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二十三节 老母鸡变鸭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二十三节 老母鸡变鸭


  意外惊喜实在来得太突然了,让赵国栋差一点就想要T韵犹存的甘省长亲两口以示感谢,对于花林县来说哪怕是一分钱也是重要的,而且甘省长还明确指明了省科委和农业厅这边都要给予政策和资金上扶持,这简直就是雪中送炭啊。

  这位甘省长很显然不愿意自己的私人休息时间被打扰,赵国栋工作汇报完毕,目的也已经达到,所以很快就知趣的告辞,至于怎么落实这件事情还有林冰在这里帮着斡旋和敲边鼓,赵国栋现在需要的是马上将这件事情写成书面报告呈送上来。

  一踏出凯玫林俱乐部赵国栋就分别向邹治长和罗大海汇报了关于在花林县与安原大学农学院合作建立实验基地的想法,两人听说有希望获得省里边的政策和资金支持自然是满口赞成,让县政府赶紧拿出书面报告尽快送到安都,这样不花一分一文钱就能有收获的好事情是最好不过的,两人也是在电话里告诉赵国栋安心呆在安都,不要急于回县里,该花的钱也得花,只要收入能够大于产出,那都划算。

  游明富赶到安都之后才找了一个电话联系上赵国栋,看到赵国栋开着那辆沙漠王子过来接上他,让他越发觉得这个年轻的副县长非比寻常。

  这玩意儿他也问过县政府小车班的驾驶员,得六七十万!买新桑塔纳都得买好几辆,就是宁陵地区这种车大概也没几辆,而且政府部门也大多不敢买这种排量严重超标的越野车,一般都是些如电力、天然气、石油、烟草公司这些垄断部门才敢玩这种格,要不就是钱多得骚包的私人老板。

  “老游,东西.带过来没有?”赵国栋接上游明富时县里那辆桑塔纳都已经离开返回花林去了,县里边车少打不过转,没让游明富带着报告坐公共汽车来安都已经是考虑到赵国栋催得很急的原因。

  “带来了,在这儿,盖.了章了,你看行不行?”游明富坐上车把包里的请示拿出来。

  赵国.栋粗一浏览之后点点头,游明富文笔不错,宁陵师专中文系毕业的高材生,从花林中学调到县府办窝了好几年,笔头字还没荒废。

  “嗯,还.行,这会儿都一点过了,老游还没吃饭吧?”赵国栋随口问道,“要不就近找个地方将就一下?”

  “不用了,我和司机.在城边上吃了点。”游明富撒了个谎,这会儿肚子饿得咕咕直叫,但又不好明说。

  “那好,下午我们.去省政府办公厅,把这东西交过去,我找人催一催,估计明后天就能拿到甘省长签字,然后咱们就得去省科委和农业厅跑一跑落实下来,这中间还得有不少工作要做,老游你可得挺着。”

  游明富胸口一.挺:“赵县长放心。临来之时罗县长让我在财务上借了五千块钱。有啥需要你尽管开口。”

  赵国栋心中一乐。五千块钱?还有啥需要尽管开口?我这一开口只怕你这五千块钱就没了。这是他这会儿也懒得多说。

  这一个星期跑下来。游明富算是真真正正开了一回眼。省政府、省科委、省农业厅、省交通厅、省财政厅、省计委。这一趟趟跑下来。连游明富都觉得自己背都要挺直了许多。这些平素觉得高高在上地省级机关现在多接触几次也就那么一回事。

  交通厅地张副厅长、农业厅地连副厅长、科委地张副主任、财政厅地谢处长、计委地王处长。还有安原大学农学院地胡院长、秦院长。除了请农业厅、安原大学以及科委吃饭时让游明富去结了帐外。后面地饭局游明富(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请登陆!)就在没有机会去结帐。话说回来。那五千块钱就结了三顿饭钱也就所剩无几了。

  游明富算是真正体味到了到了省城官小、钱少地味道。你一个副处级干部在县里耀武扬威不可一世。拿到省城里只能用泯然众人这句话来形容。随便哪个厅局里走出来地处级副处级干部。保不准你看那个骑着自行车挂着菜兜地家伙就是省政府里边哪个部门地一个处长副处长。

  这也让游明富更觉得这个开着沙漠王子四处晃荡地年轻县长深不可测。这就是差距。这就是实力。这就是背景!没有这些东西。你在省城这种地方连屁都不是!

  在省城里晃荡了将近两个星期,两件事情紧赶慢赶都算是有了一些结果。

  “赵县长,这东西你要就要,不要那可就得等一等了。这是部里拨下来的车,全省也就五台,主要是用于农业技术推广用的,这不刚接回来,零公里车呢,真的不赖!连厅长说了,今年通城、永梁、千州几个地市都在向厅里要支持,而

  业厅又是重点扶持永梁地区,所以在资金上的确有些T块钱的经费那都是虎口夺食里挤出来的。”

  赵国栋气呼呼的双手叉腰,“杨处长,这可不地道啊,当初可是当着连厅长说好了是三十万不能再少了,这一下就少了二十万,我们拿着这辆车有啥用?咱们花林需要的是钱,是资金,既然要搞试点,就得搞出一个像样的东西来,真要有了成绩,也给厅里长脸不是?”

  “唉,赵县长,咱们都有各自难处,连厅长也不容易。实话告诉你吧,这台车也是连厅长觉得过意不去,好说歹说从咱们魏厅长那里要下来的,原本定了是要给怀庆那边的,你这一拿走,还不知道怎么给农技推广中心那边解释呢。”科教处的杨处长压低声音道:“就为这事儿,连厅长和魏厅长还闹得有点不愉快呢。”

  赵国栋也是无可奈何,农业厅不归甘省长管,当初能够从农业厅那边弄到三十万实验基地的补助款项也是甘省长和分管农业的汤省长一个电话,汤省长就交待农业厅配合协调好,也好让花林那边这个实验基地挂上农业厅和科委扶贫试点两块牌子,这才捞到了三十万,谁知掉最终还是在农业厅这边出了一点小问题。

  一眨眼老母鸡变鸭,三十万资金变成了十万,当然,另外添了一辆捷达车,看样子是农业厅做了手脚,把一台农业部里下拨下来的捷达车硬生生给换走了二十万块钱,不知道又是谁出的馊主意。

  看见赵国栋满.脸郁闷的表情,杨处长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人家花林县的土特产也是一箩筐一箩筐的送来,现在变成这样也的确不好说,“赵县长,今年的确各地方都在张口,明年,明年处里一定补上,怎么样?”

  “杨处,那可说定了,.明年兑不了现,你到咱们花林来,那果子酒那就得换成苞谷酒,只怕你就只有躺着回安都了!”这位杨处长酒量浅,最怕别人劝酒,对方既然这么低声下去说,赵国栋就坡下驴,找了个台阶下。

  “行.,行,若是兑不了现,我到花林来,自罚三杯!”杨处长心头也是一松,总算把连厅长交待这事儿办妥了,留下二十万又能解决一点问题,“赵县长,钥匙手续都在我这儿,签个字就行,你就叫人赶快来把车接走吧。”

  接到游明.富电话时罗大海刚刚送走了忿忿不平的花主任,人大那辆破桑塔纳又卧下了,送到修理厂说要大修两个星期,难怪花主任火冒三丈。

  这不是瞌睡刚来就有.人送来枕头?罗大海心中的喜悦可是难以言表。

  一辆新捷达?!这种好事儿哪儿找去?

  “老游,你让赵县.长先把钥匙拿着,要不先开出来,千万别在那儿耽搁,这年头,说变就变,万一别的县人瞅见了先下手为强,说不定就没咱们的事儿了。”罗大海提高声音道:“千万别成煮熟的鸭子飞了,我马上让人连夜过来接车!”

  邹治长听着花.德才的声音一直在对面罗大海办公室里骂骂咧咧,本想把办公室关了,但是一想这让人发现太示弱了,花德才这个家伙倚老卖老,为了一辆车老是在那儿折腾不休,县里若是真有钱,还能不考虑?

  听得罗大海一边打电话一边走了过来,邹治长抿了一口茶,看样子罗大海又要来诉苦了,邹治长也是觉得头疼,没钱是政府那边的事情,但是自己这个县委书记过得这样窝囊也少见,这也是邹治长铁定心想走的主要原因,这花林实在太穷了,尤其是这田玉和一走,今年只怕还要更困难。

  “你说赵国栋在农业厅弄了一辆新车?”听完罗大海的介绍,邹治长精神顿时一振,“还有十万块钱?他没有分管农业,怎么从农业厅里弄到的?”

  “邹书记,现在这份上管他分管什么,只要他能弄来钱,他就是去监狱里弄出来,我也敢要!”罗大海没好气的道:“说是那个项目启动资金,至于这台车,邹书记,你看这辆车怎么处置?”

  邹治长也觉得有些棘手。

  赵国栋为了用车一事与牛德发弄得很不愉快,现在他费尽心机从省里边弄来一台车,要说他现在工作压力也很重,给台车也说得过去,可是县里还有几个副县长瞪着眼看着,你不能说能从省里弄来一台车自己就当专车用啊,何况县委常委里也还有人没车,这还不算花德才这个老杀才在那里闹腾着呢。

  求票!月票,推荐票,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