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二十一节 野心勃勃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二十一节 野心勃勃


  漠王子无声无息的驶入大门,大门上门卫忙不迭的跑T[车,“找谁?”

  “我找培哥。”赵国栋坐在驾驶座上一边打量着这栋装修过的三层楼大楼,一边随口回答道。

  “哪个培哥?”门卫是个五十来岁的老汉,一脸警惕,虽然看了看赵国栋这辆车应该是辆高级车,但是还是一丝不芶的问道。

  “杨天培。”

  “杨总出去了,不在。”门卫硬邦邦的回答,“你可以给他打电话。”

  “我和他打过.了,他很快就会回来。”赵国栋耐心的道:“他让我先到办公室里坐坐,等等他。”

  老汉狐疑的瞅了瞅赵国.栋两眼,确定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想了一想,向着楼上喊了起来:“小徐主任,这里有个人找杨总,说杨总让他到办公室等。”

  一个.娇俏丰腴的身影出现在二楼上,赵国栋心中微微一颤,探出头,挥挥手。

  徐春雁心.中咯噔一声响,顿时砰砰猛跳起来,脸也止不住的烫起来,努力压制住内心的激动:“李大爷,您让他进来吧,他是杨总的朋友,我认识。”

  老汉一听,这才放心.的点点头,很酷的一挥手,“进去吧。”

  赵国栋还是第一次.来这原来是江口一建司的办公楼,原本有些破败的大楼看来是搞了简单的装修,一楼大概就是材料科、设备科以及项目部的办公室这一类的基建部门,二楼就是办公室和经理办公室。

  一眼看见在楼.梯门口迎侯着地徐春雁。赵国栋心中有一种说不出地滋味。

  浅灰色细斜纹职业套装。内里一件雪白地翻领衬衣。朴素大方。唯有一枚领花别在胸前。多了几分鲜活妩媚。白嫩细腻地脸庞依然那样明媚可人。尤其是那右脸颊地酒窝若隐若现。那被自己暗自叫作眼儿媚地眸子却是一样幽然生波。

  徐春雁在装束打扮上从来都不输人。淡妆浓抹总相宜这句话对她来说很适合。赵国栋也不搭话。只是上下打量一番。便笑盈盈地径直进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一个女孩子正准备替赵国栋泡茶。但徐春雁却制止了对方。“不用了。把杨总办公室打开吧。他是杨总朋友。你忙你地。我来泡茶。”

  走进最当头地办公室。赵国栋四处打望了一下。“唉。培哥这办公室未免也太小家子气了一点。好歹也要弄个老板桌椅外加一套大真皮沙发才对。这怕是以前那帮家伙留下来地吧?”

  “杨总说好钢用在刀刃上。天孚公司草创。一分钱也得用在该用地地方。”徐春雁不动声色地回答道。

  赵国栋怔了一怔,琢磨半晌才笑了起来:“雁姐,几天不见,真是拿了天孚公司的钱,就得替天孚公司说话啊。”

  徐春雁也忍不住微微一笑:“我现在是天孚公司员工,自然要为天公司说话。”

  “嗯,天孚公司有你这样员工都该给你加工资啊。”赵国栋摇头晃脑,“呆会儿我得给培哥建议建议。”

  徐春雁还真担心眼前这个有些惫懒的家伙会做得出来,她虽然不清楚公司老板杨天培和赵国栋啥关系,但是赵国栋要自己来天孚公司直接找杨天培,而自己一来就被委以办公室主任的职位,一时间还真让她有些觉得受宠若惊。

  好在这是私人公司,老板的话就代表一切,也没有人说啥,先前虽然还有些不大熟悉,但是这办公室活儿也不需要多少专业知识,一两个星期下来也就得心应手了。

  见徐春雁有些担心的神色,赵国栋忍不住一笑:“行了,雁姐,我还不至于那么无聊,对了,啥时候过来的?”

  徐春雁给赵国栋打过电话,当然是澄清那天夜间的事情。

  徐秋菡是她孪生妹妹,在外表上几乎难以分辨出来,除了脸上酒窝深浅和方向略有差别之外,也就是徐春雁更丰腴一些,而徐秋菡稍稍清减一点,没想到夜里居然就能把赵国栋给蒙了过去,难怪赵国栋总觉得这徐春雁有点不大对劲儿。

  “过了年不久我就过来了,杨总很关照,让我在办公室,说实话,我啥也不会,在保卫科也就只是抄抄写写,做做报表,在这边来也就只会接待一下,实在有些愧对这份工资。”徐春雁妩媚一笑。

  “雁姐,你也别妄自菲薄,这办公室本来也就是接待收发工作,我看我们县里边那些坐办公室的也不比你强那儿去,还不是就坐在那儿整天看看报纸,喝喝茶,接待一下人民群众来信来访,也就这么大一回事儿,难道说他们还能干什么?”赵国栋想了一想似的又说:“要不雁姐有时间学学电脑,日后这东西用处很大,尤其是打字做表这一类基本的办公软件学一学,很有好处。”

  “噢,你说那电脑难学么?”徐春雁果然大感兴趣,白嫩细腻的脸颊上浮起一丝兴奋之之色。

  “只要有小学文化学习都不难,五笔输入法和拼音输入法都很简单易学,而且这玩意儿说白了就是熟能生巧,只要你肯学肯练,那就易如反掌。”赵国栋微微一笑,“到时候我让培哥给你们办公室配一台电脑加打印机,那样你们办公室就可以轻松实现办公自动化了。”

  “噢,我还忘记替你泡茶了。”见赵国栋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徐春雁下意识有些发慌,赶紧找个借口岔开。

  赵国栋也只是笑笑不言,看着徐春雁扭身消失在门口。这一套相当合身的职业套装看来也花了徐春雁的不少钱,虽然不是什么世界名牌,但是估计也是在阳光八百或者协和广场这些地方的女性时装店里买的。

  丰腴圆润的臀线在门际洒下的阳光下显得格外惑人,唯一有些遗憾的就是挺括的裤型在臀部上被内裤的勒印有些破坏,让赵国栋忍不住咂咂嘴。

  “你在看什么?”端起热茶送进来的徐春雁实在受不了赵国栋的目光,禁不住嗔怪的问道:“贼眉鼠眼的,你都当县长的人了,自己也注意一下形象才对。”

  “不是,雁姐,我只是觉得有些遗憾。

  ”赵国栋耸耸肩。

  “遗憾什么?”徐春雁心中一紧。

  “瞧瞧你这儿。”赵国栋指指徐春雁臀部,“女人的形象往往建立在很多微小细节上,雁姐有这样

  材和肌肤,我建议你在内衣选择上更应该注重,比如T这一类知名品牌内衣。”

  被赵国栋一番话说得满脸通红,徐春雁正欲发怒,但是却见赵国栋满脸诚挚和郑重,心中也是微微一动,“你倒对这些了解得很多啊。”

  “说不上,只是不想见雁姐如此完美形象却被一些小细节破坏了。”赵国栋俏皮的一笑。

  “哼!”徐春雁正欲说话,却听得走廊上响起一阵脚步声,赶紧脸色一正走出去。

  杨天培满头大汗的走了进来,见赵国栋优哉游哉的坐在那里捧着茶杯享受这热茶,而徐春雁却一脸严霜的走了出去,心中一乐:“国栋,是不是又动了歪念头了啦?”

  “哪儿的事,.我不过就提醒徐主任注意提升形象,日后若是天孚公司总部办到安都,那就更需要注意公司的形象了,尤其是那守门的把我当贼一样防,典型的国有企业看门人,若是我是客户,岂不会留下一个很不好的印象?”赵国栋面不改色的道。

  徐春雁在门外听得牙痒.痒,这个家伙还真会随机应变,但是表面上却只能面无表情的替杨天培把茶杯端出来。

  “好.了,小徐,不用客气了,我自己来就行,你去忙吧。”杨天培摆摆手。

  徐春雁知.道杨天培肯定有什么重要事情要和赵国栋商量,只是他有些搞不明白杨天培怎么会突然和赵国栋这么热络起来,当自己来到这天公司一报到,几乎没有经过什么笔试面试就直接进了公司,而且一下子就填上了这个据说已经空缺很久的办公室主任职位。

  见徐春雁知趣的拉上.门,杨天培才神色诡秘的道:“国栋,你不是觉得这小徐比古小鸥漂亮吧?说实话小徐挺有味道,但是毕竟是结过婚的人,不适合你,小鸥虽然性子烈了一点,但是却是个黄花大闺女,而且人心性也实诚,我觉得......”

  “得了,得了,培.哥,我今天来不是听你给我介绍那个女人适合我,我穿啥鞋舒服,我自己清楚。”赵国栋赶紧挥住对方话头。

  “所以你双双.鞋都得要试试合不合脚?”

  杨天培这句话让赵国栋差一点就把嘴里热茶喷出来,“培哥,你可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这话你也能说出口?我啥时候双双鞋都要试一试?”

  “算了,你小子我一看就知道命犯桃花,迟早得死在女人肚皮上,看看我们认识才几年,我见过的女孩子都有几个了?小孔,小鸥,还有小徐,对了,就连你们开发区原来那个瞿主任我看和你之间关系也有些特别,我看你似乎特别喜欢年龄比你长的女人啊。别人脚踩两只船都得淹死,你倒好,脚踩四只船都还游刃有余啊。”杨天培也知道这年轻人心性未定,难免在女朋友问题上左顾右盼,赵国栋有这么好的条件,也难免。

  “培哥,你可千万别这样胡说,我的名声可不能被你的臆测给毁了,我和徐春雁没啥,就普通朋友,想帮她一把而已,而小鸥更是扯不上关系。”赵国栋苦恼的道:“咋你们就爱胡乱猜测呢?”

  “算了,国栋,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了,我们也不过问,注意自己身体倒是真的。”杨天培话语中隐含深意。

  赵国栋真的有些无语了,孔月春节一别之后自己就处于禁欲状态,睡梦中连内裤都不知道打湿了多少次,可在杨天培眼中自己似乎是左拥右抱,双飞三飞经常事儿一般,自己这个花心男人是不是也太无辜了一点?

  “培哥,市公安局那边怎么样?”

  “一切都很顺利,除了资金。”杨天培苦中求乐的道:“市公安局态度很明确,先期全额垫资,今年他们只付百分之二十,明年上半年付百分之三十,下半年再付百分之二十,剩下百分之三十后年六月三十日之前付清。”

  “资金上有没有问题?”赵国栋沉吟了一下,按照要求,今年五一之前动工,要抢工程进度,明年十月一日之前工程就要竣工验收,时间紧不说,更主要的是今年流动资金就相当紧张了。

  “说没问题那是假话,不过我和县建行那边沟通了一下,他们见我们签下了这样大一个合同,还是比较支持,但是他们贷款额度有限,不大可能全部满足我们,信用社和合金会那边都能贷一点,但是都还不够,尤其是我们今年还有一些其他工程,所以看样子还得通过其他路子贷一部分。”

  原本杨天培主张求稳,接下市交警支队和车管所以及机动车检测中心这一系列工程之后就不想在接工程,但是赵国栋坚持要求他要抓住这个时机继续承揽工程,藉此快速壮大实力,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赵国栋这样急急忙忙的催着干什么,问赵国栋,赵国栋也只是回答,时不我待,得抓紧一切时间来壮大天孚公司。

  杨天培见赵国栋态度这样坚决,也就壮着胆子接下了几个开发区内的工程,都是受市公安局这几个工程的影响而主动找上门来的,全部都是一些市级机关的办公楼和宿舍楼,其中还包括交通厅的两栋宿舍楼。

  当然无一例外这些工程都是要求天孚公司先期垫资,杨天培见这些工程虽然也是要求垫资,但是付款时间却没有市公安局拖得那样久,也就一咬牙接下了这几个工程,也就是说整个公司这一年中活儿都被填满,连逢年过节都得加班加点。

  “嗯,先干着,我还是那个意思,尽可能的接工程,保质保量保工期,至于资金问题,总会有办法。”赵国栋胸有成竹,实在不行完全可以向沧浪之水这边融资。

  赵国栋粗略估算了一下,仅仅是这年这个夏天,沧浪之水保守的纯利润也应该在五千万以上,虽然不敢和孔府宴酒和太阳神以及和正在崛起的三株相提并论,但是五千万的现金流足以支撑起天孚公司的快速扩张步伐,而天孚公司也必须要抓紧这最后两三年时间快速壮大起来,唯有快速壮大起来才能在日后十多年的房地产盛宴中抢得先机,分得一块肥肉。

  有月票给月票,没月票给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