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十八节 面授机宜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十八节 面授机宜

  带着赵德山两兄弟和古小鸥在自己小院内站了一站,又带着一帮人去后面松林和池塘走了一圈,几个人都觉得这儿环境还是不错,正如赵国栋所说,至少空气清新宜人,而且这后边三栋小院就赵国栋一个人住,的确有些奢侈。

  古小鸥知趣的走到前面去了,赵国栋目光落在古小鸥修长的背影身上,“哥,你不是真瞧起了这丫头了吧?”

  赵德山有些紧张,要说漂亮古小鸥这股子混血味道还真能吸引不少人,但是厂里都说这女人天生是狐媚子,自己兄长是啥身份啥地位,咋能找个这样的女人呢?若说是只是存心拿来玩玩而已,可古叔那边好像也和自己哥这边弄了一个建筑公司什么的,也算是合作伙伴吧,这似乎又有些说不过去。

  “咋了?你紧张个啥,小鸥的确长得不错,我倒是觉得她真可以在职业模特这一行发展一下,她今年也不过才二十一岁,比长川都还要小一岁,以她的身材和气质,完全可以在这一行尝试尝试。”赵国栋没有明确回答赵德山的问题,自顾自的道,“没事儿哪天公司需要拍点广告片一类的角色,就可以让小鸥去试试

  赵国栋这么一说连赵长川都认真起来,仔细看了看兄长的神色不像是在开玩笑,只好点点头应承下来,他怎么也想不通赵国栋怎么会突然关心起这些鸡毛蒜皮地小事儿起来。

  三人简单聊了聊赵国栋在这边的工作情况。赵德山和赵长川都还是有些不太理解赵国栋为啥一门心思要放在这上边,想一想真要为贫困地方作贡献也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来进行。比如让公司捐赠一些钱来解决诸如学校或者福利设施一类地问题。

  赵国栋也不想和自己两个弟弟多说,自己的工作也不需要别人来为自己操心,按照自己的想法干就行了。

  公司在宾州那边的发展很顺利,按照赵国栋的想法两百多亩河滩地和乱坟岗都已经被成功地拿了下来,基本平整工作已经开始推开。公司大楼设计也委托了出去,邀请了北京和上海以及香港多家知名设计公司来竞标。

  在这一条上公司也和宾州方面进行了反复沟通,让宾州方面确信公司的办公大楼绝对卓越不凡,甚至答应等设计效果图出来之后先送交宾州方面审查这才勉强过关。估计再有一段时间公司大楼设计图就会拿出来,到时候也就准备正式动工兴建了。

  不过这都不是公司现在最紧要的事务,进入四月以来。沧浪之水销售持续火爆,两湖、广西、贵州、四川以及安原本地的销售量都大幅攀升,央视这块王牌媒体的广告威力已经开始显现出来,原本预计的七八月日出货量可能会达到八十万瓶,但是现在看来由于两湖和贵州市场开拓相当顺利甚至可以用完美来形容,估计五月份就有可能达到这个水准。

  在这种情况下下一步公司该如何发展就成了赵家三兄弟需要考虑地问题。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赵国栋深知这一点。而赵德山和赵长川也明白这种火爆形势背后也有隐忧。单一地取水灌装点已经限制了沧浪之水地向外拓展。虽然目前看来运输成本还可以接受。但是要想把市场拓展到诸如京津沪所在地华北、华东地区。就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了。

  就近选择下一个甚至两个取水点最为沧浪之水在目前市场范围之外地另一个支点就成为必然了。而赵国栋建议赵长川可以两足并走。华东和华北甚至东北。那里更适合就在那里落足发展。凭借目前沧浪之水地品牌效应以及初步建立起来地营销网络可以很容易地复制到其他地区。

  当赵国栋一干人回到县政府大院时。两辆沙漠王子旁边已经有了不少人。几个县政府大院内地驾驶员以及其他几个局行来县政府里办事儿地驾驶员都是一脸艳羡地站在一旁大量讨论着。这个时候新款沙漠王子还出来没多久。像整个宁陵地区这种新款沙漠王子也没有几台。整个花林县也就只有交通局、水利局以及国土局几个单位有几台老款地三菱帕杰罗。

  游明富见赵国栋从招待所那边出来。忙不迭地钻了过来。“赵县长。这是您朋友?”

  “嗯。宾州过来地几个朋友。”赵国栋也懒得解释。游明富这人不错。但是还得观察一阵再说。

  “呵呵。沙漠王子啊。说要五六十万一台呢。”游明富啧啧赞叹。“是私车吧?”

  “不,公司里的。”赵国栋笑笑:“老游你马上去替我准备七份咱们宁陵地土特产,山蘑、野菌这一类的东西,如果有点腌腊地山货就更好,我准备下午就返回安都,下周周一周二都在省城里走走,老刘那边你催着点,让他们尽早把计划和预算拿出来,我这人是急性子,不管成不成,咱们也得去试试才行。”

  “好,没问题,赵县长,你放心,我马上去办。”游明富兴奋得直搓手,看样子赵县长是把自己当作自己人了,这种事情都不避自己。

  “喏,这是三千块钱,你看着办就行了。”赵国栋顺手抽出一叠人民币。

  “这,这怎么行,我去财务上借一点,。。。。。。”没等游明富说完,赵国栋已经摆摆手,“没有必要,这是我回厅里给几个领导带点山货回去表示我自己的心意,不管有没有项目我都得这么做,我不是矫情,你就按我的意思办就行了,下一次真的需要县里出血的时候,我会和罗县长打招呼的。”

  看着游明富兴冲冲的离开,赵国栋回到办公室,赵德山笑着道:“哥,这人挺热心的啊。”

  “你如果被人丢在旮旯堆里放上几年,然后有人又给你一个机会,你会比他更热心。”赵国栋淡淡的道:“很多人其实都是很有本事的,只可惜没有人给他机会。”

  丰田沙漠王子奔驰在915国道上,饶是沙漠王子越野性能不错,但是仍然用了六个小时才算跑到安都,而这时已经是晚上十点过了。

  古小鸥显然还有些不想和赵国栋分手,但是见赵国栋一脸倦色,也只有悻悻的回了学校,不过约定星期天一定要让赵国栋陪他好好玩一玩,赵国栋头疼之余也只有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赵国栋其实在返回安都之前就约好了蔡正阳,这样大一个项目如果不能取得蔡正阳的认同,那自然是不可能的,但这种事情光是蔡正阳一个人也不好乾坤独断,赵国栋也知道这中间的关键。

  张忠顺也好,徐宏也好,自然是免不了要去拜访一番的,送上一些土特产,吃顿饭联络联络感情,汇报一下自己在下边工作艰苦,这些都在所难免,就是沈自然和岳云松甚至付天和刁和平那里都一样得去坐坐,再咋自己人事关系还在厅里不是?这些厅领导也该关心关系一下被发配最艰苦地方的自己不是?

  “国栋,我告诉你,像你所说这个牛德发算得上是个人物,对付他只有两种办法,一种是拉拢收买,纳为己用;一种就是一劳永逸,用一切办法将他彻底撂翻,不给他任何翻身的机会,而如果没有其他原因,仅仅是因为意气之争,我建议你采取第一种方式更合适,只要你适当展示一下你的实力,相信这种人马上就会匍伏在你脚下。”

  足足听了赵国栋介绍他到花林县的一切所作所为,蔡正阳一直不发一言,直到提及牛德发这个交通局长时,蔡正阳才说出自己的意见。

  “可是这个牛德发恐怕问题不少。”赵国栋又把自己的所见所闻作了介绍,蔡正阳脸色森冷,断然道:“那就彻底把他撂翻,扶一个你信得过的人上去,当然这需要得到县委书记的支持。这种人留着是祸害,小事都控制不住自己,大事上更不知道会出啥乱子,你不能把你自己的政治前途交在这种人手上!”

  “你所说的拉来一个副局长负责这个项目不是长久之计。他是局长,过问任何一个工程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何况你日后还有后续工程更多,交通上弄钱方式名目繁多,他要真要吃孽钱,啥法子都想得出来,一个副局长他能干涉局长的工作?!你也不可能事事都盯着交通上这些事儿,交通建设只是为地方经济发展构筑良好环境,要想改变一地的面貌,归根结底都得落实到工业上来,工业发展不起来,没有充足税源,一切都是空谈。”

  “可是邹治长可能很快就要调走,现在谁来掌舵还很难说啊。”赵国栋也很苦恼,这花林县里局面有些混乱,让他一时间也不好判断花落谁家。

  “找书记!记住,他一天没调走,一天没下课,他都是一把手!何况这种真有可能要走的书记更好说话,谁愿意得罪一个可能前途无量的下属?”蔡正阳摇摇头。

  “可是那牛德发据说是邹治长的亲信啊。”赵国栋知道自己在曾经在华阳号称铁腕书记的蔡正阳面前,这些官场经验实在还可怜得很。

  “哼,在几百万投资和这样一条丰碑式的样板路面前,一个所谓亲信啥也不算!”蔡正阳轻轻一笑:“能当上县委书记的人,在这方面心思都活泛得很,你不需要说太多,只需要悄悄点示一下他就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