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十四节 凭啥牛?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十四节 凭啥牛?

  “老游,有没有兴趣和我下去跑一跑?”

  县府办三个副主任,除了一个游明富之外,他两位赵国栋都不是很熟悉,而县府办主任汪明熹则是统揽全局的角色,赵国栋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两个自己都不是很熟悉的副主任都分别和廖永忠与韦飚走得很近乎,倒是这个游明富似乎不太招人喜欢一般,无论是苗月华还是辛存焕都不怎么待见他。

  “咋,赵县长想去哪儿看看?”游明富一听眼睛一亮,立时站起身来。

  “从新坪到河口,我都打算沿着这条线跑一跑,看一看。”赵国栋没有理睬办公室里其他人的目光,径直道。

  一般说来县长副县长上任之后县府办都要安排一个专门跟着跑的办公室人员,虽然还说不上是秘书,但是实际上也就是相当于秘书的角色,但是县府办主任汪明熹到现在没有能够选出合适人选。

  赵国栋这么年轻,要选个年龄稍微大一点的也不太合适,可是学校里刚毕业的学生现在县府办里又没有现成的,而上任田玉和的秘书已经被调到档案局,赵国栋一时半刻也就没有跟着的人了。

  “行啊,老游啥本事没有,对于咱们花林的道路情况还是挺熟的,不过今天办公室好像没车,廖县长去了行署那边,苗县长去地区建委那边了。”游明富有些为难地挠挠头。“要不明天您提前和汪主任说一声您要用车。”

  花林县委政府里要说车也不少,但是你要想每个领导都要保证用车。那显然就不现实。

  县府这边除了县长有专车之外,就只有两台桑塔纳和一台破烂不堪的面包车,两台桑塔纳中有一台被田玉和霸着用,其他四个副县长也就只有用那一台桑塔纳。

  至于那面包车也就成了县府办其他工作人员地用车了,不过县府办的人都知道那面包车车况。宁肯骑自行车或者坐公共汽车都不愿意坐那车下去,弄不好就得在哪个路边上卧着,城边上或者公路上还好一天,若真是下了哪个不通电话的乡道上趴了窝,那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呢。

  “哦?”赵国栋怔了一怔。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个问题,“交通局那边也没有车么?”

  “这就不大清楚了。”游明富也知道交通局局长牛德发可真是个牛人物。一般副县长你可是指挥不动。原来县里边除了邹治长和罗大海以及方持国之外是谁帐也不买。不过被田玉和收拾过一回之后。买账地人就要添上田玉和了。即便是原来地分管领导廖永忠也经常是使唤不动。

  “那好。我先去和交通局那边联系一下。”赵国栋似乎意识到交通局那边看样子也不太好打交道。

  赵国栋走回自己地办公室。

  县府办征求过他地意见之后把原来田玉和办公室交给了他用。原本田玉和这个常务副县长办公室应该是在二楼地第一间。但是田玉和却不愿意换。就一直坐他在最后那一间办公室。自打田玉和被停职之后就没有在这里办公了。这个最偏僻地角落就真地冷清下来。

  赵国栋倒是对这偏居一隅地办公室很满意。和其他几个副县长地办公室有些距离。常外就是一颗巨大地榕树。夏日里肯定够凉快。

  放下电话。赵国栋脸上还真有些挂不住。但是想一想他还是忍了下来。这位牛局长可还真有些牛。你开会没空没关系。可你地副局长们呢?赵国栋印象中交通局可是有三个副局长。就一个都没空?要不就是人有空车没有空?

  赵国栋有些咬牙切齿了,堂堂一个交通局居然派不出车来,除了是故意在给自己这个新上来的副县长下马威之外,赵国栋想象不出能有什么理由来解释。

  在电话里他就几度想要发作,但是他知道这绝不是合适的时机,牛德发他也知道是县里边的一个通天角色,和邹治长关系很不错,又和方持国是老乡,还和罗大海转弯抹角的沾点姻亲关系,这都是马本贵那边获得地情况,在电话里就算是大骂一阵也好无意义,人家不理自己还是不理自己了。

  “老牛,你和谁较劲儿呢?”坐在一旁的丰亭县交通局局长问道。

  “嗨,还能是谁,咱们县里新来挂职的副县长呗,听说还是厅里边下来的呢。”牛德发不耐烦地扣下手机翻盖,“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那正好可以好好联络联络,多拉点项目资金啥地到你们花林啊,这可是难得机会。”

  “得了,我问过了,不是啥人物,厅里阿猫阿狗多了去,你想一想这一次挂职干部都是最差的地方扔,真要是有点能耐地谁还会摊上这种事儿?弄不好都是厅里哪位大佬看不惯给踢出来的呢。”牛德发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我也问过陆局长,他说他也没有听说省里边有啥新鲜事儿,这段时间也没有啥好的项目下来。现在省里都把精力放在两条高速路上去了,咱们宁陵这边大概也就是看915国道的修缮工程吧。”

  “嗯,说得也是,被发配到咱们宁陵来的估计也不是啥人物,要不咋不去绵州、建阳那边呢?最不济也该去宾州唐江那边才对啊。”对方也觉得牛德发分析得有些道理,“咋,新官上任就要想烧烧火,立立威?”

  “那不是咋的,说要去乡里看看公路建设情况,要人陪着去看,却还要咱们局里出车,堂堂一个副县长,连县政府里一台车都调不动,就这样还想烧火立威?行啊,你想要烧火立威也得拿点实实在在的东西出来啊!就这副德行,也不怕把人大牙笑掉。”

  牛德发颇为不屑的道,原来田玉和多牛,一人霸着一辆桑塔纳也没有人敢说啥,让你其他四个副县长去挤一辆桑塔纳,你廖永忠是常委又咋的,那也一样靠边站,可现在倒好,现在这个副县长第一次下去调研就得要局里出车,看样子也就是来混日子镀金的角色,混你就混呗,就别那么多讲究过场了,还得这样那样,这种角色最招人讨厌。

  “那是,没本事就别在那儿耀武扬威使唤人,各人呆在边上凉快去,有本事拉点资金项目下来,咱们就把你当大爷一样供着也行。”丰亭县交通局那位局长大概是对于这些下派干部没有一点好感,一连轻蔑之色。

  “前几年咱们那儿也来了一个省人事厅下来的干部,在咱们那儿挂副书记,人家多老实,知道也就是半年时间,也没本事弄来啥项目资金啥的,就干脆一周来打一头就回省城里去了,半年挂职时间结束时,咱们县里边大部分乡镇党委书记和一些局行的局长们都还不知道有这个么一个人在这儿挂职,这样也好啊,人家至少没咋给咱们添乱添堵

  “嗯,这种人让他碰两次壁,他就知趣了,你给他点颜色,他就要蹬鼻子上脸,还真以为自己是县委书记县长呢。”牛德发矜持一笑道:“我就告诉他我在开会没空,至于车么,都下乡去了,他若是有闲心那就等着啥时候车有空再说。”

  这边牛德发洋洋得意,而那边赵国栋却是差点气炸了肺,这个牛德发太嚣张放肆了,但是自己现在却只能忍下来,没车没人,自己总不能去坐中巴车和游明富沿着公路沿线跑一圈吧?

  想到这儿,赵国栋却心中一动,这又有啥不行,能跑多少算多少,至少今天一天也可以跑跑新坪那边应该没啥问

  当赵国栋提出要和游明富乘坐中巴车去新坪时,游明富嘴巴几乎要吞下一个鸡蛋。他想象不出这位赵县长为啥要这样做?

  县政府这边没车,那是县府办车都安排出去了,没办法,交通局那边也没车,那是你这副县长才来,还没有和下属部门的主要领导建立起相对良好的私人关系,这也怪不得谁来,顶多也就是牛德发脾气架子大了一点罢了,但也不至于非要在今天就去看公路情况吧,甚至乘坐中巴车也要去?

  但是看到赵国栋平静的目光中坚定的神色,游明富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如果托辞推诿,那么就有可能永远在这位赵县长眼中失去地位,对方既然叫了自己,说明是对自己的信任,别说是坐中巴车,哪怕就是走路也得去!

  啥话也没多说,游明富提上那个破旧的皮包,就跟着赵国栋径直出了政府大院。

  上了往新坪去的中巴车之后,赵国栋和游明富坐倒了车最后,赵国栋突然慢悠悠的问了一句:“老游,你说这牛德发为啥就这么牛呢?”

  游明富没有想到赵国栋会突然问及这个问题,怔了一怔之后才有些苦笑般的道:“赵县长,因为他是交通局长啊,不但在咱们县里关系密切,听说他和地区交通局领导们关系也很不错,有啥项目资金也总能沾上边,领导不也就看上了他这一点?”

  “噢,那是因为他天生够牛才坐上这个位置呢还是因为他坐上这个位置才这么牛呢?”赵国栋反问道。

  游明富知道看来这位交通局号称花林县的牛人是被这位赵县长盯上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是在赵国栋目光逼视下,他也只能有些含含糊糊的敷衍道:“嘿嘿,他不是交通局长,凭啥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