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十六节 海口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十六节 海口

  从新坪返回县城已经是中午十二点过了,赵国栋和游明富也就没回招待所,随便在街边上找了一个小饭馆吃了一顿。

  游明富对于这位生活习惯很随便的副县长也是很感兴趣,不抽烟,也不咋喝酒,随便来两样下饭菜也就能填下去两碗干饭,吃完饭就拉着自己径直上了去南边的中巴车,让游明富不得不佩服这个家伙的精力真是旺盛。

  从河口镇回来的路上赵国栋脸色就没有好看过。

  虽然名义上从河口再往南就可以到蓬山县,但是从河口往南就不是一般的汽车可以通行的了,除了拖拉机或者一些状况好的大货车,一般车辆根本就不敢走这条路,狭窄不说,而且道路状况极差,说是碎石路面那都是往好里说,坑坑洼洼的路面让赵国栋从河口租了一辆火三轮再往南走了三公里就没敢再走下去。

  也就是说花林实际上也就只有一条路可供进出,就是通往915国道的这条北线,往南可以算得上是一条断头路,估计蓬山县境内也差不多,两边交通局估计心思也都没有放在彻底打通这条路上来,使得这条本来是最近便连通宾州和宁陵的道路却成了一条摆设路。

  向北过新坪还有一条路可以通达通城地区的西河县,但是这条路状况也和河口这边差不多,破烂不堪,汽车一般都不走这条路。而西河经济状况和花林也一样,都是国家级贫困县。这条路也就成了可有可无地鸡肋。

  游明富也看出了这位年轻的赵县长心情很是不好,不过想想也是,你分管交通这一行,看见这样一个摊子心里也是泛凉,就算你是交通厅里下来地。那又怎样?不说全省,就是整个宁陵地区的交通状况都这样,谁也没有办法来解决这种困局,唯有通过时间来一点一点来解决,只是对于这个只有三年任期的赵县长来说就有些艰难了。

  回到招待所的赵国栋几乎是一宿未眠,他很难得的有些失眠了。看着花林县地交通图发呆。新坪到花林县城这条路必须要修。不但要修而且还得修成一条像样的路,从河口到花林县城这段路也要修!

  从花林县城往南走到河口,越往南路两旁能见到的建筑物就越破烂,到了河口镇时,周边大量房屋都还是土胚茅草房,这已经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了,如果你去过上海看看那些宏伟壮观的高楼大厦你再来看看这边的房屋。你会觉得这是两个星球。

  由此你也可以知晓正是由于道路交通的不畅,也才使得老百姓困居于丘区中难以了解外界地变化和时代的进步,也使得他们找不到更好改变自己生活的办法。

  一夜伏案疾书,赵国栋草草写成了一个关于加强花林县公路建设的粗略草案。其中重点将新坪到花林县城关镇这条公路列为一号工程,而将城关镇到河口镇这条三十五公里的公路列为二号工程。

  赵国栋没有其他想法。三年之内自己能够推进完成这两条公路地建设他就心满意足。也算是不枉在这花林县城里来“镀金”三年了。

  罗大海仔细地看了看赵国栋沉静无波地神色。如果是一其他人恐怕他早将这份草案放在一边再也不想搭理对方。五十八公里地道路建设。而且预计为二级水泥路面。三年规划。如果不是这个家伙是交通厅来地。他真要质疑对方究竟知不知道这个计划将会耗资多少!

  沉吟良久。罗大海才慢悠悠地道:“国栋。我知道你地心情和想法。我在花林已经生活了二十四年。可以说花林就是我地第二故乡。我内心想要改变这个地方面貌地心情不比任何人少一点。花林交通状况地确很差。但这需要时间。花林财政状况我也通报过给你。去年财政收入三千二百八十多万。财政支出三千七百多万。缺口四百多将近五百万。”

  “罗县长。我知道你地意思。你地意思是花林财政根本就承受不起交通上地投入?”赵国栋显得很平静。

  “国栋。去年我们县财政收入三千二百多万。其中教育支出就要一千八百万。剩下这一千四百万。全县还有一千好几吃财政饭地干部和事业人员以及离退休人员。这又得一千万。你说这机关单位总得要点办公经费吧。离退休人员地医药费总得考虑点吧。这么一算下来。你说如果你坐在我这个位置上。咋弄?”罗大海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一脸苦笑。“这还得全靠原来田县长四处张罗每年找来不少应急堵漏地钱。才算熬过一年算一年。”

  对于罗大海最后一句话赵国栋还是怔了一怔。(***..***)能够坦然地说出这种话。不管咋说至少也能说明罗大海不是一个没有担待地人。虽然听说他和田玉和之间地关系并不好。

  “罗县长,我昨天沿着新坪到河口镇一线跑了一圈,说实话,道路状况很糟糕,可以说如果从新坪到县城这段道路如果不改善的话,我想我们县招商引资工作要想突破很难!而且我也看到从县城往南各乡镇的条件很差,老百姓生活条件很苦,基本上都是靠天吃饭,靠土地刨食,这样想要让农民收入增加实在太困难处,赵国栋也就更坦率:“我也对我们县的工业状况作了一个初步了解,虽然我们是农业县,但是农业县也应该要有一定工业经济作为后盾,否则我们财政永远无法得到改善,只能靠罗县长您说的那样每年靠四处东磨西凑来过活了。”

  罗大海何尝不清楚其中道理,靠吃扶贫款和各种项目补助款只能治标无法治本,而且随着省地两地对这些款项使用监督越来越严格,罗大海也知道这种好事情维持不了多久了,到时候县里财政真要支撑不住,那就所有矛盾都会暴露出来,到那时候那才是真正要命,所以赵国栋提出这样一个巨大的方案来他没有马上拒绝,而是想要听一听他究竟有什么好主意。

  “赵县长,我不是不知道公路对于我们县经济发展和农民脱贫致富的重要性,我比你更急,你问问我为了这事儿找过地区交通局多少次?但是光是新坪到县城这二十三公里要建成二级标准水泥混凝土路面你知道要多少钱么?”罗大海实在忍不住问了一句。

  “嗯,罗县长,我是交通厅里出来的,你不会认为我在交通厅里是混饭吃吧?普通二级水泥混凝土路面,如果按照路基十二米,路宽八米到九米,综合我们宁陵地区325和425水泥、卵石、粗砂、石灰价格以及人工价格,估计造价应该在四十万每公里左右,也就是说新坪到花林县城二十三公里造价大概在九百万元左右。”赵国栋不动声色的道。

  罗明海盘算了一下,他虽然不是搞交通出身,但是也大略知道二级标准水泥路造价,和他预计的价格相差不大,于是点点头:“差不多,我的估计是在一千万左右。一千万,赵县长,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我知道你是交通厅下来的,肯定在厅里也有些路子,但是准确的说新坪到县城只是我们花林县内的一条道路,既非国道也非省道,你觉得交通厅能在这条道路上的建设为我们提供多大的支持?”

  赵国栋笑了一笑,这个罗县长来得可真够直接,啥都不说,直接问厅里能给多少,根本就不说县里能出多少。

  “罗县长,省里能出多少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尽力去尝试,不过我得先弄明白县里能拿出多少,我心里才能有一个谱。”赵国栋笑了起来。

  罗大海还真没有料到对方竟然还真摆出一副要修这条路的架势,也罢,你要真能修这条路,我这当县长的还能不奉陪?要说真要能修那也是自己任上的一个莫大丰碑,也算是对花林县老百姓一个交待啊。

  “好,如果这条公路真的能修,我就是节衣缩食也得给你挤两百万出来!”罗大海沉吟了一阵才彷佛下定决心一般咬牙道。

  “呵呵,罗县长,你可真大方啊,投资将近千万的项目,县里就出两百万?你也知道这颗既不是国道也不是省道啊。”赵国栋心中稍稍松了一松,他可深怕罗大海来一个三五十万就把自己给打发了,那可就真的让自己没辙了,这样你就是到厅里去苦求那也说不过去。

  “赵县长,不是我不肯开口,我就是说能出五百万,那你也得让我拿得出来啊,到时候县政府过不下去了,还不是你我一起坐蜡?”罗大海苦笑道:“就这两百万我还得琢磨琢磨从哪儿出呢?”

  “好,罗县长,我也不瞒你,我打算从现在开始主要精力先放在这条公路建设筹备上,下个星期我打算主要去跑一跑省里边,除了县里边,地区那边到时候我也得去跑一跑,成不成我不敢说,总得去试试才知道。”赵国栋站起身来,“这边其他事情我就只有暂时放一放,我看交通局牛局长也挺忙,你看是不是给牛局长打个电话,让他安排一个人跟我跑一跑?”

  罗大海一听这话就知道赵国栋肯定和那个牛德发闹了不愉快,但是牛德发是邹治长的铁杆,虽然和自己挂点姻亲关系,但实际上却没啥往来,“行,我让他安排一个人专门和你跑一跑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