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二十四节 贵人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二十四节 贵人

  大海也知道这事儿不好办,但是不管咋的总算是弄了]+(十多万的新车回来,怎么也算得上是一件好事情,至于这辆车这么个安排法那是另外一回事儿。

  “老罗,你说这本来是好事儿,但现在却给咱们俩出了一个难题不是?要说赵县长现在跑项目跑资金,这辆车又是他想办法弄回来的,拿给他用谁也说不上个啥,可你也知道,现在政法委没车,还和区委办共用一辆车,老庞都给提过几次买车的事情了,我都压着。这车回来真要拿给赵县长用,那老花知道了还不得把裤子跳落?还有其他几名副县长心里咋想?”

  罗大海木着脸不说话,要以他的想法这车就该给赵国栋用,田玉和在时霸着用一辆车,你邹治长也没说啥,这赵国栋来还是自己弄了一辆车回来,你就觉得这也摆不平那也要冒泡?不过花德才那里的确是个麻烦事儿,有新车不给他换,那年底人代会绝对又得生出不少事儿来。

  “邹书记,我看这车还是给花主任他们人大吧,不过人大那辆车得调过来给政府这边,要不赵国栋回来还不觉得咱们做得不地道。”沉默良久罗大海才道。

  “政府这边已经有两台车了,凑和着用也能过,我看人大这辆旧车就给政法委老庞那里吧,赵县长这边工作你去作一作,我相信赵国栋同志应该能够理解我们的苦衷。”邹治长皱起眉头想了一想。

  妈的,工作又.是我去作?得罪人的事儿尽是我干,但是对方是书记,是班长,安排了工作自己还得服从。

  罗大海有些勉强的应承.下来。

  刚回.到办公室,罗大海还没有来得及喝一口水,韦飚就带着农业局长找上门来,“罗县长,听说省农业厅给了咱们花林县一台新车?”

  罗大海有.些奇怪,这件事情韦飚怎么就知道了?游明富不可能这么不会办事情吧?

  “嗯,是有这回事儿.,老韦、老孙,你们怎么知道?”

  “嘿嘿,罗县长,.这种好事儿咱们能不竖起耳朵听么?听说赵县长是给咱们花林县争取了一个省农业厅的实验基地试点单位,所以农业厅才会给了一台农业技术推广车,局里那台古董吉普车马上就要报废了,咱们都还指望着这车能回来,咱们局里也好把那台吉普停下来。”孙局长一脸乐呵呵,“地区农业局早就把电话到了过来,告诉我们这个好消息,我们这才知道。”

  “老孙。没你.们地戏。那台吉普你们暂时还得继续用着。”罗大海不耐烦地道。“那车另有用途。”

  “咋?赵县长要用?”孙局长有些失望。韦飚脸却变得有些难看。毕竟农业现在是他在分管。这从农口上出来地车他却沾不到边。却被新来地副县长拿走。心里自然不是滋味。

  “赵县长也没戏。我和邹书记研究了。这台车给人大。”

  “那人大那辆车总该给农业局吧?”孙局长又生出一丝希望。人大那车虽然旧了点。可毕竟是桑塔纳。

  “给政法委。”罗大海摇摇头。

  “啥?给政法委?凭啥?”孙局长一下子叫嚷了起来。“这是不是太欺负人了?这可是厅里配给我们农业局用地农技推广车啊。”

  新车给人大让韦飚心里稍稍平衡了一点,但是旧车却落到政法委手里还是让他有些不舒服,“罗县长,这是不是有些不合适?政法委如果真的困难也可以到省里边去想想办法嘛。”

  “老韦,你这是啥话?政法委能想得到办法还不知道去想?”罗大海皱起眉头,“这件事情不用说了,我和邹书记都定了。”

  “只怕罗县长回来也会不乐意吧,这车是他弄回来的,他人还没回来,车影子都不见了,说不过去吧,再咋换下来旧车也该留在政府里边才对。”老孙酸溜溜的道。

  “去去去,少在那儿冒酸话。”罗大海想一想赵国栋回来自己还得去作工作,心中就是火冒三丈。

  等到老孙局长离开,罗大海才温声对韦飚道:“老韦,不要有想法,政法委那边一台车都没有,整日不是到区委办借车就是到公安局调车,公安局也有意见,拿台旧车给他们也能堵他们嘴,我看这赵国栋有些本事,看样子比田玉和还强,我听老游说赵国栋还在科委那边争取资金,看样子也还有戏,如果说科委那边弄到的资金有富余,就在买一台车,算是补给农口上的。”

  韦飚听得出罗大海言语中的安抚之意,虽然也知道这事儿写在水瓢上能不能落实还不知道,但是罗大海能有这话也让他心里

  少。

  “我倒没啥,就是不知道赵县长回来会不会不乐意呢。”

  “那不是咋的,老邹让我去给赵国栋做工作,恶人都(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请登陆!)让我来当,瞧这些破事儿吧!”罗大海哼了一声,“算了,不说这些了,老韦,赵国栋初来,咱们县政府这班人之间的团结得搞好,你是老同志,要起到带头作用啊。”

  韦飚自然清楚罗大海的意图,“放心,罗县长,我看赵县长这人挺实在爽快一个人,我会和他处好关系的。”

  赵国栋兴冲冲的上车却发现游明富脸色似乎不大好,望向自己的神色也有些怪异:“咋了,老游,看你那样别是才出来家里就出啥事儿了吧?”

  “赵县长,唉.,我都不知道咋说。”游明富有些沮丧的道。

  “啥了不得的事情?说.!”赵国栋倒真被勾起兴趣来了。

  “我.听说那新车一回去就被人大花主任拿去用了。”游明富苦笑着说。

  “哦?动.作挺快嘛,那人大那辆车呢?”赵国栋心中好笑,他也从没指望着新车能轮到自己头上,就是县里给自己,自己也不能要。

  “旧车?旧车被政法.委庞书记拿去了,说是邹书记和罗县长定的。”游明富咂了咂嘴巴,“赵县长,你不介意?”

  “嗯,有一点不舒.服,虽说我没资格坐这车,但是至少也得和我说一声不是?日后连厅长问起来,我咋说?”赵国栋摇摇头,“算了,既然邹书记和罗县长都决定了的事情咱也不去想,不过他们这样做倒是让我觉得这交通厅有一批新车马上就要回来了我有没有必要再去争取一下。”

  游明富心里也.是咯噔一响,就凭那张副厅长和徐副厅长对赵县长的亲热劲儿,交通厅要真有车,那花林县还能落得了?但赵国栋这一说,就有些悬了。

  赵国栋那台沙漠王子再度出现在县政府大院里时立即引起了一阵轰动。

  事实上那台捷达车回来之后立即就在县政府大院里引起了莫大的反响,才上任十来天的副县长就能从省里边弄回来一台崭新的轿车,而且听说还有好几十万农业科技项目资金也将到县里边账上,这位赵县长的威风立时就压倒了他的前任田玉和。

  趁着赵国栋回二号院洗漱的时间,罗大海把游明富叫到了自己办公室,详详细细的把这一个多星期他们两人在省里边的活动问了个明明白白。

  听得赵国栋出入省政府、交通厅、农业厅如入无人之境,和那些厅长处长们喝酒吃饭也是谈笑风生,罗大海感觉到这一回花林县怕是遇上了贵人,这赵国栋如此本事,尤其是听得游明富提及交通厅将会从部里拿回来一批新车,那心思就更加活泛。

  罗大海知道自己年龄优势已经没有了,邹治长肯定会在宁陵撤地建市之际离开,这也就意味着自己还得在书记职位上有两年多时间,地委领导已经隐隐露出了这个意思,一个地方一般说来是不可能让两个主官一起变动的。

  他也琢磨过,以花林目前的情形,自己当两年书记年龄到点,也就只有到县里当人大主任过渡几年就彻底下去,这是最正常的情形,但是现在似乎出现了一些变数,赵国栋的出现让花林原本死水一潭的局面又有些动荡起来。

  毫无疑问赵国栋在省里边有很深的背景,只是他为什么愿意下派到宁陵这种地方还是让罗大海有些拿不准,是想寻个落后地方作出一番成绩好为上升打基础,还是想要扎根基层真的要干出一番事业来?后者可能性很小,毕竟这年头焦裕禄式的干部太稀罕了,但是不管前者还是后者,对于自己来说都是一个机会。

  如果能够借助这个家伙的背景和资源,自己好生和他配合两年,弄不好还能在花林搞出一点新鲜花样来,到时候或许自己这个县委书记还能上一步,到日后的宁陵市人大去当个副主任,混个副厅级。

  这个念头一直在罗大海心中盘旋,挥之不去。罗大海知道自己在上边没啥人,完全就是靠一股子实实在在的精神干出来的,否则这县委书记也轮不到邹治长来耽搁了几年,现在提拔自己当县长时的领导们大多已经退居二线,自己顶多也就是在书记位置上稳两年等时间,但赵国栋这个貌似贵人的出现似乎给了自己一个新的选择。

  月票,月票,怨念中!兄弟们就不能多给几张支持一下么?也许能刺激老瑞今晚多更一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