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二十节 全方位出击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二十节 全方位出击


  国栋这一个星期日程安排得很满,除了和厅里几个大T7及农学院这边事情外,还有一些私人事务需要处理。

  比如雷向东那边,上个星期雷向东已经正式就任新成立不久的农发行安原省分行行长助理,估计也是一个过渡职务,很快就应该就任副行长。赵国栋也早就邀约着还是得给对方祝贺祝贺,朋友是越走越亲热,未必要多么隆重复杂,但是心意尽到,就那么寥寥几个人,反而能让对方感受到一种不同的意义,何况雷向东这个人赵国栋一直觉得值得一交。

  赵国栋得承认有些时候私人情谊运用于工作中往往能够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就像是花林县这一次争取的交通厅扶贫项目解决交通瓶颈补助资金一事,给你苍化县也是给,给你丰亭县也是给,随便给你通城地区西河县一样也是给,对于交通厅来说这都无关紧要,但是对于这些县份上来说那就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

  谁能把握住,谁也许就能为自己县赢得几年的时间,也许就能为一帮子干部赢得一个难以言喻的政绩和台阶,最起码你也可以赢得你手下一帮干部的尊重,就像田玉和总能捞到省扶贫办的几笔款项一样,就这么简单。

  并不是自己从。交通厅里出来就可以得到这样的优待,这一点赵国栋很清楚。

  无论是蔡正阳还是徐。宏抑或是沈自然,能够走到这个位置上,多多少少在地方上也有很多关系,谁不想为自己的朋友熟人争取到这笔资金,谁不想让自己曾经工作过的地方变得更好一些,谁不想让自己曾经工作过的地方记住自己,谁都想!但是在同等条件下,那就得看看各自感情的亲疏厚薄了。

  蔡正阳无疑能够在。这件事情上具有决定权,但是赵国栋也不想让蔡正阳太难做,那么和张忠顺和徐宏的支持就很重要了。

  不。说别的,雷向东就职于农发行,农发行是干啥的赵国栋很清楚,日后花林县农业方面的发展难免不会需要农发行支持,尤其是农发行本来就是国家政策性银行,在许多方面拥有其他商业银行难以比拟的优势,这一点尤为重要。

  农学院。这边这事也相当重要,但是安原大学却不属于省里边管,那是国家教委直属高校之一,当然地方政府也对这些高校有一定的话语权,但是也仅仅是有一些话语权,真正决策权却掌握在国家教委手中,当然像这样建立一个实践基地和进行基础调查这一类的事情却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要省里边分管领导能够出面打打招呼,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还是喜来登的西餐厅,赵国栋。娴熟的玩弄着刀叉,香浓的牛排和加了苏打水的白兰地无疑很适合林冰两口子的口味,这里环境气氛很不错,人也不多,清静淡雅,侍者总能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你需要的时候,颇有古韵的风格让人下意识想起港岛上那股子殖民气息。

  “国栋。你这次回来。准备呆多久?”王甫美也是一个文质彬彬地儒雅文人。安原大学中文系毕业地高材生。据说就凭一手写情诗地绝活儿就把那时候以冰山美人著称地林冰征服了。最终夺得美人归。

  “美哥。呆不了几天。事情办完就得回去。”赵国栋笑了起来。露出一口雪白健康地牙齿。“怎么。美哥身子骨又发痒了。想在我身上找到胜利者地快感。让我陪你打两场?”

  赵国栋其实并不擅长打网球。不过他体能好。臂力强。击球速度快。也能凑和着玩玩。倒是王甫美是个中高手。别看一副斯文人地模样。但是网球场上却是一名标准健将。

  “算了。屠杀你实在找不到胜利者地快感。不是一个级别。实在找不到合适人地时候你当当听用还行。”王甫美地语言也很丰富风趣。不过在省委办公厅里却都知道他是一个少言寡语地沉稳性子。

  “美哥。你这就有些打击人了吧。我技术虽然不行。但是拼体能美哥却未必是我对手。要不咱们换换方式。比如说游泳。或者长跑?”赵国栋笑嘻嘻道。

  “以己之短攻敌之长。智者不为。”王甫美扶了扶鼻梁上地眼镜。淡淡一笑:“国栋。会玩儿高尔夫么?”

  “高尔夫?不会,连规则都不太懂,不过咱们安原这边好像也没有像样的高尔夫球场吧,除了云螺湖那边那个所谓的国际高尔夫球场,我还没看到其他什么地方有真正的高尔夫球场,这是西方所谓的贵族精英运动,不太适合咱们这个人多地少的国家。”

  “还说不懂,连云螺湖高尔夫都知道,你小子在美哥面前还藏着掖着?”王甫美眉毛一动,显然对赵国栋的话有些惊讶。

  “没,没,真没,我就去过云螺湖那边两三次,看那边风景不错,从

  过那洋格。”赵国栋笑了起来,“咱们这些粗人,游泳,跑跑步。”

  “国栋,不赖嘛,我可是听说去云螺湖那边玩的人,非富即贵,一般县处级干部进去可是连北都找不到。”王甫美不动声色的道。

  “哪有那么夸张?我看也不过就是一些腰包里有几个的人在那里附庸风雅,当然,那里风景的确不错。”赵国栋摇摇头,“我看还不及咱们花林县随便找两匹荒山开发出来也能赶着它那儿。”

  “国栋,你可真会说话,你们花林县修两个高尔夫球场谁来消费?开车都得开七八个小时,抖得全身骨架都快散了,还能有心情玩高尔夫?”林冰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林姐别笑,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又说得清楚十年后花林县能变成啥样?交通问题现在不是有我这个赵县长在四处奔波张罗么?只要交通瓶颈解决了,我相信花林县还是有些优势的。”赵国栋一副满怀信心的样子。

  “嗯,这一次。你正好可以借省里边要求各部门扶持贫困地区发展的政策东风,好好运作一下,争取能拿出一点政绩来。”林冰也知道这两天一直在跑这件事情。

  “这是肯定的。”赵。国栋沉吟了一下才又问道:“林姐,现在省里边分管教科文卫的领导是不是甘省长?”

  “是啊,是甘萍甘。省长,她也是咱们致公党人呢。”林冰有些自豪的道。

  “。国栋,是不是有啥事要找甘省长?”王甫美比自己老婆敏感得多。

  “嗯,。我现在不是分管着科技么?前几天我下乡去跑了几天,发现花林那边农村农民相当贫困,主要原因一是闭塞,二是缺乏致富门路。

  我琢磨了一下,花林那边属于丘区,有很多荒山荒坡都闲置着,我想请安原大学农学院这边一些这方面的专家学者们去看看,顺便在那边建立一个实践基地,看看有没有什么诸如养殖或者种植经济作物这一类的条件,这样也好帮助咱们花林农民找一条适合他们的致富路来。”

  “安原大学好像属于国家教委。直属高校,省里边可管不到。”王甫美皱起了眉头。

  “甘省长分管一省教。育,安原大学就坐落在咱们安都,不会连这点交情都没有吧?”赵国栋笑着道。

  “嗯,那倒是,甘省长原来不就是安原大学的副校长么?她现在都还住在安原大学里呢。”林冰点点头,“她老公现在也是安原大学法学教授,两口子都是我们致公党党员。”

  “不知道林姐和甘省长熟不熟?”赵国栋含笑问道。

  “还行,国栋,你想怎么作?”林冰也不推辞,本来也经常和甘萍在一起,虽然甘萍比她大好几岁,但是都是致公党员,又都是女人,健身、美容这些也经常在一起,久而久之也就熟悉起来,不过林冰却从没有因为什么事儿去求过对方。

  “嗯,林姐看能不能帮我找个机会,一来向甘省长汇报一下工作情况,二来也就想请甘省长帮忙打打招呼,促成农学院那边能够尽快把这两样事情落实下来。”赵国栋心中一喜,看来有门儿。

  “我试试吧,她们两口子星期天上午一般都在凯玫林俱乐部健身,如果可以的话,中午见见面,吃顿饭也许可以。”林冰想了一想,“我可以先和她联系一下,看看她有没有空。”

  看到赵国栋身影在车背后渐渐模糊,王甫美忍不住笑了一笑:“冰子,国栋这小子不简单啊,有这股子劲头,我看出头是迟早的事情。”

  “嗯,国栋是挺不错的,至少下去还能想着替下边百姓办点实事,找萍姐帮忙我也觉得没啥,都是为了下边经济发展,应该支持。”林冰并没有听出自己丈夫话语中的含义。

  王甫美若有所指的摇摇头,嘴角挂笑:“这小子脑瓜子滑着呢,本来只是想请你我帮忙说说农学院的事儿,听得你那一句还行,就变成了要向甘省长汇报汇报工作了,这性质都变了啊。”

  “什么性质变了?你别把别人想得那么龌龊。”林冰有些不高兴了。

  “你误会了,我只是说国栋这小子善于把握机会而已,这很正常啊,能够有机会向省领导当面汇报工作,谁也不会放弃对不对?”

  王甫美也知道赵国栋在自己妻子印象中很好,一条日本丝巾就把自己妻子的心给收买了,这小子讨好人的本事不差,当然王甫美对赵国栋印象也很不错。

  林冰这才哼了一声不再言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