够把三家企业职工问题接手。这种企业完全可以走山东诸城地路子。半买半送也好。白送也好。政府根本没有必要在参予到这种竞争性企业地经营中去。也没有精力和义务来为这些企业生存绞尽脑汁。有那份精力还不如放在如何出台政策、打造环境引来外来企业投资。培植税源。那才是正经。

  但是赵国栋也清楚这里不是华阳。不是江口。在这里地思想观念还远不能与安都那边相比。就连地委都没有这方面地意向性政策。自己初来乍到如何敢来冒天下之大不韪?那不是安心激起所有人地反感敌视?

  赵国栋虽然年轻却还不至于如此不理智。他地想法是在其他方面先突破。打开局面。打下一些基础。然后再来推进这方面地改革。

  但是突破点在哪里?

  常桂芬小心翼翼地站在门边阴影里观察着这个据说是花林县有史以来最年轻地县级干部。方面阔嘴。因为台灯灯光缘故。面部略略有些阴影。更显得面部轮廓凹凸起伏。

  想起牡丹说这个赵县长人挺和气的,还喜欢聊天,常桂芬心就忍不住噗噗猛跳,何春梅据说就是这样被田县长勾上床地,田县长就是这么喜欢和人聊天,有时候还叫何春梅和他一块儿吃饭,最后听说何春梅还生了一个崽,就是田县长的,现在也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享福去了,听说是到宁陵,还有人说是去省城里。

  赵国栋吃得很香,煎蛋面味道很好,而赵国栋也的确饿了,一帮子县长副县长开完会太晚了,都没兴趣吃顿团圆饭,都各自回家了,浑没考虑自己这个家不在这里的男人,或许他们就认为这个二号院就是自己的家了。

  就连所有汤汁赵国栋都喝了个干干净净,这才拍了拍肚子,这个时候赵国栋才见到常桂芬还站在门口,连忙道:“嗨,小常,你站在那儿干什么?坐啊。”

  “不用了,赵县长,您吃完了,我替您把碗收了吧。”常桂芬见对方语气亲和,心中更是发慌,赶紧走上前来一边擦拭桌子,一边收碗。

  赵国栋有些莫名其妙,他发现怎么为自己服务这两个女孩子见到自己都是一副心慌意乱的模样,难道说自己这副形象很让她们畏惧不成?

  “小常,你怎么了?”

  “没,没怎么啊,我挺好。”常桂芬见赵国栋炯炯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心里边更是砰砰猛跳,耳际也是发烧,他不会把自己怎么样吧?难道说省城里来的都是这样?

  见收了碗的常桂芬就像是见了老虎的兔子一般马上就消失在门口,赵国栋也是大惑不解,不过他现在可没有多少心思放在这上边,想想该如何把工作打开局面才是正经。

  国道915安原省段的维修工程已经被列入去年综合规划处上交给厅里的计划中了,这条虽然是安原连通东西的国道,但是由于多年来这条国道承担了相当大的运输量,而日常养护工作却没有跟上,使得这条道路损坏严重,而沿线各地公路养护经费严重不足,使得这条道路承载量日渐下降,也引起了永梁和宁陵两地省人大代表的强烈呼吁。

  在年初省大代会上,两地的人大代表联名要求省政府在打造安桂、安渝两条高速公路的同时,也要关注穷困地区的交通建设,所以今年交通厅也打算斥资解决永梁和宁陵两地的交通动脉——915国道全面维修问题。

  只是国道915从土城经宁陵再过曹集一直向东,只是经过了花林县北端的新坪镇和蒲河乡就直接进入湖南境内了,而新坪距离花林县城却足足还有二十三公里,这二十三公里虽然是柏油路面,但是却因为多年缺乏维修,已经烂得不成样了,就连蒋蕴华送赵国栋到花林来时也忍不住骂起了粗话,这也难怪省里地区也组织了一些招商引资项目来花林,但是都是在交通状况上就直接被否决了。

  瓶颈就是这二十三公里新坪到花林城关的公路,而花林城关向南延伸一直到最南端的河口镇都还有三十五公里,这一段除了从城关到天鼓镇这一段是所谓的柏油路外,再往南就全是碎石路面了,这一条本来是沟通花林到宾州的要道,却因为道路崎岖破碎,使得这条通道的过往车辆并不多,绝大部分宾州到宁陵方面的车辆都走了西面经永梁方向过来。

  案桌上的花林交通图赵国栋已经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了。

  交通一直是扼制花林发展的瓶颈,但是发展交通那需要相当大的投入,单靠花林县甚至宁陵地区的投入都无法承受起这样海量的资金,何况需要改善交通的也不仅仅只有你花林一个县,像苍化、丰亭甚至宁陵市都一样亟待改善,但是经济发展水准只有这种程度,财政收入只有这么多,每年能够在保证干部教师们的工资福利之后,还能有多少钱投入到这方面来?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这话说得太正确了,以田玉和的本事能够从扶贫资金和什么项目补助中弄点出来让嗷嗷待哺的干部教师们润着喉咙,就已经让他可以稳稳压住罗大海和方持国一头,这也足以说明花林县的财政状况是多么的拮据了。

  赵国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症结找到了,交通是瓶颈,而连接宁陵到花林命脉中新坪到城关镇则是关键中的关键,自己要想打开局面,那就首先把这个问题解决。

  只怕罗大海甚至邹治长一干人也都是鼓瞪着眼睛瞅着自己,他们也意识到地委将赵国栋丢到花林来的目的是干什么,甚至空缺一个县委常委的位置也许和这事儿有着微妙的关联,能不能破这个局,甚至力压名声在外的田玉和一头,那就得看自己这个交通厅下来的年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