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十九节 活动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十九节 活动


  正阳的精辟论段让赵国栋心中暗凛,在利益之上一切弃,官场之上难道就没有真正的共同语言和相知相交?

  似乎是觉察到了赵国栋心中的彷徨和茫然,蔡正阳叹了一口气:“国栋,你不能把任何事情都想得那么单纯,别人和你谈得很合得来,你就觉得别人和你有共同语言,是一条道上得人,不,事实上也许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那要看你和他之间有没有利害关系,我不否认有所谓纯粹的志同道合者,但这种机遇微乎其微。很多人你不但要听其言,还得观其行,不要遽下结论。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就是这个道理。”

  赵国栋默默点头。

  “国栋,你要记住,如果你真要想在花林有所作为,那你就要让自己彻彻底底的融入进去,要让自己变成一个花林人,如果你老是抱着一种外来人的心态来看待,那你永远都无法得到别人的真心支持。”蔡正阳这几句话说得可谓是肺腑之言。

  “我明白了,蔡哥,三年,我得让我自己彻底变成花林人,一言一行都得从花林本身角度来考虑问题。

  ”赵国栋也意识到自己先前觉得自己总是有一点和花林本地干部格格不入的味道,反正自己干三年就走人,能够帮花林作点实事就算对得起花林了,就正是这种心态在作怪,所以横竖看花林这些干部不顺眼。

  “你明白这一。点就好,本地干部他们也一样希望自己的家乡变得更好,除了那些的确只想往自己腰包里塞满的人之外,一般干部还是能够分清楚是非好坏的,其中也不乏有些能力者,你可以好生观察挑选一番,以便自己在合适的时候需要人时你也可以提得出来拿得出去。”

  “国栋,这是一次机会。,省上今年对扶贫攻坚战这一提法也讲得很高,不少领导在各行各业都在说这事儿,你说的这事儿正好可以借助这个机会,咱们交通战线上也要扶贫,谁来得早,谁来得巧,那就能正好拣上这个机会。”蔡正阳微笑道:“上一次没有赶上你下去,这次几个厅领导都打算带队下几个交通比较落后地区去看看,我准备就走宁陵,到时候和你们地区的祁书记、麦专员见见面,吹吹风,也算是替你打打气。”

  赵国栋笑。了起来:“那感情好,咱们宁陵交通在全省最落后,而花林又在宁陵最落后,这厅里扶持重点于情于理也该落到我们花林头上不是?”

  “嗯,。情理上也说得过去,国栋,你小子正好要抓住机遇,我估计这件事情其他很多地区也会马上会过味来,到时候等到别人先到那你们就被动了。”蔡正阳提醒道。

  两人谈完正事也就闲聊。起来,赵国栋把自己在花林所见所闻都一一道来,听得蔡正阳也是唏嘘不止。

  花林地贫困状况并非一县一地所独。有。事实上安原虽然在中西部地区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经济强省。但是好坏差距较大。就像沿海地区和中西部地区之间地差距越来越大一样。如安都、绵州、建阳这一些地市经济发展水准远远超过安原省地边远地区。这种差距也还在不断增大。而中央和省上现在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有意识地提出要加大对老少边穷地区地扶持力度。

  两人都谈及到。干部问题。都认为要改变一个地区地面貌。光靠一些资金和项目也不能完全解决问题。关键还在于一个地方要求一批观念改变、勇于干事、作风扎实地干部。只有拥有这样一批人才能真正推动一地经济发展。也才能促使更多地思想观念地转变。进而推进经济地更进一步发展。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但是这样一批干部光靠外部调入或者自身产生都有一定难度。可以采取异地交流、挂职锻炼、外出挂职学习、就地提拔优秀干部等多种方式来培养。促进死水一潭地干部群体有新鲜血液地输入输出。只有这样才能形成一个良好地发展风气。

  蔡正阳对于赵国栋才去了短短十天时间就有这样地感悟还是颇感欣慰。到一个贫穷地区挂职还是要些勇气。赵国栋能够在自己不在厅里地情况下毅然作出下去锻炼地决定固然难得。而且还能通过各种手段巧妙地促成了这件事情地成功。这更显得他已经渐渐成熟起来。

  只是基层工作经验太过欠缺还是赵国栋地一个弱点。自己也只有尽可能地将自己地心得体会告诉他。让他少走一些弯路。少碰一些壁了。

  付天接到蔡正阳电话要求他马上拿出一份关于省交通厅加大对贫困地区扶持力度地意见和计划感到有些惊奇。这星期天大老板要得这样急。要求要在星期一就拿出来还真有些少见。难

  里那位大佬突然又对扶贫这件事情感兴趣起来?

  好在这种意见和计划也不是什么难事儿,安排下边人作了就是,只是需要根据省委省政府今年初出台的各种扶贫文件精神好生揉弄在一起,再结合交通战线上的实际情况提出一些粗略规划也实施意见,需要花些时间加班。

  不过当他在星期一见到赵国栋的身影就明白了蔡正阳昨天为啥这么急的要求把文件拿出来了,一边应酬寒喧着,一边也在暗叹这个家伙运气真好,分到最穷的宁陵,本以为这个家伙就得栽在那里熬三年,没想到这个家伙像个打不死的蟑螂还要挣扎着四处奔波,这一次有恰巧遇到省里对扶贫工作的重视,加上蔡正阳的一力促成,看来一笔专项资金落在宁陵为这个家伙脸上增光添彩是在所难免了。

  人比人,气死人啊。

  赵国栋车里的山货土产一份份少下去,汇报工作的套话也是这一两天里如滔滔江水一般连绵不绝。

  七个厅领导除。了蔡正阳和徐宏那里可以稍微实在一点,其他几个厅领导那里大半时间都在哭诉条件的艰苦、日子的难熬,要求厅领导考虑能不能把自己尽早调回来,当然无论是沈自然还是张忠顺都免不了一番安抚加夸赞,要求他坚持下去争取最后的胜利。

  而岳云松更是语重心长。的告诫自己作为一名**员应该到最艰苦的地方去磨砺锻炼自己,要他放下包袱轻装上阵;刁和平那里则是温语安慰,让他放心工作,厅里一切编制和福利待遇都不会忘记他。

  总而言之。,所有人都希望他能够安心在宁陵工作,作出一番成绩,至于他们究竟打着什么心思,那就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了。

  通过裴。怀远的介绍赵国栋终于和安原大学农学院这边搭上了线。

  其实这一趟回安都赵国。栋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想法就是要针对花林县目前农业现状作一个规划,花林是一个典型的丘区农业县,说是农业县其实这个县的农业又想当薄弱,除了少量的水田和以旱地为主的粮食作物产业,大量的荒山荒坡被闲置,农民缺乏一条有效的增收致富途径。

  赵国栋也知道自己不是这方面的行。家,如果规划发展农业还需要专家来出谋划策,最后再由政府来推动。尤其是像花林这种荒山荒坡占土地面积相当大比例的地方,怎样通过发展经济作物或者说养殖业这一类的蹊径做到一地一特色的发展模式,带动当地农户增收致富,也是赵国栋最关心的事情。

  这也得到了蔡。正阳的大力支持,蔡正阳对于赵国栋不拘于狭隘的分工限制思维很赞同,但是也提醒赵国栋需要注意方式方法,避免在这方面引起县里边某些人的敏感。

  后世记忆中不少地方发展经济作物那种一窝风一拥而上带来的后果也让赵国栋警醒,怎样合理规划利用,倒是需要好生斟酌,但这前期工作却需要动起来,好在自己也还分管着科技工作,这原本应该是农业上的事情,自己从科技这个角度也勉强可以插插手过问一下。

  安原大学农学院也是最早的安原农学院合并进入安原大学的,安原农学院原来在整个国内都颇有名气,虽然在合并进入安原大学之后失去了独立,但是其综合实力也得到了大大增强,而其名气却丝毫没有因为合并而减弱,反而在一些研究项目上得到安原大学资金的扶持而屡屡拿出成果。

  安原大学农学院的领导们对于在宁陵那边建立一个实践基地也颇感兴趣,尤其是在得知花林方面愿意无偿提供一些土地,并负责基本生活条件保障这个承诺之后,农学院的领导们兴趣就更大了,他们也清楚宁陵那边经济状况,也不奢望宁陵方面能够在资金上扶持什么。

  而赵国栋提出的请求农学院能够派出一定研究力量来针对宁陵地区较为普遍的地理环境和地质环境作一些基础性的调查研究和分析,农学院领导也表示将会慎重考虑。毕竟还是第一次合作,尤其是在看到赵国栋如此年轻,听说还在安原大学里攻函授本科,虽然是个副县长,但是还是让农学院领导有些吃不准。

  几顿饭外加一些礼物,总还是起到了一些作用,但是赵国栋知道这还不够,要让农学院这帮官僚们真正下决心,还得从政府层面上给学校里施加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