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二十五节 两片锯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二十五节 两片锯

  了五六个小时车下来,赵国栋也觉得有些疲倦,洗一T7)7凉一些的热水澡可以很好的解乏,洗完澡刚出来赵国栋就被吓了一跳,萧牡丹和常桂芬两人都齐刷刷的站在门外。

  “喂,小萧,小常,你们这是干啥?站门口干什么?”赵国栋诧了一诧,

  “赵县长,县府办的汪主任已经来了两趟催您去罗县长那儿了。”萧牡丹胆子大一点,汪主任可是很难得踏进这招待所一步的,今天却两次来这里催促,可见赵县长在洗澡间里没出来也只有吩咐二人等赵县长一出来就告诉他到罗县长办公室去。

  “知道了。”赵国栋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泡好的热茶温度正好合适,赵国栋呷了一口,舒服的伸展了一下身体。

  “赵县长,汪主任可能还等着你呢。”萧牡丹有些急了。

  “等就等着吧.,让他等等也没啥。”赵国栋漫不经心的道,他对汪明熹没多少好感,这个政府办主任几乎没有和自己有啥交道,他的心目中只有罗大海一个人,就连廖永忠这个常委副县长他也不咋理会。

  萧牡丹和常桂芬都是面.面相觑,汪明熹在她们心目中都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了,经常来这边的游主任在汪主任面前也是规规矩矩的,没想到赵县长却来个让他等等也没啥。

  赵国.栋慢条斯理的用毛巾把头发擦拭干,这才不慌不忙的整理了一下衣着,一步三摇的出去了。

  汪明熹见.赵国栋一出小院,便满脸堆笑的走了过来:“赵县长,罗县长都已经等您很久了。”

  “噢,那我马上过去.,从安都回来太疲倦了,洗个澡精神精神。”

  赵国栋微微颌首,.径直往前走,汪明熹也赶紧跟在后边亦步亦趋,感觉却大不一般,这位赵县长看来还真是个人物,自己以前倒是小瞧了他,还以为他和以前那些挂职锻炼的角色一样呢,现在却需要好好弥补一下前些时日冷落对方的失误。

  在罗大海面前.赵国栋还是很尊重。毕竟是自己地上司。加之蒋蕴华对于罗大海地看法也很好。赵国栋自然也就懂些礼数。

  罗大海很有耐心地听赵国栋将交通厅以及科委和农业厅这边地项目介绍完之后才吐出一口气。很是高兴地道:“国栋。我得代表全县人民感谢你。两个项目应该说都很有前景而且对于我们花林经济发展都不可或缺。交通固然是前提。但是正如你说地。如何能够给老百姓尤其是农民带来切切实实地收入。这才是最重要地。”

  “罗县长。这也只是我一个意向性地想法。农业厅这边只给了十万块外搭上一台车。科委那边说好了能给五十万。我觉得应该可以满足农学院那帮专家教授们地来咱们花林打造一个实验基地了。咱们花林荒山荒坡多地是。他们想选哪儿都由他们。若是真能闯出一条致富路来。也算是对得起咱们花林六十多万老百姓啊。”赵国栋满怀希望地道。

  罗大海有些惭愧。看来这位赵县长是真要一门心思帮花林农民一把。自己却还盘算着怎么利用对方。但是这种念头也只是一闪而逝。立马就湮没在几十年政坛上养成地老练深沉中去了。

  “赵县长。首先我得向你道个歉。你从农业厅那里弄回来那台车已经交给人大了。人大地车实在老旧了一点。所以我和邹书记也就决定还是把辆车交给人大。免得老同志有意见。”罗大海打定主意之后。语气不知不觉变得亲和平静起来。

  “罗县长。你这是说哪儿地话?这车也不是我个人地。我不过是打着花林县地名头去省里边吆喝了一番罢了。正好遇上今年省里边对扶贫工作特别重视。所以才会有这种好事。至于说车地事情。您和邹书记咋定就咋弄。我个人完全服从阻止决定。而且我个人也认为我目前不太适合用政府办地车。政府事情太多了。其他几位县长地工作也很重要。所以还是优先满足他们地需要再说其他。”

  这点谱子赵国栋还是清楚的,车不能因为是自己弄回来的就变成自己专车,索性把姿态拿高一些得个好印象。

  “国栋,你能这样想很好,你人年轻,前程不可限量,不要贪图眼前那一点享受,咱们花林条件差一点,但是人很淳朴,这一次这两个项目有了眉目,我和邹书记都很激动,尤其是新坪到城关这条道路也是花林人民的夙愿,能够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问题,无疑是我们这届政府给花林人民留下的一座丰碑,我相信花林人民都能够记住你的功绩。”

  罗大海也有些感慨,谁说这赵国栋不好说话?这姿态这胸怀,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比,或许人家真没把这些身外小事看在眼里。

  “罗县长,不是我的功绩

  人可没那本事,如果说是咱们这一届政府的功绩勉强T3。

  ”赵国栋可不敢接这样大一顶桂冠,那不是好事儿,“只是罗县长,咱们前期工作恐怕就要尽快展开,我建议有您来担任工程指挥长,这样便于统驭全局,我人微言轻,这中间还需要调动几个乡镇人力物力以及其他局行的配合,需要一个能够镇得住场面的人来统揽全局。”

  “嗯,这项工程可以说是我们花林县今年最重要的工程,我看咱们需要开一个党政联席会议来协调各部门各乡镇的工作,力争要把这项工程真正做好做落实,让老百姓能够放心。”罗大海点点头,“国栋,你觉得省里边究竟能拨下来多少资金补助咱们修这条路?”

  赵国栋知道这才是罗大海最关心的问题,将近一千万的工程,县里能拿出两百万都是极限,按照赵国栋设想,县里恐怕两百万都拿不出来,所以在向蔡正阳和其他交通厅领导时都是大倒苦水,力求能够多得到一些扶持。

  “罗县长,在您面前我不敢隐瞒什么,厅里很支持,但是不仅仅是咱们花林盯着今年扶贫这一条,估计千州和通城那边都在使劲儿,我去的时候就碰上了千州几个县的交通局长和分管县长也在哪儿游窜,看样子也是早不早就在打主意。不过我和几位厅领导也说好了,请他们充分考虑我们宁陵尤其是花林的特殊性,最好能够来我们花林实地察看一下情况,看看这条道路对于我们花林县经济发展的制约有多大,这样我们也更好开口一些。”

  罗大海有些失望,但是转念一想也是,这么多贫困县肯定都在打主意,交通厅怕也是难以取舍,总不能因为你去汇报一番就随手给你拿上几百万,那也太儿戏了一点。

  “不过,我在.厅里边也多少摸了一个底儿,估摸着五百万应该是没啥大问题,再多,就得看蔡厅长下来视察时您和邹书记咋编弄他了。”赵国栋露齿一笑,一口白牙露出来,还真有点牙齿广告的味道。

  “噢,蔡厅长要到咱们.宁陵这边来?”罗大海精神一振。

  “嗯.,不把他哄到咱们花林来,咱们怎么好狮子大开口?他贵足难踏咱们这一亩三分地上,咱们怎么也得利用这次机会好好敲他一棒,要不就别想从咱们花林脱身。”赵国栋笑嘻嘻的道,“我已经盘算好了,就得把他带到河口那边去转一转,不仅仅是咱们新坪到城关这条路,而且还得让他实地了解一下咱们花林到宾州蓬山这条道路有多么糟糕,让他亲身感受一下我们花林百姓对交通建设渴望和热情。”

  赵国栋的.算盘让罗大海大为高兴,这家伙还真是会打主意,看样子这家伙在交通厅那边的确有些影响力,居然能撺掇着厅长来这边,按他所说倒是可以好好谋划一番,争取从厅里边多拉到一些支持。

  邹治长一直在等着赵.国栋来汇报工作,但是两个小时过去了,赵国栋居然没见踪影,这让邹治长有些恼怒,不过他很快就得知了事情真相,原来是汪明熹这个家伙守着赵国栋洗漱完就直接把赵国栋拉到罗大海办公室去了,看来罗大海比自己更是急切呢。

  赵国栋不得不把自.己在安都所见所为重新向邹治长汇报了一遍。

  赵国栋很明显.的感觉到花林县这潭本来因为田玉和离开而渐渐平静下来的死水似乎又因为自己到来开始翻腾起来了,虽然表面上还看不出邹治长和罗大海之间的矛盾纠葛,但是在一些具体事务上两人观点已经有了一些细微的不一致了。

  这不是一个好现象,蔡正阳给赵国栋就县委书记和县长之间关系作了一个精辟分析,说两者就像是两片单刃锯,相互之间关系有三种可能。

  一种是背靠背,锯刃一致对外,这样齐心协力,自然是无往不利,但这种关系基本上只存在于理论中,各人境遇、经历以及学历甚至性格不同都会导致对事情看法不一致,处理事情的思维都不同,久而久之矛盾一生就很难合拍了。

  一种是锯刃相互切合镶嵌,这样对外固然战斗力一般,但是却也勉强能过得去;第三种就是锯齿相互对峙,针尖对麦芒,那就意味着县委县府两套班子的战斗力都主要用于内耗去了,那这种是最糟糕的,但又是最多的一种,这就需要一些人来从中调和,避免矛盾过分激化。

  赵国栋还没有弄明白自己的到来是促使矛盾激化还是让两者能够更默契一些,而自己又该怎么做才最符合自己的利益?